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三生三世恋梅花》作者:袅袅兮凤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19  大小:109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三生三世戀梅花》作者:裊裊兮鳳(瀟湘2015.08.01完結)

內容介紹:

前世,她是淡雅嫻靜、才貌雙全的奇女子江采蘋,只因皇恩難抗,從此蕭郎是路人,成為唐玄宗聖寵一時的梅妃;

千年之後,她化身落魄豪門之女藍伊琛,自幼體弱多病﹑父嫌母怨。

來生來世,她又會成為誰,再同他在滿地梅花裡追尋?

七歲那年,她落水掙扎,生死一線,他從天而降,賦予她生命;只一次,他那溫潤如玉的背影便落在她腦海中,難以割捨;十年之後,她入宮為妃,人人都知:她被唐玄宗專寵達十年之久幸福無比,只有她自己知道:他是他丈夫的長子,她與他真的無緣無份…

安史之亂中,面對叛軍淫亂,她守節不屈,跳井而亡。世人都傳她高風亮節,為國捐軀,只有她明白:跳井的那瞬間,她是聽到了他的召喚……

跨越千年,她附身在一個只有五歲的落魄豪門女孩身上,在繼母與父親的虐待中,她不知何以度過那漫漫冰冷的長夜?

還好,身邊一直有他的陪伴,一個酷似千年之前從水中救她而起的少年,一個她想愛卻不能愛的男子……

19歲那年,父親將她賣給Jiang氏集團總裁江豫灝,這樣霸道冷酷的男子曾斬釘截鐵的對她冷笑:她只配做他的暖床工具。

她想方設法離開江豫灝,找到青梅竹馬的他(林嘉然)然而,卻只看到他牽著身著婚紗的許妍之在神聖的教堂中舉辦婚禮,他明知道:她如今情形,是拜許妍之所賜……

究竟是無緣還是孽緣?怎麼會?江豫灝竟是他的轉世?

歷經親情愛情背叛﹑車禍﹑童養媳﹑生死逃亡的藍伊琛,面對冷血無情﹑囚禁自己十年所謂前世自己最愛的李琮轉世者江豫灝和一直陪在自己身旁卻差點毀掉她一生的青梅竹馬林嘉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嘉然大婚之日,她奪車而逃,落下山崖的那一剎那,她又會去哪裡?

何時,才會遇見那個讓自己前世今生都動心的人?
==================

  ☆、第一章:奈何橋上,彼岸花開

  三生石畔盼三生,憶思前塵奈何生?夕陽西下芳草萋,癡情多事無心幽。黃泉路上,孟婆湯下,究竟是願意:情深繾綣共三生,緣起不滅戀三世。還是願意:彼岸花開開彼岸,花開葉落永不見。煙消雲散情逝去,從此蕭朗是路人?
  奈何橋上,我看著那幽幽的古燈,凝望前世的黑暗慘淡,流下滴滴清淚,殘碎的銅鏡映著她秀麗雅致的容貌、苗條頎長的身段,彷彿就是一株亭亭玉立的梅樹。
  臉上不施一絲胭脂,蒼白無力中自有一股倔強,看似那般弱不禁風的身影,卻有難以名狀的孤傲,令人望而止步。
  回想起生前最後一幕:安史之亂,叛軍燒殺搶掠,曾對我許下:「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一代帝皇,攜帶著他如今最寵愛的佳麗楊貴妃倉促逃亡,全然割捨了當初十年的情分,將我拋棄在亂臣賊子的淫威折磨中……
  想著自己遠在福建的父親﹑娘親,想著自己孤身一人在這後宮中夜夜委身於一個自己不愛的人身下三十餘年;望著不遠處被強jian侮辱的少女﹑被燒殺鞭笞的兒郎﹑流離失所的百姓…
  我毅然跳入井中。
  從此,人間情事與我無關,從此,我不必在夜夜吹笛思念夢中人。
  「姑娘,喝下這晚湯,前塵往事就此煙消雲散了。」
  青絲盤頭偶有些許白髮的婦人,端著一碗湯,對我說道。
  「有沒有那麼一瞬我可以與他糾纏?」
  這個念頭冒出自己頭腦中時,我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緣分天定,姑娘,他不是你的良人!」
  婦人搖著頭哀自歎息著,又是一癡情女子!
  就那樣望著遠處,一雙空洞的眼睛就那樣落下幾行清淚……
  饒是自己也不知道,我不知何時已愛他深入骨髓,再也無法割捨……
  「姑娘,若是你在這奈何橋下的三重浴火中,可以熬過這陰間所謂的1228天沒有灰飛煙滅,你自會遇到他。姑娘,你該知道這1228天代表著什麼?只是……」
  沒等婦人道完,我便縱身跳下浴火中,一如前生彷彿看見他容顏跳進井中時那般絕然。
  陰間1228天,就是陽間1228個月(換言之)102年零四月。如此,自己若不被挫骨揚灰,定會與他重遇的!
  鳳凰浴火,涅槃重生也不及我一凡夫俗胎蝕骨之痛……
  ……
  昕城,八月的天,總是那般變化無常,明明早上還是煙雨朦朧,下午便又見到明黃的陽光。
  天氣變化,亦如藍家。
  昨夜還是城中億家富商,今早便已負債13億,公司抵押,別墅拍賣,顯赫一時的藍氏集團,自此銷聲匿跡。
  「你這個小蹄子,讓你倒杯水都能把杯子摔碎了。」
  破舊的公寓中,一濃妝艷抹的女子,正擰著衣衫襤褸的我的耳朵,狠狠地咒罵著。
  「要不是你出了車禍,醫院打dian話給你爸爸,他也不會錯失簽約,也不至於落此下場,住這爛地方…呸!」
  女人狠毒的眼神似要將她盯在十字架上,凌遲……
  「小賤人,流了那麼多血,怎麼還能活下來?真是個掃把星!」
  女人還在那裡咒罵著,我自覺的用笤帚將滿地的碎渣掃起來,臉上鮮紅的五指印閃在蒼白的皮膚上,竟似一朵鮮血染成的梅花。
  自歷經浴火焚燒後,我幸運的重生在所謂落魄富商之女藍伊琛身上,還記得最後這個女孩最後殘存的記憶:可憐這個女孩,只有五歲,在面對那個所謂什麼車撞擊時,茫然的不知所措,只是一味盯著那遠去的車影,繼續在路上追逐著……
  被撞飛時,她還是抱著那個破舊的她在唐朝從來沒有見過的什麼娃娃不肯撒手……
  血泊中的她那般瘦小的身子,像件精美的瓷器被摔碎得無法看出一絲原樣。
  身旁的那些人,一直指指點點,臉上些許有些同情,可是自始至終卻一直沒有人願意抱抱她……
  在這個所謂的21世紀,歷經安史之亂之後的五代十國、宋元明清之後的俗稱踏上改革開放的時代呆了整整三月,我卻還是不明白?
  唐朝怎麼會滅亡?之後怎麼可能出現那麼多的朝代?唐代隋朝,漢承秦國……朝代更迭,這點我也明白。只是,皇權至上的唯吾獨尊怎麼也會落到如此田地?
  「人人崇尚自由,人人生而平等」究竟是怎麼樣的概念?
  什麼機器?什麼吉普車?什麼公司……這些所謂的生詞生物,實在驚異好奇的很。只是這些疑問,只能深深埋在心底,臉上不能有一絲驚慌……
  再次遇見新奇的東西時,至多眼裡閃爍些許詫異,臉上仍是平靜如水,不起一絲漣漪。
  坐在冰涼的水泥地板上,捧著從小巷道書攤淘來的《全唐詩》,看到編撰者是清人清曹寅、彭定求時,有些驚詫。
  翻到第五卷時,看到那篇《謝賜珍珠》「桂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甚感驚異,如是自己這般宮中妃嬪竟有人如此讚美她。
  只是,世人都道那是我爭風吃醋,想奪得榮寵的佳作,是一個女子在漫漫長夜中哀怨寂寥的寫照…
  父親賜《詩經?召南》中「於以采蘋?南澗之濱。於以采藻?於彼行潦」中的「采蘋」為我芳名。
  就是希望自己如水中浮萍一樣,潔身自好,隨波逐流。
  怎會仍舊期待:「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天子再度恩寵的,何況三千寵愛在一身的楊玉環怎肯放過自己這個所謂的眼中刺。
  我是梅妃,亦是孤傲的女子!╩思╩兔╩在╩線╩閱╩讀╩
  望著搖曳的天窗,輕吟著天寶八年她寫的那篇《樓東賦》
  「玉鑒塵生,鳳奩杳殄,懶蟬鬢鬢之巧梳,閒縷衣之輕練。苦寂寞
  於蕙宮,但疑思於蘭殿。
  ……
  屬愁吟之未盡,已響動乎疏鐘,空長歎而掩袂,躊躇步於樓東。」
  吟唱完時,竟泣不成聲…小小的臉龐,腮邊掛的那幾縷淡淡的淚痕,眼神中的淒涼幾乎要蝕入骨血。
  在奈何橋下浴火中,102年零四個月的煎熬,如果沒有那份念想,我是撐不到現在的!
  在唐玄宗天寶五年(公元746年)被玄宗貶到上陽宮之時,慶王李琮(李潭)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幾乎撐不下去,我著實不知如何是好?
  身邊幾乎沒有什麼可信之人,唯有一貼身宮女清兒,卻早被正聖寵在身的楊貴妃設計害死,自此與外界失去任何聯繫,日夜彷徨不安。
  自進宮認出他是當年的那個少年,內心焦慮不安……
  開元十五年,我入宮為妃,自此榮寵在身,開元二十一年,我在大明宮北的太液池再次遇見那個自己七歲那年芳心暗許的那個人……
  心中不免陳雜難言。
  我不知道,這樣的緣分究竟是如何?
  想自己飽讀詩書,九歲就能背誦大本的詩文;及笄之年,便能寫一手清麗俊逸的好文章,有「蕭蘭」、「梨園」、「梅亭」、「叢桂」、「鳳笛」、「破杯」、「剪刀」、「綺窗」等八篇賦文,在當地廣為人們傳誦和稱道。
  話稱一代才女,如今面對自己心儀已久的男子,竟生生不知所措……
  其實,在宮中三十載,自己與他前後相遇不過三次。
  皇子一般不可入後宮,更何況他生母劉華妃一直不得聖寵,他是長子,卻地位不高,他的父皇賜所他爵位「慶王」稱號全因他無權無勢,寄情山水風光。
  只是如此,開元二十五年(730年),他還是被宣召為遙領涼州都督兼河西諸軍節度大使。那夜麟德殿中,玄宗為他大設酒宴,為他餞別。
  自此,長安一別,再次相見,卻是自己被貶之日。
  他平靜無奇的眼眸,沒有一絲情誼,沒有一絲動容。
  自始自終,原是我一人的癡念而已。
  跨越千年,拒絕那一碗可以忘卻的孟婆湯,浴火中自己的肉體似鐵石一樣鍛造;從唐朝到現代,面對一切陌生不知的事物,存有千年前記憶的我在這裡,真的可以遇見那個少年嗎?
  真的可以有那麼一瞬,自己會與他糾纏嗎?
  能否在君未娶,妾未嫁之時遇見他?
  還是,最終仍不過一場曇花一現呢?
  

  ☆、第二章:童年虐成,偶遇蕭郎

  什麼是繼母?
  我一直以為就是自己前生所處朝代的妾,自幼讀詩文之時,《說文解字》中對「妾」解釋:「有罪女子給事之得接於君者。從辛女。春秋傳雲,女為人妾。妾,不聘也。」
  禮記中也曾表示娶妻不娶同姓者,娶妾不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