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老板:娓娓到来》作者:青丝着墨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19  大小:30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老闆:娓娓到來》作者:青絲著墨( 2015.07.31完結+番外)

當前被收藏數:105 文章積分:5,473,585

麼麼噠

飛上枝頭的不一定是鳳凰,還可能是菜鳥。

當陳娓娓成為某資本家女友的時候,她突然發現生活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窮困潦倒起來。

按照資本家的標準置辦了行頭後,連吃飯都變成了問題。

等等,說好的香車美鑽呢?說好的揮金如土呢?

資本家說:「我就愛我家娓娓天真爛漫不愛物質,錢,多俗氣。」

陳娓娓仰天寬麵條淚:「說不愛錢的,你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鐺鐺鐺,這是一隻蠢萌的職場菜鳥成長為幹練白骨精,順便捕獲吸血資本家的故事。O(∩_∩)o

閱讀指南:文文輕鬆和諧,部分涉及職場生活,勿考據,女主一路向前,結局HE!HE!HE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布衣生活 歡喜冤家 職場
搜索關鍵字:主角:陳娓娓 麥湯 │配角:路人甲乙丙丁 │ 其它:


 


  ☆、第一章 好人難做

作者有話要說:  小墨的新文,哈哈哈,有色的捧個人場,有才的捧個人場,人場,人場,人場~
  看完第一章的好孩子!
  看完第一章……不收藏的話——
  人家不會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的!
  有志氣的呆萌女主粗線,你們想要個什麼樣的男主涅?
  從小到大,陳娓娓每年的期末考試評語裡面,都可以兩個字:老實。
  抱著被誇獎的驕傲心情,她將這兩個字進行了到底。
  畢業證整容季的時候陳娓娓老老實實在忙論文,畢業出國熱的時候陳娓娓還在忙論文,別人畢婚安排完工作的時候陳娓娓還在忙論文。
  最後,別人一天從網上當下來的論文,陳娓娓老老實實花了三個月,結果都得了個良。
  陳娓娓第一次察覺到這世界的懶散和惡意。
  陳娓娓有一張鵝蛋臉,棕色的眼睛,齊劉海的妹妹頭從幼兒園留到了大四畢業,仔細看去,其實她的五官長得非常耐看,但總是給人一種傻乎乎的敦實勁,讓十分美感大打折扣。
  用同寢室友劉璇的總結來說:「陳娓娓這人吶,白瞎那臉了,沒有女人味,也沒有女孩樣。」
  陳娓娓有點委屈:「只穿運動服就不是女孩子了嗎?」
  陳爸爸是個中學數學老師,古板守舊,教書育人全部按照數理邏輯出發。偏偏陳娓娓是個理科學渣,大一微積分考試甚至靠背考卷才勉強及格。
  陳爸爸恨鐵不成鋼: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娓娓啊……自己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從小到大的教育讓陳娓娓腦子裡始終繃著一根弦:別人靠關係,我可以靠自己。
  可是,直到畢業的時候,陳娓娓也沒能靠上自己,她還在飄著,既沒有考研的打算,也沒有出國的預算。
  學校對就業率抓的很嚴,甚至會直接影響到畢業證的發放時間。
  陳爸爸終於繃不住了:「娓娓,要不你回家吧?怎麼都能找個工作。」
  陳娓娓第一次硬著脖子拒絕了陳爸爸的提議:「我要出去闖一闖,我都大學畢業了,要靠自己。」
  這是老實的陳娓娓第一次發出自己的聲音,說完之後,舌尖都有種帶著顫唞的小激動。
  陳爸爸歎口氣。
  這口氣讓陳娓娓鼓起的雄心壯志立刻熄滅了一半。
  陳娓娓連畢業班會都沒參加,憋著心裡剩下半口氣,帶著自己養的烏龜一路南下,義無反顧,果敢決絕。
  她連找了一個星期工作,投了無數簡歷,卻一無所獲,賣衣服的導購不願去,行政文員類的工作又沒有經驗,四處碰壁,後知後覺的陳娓娓慢慢感覺到,原來謀生竟然是這麼艱難一件事。
  在準備開始縮減開支的第二周,她終於接到一個陌生電話。
  「陳娓娓嗎?」
  「嗯。你是?」
  「我是昌盛公司人事部的,我們這裡有個行政專員的崗位,你有興趣嗎?」
  「啊?」某人小心臟噗通跳起來。
  「有興趣嗎?」
  「有!有!」
  真是睡覺遞了一個枕頭,陳娓娓連連應了兩聲,記下地址,立刻屁顛屁顛就坐車過去。
  公司是在一個電梯公寓裡面,這倒不奇怪,為了節省辦公費用,這樣的公司有很多。
  陳娓娓按了三十二樓,抓著斜肩包退到一旁,看著電梯緩緩上升,緩下來的瞬間,她心裡突然有點打鼓,好像,有點倉促呢,都沒有好好查查公司的資料,做做準備什麼的。
  和她一起坐電梯的還有兩個女孩子,一個短髮,利落清爽,長得很是精神,面色不愉,另一個長卷髮女孩子,打扮出眾,長得非常普通,懶洋洋的靠著電梯。
  娓娓按了三十二,她們倆對視一眼。
  短髮女孩子奇怪的問道:「你是昌盛的?」
  娓娓羞澀一笑:「我是去面試的。」
  卷髮女孩子嗤笑一聲,短髮女孩子驚訝的提高聲音:「靠,又一個!」
  娓娓疑惑的看她。
  短髮女孩氣憤道:「這個皮包公司,騙了我朋友的求職費,我是來要錢的。」
  「啊?」
  「啊什麼,趁現在沒到,趕緊先跑吧。一會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娓娓頓時面色一白。
  正在這時,電梯門開了。
  兩個女孩子魚貫走了出去,短髮女孩子臨走前帥氣的按住電梯門,深深看了陳娓娓一眼,然後按了電梯一樓。
  「別謝。」她爽朗一笑。
  娓娓看著電梯門緩緩關上,這才覺得有點後怕,她竟然就這麼傻乎乎獨自上來,萬一這裡是壞人呢,萬一是傳銷怎麼辦。
  她緊緊盯著螢幕,只恨不得電梯立刻馬上到一樓,然後馬上奪路而逃。
  然而,電梯到了一樓,陳娓娓站了幾秒,卻突然改變了主意。
  她深深吸了口氣,轉身回到電梯,毅然決然按了三十二樓。
  這個短髮的女孩叫做紀達,她一出電梯,就向同行的卷髮女孩徐萌比了一個勝利手勢:對付這樣的菜鳥,隨便一點小花招就嚇得她屁滾尿流。
  徐萌笑道:「就那土樣,也值得你花時間騙她,怎麼也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啊。」
  紀達不以為然:「少個競爭對手浪費時間不是更好?」
  她們到了公司門口,幾個男人在門口抽煙,前台是個三十年紀的女人,說話倒還和氣:「來面試的嗎?填個表吧。」
  徐萌露出親和的笑容,和紀達拿了求職的登記表到旁邊小會議室填起來。
  她們剛剛寫了一半,就聽見前台一聲尖叫,然後整個屋子此起彼伏的叫聲。
  紀達只道發生了什麼意外,立刻跳起來,剛出會議室,就看見陳娓娓抱著一個滅火器對著辦公室瘋狂的亂噴。⑥思⑥兔⑥網⑥文⑥檔⑥下⑥載⑥與⑥在⑥線⑥閱⑥讀⑥
  「啊……」紀達張大了嘴巴,傻住了。
  陳娓娓一見她,立刻焦急叫道:「怎麼樣?!拿到錢沒有?」
  聽了這話,原本幾個被噴射的到處躲閃的抽煙男人,聽了這話,立刻叫道:「擦!是來搶錢的!快!拿傢伙!」
  半秒之後,整個辦公室雞飛狗跳,文件亂飛,陷入一片敵我難辨的混戰。
  前台將手上的報表資料一扔,直接縮到了桌子下面。
  陳娓娓一邊看著幾個逼近的男人,一邊沖紀達焦急的叫道:「快過來啊!!」怎麼這麼傻這倆人!這滅火器抵得了一時,也抵不住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啊!
  紀達啊的一聲卡在喉嚨裡,徐萌正好走出來,也傻在原地,她轉頭看這同樣呆若木雞的紀達。
  陳娓娓眼看兩人不動,更是著急,一張小臉漲的通紅,大聲叫道:「快過來啊!」傻在那裡等死啊!
  紀達兩人看著陳娓娓,再看著雞飛狗跳的辦公室,想死的心都有,過來!我過來你妹啊!
  呲呲的滅火器狂噴著,幾個男人一時不能近身,只能張牙舞爪的圍著陳娓娓打轉。
  終於,在陳娓娓分神催促紀達徐萌的瞬間,她身後一個男人抓住機會從後面緊緊抱住了陳娓娓!
  陳娓娓渾身一僵,頭髮瞬間立起來,只覺一個寬大的懷抱瞬間禁錮了自己所有的力氣。
  淡淡的煙味衝進鼻尖,提醒她來人的性別。
  容不得她掙扎,剩下幾個人立刻協作分工,麻利的搶下了陳娓娓的終極傍身武器——滅火器。
  漸漸散去的白茫茫的煙霧中,陳娓娓看見一個男人走過來,他穿著一件淺藍的襯衣,袖子鬆鬆的挽到手肘,看了看紀達:「你們,一夥的?」
  紀達額角頓時冒出一大串黑線。
  她使勁咳了兩聲,嚥了口唾沫:「那個,其實是個誤會。」
  等紀達面色尷尬的解釋完,抱著陳娓娓的男人立刻鬆開了手,陳娓娓猝不及防,一屁股跌坐到地上。看著這混亂到極點的一地雞毛,男人顯然幸災樂禍,問穿藍色襯衣的男人:「麥湯,你看怎麼辦?」
  麥湯捏了捏隱隱作痛的眉心,面無表情的彎下腰,問傻在地上的陳娓娓:「大姐,你說怎麼辦?」
  大,大姐……陳娓娓的耳朵閃過這兩字的回音。
  麥湯話音剛落,只見兩個警察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剛才誰報的警?!」
  眾人面面相覷。
  陳娓娓埋下頭,再埋下頭,兩秒後畏畏縮縮的舉起了手,小聲回答:「我。」
  

  ☆、第二章 把自己搭進去了

  陳娓娓拿著一份一年的合同和三個月的半價薪資留在了昌盛公司。
  麥湯作為昌盛的總經理加財務總監如此解釋:「第一,陳娓娓小姐你看看我們的地板我們的辦公室我們的同事,這些損失不能我們自己承擔吧?第二,你看看外面,哪個公司會願意要一個一無經驗二無腦子的應屆生?」
  陳娓娓臉漲紅了:「你是說我笨?」
  麥湯看了她兩秒,忽然一笑:「沒有,我是說你——老實。」
  陳娓娓突然覺得,這兩個字格外刺耳,就跟一個貶義詞一樣。
  眾人心中腹誹:本來就是。
  幾個年輕人看著氣氛略有不和諧的傾向,立刻上來插科打諢,嘻嘻哈哈的歡迎著新同事。至此,娓娓的人生第一份工作定下來了。
  一家民營小公司的銷售行政。
  昌盛公司是個小小的經銷商,總共也就二十來人,大部分都是銷售,公司主要經營銷售各種糖果產品,但它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放在一種叫嘟嘟軟糖的產品上,而這個產品的市場口碑並不好,過份甜膩的口感讓很多人望而卻步。
  陳娓娓的頂頭上司就是兼職前台接待的常悅,今年三十二歲,心思基本都沒在工作上,是某個超市採購的表妹,屬於填坑的關係戶。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