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丑女悍妻:山里汉猛如虎》作者:长孙狄阳

alicezhu 上傳於:2017-04-21  大小:367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
本书由【俯拾荆棘】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书名:丑女悍妻:山里汉猛如虎
作者:长孙狄阳


文案:
村长儿子欺人太甚,为了解除婚约,把她推到大水缸。
她在村长儿子面前放出狠话,我嫁给村里最丑的丑八怪也不嫁你!
那个驼背、脸丑的“丑八怪”居然还真找上她了:“请问,你说的话算数吗?”
“呃……”
于是,你打猎来我浇菜,你种田来我绣花,发家致富,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然而,这上山能打猎,下地能种田,上船能打浪的汉子不简单,他竟是……


作品标签: 爽文、丑女、种田文
=============================



  ☆、1.第1章 :丑女来了

“文轩,看你那丑媳妇又来了!”
“那口大水缸居然没淹死她!”
“咦,她现在居然不朝你跑过来了,以前她一见你就冲过来的。”
“……”
晒谷场上,几个男孩正蹲坐在草跺边,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他手里拿着一本《论语》,但双眼正厌恶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女孩。
要不是留着长长的刘海,扎一根乱蓬蓬的辫子,不然还真看不出是个女孩子,那头发也不知多久没洗梳过了,跟个鸡窝似的。
刘海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而仅露出来的那半张脸长满了脓疮,有些还流着黄脓,别提多恶心了。
还有她的身材,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瘦得像根豆芽菜似的,似乎一阵风刮过来就可以把她吹倒了。
男孩子们还在叽叽喳喳地开着玩笑,但女孩一直置若罔闻。
她正蹲在晒谷场上,一动不动地看着脚边那一堆干瘪的谷粒。
而昨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她叫南风,本是21世纪的卧底警花,潜伏在一个叫“傅老大”的黑帮大佬身边,就在昨天,傅老大还带她开豪华游艇去玩,谁知到了海上,傅老大突然掏枪要杀她,原来傅老大早已经洞悉了她的身份,游艇不过是一个圈套。
情急之下她便跳了海,醒来就成了现在这个小女孩。
巧得是,这女孩也叫南风,她爹姓南,出生时有风。
那破屋子到处都是洞,能不有风吗?
原主应该才十四、五岁吧,嫩得可以掐出水的年纪,却偏偏是个傻子,昨天还被一群小屁孩设计掉到了水缸里。
要不是有一个叫司马广的孩子机智,用石头砸破了水缸,她恐怕还在水缸里泡着呢。
想到这里,她抬头,狠狠地剜了一眼那个叫莫文轩的男孩子。
男孩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怎就这么狠毒呢,不喜欢退婚了就是,非要把女孩逼死?
“唉,文轩,傻子看你了。”
“不,傻子在瞪你。”
“哟,好凶啊,看得我都好怕怕啊。”
莫文轩把书放下,站起来朝南风走去,另外几个男孩子连忙跟着,看样子是要给莫文轩助威。
莫文轩走到南风面前,见南风还在瞪她,突然就伸出脚往她那一堆稻谷上踩了几脚,再趾高气扬地看着她。
换成以前,这又傻又丑的女人应该委屈得要哭鼻子了吧。
然而,女孩并没有哭,那张长满脓疮的脸上很是淡定,嘴角还有一抹淡淡的笑意,她动了动唇:“幼稚!”
说完,继续蹲下来翻着脚下的稻谷。
她爹南全有是个瘸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种出来的稻谷干干瘪瘪的,跟莫文轩家的比起来,就像一个34D的丰满女人旁边站着一个营养不良的丫头。
身后那几个男孩又起哄了:“文轩,你傻媳妇不理你啊。”
“不会是昨天掉水缸里怕了吧?”
“她好像没那么傻了。”
“……”
莫文轩见南风不理他,脸上挂不住,便继续蹲了下来看着南风,“喂,昨天那事是我不对,我不该骗你跳水缸里,但我也被我爹打了一顿,这事扯平了。”
因为有这么一个未过门的傻媳妇,所以莫文轩从小就被村子里的人笑话,南风简直是他的耻辱。
就在这时,晒谷场上突然来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还有人小声议论:“那丑八怪又来了。”
“天哪,太恶心了,我宁愿回家看家里那头猪也不要看他。”
“看上去还挺凶的。”
南风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便看见一个男的朝这边走来了,他身体很长,用现代的量法起码有一米八五,放在古代已经算高的。
可惜是个驼背。
他的脸也很丑,黑得像炭,五官近乎扭曲,狰狞可怕。穿着更是破烂,身上的补丁一块一块的。
他是村里二大爷从村外捡回来的,二大爷有三个儿子,个个不孝,为了养老,只好捡个外子来养。
这外子没有名字,也不爱说话,二大爷就叫他野哥,野外捡来的小哥。
野哥无视晒谷场上众人的目光,自己默默地走到二大爷家那块大坪地,再把肩上那袋稻谷倒在坪地上,一边翻一边晒。
“瞧见没有?”莫文轩又跟南风说话了,“你自己掂量掂量自己,就你这样的丑八怪,只能配野哥那样的,哦不,野哥那样的估计也看不上你。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再跟着我,我就把你推河里去!”
南风低头翻着稻谷,没有马上理会莫文轩。
莫文轩悻悻地转身,正要往回走,身后却传来一把清脆的声音,“莫文轩,你说得对!”
莫文轩诧异地转过身,这傻子以前说话都是结巴的,还总低着头,可现在说话却底气十足的样子。
南风小小的身体站得笔直,声音在晒谷场上分外响亮:“你说得对,我们俩一点都不配,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空有一副皮囊,其实内心坏透了。在我心里还比不上野哥,野哥起码善良,我宁愿嫁给他,也不愿意嫁给你!”
另一头,南风的声音响亮的传到了野哥耳边,他顿了顿,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看了南风一眼。

  ☆、2.第2章 爹爹

太阳快下山了。
南风背着半麻包袋稻谷吃力地回来。·思·兔·在·線·閱·讀·
虽然前一世她功夫和力气都不错,可这一世,穿在了这小小豆芽菜的身体上,真是够呛。
一整天下来,她就吃了个两截手指大的地瓜,能有力气吗。
再说,当朝兵荒马乱,赋税极重,身上这半麻包袋稻谷纳了税,都不够吃两月。
南风才走到半路,便看见前面一个人一瘸一拐地朝她走来了,她停了停,再用责怪的语气说:“爹,你怎么来了?在家里等我就行了。”
古代的人结婚早,所以这爹年龄还不到四十,可因为是瘸子,人又瘦,老婆又死得早,一个人要种田要养娃,憔悴得看着像是五十岁一样了。
“唉,爹不放心你,担心你又出去惹事,昨天那事,把爹吓得够呛啊,想想你要是真有个什么……什么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跟你那死去的娘交待啊。”
不知是不是原主的感情还在的原故,南风只觉得心里头酸溜溜的。
“爹,您不用担心我,不就晒个谷吗?我一个人做得来。”
南全有再次看着南风,表情有些发愣,“风儿,爹总觉得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昨天醒来后就不同了呢。”
南风笑了笑,她调侃道:“那爹你说我变得怎么样了?”
“说话利索了,脑袋瓜子也机灵了。”
南风凑近她爹,故作神秘地说:“爹,这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就在我昨天晕过去时,我梦到土地公公来找我了,他说我以前之所以傻里傻气的,是因为有个魂被抽走了,必须要死一回才能把魂找回来。现在魂回来了,人就机灵了。”
南全有大喜:“真的?”
“真的,土地公公还说,让我好好孝顺爹您,不然以后还要变傻。”
南风哄得她爹一愣一愣的。
过了一会儿,南全有竟嚎啕大哭起来:“土地公公有眼,土地公公有眼啊……”
南风的娘在她一岁时就去世了,南风长到三四岁了,还是傻傻的,村里的大夫说她是个傻子。
为了给南风治傻病,南全有按大夫开的方子去山上采草药,结果摔伤了腿,这个家庭真是倒霉事一桩连着一桩,现在老天总算开了眼,让南风好了,南全有能不高兴吗?
南风看着爹那个样子,她的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上一世她是孤儿,后来被一对警察夫妇收养。那对夫妇看她有动作天赋,就把她送到特工学校从小培养,也就是培养而已,她没有做过正式特工,教官说她武术虽然学得好,但性子不够狠辣,所以从来没有派过任务给她。
十八岁那年,上头为了对付傅老大,不知怎么看上了她,给她转了警籍,当了卧底。
等于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欢乐,一直在严酷的训练中长大。
这一世,得了个便宜爹,便宜爹又对他这么好,那她就好好孝顺这个爹吧。
父女俩女一起扛着那半麻包袋稻谷往家里走。
而南全有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赶紧说:“风儿,我今天下午听隔壁兰婶说了,你在晒谷场上跟文轩吵起来了,说哪怕嫁给野哥也不嫁文轩,你是这么说的吗?”
南风点头:“对,我是这么说的。”
“你真的不喜欢文轩了?你以前一天到晚净追着他跑的。”
因为南方这事,村里的孩子们还编排了几句顺口溜:村里有丑女,名字叫南风,为了莫文轩,终日跳蹦蹦……
以前的南风,生活里只有睡懒觉、摘野果、莫文轩。
南风说:“爹,我现在不喜欢他了,那娃娃亲你替我去退了吧。”

  ☆、3.第3章 水里有妖

南全有叹了一口气:“唉,我也一直觉得这门亲事不合适,人家文轩的爹都是村长了,再看看你爹……说实话,文轩爹也暗示过几次说想退婚,可我又见你这么喜欢文轩,想着要是你没有了他,这日子可能就没有盼头了,所以我一直装傻,能拖着就拖着。”
南风说:“爹,我现在想清楚了,我和文轩就算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