菜单
本机记录 简体 繁體 暗色 亮色
加入在线书架 字号+ 字号-
本文介绍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作者:若明翼
在线阅读
上─页 第1/32页 下─页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
作者:若明翼

  ☆、第一章 一群脑残一台戏
  “因为我爱你。”
  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一直像个木偶一般的楼尧尧彻底崩溃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个不停,怎么也止不住。
  隔离窗里的秦挚心疼的看着她,他把手放在玻璃窗上,似乎想帮她抹去眼泪,但这一切只是徒劳无功,最终他只好心疼的说道:“尧尧,别哭。”
  怎么可能不哭,楼尧尧哭得几乎背过了气,身处隔离窗另一边的他一直轻声的安慰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就跟过去每一次一样,只要她一哭一耍赖,他就会不管不顾的把所有事情都放下,陪着她,哄着她。
  是她太傻了,才会以为他们之间只有兄妹情,是她太傻了,才会害得他为她顶罪!
  “秦挚,你为什么不早说?”楼尧尧一边哭,一边质问。
  秦挚只是笑,没有回答她。
  其实不用他回答,楼尧尧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想到答案了,因为即使他说了,也根本没有用,那时她被陈浩迷了眼,眼里除了陈浩,看不到任何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楼尧尧哭得更伤心了。
  狱警在一边催促,探监时间已经到了。
  秦挚叫了楼尧尧一声。
  楼尧尧抱着话筒趴在窗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也打起精神听他说话。
  “尧尧,以后我不能再守在你身边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再任性了知道吗?”
  “恩恩。”楼尧尧只知道胡乱的点头。
  “尧尧……”
  “恩恩。”
  “不要跟陈浩结婚知道吗?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好好的跟他过日子知道吗?”
  “恩恩。”
  秦挚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楼尧尧生平第一次没有觉得烦,认真的应着,虽然根本就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狱警已经催了好几次了,实在拖不下去了,秦挚最后深深的看了楼尧尧一眼,放下话筒,起身准备离去。
  楼尧尧突然站起来,用力敲了敲玻璃,不顾狱警的警告声,指了指手中的话筒。
  秦挚对狱警说了声抱歉,又拿起话筒。
  楼尧尧隔着玻璃看着他,这个一向爱干净注意形象的英俊男人,不过短短几个月,已经一脸胡渣,看得出,是匆忙剃的,脸上还有些许没剃干净,脸色发黄非常憔悴,唯独一双眼睛依然光彩依旧,好似生活的磨难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楼尧尧看得一阵心酸,直到秦挚开口催了一声,楼尧尧才用一贯的傲慢语气说道:“秦挚,你知道我很任性,也很自私的,所以,再最后纵然我一次,等我好不好?我不是在询问你,是在命令你,你必须等我,不然你以后别想好好过日子了,你知道的,我最会折腾人了!”
  看,她就是这样恶毒的一个女人,总是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且从来不知道悔改,并以此为荣。
  秦挚开始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等想明白时,楼尧尧已经笑着放下话筒出去了。
  愣了半天,最终秦挚却是笑了,她让他等,他便等着吧,认命吧,他这辈子就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
  ————————————————————————————————————————
  楼尧尧哭了半天,两个眼睛肿得像桃子,外面的阳光让她眼前一阵发黑。
  “尧尧。”
  等在外面的陈浩看见她,扔掉了烟头,笑着向她走来。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西装裤,面容英俊精致,带着淡淡的笑意,在阳光下走来,身后似乎镀了一层金光,让人炫目。
  楼尧尧睁大眼睛正视这个男人,她看了他这么多年,却第一次看得这么认真,看得这么清楚。
  陈浩伸手来牵她,楼尧尧厌恶的甩开,径自往车边走。
  陈浩脸上一僵,很快又恢复了笑容,走到车边,体贴的帮她打开车门。
  等楼尧尧坐进去了,陈浩才回到驾驶席,启动了车子。
  楼尧尧看着窗外发呆,期间陈浩一直用反光镜看她的神色。
  楼尧尧被看得不耐烦了,回过头来,冷笑着说道:“陈浩,你很恨我吧?”
  “尧尧,说什么傻话呢。”陈浩似乎很惊讶楼尧尧会这么说,他的脸上满是惊讶,侧过头来看她的眼神却是略带点无奈的温柔,那眼神就跟所有对任性的女朋友无可奈何的男人的眼神,一模一样。
  楼尧尧却没有被他迷惑,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你怎么可能不恨我,我杀死了你爱的女人,杀死了你的孩子,你怎么可能不恨我呢。”
  陈浩皱起了眉,不悦的说道:“楼尧尧,你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你很清楚不是吗?当时我们三个人都在场,楼清清是怎么死的,你会不知道?误杀楼清清的是我,不是秦挚。”楼尧尧一股脑的把这些话说出来,然后又抛出一个地雷:“我要去自首。”
  这段时间她一直浑浑噩噩的,然而在监狱哭了一场,她的脑子意外的变得非常清醒,她不能让秦挚为她顶罪,秦挚现在三十二岁了,这正是一个男人的巅峰期,然而却要在牢里待十年,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十年后就等于另一个世界,那时候,什么都晚了。
  她虽然很自私,但也不能让秦挚因为她,而葬送一辈子,他该有更好的生活。
  陈浩似乎被楼尧尧说的话吓到,震惊的看着她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他认真的看她,发现她的神色无比认真,不似作伪,他眼里闪过一丝怒火,但很快被压下,他用一贯的温柔嗓音说道:“尧尧,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别说这种傻话了,我跟你说过了,我跟楼清清真的没什么的。”
  “不会有婚礼了。”对于陈浩的说辞,楼尧尧根本懒得理会,她嘲讽的说道:“很高兴吧,你终于要摆脱我了!”
  陈浩似乎被她的话激怒了,一脸深情和受伤的说道:“楼尧尧,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我的真心?”
  楼尧尧简直恶心得想吐,就在不久前,她因为和楼清清的争执,错手杀了楼清清,以及楼清清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两命,然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对杀了自己孩子的凶手说真心?
  楼尧尧突然觉得楼清清很可悲,她们这对同父异母的姐妹居然为着这么一个恶心至极的男人,争抢了十几年?
  楼清清啊楼清清,你要是看到这个男人现在的嘴脸,是不是要从坟墓里爬出来?
  恐怕……陈浩根本没有爱过楼清清吧?
  越想越恶心,楼尧尧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停车!”
  陈浩怎么可能停车,依然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她:“尧尧,我知道你跟秦挚感情一直很好,甚至好得让我嫉妒,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去为秦挚顶罪,我这么爱你,你把我置于何处?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尼玛!楼尧尧目瞪口呆,她早该发现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啊!
  “别再说了,你让我觉得恶心!我简直就是脑袋进水了,当初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楼尧尧简直要气炸了,她厌恶的看着陈浩:“我再说一次,停车!”
  陈浩当然不会停车,那张白皙的俊脸扭成一团,表情痛苦得就差流眼泪了:“尧尧……”
  看到陈浩这幅嘴脸,楼尧尧都要崩溃了:“拜托你别再说话了,你一张口,我就想吐!”
  陈浩似乎被她直白的话恶心到了,甚至忘记了伪装,瞪大眼睛脸色僵硬的看着她,一直听闻楼尧尧心思歹毒,说话恶毒,但之前因为楼尧尧喜欢他,自然不会在他面前说脏话,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是有一张奇臭无比的嘴。
  楼尧尧这人,喜欢你的时候,能把你捧到天上,讨厌你的时候,更是丝毫不加掩饰,是一个直白到没有脑子的女人!
  如果她足够聪明,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撕破脸皮,如果她足够聪明,足够隐忍,也不会……
  两人僵持着,楼尧尧都懒得去看他一眼,陈浩用力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平复了情绪,他转过头,刚想继续秀深情,却听见喇叭声和急促的刹车声。
  前面山道拐角处,一辆载重车迎面开来。
  在钢筋直冲脑门而来的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楼尧尧短暂的二十七年人生走马光华的在眼前掠过,脑子里莫名的浮现这么一个念头:这是一个很可悲的童话故事,它的结局无比诡异,灰姑娘女主意外的被恶毒女配捅死了,然后薄情寡义的王子男主和心思歹毒的女配在即将过上和谐幸福的美好生活时,却意外的被车撞死了,且死无全尸!这真是一个狗血的童话故事!
  在闭上眼睛之前,楼尧尧又不甘又遗憾的想到:可怜的秦挚,看来你得等我等到下辈子了!
  ☆、第二章 重回二十岁
  楼尧尧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这双陌生又熟悉的手。
  说陌生,是因为她的左手背上曾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虽然医治及时,也经过了处理,但因为伤口太深,最终还是留下了一点痕迹。说熟悉,怎么可能不熟悉?无论是手掌的大小,手指的长度,手心的纹理,都和自己的手一模一样。
  楼尧尧有点弄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略带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按理来说,她应该是死了的,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钢筋直冲脑门而来的那一幕,那种恐惧和痛苦,她甚至不愿意回想。
  只是,如果她死了,那她怎么会在这家医院?
  楼尧尧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还好,没有伤疤,也没有绷带,她没有被毁容,可是,这根本不合常理啊。
  想不明白的楼尧尧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被值班护士发现醒了之后,很快叫来了医生,楼尧尧摸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只好配合的让医生检查,顺便回答医生的问题。
  医生十句有八句不离脑袋,在确定楼尧尧没有任何不舒服之后,医生给出了诊断结果:“楼小姐,恭喜你,今天你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不过介于你昨天昏迷了一天,建议你再住院观察两天。”
  “谢谢。”楼尧尧礼貌的道谢。
  等医生和护士走了之后,楼尧尧立马冲进洗手间,她住的是带洗手间的单人病房。
  看着镜子里的脸,楼尧尧愣住了,如她所料,这正是她的脸,只是,比起她那张被化妆品毒害而过分苍白的脸,这张脸虽然白皙,却透着健康的红晕,最重要的是,这张脸,比她的脸要年轻很多,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
  楼尧尧心中猛的一跳,随后一股无法压抑的喜悦从心底升起,她虽然不喜欢看电视,但也知道一些以穿越为题材的大片,还有重回儿时、回到过去的电影,而现在的网络小说,重生、穿越更是红遍一边天,那么……她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也
上─页 下─页
首页 第1/32页 尾页
Sponsored Links
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阅读记录
思兔在线阅读 sto.cc
著作權侵犯線上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