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一枉情深,假戏真婚》作者:千木

yutaka32907 上傳於:2017-05-19  大小:65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載本文   有0條評論
《一枉情深,假戲真婚》作者:千木(言情小說吧高推薦VIP2015.08.03完結)

字數:322,625 | 閱讀:298,831 | 推薦:18,155

這是純情小可愛和腹黑老流氓的愛情故事

這是一個落魄千金女vs高冷牛叉男的感情拉力賽

這是無辜假小子and上位狡猾狐狸的沉淪發酵史

這是一個放蕩不要臉pk不羈花心男的纏綿馬拉松



  ☆、1有風險的幹活

天!地!玄!黃!
宇!宙!洪!荒!
……
好吧,「穆……耳,你好了沒有?我要堅持不住啦!」
下面唐小鬧臉憋得通紅,想抬頭卻抬不起來,腳下不穩,開始搖搖晃晃,致使上面的人搖搖欲墜。
遠遠看去,一個體型超高的影子在對著窗戶裡有所企圖,走近了瞧,一個身材中等的女孩兒腳踩另一個女孩兒肩膀,仰著腦袋舉著胳膊抬著手拿著手機往亮著光的窗戶裡使盡渾身解數的照。
「穩住穩住穩住,唐小鬧,馬上好馬上好,你別晃啊!」上面手拿手機的穆耳哪裡有心情考慮現在自己將要親吻大地,她滿腦子都是牆裡的動靜。
一牆之隔,溫暖的房間裡,熱氣騰騰,白煙繚繞,水汽橫生,沐浴在這樣空間中的男子……讓人忍不住直流口水,穆耳光是想想,都控制不住的傻笑,搞得在下面支撐著她的唐小鬧實在是體力不支,腳下一軟。
「唉喲!」
「CAO……」
倆人狼狽摔跤都不敢大聲喊疼,不約而同壓低聲音。
從地上爬起來,手機先放到安全地帶,趕忙扶起來功臣,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眼亮著光的窗口,生怕那窗口突然冒出個腦袋發現了她倆。
功臣扶起來,寶貝一樣捧起手機擦了又擦,迅速收到衣兜裡拉上拉鏈,拉著唐小鬧一路小跑,偷偷摸摸的溜之大吉。
「這麼冷的天,洗什麼澡啊,有病是不是?」唐小鬧開啟碎碎念模式,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剛剛明明都已經被穆耳拖過來『幫忙』了,現在還是要念叨念叨,不念叨下她心裡不舒服。
穆耳腳下生風,低著頭偷笑,拉著碎碎念的唐小鬧往回跑,生怕一個不小心被人發現逮個正著,「好啦好啦好啦,有病有病有病,還病得不輕。」
唐小鬧狠狠撇了眼幾乎是拖著她的人,「就是有病,摔死我了都!」
這個沒良心的,就怕被她的心上人發現,連她的傷勢都不管不顧,她自己心裡吃了蜜沒關係,不知道疼無所謂,可她就是個幫忙的,被她踩被她掉下來砸到,會受傷的好嗎?
「哎呀不疼了不疼了不疼了哈,給吹吹,給你吹吹啊!」依然腳下沒停,反而似乎比剛剛的速度還要快了些,拉著唐小鬧的手使勁兒亂揉,穆耳還在偷笑。
不能不激動啊,這種心情,做了賊,並且得了逞,可是到底偷到了什麼東西,她還沒有驗貨,迫不及待想要回去看吶。
一路狂奔宿舍樓……
強盜入室的陣勢,唐小鬧被拖進來,宿舍裡兩個人同時看向房門口,眼裡閃現的,只有:不——敢——置——信——!
「唐小鬧,如果穆耳出了這樣的狀況的話,我還可以理解,可是你現在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我想問,你們是遭遇打劫啦?還是遭遇到了*犯?」
歸思立刻收回瞳孔放大的神情,繼續塗著自己的指甲油,雲淡風輕,「池木然,雖然她們倆真的像是遭遇到了什麼不幸,可你也不用說得這麼直白。」
「因為以她們倆的智商,還不值得罪犯把她們弄成這樣。」
言下之意,真有人對她們倆圖謀不軌的話,她們倆一定會傻乎乎的乖乖配合,最後還會替人家數錢那種。
穆耳很受打擊,不過……
「我好開心吶,簡直無法形容啦!」丟下無辜的唐小鬧,穆耳直接奔到了衛生間,鎖上門,掏出衣兜裡電話,寶貝一樣打開,小心臟都在顫抖。
池木然嫌棄的看了眼衛生間,「唐小鬧,剛剛你們去吃了什麼。」
「不是說了不讓你們亂吃東西嗎?本來就已經夠笨的了。」
從唐小鬧頭髮上拿下乾枯的小草,池木然往她身上聞了下,「還好,你們應該沒有掉到糞坑裡。」
「啊……」
殺豬般的聲音從衛生間裡傳出來,外面三個人歸思一點兒不受影響,池木然皺眉閉上眼睛,唐小鬧摀住了耳朵。

  ☆、2這倆男的真帥

「我不活了!」
「我怎麼可以這麼笨!」
無比沮喪捧著手機從衛生間裡挪出來,穆耳哀怨得像只被丟棄的小狗,倒在了距離她最近的歸思的*上。
池木然一副早就瞭然她智商以及情商的無可救藥感,嫌棄的把唐小鬧往衛生間裡推,「趕緊的,洗乾淨再出來。」隨手鎖上了門。
「不……要……啊……」
「我不洗澡,這麼冷的天,外面個位數的溫度啊!」
「穆耳!救命啊!」
「……」
唐小鬧的鬼吼鬼叫完全被宿舍裡其他三個人無視,各做各事。
掙扎了幾分鐘,以豐富的生活點滴積累下的經驗,唐小鬧知道自己沒救了,心不甘情不願的,「嗚嗚嗚嗚,欺負人。」「以後再也不理你們了。」「人家感冒了誰負責。」跟衣服有仇似的往下扒。
回宿舍以前,她還在說『這麼冷的天在宿舍裡洗澡的都是神經病傻子』來著!
霸道的池木然,嗚嗚嗚嗚。
在池木然面前,唐小鬧就是可憐的小白兔,池木然就是大灰狼,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更別提是不是對手啦!
穆耳現在完全被烏雲籠罩,歸思今兒心情好,沒介意髒兮兮的穆耳上她的*,對著自己的美甲,看了又看。
在唐小鬧的抗議下,池木然給衛生間裡的唐小鬧扔了棉睡衣,可憐巴巴的唐小鬧才出來。
「穆耳,別裝死,給老娘爬起來滾去洗澡。」池木然叉著手,抬腳就是一踹。
穆耳被池木然踹得身體一晃,把腦袋埋在歸思軟趴趴的枕頭裡,手機放到了小心臟位置,「我不活了……」
「穆耳,你去洗澡吧,水溫還可以,洗了澡就舒服了。」蹲在地上拍著趴在歸思*上的人,唐小鬧看池木然那表情,能直接把穆耳給拋出去,她敢,她真能做得出來。
耷拉著腦袋,穆耳坐了起來。
「唐小鬧,她受什麼打擊了成這樣?你們剛剛幹什麼去了。」進來的時候還好好的。
歸思塗完手指甲,這是完美收工的節奏。
她們四個人之間沒秘密,唐小鬧想都沒想,「我們剛剛沒幹嘛,就一起去拍莫學長洗澡去啦。」*思*兔*在*線*閱*讀*
池木然嘴角直抽,哭笑不得。
歸思嫌棄的看耷拉著腦袋的人,纖長手指在穆耳和唐小鬧倆人之間指點,「你們?」
唐小鬧從歸思眼神裡看出疑惑,意識到自己大概說錯了什麼,「不是不是不是,是我陪穆耳一起,幫穆耳拍學長洗澡!」
池木然笑得毛骨悚然,「穆耳,你也真做得出來。」知道丟人怎麼寫嗎?被發現了她好意思嗎?
「啊……」一嗓子哭,穆耳撲到唐小鬧身上,「我竟然沒有想到,如果直接用錄像的話,比用拍照記錄下的東西多。」
「更重要的是,我,剛剛翻了下,後面的拍的幾乎看不到。」
大概是洗澡的時候水汽蒸發,擋住了手機的視線,拍出來的效果,跟大霧天氣一樣,朦朦朧朧,後邊兒的連個鬼影都沒有!
也就只有前幾張拍得還可以,因為角度問題,也就只有模模糊糊一兩張可以看到個大概,其他的,完全就是無法保留的淘汰殘次品。
「行啦啊,穆耳,趕緊起來去洗澡,髒死了你!」踢了腳自怨自艾的人,池木然抓過她的吉他開始扒拉。
手機亮,和弦音律響起,陌生號碼。
「小學妹,做什麼呢?」電話另一端,痞痞的男子斜睨了眼面無表情的人,玩味品聽電話裡的動靜。
本來就呆,這會聽到電話裡的聲音,穆耳更呆,「請問你是誰?」聲音挺好聽的,就是口氣壞壞的,有點兒討厭。
路辰西扶額低頭,微微歎息,「呆瓜,我是誰你都不知道,怪不得你追不到那悶.騷。」
穆耳無言以對,腦子裡在想,這神經病到底是誰啊?說話這麼難聽。
路辰西沒指望穆耳可以自己猜出來他是誰,想想這丫頭真搞笑,追人家,至少把人家周圍的情況都搞清楚摸明白呀!好嘛,連他這丫頭都猜不出來,這不是純粹給別人機會的節奏嗎?
「小木耳同學,猜,你猜我是誰,猜對了有獎。」路辰西很有耐心引導。
「不准你叫我小木耳!」突然一下子,穆耳跟電話裡的人急。
小木耳怎麼可以從別人的嘴巴裡喊出來呢?『小木耳』是他的專屬,任何人都不可以再這樣喊她的,就連從小一起長大的那幾個傢伙也被迫被她強調改了口。
「完了,沒救了,莫葉聲,我突然不想找那笨丫頭吃飯了。」路辰西放下電話直接給了莫葉聲,濃重的無力感自四肢散發。
看那小丫頭追這傢伙那麼辛苦,他好心幫一把,嘿,沒想到小丫頭那麼不給面子。
『莫葉聲』三個字灌到穆耳耳朵裡,丫兩眼放光一機靈屏住呼吸站了起來,緊張的手心直接冒了汗,握著電話仔細聽著。
莫葉聲接過電話,說了什麼事,便掛了電話。
電話放到心口,丫神秘莫測憋著笑,猛地跳起來,蹦到了往衛生間走的歸思背上。
「太好啦!學長要請我吃飯啦!」
「啊!我好開心啊!」
從歸思背上跳下來,一溜煙鑽到衛生間,開水,洗澡,愉悅地哼著小曲,「池木然,別玩兒你的吉他啦!學長說要請我們吃飯!姑娘們,都收拾收拾,我們吃飯去。」
吃飯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學長主動聯繫她啊,這在穆耳的世界裡,是絕無僅有的,這才是她興奮的理由。
誰說女追男隔層紙,簡直比男追女難多了好嗎?
看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從衛生間沖澡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吹乾頭髮,找合適的衣服,一件一件一套一套挑選下來,穆耳深深的體會到一個至理名言——女人的衣櫃裡,總少那麼一件至關重要的衣服!
不知道該穿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