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的渣男先生》作者:一半浮生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19  大小:168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我的渣男先生》作者:一半浮生(若初VIP2015.07.31完結)

婆婆生日宴上,老公肖驍帶著前女友強勢出現。
他當眾嘲笑她:「結婚三年,我從未碰過她!」
十年的感情,一句詆毀,讓她顏面盡失。
至此,他想盡方法羞辱她,就是為了離婚。
------------------------------
她,蘇睿白曾為救肖驍失去了手指,斷送大好前程。
現在,她這個受害者卻成為了罪人,這段婚姻也走到盡頭!
-------------------------------
易楠臣對這個叫蘇睿白的小女子恨的入骨!
五年後的再見面,她撞了他的豪車,可謂羊入虎口。
他知道她所有的事情,故意湊到她耳邊,輕佻的笑著道:「聽說你還是處女,我勉強讓你肉償?如何!」
寧得罪君子也不願得罪小人,易某某,你真真就是一小人!
捨去一個渣先生,又遇一個「渣先生」,蘇睿白的世界觀徹底崩塌!




楔子

奢華的大廳中賓客雲集,頭頂的意大利吊燈散發出柔和的橘色光芒。

肖驍護著莫嫣然站在七零八落的三層蛋糕前,目光穿過人群,停留在穿著黑色小巧禮服的蘇睿白的身上,薄唇微啟,一字一句的道:「無論是七年前,還是現在,我都從未愛過她!」

他的話說得決絕,一雙幽深的眸子依舊停留在蘇睿白的身上,微微的頓了頓,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諷,「失去手指,不能再彈最愛的鋼琴她都能過得好好的,你們還想以什麼來脅迫我?」

他的這個你們,除了蘇睿白之外,指的還有肖父肖母。今天是肖母陳玉芬的六十大壽,誰想不到,他竟然會在今天,當著眾賓客的面,將莫嫣然帶回來。

今晚的事情傳出,肖家將會是豪門市井茶餘飯後的笑料。肖家即便再有能耐,也堵不住悠悠眾口。

肖父肖雲委氣得直摀住胸口,顫抖著手指指著肖驍罵道:「你這個孽子!阿白失去手指,不能再彈鋼琴是因為誰?竟然養出了你這麼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愧對肖家的列祖列宗。你給我滾,從今後,我肖雲委再也沒有你這個兒子!」

肖雲委的脾氣陳玉芬是知道的,聽到這話,立即就大哭了起來,道:「驍驍這些年有多苦你還不知道嗎?你這個老不死的,你乾脆也將我攆走算了!」

肖雲委最怕的就是陳玉芬的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想到妻子竟然站在了那個孽子身邊,他氣得更是厲害,指著躲在肖驍身後的莫嫣然道:「你真是糊塗!他都已經結婚三年了,他要是和這個女人在一起,阿白怎麼辦?!」

陳玉芬雖然心疼兒子,當著眾人的面,一時也說不出話來。誰家會棄兒媳不要,而要外面的小三的?

肖驍冷漠的目光中帶了一抹玩味,握緊了莫嫣然的小手,一字一句的道:「她,依舊還是好好的。這三年,我從未碰過她。」

眾人隨著肖驍的目光看去,落在了這場鬧劇中的另一主角蘇睿白的身上。

她端了一杯白開水在人群後,安安靜靜的站著。沒有憤怒,沒有委屈,甚至沒有流淚。只是一張小臉蒼白如紙。

無數同情可憐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像渾然不覺似的,依舊安安靜靜的站著。

過了今晚,眾人的同情散去,她將會成為洛城的名人。結婚三年,丈夫沒有碰過她!

肖驍顯然是故意讓她難堪的,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種私密事。

蘇睿白站著一動不動,肖雲委卻氣得說不出話來,顫抖著手指著肖驍,「孽孽子……」

話還未說完,人往後一仰,就倒在了地上。現場混亂了起來,落在蘇睿白身上或同情,或可憐,或幸災樂禍的目光散去,紛紛上前看不省人事的肖雲委。

有人尖叫著讓打電話,有人直呼著救護車,奢華的大廳中一片混亂,蘇睿白顫抖著的手終於握不住水杯,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玻璃水花濺了一地,也未曾有人注意。

第一章 :你早該想到的,不是麼?

急救室的燈亮著,冷清的走廊上充滿了消毒水味兒,低低的哭聲在安靜的走廊中異常的刺耳。

蘇睿白端了一杯熱水上前,看著摀住臉一直哭泣的陳玉芬低聲道:「媽,您喝點兒水。」

哭泣的陳玉芬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猛然抬起頭,揮手一巴掌將蘇睿白手中的水杯打落,尖利著聲音道:「你這個掃把星,要不是你,我們家怎麼可能會是這樣!驍驍爸爸要是有事,我一定饒不了你!你給我滾,馬上給我滾!」

白皙的手背被熱水濺到,起了點點的紅,灼燒感一下子蔓延開。蘇睿白的喉嚨了一陣哽塞,艱澀的叫道:「媽……」

「你給我滾!我們肖家沒有你這樣的兒媳!將驍驍害成這樣還不夠嗎?!你是不是要將我們家毀了你才滿意!」陳玉芬尖利著聲音罵著,一張保養得宜的臉猙獰可怕。

被安上莫須有的罪名,蘇睿白中的眼中滿是晦澀。此時此刻,連辯白的話,她也說不出來。

陳玉芬見她站著不動,心裡更是怒火騰騰,衝上前,啪的一耳光打在她的臉上。

白皙的臉上立即就浮起了鮮紅的五指印,蘇睿白沒想到她竟然會動手,呆呆的怔在原地。

這邊的動靜早吸引了好些護士的注意。見動了手,匆匆趕來的護士長拉住了歇斯底里的陳玉芬,對著蘇睿白使眼色,道:「蘇小姐,你先走吧。有消息我通知您。」

陳玉芬的情緒激動,她確實不適合留在這裡。蘇睿白剛想應好,抬起頭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肖驍時,比火辣辣的耳光更痛的刺痛迅速的傳遍心臟,她站在原地,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肖驍的目光中帶著玩味,顯然已經將這場好戲全收在眼底了。他一步步的朝著蘇睿白走來,走在她身邊,停下腳步,傾身附在她耳邊,緩緩的道:「這樣的結果,是你沒想到的吧?」

像是被寒冬臘月的冷水從頭潑下一般,從頭涼到腳。蘇睿白僵直了身體,連微微後退一步避開他的力氣也沒有。

肖驍站直了身體,俊臉上帶著噬骨的冷漠,瞥了一眼蘇睿白蒼白如紙的臉,輕蔑的譏諷道:「你早應該想到是這樣的結果,不是麼?」

蘇睿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院的,疼痛得近乎已麻木。肖驍的俊臉上刻骨的冷漠,像是淬著毒液的刀子,一刀刀的往她的心上割。

她確實沒想到,她愛了十年,溫和開朗的驍哥哥,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那個在父母眼中,能給她幸福的驍哥哥,會將她所憧憬的幸福婚姻,變成地獄。

這樣的結果,確實是她沒有想到的。⊥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疼痛近乎讓她直不起身來,她強撐著麻木而又落魄的行走著。只想找個地方,將自己蜷縮起來。

離她那輛二手比亞迪還遠遠的,車邊就出現了一道高挑的身影。莫嫣然穿著在宴會上穿著的紫色只露出白皙頸項的保守禮服,示威般的披著肖驍的西裝,站在她的車前。

第二章 :誰為誰守身如玉

她這樣的出現,不知道是她自己的主意,還是肖驍的安排。蘇睿白的嘴角扯出了一絲譏諷,站在原地沒有動。

高跟鞋與地面碰觸的清脆聲在安靜的停車場中仿若能刺穿耳膜,莫嫣然走近,唇邊勾勒起一抹勝利者的微笑,細長的手指摩挲著另一隻手上碩大的鑽戒,紅唇輕啟,一字一句的道:「我想,我們應該談談。」

「我不覺得我們有什麼好談的。」蘇睿白的嘴角帶著淡淡的譏諷,莫嫣然的示威挑釁似乎對她都沒有作用,她臉上的表情平靜至極。

莫嫣然的這一身打扮,包括每一個細節,都是有深意的。見蘇睿白並未像自己預想的一般,狼狽或是癲狂,莫嫣然的有些惱怒,唇邊勾起一抹冷笑,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道:「你什麼時候和驍離婚?」

蘇睿白抬眸看著她,似笑非笑的道:「我什麼時候離婚,好像和莫小姐無關吧?這話,你應該問你的驍,不是麼?」

莫嫣然自然能聽得懂她的譏諷,咬緊了牙關,突然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精緻的面孔湊近蘇睿白,輕笑著道:「我們來打一個賭怎麼樣?我賭,最多三個月,你必定會乖乖的和驍離婚!」

小三能做到像她那麼囂張,也算是本事了。蘇睿白唇邊的冷意漸漸的散開,低頭看了看無名指上的婚戒,任由著刺痛蔓延開,微笑著道:「那我就對莫小姐的手段拭目以待了。」

莫嫣然對自己顯然很自信,壓低了聲音,帶著笑意的道:「蘇睿白,我知道你肯定很恨我。但成者王,敗者寇。你說是不是?我離開五年,你都不能靠近他分毫,就算你愛了他十年又能怎麼樣!他,這輩子都不會屬於你!」

說到最後,莫嫣然的聲音中已是帶著惡毒快感。蘇睿白努力的讓身體站得直直的,唇邊露出了一抹譏諷,淡淡的道:「莫小姐,別高興得太早。他是愛你,可你能確定,你會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麼?」

微微的頓了頓,她似笑非笑的道:「據我所知,莫小姐,和他是差不多大的吧。女人到三十,也該年老色衰了。莫小姐這張臉,再怎麼保養,也不可能再如十八歲那般水嫩吧?」

年齡,就是女人的死穴。成功的看到莫嫣然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蘇睿白並沒有停下,將無名指上的婚戒撫摸過一遍又一遍,狀若漫不經心的問道:「你知道,我們的新婚夜,他是在哪兒渡過的嗎?」

莫嫣然自然不知道,握緊了手指看著蘇睿白。

蘇睿白也沒有指望她回答,抬頭看向她,輕笑著道:「在酒吧,和一個身材火辣的法國美女。他沒有碰過我,但也不曾為你守身如玉。等你到了四十,你覺得,他是喜歡你那一身滿是褶皺的身體,還是喜歡年輕美貌,肌膚水嫩的小姑娘?」

薑還是老的辣,蘇睿白的話,並未讓莫嫣然受多大的打擊。她的臉色很快恢復平靜,手指摸著耳垂上的光澤柔潤的珍珠耳環,漂亮的眼眸看著蘇睿白,輕笑了一聲,道:「謝謝你的提醒,不過,只要我是肖太太,這不就夠了麼?」

第三章 :車禍

是,只要是肖太太就夠了。愛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