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豪门闪婚之盛宠娇妻》作者:烟茫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04  大小:137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豪門閃婚之盛寵嬌妻》作者:煙茫(瀟湘VIP2015.04.24完結)

已有1062378人讀過此書,已有2879人收藏了此書。

內容介紹:
  
她是有過短暫婚史的大齡剩女!
他是因車禍雙腿殘疾的豪門公子!
兩條永遠不可能重疊的平行線,因為小三的逞威,陰差陽錯地把他們倆拉到了一起。
  *
第一次相遇,她在相親!小三砸場子,他挺身而出,幫她驅趕走了討厭的蒼蠅!
第二次相遇,她在躲避追殺!恰好他路過,把她救了!
第三次相遇,她在相親,他也在相親!
「你還沒把自己推銷出去?」他淡漠的眸子含著一絲促狹的笑意,揶揄道:「不如嫁給我吧!」
「好啊!」安寧大大方方地點頭應允,順便回敬:「彼此解決下困難,助人利己,何樂不為!」
  *
「……有孩子?這不太好吧!安寧嫁過去就做後媽,她還是個黃花閨女!委屈她了!」安媽媽這樣對媒人說道。
在安媽媽眼裡,女兒是最最優秀的!可是,優秀的女兒成為大齡剩女,讓她如何不著急。
當女兒真給帶回了女婿,安媽媽的反應更加激烈:「什麼?是個殘廢!我不同意!媽媽情願讓你嫁給那個禿頂的工程師,就算嫁去做後媽也不能嫁給一個殘廢!」
  *
男子擁有顯赫的家世,俊美無匹的容顏,可惜雙腿殘疾,前任未婚妻因此棄他而去。
「聽說車禍傷得太厲害,不止雙腿殘疾,還不能人道!」鄰居悄聲議論。
「安寧,你也就只會撿我丟掉不要的!」小三得意地狂笑。
「就算你恨我,也不要拿自己的終身幸福開玩笑!」負心郎一臉的不忍。
面對種種不屑、鄙夷、同情的聲音,安寧坦然自若地走向那個坐在輪椅裡的男人。「我們去領結婚證吧!」
  *
春宵一刻值千金,她認為這是睡覺的時間。
大手探過來,毫不掩飾慾望的渴求。
「睡覺吧,別鬧……」話還沒說完,她就驚愕地呆住。天吶,不是說他受傷極重不能人道嗎?這……
一ye春光無限,她被折騰得氣息奄奄。昏睡過去之前,在心裡慨歎——流言果然不可信!
--------
關鍵詞搜索:先婚後愛,溫馨甜寵,都市蜜戀,腹黑深情

本書標籤:寵文 婚姻 專情腹黑 搞笑 爽文



  ☆、01狹路相逢

中午,安寧在學校的辦公室裡吃著自帶的午餐。她吃得很慢很慢,腦子裡考慮的事情卻又多又亂。
「安寧,你怎麼又在辦公室裡吃,去食堂多好啊,中午還有紅燒豬蹄!」音樂老師範芳芳邁著輕盈的步履走過來,聲音清脆悅耳。
安寧抬起頭,瞟她一眼,問道:「你不減肥了?」
「呃,我就吃了一隻豬蹄……唉,這嘴饞的毛病,下午稱一稱,是不是胖一斤!」范芳芳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糾結於自己的體重問題。她跟大多數女人一樣,無論多少體重,總認為自己需要減肥。
於是,趁著范芳芳糾結的時候,安寧可以繼續安靜享受她的蛋燒飯了。
不喜歡去食堂,主要是厭煩同事們一遍遍地追問她談男朋友了沒有了。她二十九歲了,「熱心」的同事們跟她的老媽和嫂子一樣,十分熱衷研究她的婚事,惦記她三十歲之前能不能把自己嫁出去。
一個字,煩。兩個字,很煩,三個字,非常煩!
范芳芳見安寧收拾起飯盒,便又湊過來八卦:「新來的那個男體育老師,你看他長得帥吧?聽說今晚他請客,宴請全校的老師!這麼大的手筆,說不定是有錢人家的……」
「我不去,晚上還有事!」安寧一向對學校的聚餐不感興趣,同事們大多成雙成對的,自己去了只會顯得與眾不同。
「又去相親吧!」范芳芳一副明瞭的模樣,擠擠眼睛:「如果相到帥哥記得回來發喜糖哦!」
安寧苦笑,不由想起昨晚媽媽跟媒人通電話的內容,便對這次相親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
「……有孩子?這不太好吧!安寧嫁過去就做後媽,她還是個黃花閨女……是結過婚,可她真是個黃花閨女!太委屈她了!……男的是工程師?……哦,條件不錯,可……這個……唉呀,真為難人呀!」當時,安媽媽躲在臥室裡跟媒人打電話。
剛下班的安寧恰巧聽到這些,她的心頓時堵上了。當時,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悄悄地把虛掩的臥室門關上,耳不聽為淨。
可是,該來的總歸逃不過。吃晚飯的時候,幾經躊躇的安媽媽到底還是開口了:「寧寧,你劉阿姨給介紹了個對象,做工程師的,月薪過萬,有套十百二十平的房子,開輛高爾夫……」
她撥著碗裡的米粒,像聽著別人的事情。
「男方很好的條件,就是……就是老婆得病死了,留下個四歲的兒子……」說到這裡,安媽媽忍不住歎氣。「媽知道有點委屈你,可是像人家那麼好的條件,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恐怕……」
「恐怕也看不上我是嗎?」安寧冷冷地接道。
「哎呀,你知道媽不是這個意思!」安媽媽有些急了,同時有點傷心。「安寧,媽都是為了你好……」
「我吃飽了。」安寧放下筷子,站起身,沒有看任何人,轉身離開,回自己的臥室。
留下一家人,面面相窺。
*
該來的會來,該去的還得去!並不是安寧和老媽賭氣或者撒嬌就可以逃脫避免的,她早已過了任性的年齡。
約會的地點就在學校附近的某咖啡廳,時間由男方定在晚六點,看樣子對方想順便請吃晚餐。
下班後,安寧先回家換了身衣服,又批改了半個小時的作業,然後便騎著電瓶車出門了。
她到達咖啡廳的時候,男方已經坐在那裡等候。
第一眼望過去,見對方戴著副眼鏡,微微謝頂,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樣子。※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安寧腳步略頓,不過,怔神之後,她還是禮貌性地點點頭,然後走了過去。
「對不起,我來晚了!」安寧並沒有遲到的習慣,她很準時。不過,對方卻提前早到了。
「不晚不晚!」男士很紳士地站起身,並且熱情地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志華!安小姐比我想像的還要年輕漂亮,認識你很高興!」
安寧跟他握了手,兩人對面坐了。
李志華讓侍者取來菜單,讓安寧點菜。
安寧點了幾碟經濟實惠又好吃的西點,然後是一杯曼巴。
李志華則點了烤牛排和意大利面,邊笑道:「有點餓了,咱們的晚餐也湊合著在這裡吃吧!」
點完了菜,李志華便撫著手,繼續說道:「我想我們該先互相做個簡單的瞭解!我今年三十五了,有房有車有份不錯的工作!前妻患癌症去世有一年,留下個四歲的兒子!想找個聰明善良有愛心的女孩,當然最重要的是要求女方對孩子有耐心!我工作比較忙,在家的時間不多,需要你多些對孩子照顧,對老人孝敬!另外,我的那套房子有房貸,車子還有車貸。幸好你也有工作,所得的工資用來支付家庭開銷,我的收入除去房、車貸之後,也能存一點積蓄……」
李志華說話的語氣抑揚頓挫,讓安寧想到了副校長孔老夫子,這樣,對方在她眼裡便更顯老了,不由微蹙秀眉。再者,他們初次見面,就談及錢財方面的問題,是不是有些太唐突了!
沉默有時候代表禮貌,但有時候卻是不悅的表現。偏偏李志華並沒有發現安寧的不悅,仍然滔滔不絕。
「再談一談你的情況吧!聽說你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史,究竟怎麼回事?」李志華好奇地問道。
對方過於直白的話令安寧非常不舒服,他們第一次見面,就非要刨根問底,弄得像查戶口似的?更何況,他提及的問題是她最不願面對的。
見安寧始終沉默著,並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李志華有些不悅。但他還是克制住了,訕訕地道:「也許我觸碰到你的傷疤了!沒關係,就算你被騙婚,損失慘重,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只要記住教訓,還可以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被騙婚?安寧怔了怔,她從沒有把這個詞用在她和陳宇森的婚姻上。可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回首那段短暫的婚史,「騙婚」這個詞竟然用得如此殘忍而恰當!
「安小姐,安小姐!」李志華連續喚了她幾聲,提醒道:「你的手機在響!」
「哦,」安寧醒過來,果然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連忙從包裡掏出手機,對李志華說聲對不起,便站起身去旁邊接電話。
「安寧,陳宇森回來了!」電話裡傳出范芳芳的聲音,又急又脆:「今晚我們學校的老師都參加新來的體育老師邀請的宴會嘛,他突然帶著他的未婚妻來了!他未婚妻非常漂亮,而且很大牌,詢問你的去向,得知你去相親了,又打聽了你相親的地址,好像找你去了!你注意些啊,我覺得她來者不善,就衝著你來的……」
後面的話,安寧已經聽不進去了。因為,她看到那個熟悉到恍若隔世的頎長身影正向著她所在的方向走來。
五年了,日日夜夜,分分秒秒,牽腸掛肚。他,終於回來了!
不過,他並非一人,而是跟一道靚麗的倩影並肩而來。曾經熟悉的懷抱,如今偎依著另一個女人。像所有熱戀的情侶一樣,他們親暱恩愛,旁若無人。
心,被狠狠地刺疼。安寧想躲,已無處可藏。她握著手機,保持著通話的樣子,實際上她再也聽不見電話那頭講什麼了。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走過來,被動的等著即將發生的一切。
「秋瞳,我跟她早就分手了,沒有任何來往,你何必非要見她……」陳宇森低聲地勸阻著丁秋瞳,還不等他說完,就迎上一雙熟悉的清澈眼眸。
儘管分手多年,乍然相遇,仍然從心底掀起了驚濤駭浪。陳宇森、安寧,這對曾經大學校園的金童玉女,如今再次站到一起,竟恍若隔世般。
她的眸子還是那麼沉靜美麗,好像冬日的雪,幽冷潔淨。可是當她覷見他的瞬間,仍然無法壓抑震驚、詫異、慌亂還有令他心悸的悲傷和怨惱。
「安寧!」陳宇森聽到自己的聲音如同多年前那般喚她,卻低若蚊蠅。
安寧沒有應聲,她的目光轉向陳宇森身邊的女子——他的新歡!
那個被他喚作秋瞳的女子極其美麗性感,皮膚吹彈可破,披著一頭栗色濃密大卷髮,精緻的濃妝,華貴的皮衣,耀眼的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