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无路可退》作者:夏末秋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19  大小:54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無路可退》作者:夏末秋(晉江VIP2015.08.02完結)

總書評數:945 當前被收藏數:747 文章積分:18,455,486

文案

一句話介紹

一個二缺渣男被改造為逗比忠犬的故事

愛她,恨他,他們皆無路可退

四年前,他是二缺渣男,威逼利誘只想捆住她

四年後,他變身逗比忠犬,耍賴賣萌只求留在她身邊

她說,「我不會嫁給你。」

他笑,「你娶我也行。」

O__O"…

文案無能,大家直接戳第一章吧。

男主前期偽渣,本質二貨,後期忠犬,逗得一比。
男主非C,介意的親慎入!!!慎入!!!

全文1vs1,結局絕壁He,情節天雷滾滾,狗血翻飛,過程甜多虐少,
但是!!有一段過程很虐(大虐),心臟承受不了的親,千萬、千萬慎入!!!慎入!!!!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婚戀
搜索關鍵字:主角:雷厲,潘辰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初春的北城,難得有個好天氣。
陽光暖暖地照著大地,天空是透徹的,發亮的,深不可測的藍。
潘辰站在地鐵出口,仰頭望著碧空如洗的藍天,深深吸了口氣。這些日子她在北城郊外跑一個垃圾拆借的題材,成天窩在堆積如山的廢棄物裡,人都快泡臭了。
然而,一想到那群為了生計日日與垃圾為生的拆解工,還有那些睜著大眼睛,坐在垃圾堆上吃飯的小孩兒,她又覺得如果報道出來後能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即使再臭再髒都是值得的。
把地鐵卡揣進兜裡,她緊了緊背包帶子,正準備走,兜裡的電話乍然響了。
她摸出一看,是院裡輔導員的號碼。「朱老師?」
「在北城嗎?沒出去採訪吧?」
「剛回來。你找我有事?」她六月份才正式畢業,論文早過了,加上已經找好工作,所以一直住在外面,但臨近畢業,還有不少手續要辦。
不過,朱虹找她卻是另有其事。「你不是一直想見資助你的人嗎?他下午會來學校,學生處打算安排幾個同學跟他見面,你要是想見他,就趕緊過來。」
「真的?」潘辰不顧路人側目地大叫起來,「下午幾點?在什麼地方?」
「團委活動中心,四點。」
「好,我馬上過來,謝謝你,朱老師。」
掛了電話,潘辰調頭就往地鐵站跑,擠上車後,又掏出電話打給帶自己的老記者,「師傅,是我,下午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回一趟學校,談版會我不參加了。」
電話裡傳來很溫和的笑聲,「很重要?」
「對。我去見恩人。」
**
地鐵到站,潘辰一路小跑進學校,快到綜合樓時,卻驀地停住腳步。看了眼身上髒兮兮的襯衫和球鞋,她皺起眉,抬手看了看表,調轉方向往宿舍跑,一邊跑一邊給室友打電話,「佳樂,你在寢室嗎?」
「在呀,怎麼了?」
「你在哪兒等我,我馬上回來。」
「你回學校……」邵佳樂的話還沒問完,電話裡就傳來嘟嘟聲。
這死女人。她暗罵一聲,掛上耳機繼續看韓劇。
她們的宿舍在四樓,潘辰一口氣跑上去,猛地推開門,把沉浸在劇情中的邵佳樂嚇了一跳。
摘下耳機,邵佳樂不滿地瞪大眼,「幹嘛呀,被追殺了?」
潘辰扶著門,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快點,借我一套衣服。」
「借衣服?借什麼衣服?」
「隨便借我一件就行,晚點還給你。」潘辰指了指身上的襯衫,「我剛從垃圾場回來,衣服太髒了。」
雖然滿心疑問,邵佳樂還是站了起來,從衣櫃裡拿出一件t恤和牛仔褲遞給她,「你這是要去幹嘛?」
「去見個人。」潘辰如實答。
「什麼人?該不會是男人吧?」
「也許吧。」
「什麼叫也許?」邵佳樂可不願意被敷衍。
「就是我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潘辰套上t恤,「我用了他四年的錢,但從沒見過他,也沒跟他通過電話。」
邵佳樂恍然大悟,「你是說『求得』的贊助人。」
「求得」是r大一個特殊的資助項目,之所以說它特殊,是因為它採用的是全方位資助模式,除了解決學費和生活費,每年還會額外撥給受助者高達三萬的家庭救助金,而且受助者本科畢業後,只要能考上985的研究生,就能繼續享受這項資助直至博士畢業。
加上潘辰,「求得」已在r大資助了一百多名學生及其家庭,只可惜,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受助者見過這位神秘的好心人。
潘辰做夢也沒想到,在畢業前,她居然有機會對這位資助她完成學業,也救了媽媽一命的大恩人親口道一聲謝謝。
得知她要去見「求得」的出資人,邵樂立馬從櫃子裡拿出一條淡黃色的連衣裙,「穿這件。」
「不用,t恤挺好的。」
「太素了。」邵樂把裙子塞到她懷裡,「第一次見面要給對方留個好印象。」
潘辰想想也有道理,趕緊換上去。
**
出了宿舍,潘辰又是一陣小跑,到活動中心時會議還沒開始。
她從後門進去,老遠就看見同屆另一個受助的女生在朝她招手。她快步走過去,找凳子坐下來,「你也來了?」
「我一聽到他要來,就立馬請假跑回來了。」女生聲音很輕,卻難掩興奮,「沒想到能見到他。我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呢。」
「是呀。」潘辰解下書包,抱在懷裡,這才打量起會場。跟以往開會的大排場不同,這次會議室佈置得很簡單,既沒有鮮花,也沒有紅地毯,甚至連主席台上都沒放名牌,只在正中的位置放了一個「嘉賓席」的桌牌。
似是看出她心中的想法,鄭敏秀小聲說,「聽說是他的意思,不要太隆重。」
從頭到尾,她們都沒說過他是誰,卻都明白「他」是誰。
鄭敏秀伸了伸脖子,笑著問:「你緊張嗎?」
聽著胸膛如雷的心跳聲,潘辰如實點頭,「緊張。」
「我也是。」鄭敏秀攤開滿是汗漬的手,自嘲道,「面試都沒這麼緊張。」
潘辰會心一笑,從書包裡掏出紙巾遞給她,順勢問,「聽說你進了w行?」
「對,在北城分行,國際業務部。」鄭敏秀擦了擦手汗,想起一件事,「對了,前幾天在雜誌上看到你寫的文章了,寫得好好,看到最後我都哭了。」
潘辰知道她說的那篇報道,是關注城市拾荒者的,刊發後反響很大,許多讀者來電來信表示要捐款給文章中提到的幾位拾荒者。
作為一個記者,沒有什麼是比自己采寫的報道打動讀者更滿足的事。\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其實,是那個題材好。」她謙虛地說。
「題材好也要你寫得好,像我就寫不出……」沒等鄭敏秀說完,門外忽然響起嘈雜聲,兩人循聲望過去,正好看見團委的老師們從外面走進來。
他,來了。
無需組織,會場裡的人不約而同起立,幾十雙眼睛齊刷刷地望向大門。下一刻,在校領導的簇擁下,一個穿著鐵灰色西裝的男人緩緩步入會場。
同其他人一樣,潘辰興奮伸長脖子,只是……當看清男子相貌時,她驀地僵住,心臟宛如乘坐俯衝而下的過山車,急速失重。
是他!
那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個子很高,一身筆挺的西裝襯得他格外頎長挺拔。對比之下,同樣西裝革履,卻大腹便便的幾位校領導儼然成了陪襯的土包子。
顯然是見慣了大世面。面對這麼多視線,他的步伐依然從容,薄薄的唇噙著淡笑,神情慵懶而優雅。直到坐上主席台,他才環視全場,展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好帥啊。」身後一個小女生抑制不住輕呼。
此話一出,立即引來不少人的附和,「對呀,好帥,感覺像模特。」
「我一直以為是個老頭子呢,沒想到這麼年輕。」
……
此起彼伏的低語如潮湧來,潘辰卻彷彿被罩在密閉的玻璃箱裡,對週遭一浪高過一浪的聲潮置若罔聞,只有那雙明亮的眼睛,死死盯住主席台上的男人。
許是感應到她強烈的視線,原本正和校長說話的男人突然轉過頭,望向了她,一閃而過的訝異之後,他輕輕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讓人看不透。
潘辰心裡一震,手臂被扯了一下。
「快坐下,何書記講話了。」鄭敏秀低聲提醒。
潘辰斂神,緩緩坐下來,聽著團委何書記熱情洋溢地開場白,「同學們,老師們,今天我們很高興邀請到『求得』的贊助人,他就是長路集團總經理雷厲先生……」
長路集團,雷厲,這兩個詞就像一記重錘敲在潘辰的胸口。她閉上眼,手指緊緊扣住書包帶。
為什麼是他?為什麼幫她的會是他?
**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手臂又被扯了一下,潘辰才從混沌的思緒中醒過神。這才注意到,台上的人全走光了。
她側頭問鄭敏秀,「結束了?」。
「你沒事吧?」朱敏秀不答反問。
「沒事啊,怎麼了?」她力持鎮定,掩住心裡翻騰的情緒。
鄭敏秀擔憂地看著她,「你眼睛很紅。」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潘辰扯出一點笑,「戴隱形眼鏡有點不舒服。」
「我還以為你激動得哭了呢。」鄭敏秀舒口氣,笑著站起來,「走吧,我們搭吳老師的車。」
「搭車,去哪裡?」潘辰一臉茫然。
「吃飯呀。」
「吃什麼飯?」
鄭敏秀挑眉,「何書記不是讓我們結束後參加聚餐?」
「聚餐?」
「對呀。」鄭敏秀拉起她疾步朝停車場走,「快點吧,吳老師還在門口等我們呢。」
上了車,潘辰終於有機會問,「晚上都有誰啊?」
「都是學校裡的人。」吳老師接過話,「團委請雷總吃飯,何書記說把你們兩個也帶上。」
一聽那人也去,潘辰倏地沉下臉,「吳老師,我報社還有點事,就不參加聚餐了。」
「這怎麼行,何書記點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