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作者:墨舞碧歌

更新:2016-06-22  大小:188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3條評論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作者:墨舞碧歌(暖虐情深+搞笑+宫斗权斗)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夜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

  <暴君>献给我们所有关于穿越的青春,如果爱,请深爱,一生一次一个人
  暖虐情深+搞笑+宫斗权斗,文为倒叙,绝不杯具,如果暂时觉得杯了,只是还没有看到笑的~~~额,别pia偶,请继续往下翻

正文 001腰斩之刑

<span>小序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当三千弱水缭绕,你还记得我衣衫擦过你指尖的温度吗?那一坛温存了百年的醇酒,你又与谁共饮?什么时候,你才能陪我看一场闲庭花落,云卷云舒。

******

001

庆嘉十七年末,帝都。雪。

翌日就是大年初一,尽管帝都繁华,不少店家酒肆也早早关了门去守岁,只余下路边一些小摊档还开着兑点零碎以糊生计。

张进沽了点酒,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雪,苦笑,这雪是下得越发紧了。

一路上,人们行色匆匆,只是,无论是供打个尖儿的小酒馆还是热闹的街道,无不能听到三五一群人在嘀咕着什么,面有骇色,眉尖却又堆起些末兴奋和好奇。

街心,张贴在墙上的皇榜在雪里微微翻飞。

天,要变了。有一个人,明日将在菜市口行腰斩之刑。

如果那被行刑之人是罪臣逆贼倒就算了,偏这人的身份特殊之极。

年氏璇玑。

今上最宠爱的妃子,没有倾城之貌,却是祸国的妖孽。

庆嘉十五年她进宫后就立即被封高位,庆嘉十六年她父亲年丞相图谋篡逆一门被斩,她被贬为宫婢却在不久后又恢复了名位,尽享荣华富贵到今天。据说,三年前,她进宫不久后皇帝甚至曾为她在一夜之间斩杀过上百人,原因至今不明。

有消息从目睹过的宫人的碎嘴里流出民间,说那夜死人的血,打湿了整个凤鹫宫。凄厉的叫声让人宛同身处炼狱。皇帝拥着他的女人,凤眸轻眯,淡淡看着众多侍卫行刑。

那炽艳的烈红溅落在女子的绣鞋罗袜,皇帝便半俯下`身~子,用自己的袖子替她一一拭去。

这刑罚来得诡秘。从来赐死深宫女眷,不过就三尺白绫,一杯毒酒。这妃子却要在这千万民众前被行这样的酷刑,只能叹一句君心难测。

说到罪名,却是年妃私逃出宫,后又私通番敌,想来是为报当年满门被斩之恨。

腰斩,用利斧从腰际铡下,把上半身放到那桐油板上,这样血流不出来,受刑的人要尝尽惨烈的痛苦才死。

物伤其类。人却是奇怪的动物,当你在高处时,他们会嫉妒艳羡;当沦落到卑微,他们便闲看好戏。

帝都百姓无不翘首等着看这美人受刑而死。

张进自嘲一笑,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好运?竟然和这独囚的孽妃同室而处。他是皇城监狱的牢卒,新调来的低等差使,此刻,就是被打发出来跑腿买酒祛寒。

******

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刚要走进去,却听得一把低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兄弟们,谁有胆子跟老子去和那美人欢好一下。”

“大人,这——不成吧?”有人战栗道。

然而,很快又被另外几把声音压下。

“这女人明天就要死了,怕什么?完事以后我们给她喂点东西,到她被斩了直至肠子跌出,也保管吱囔不出半点声。”

“陆大哥这话在理。女人老子玩多了,这皇帝的女人,你想想,睡一下,该是怎样的销~魂滋味!”

张进震惊得连身~子也颤唞起来。

正文 002凌辱帝妃

<span>“你们这是欺君的大罪。”他思绪极乱,当话出了口,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疾步奔走了进去。

油灯昏暗,把人的脸相映得扭曲诡异。

桌上,几盏酒翻了,酒水落了地,毛豆儿散了一桌。

当中一个人斜挑了眉,睨向他,“哦,张大哥回来了。”

牢头繆全。这刚才提议的就是他。他妹妹早前嫁陵瑞王府的帐房做了妾,他随即扎了职,身价水高船涨,胆子也长了毛。

张进赶紧上前一步,堆笑道:“大人多吃了些酒,难免失言。这事,万万使不得。”

缪全冷笑。

“张大哥曾在礼部任职,咱们这些粗使的人又怎么入得了你的眼。只是,今日之事,如果张大哥允了,那么,缪全可以让大哥先拔头筹。”

他话口未必,一众狱卒已大笑起来。

“如果。。。。。。,这明天多出一具尸首,缪全便只说这张大人多吃了酒,冒犯了皇妃娘娘千金之躯。”

张进微微张了嘴,这天气酷寒,他却早已汗湿重衫。

空气中,突然漫过一丝薄薄的声息。

若有若无,仔细寻去,却似乎不过是恍惚。

“各位大人,请问谁要先来?”

牢房里,浅淡的声音传出。没有如何娇柔狐媚,却确实是那曾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女子。

但那声音,在这个寒冷的年夜里,突然让人生出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受用,也撩~拨了原来心底就膨~胀的弦。

十数个狱卒,互视着,眼里涤荡着幽深的欲~望,一时每人都有磨拳擦掌之意。

霰雪,被风卷了几缕进来,又微微卷起众人前面的那个牢房前的帷帐。

张进捏了拳,只死死凝着那处。

是了,这幅薄绢,是年妃下牢那天,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徐公公交待布下的。

这帘一落,便掩了那女人的妆容。

人面是否灼若三月桃花?却再也无从得知。

张进是最末进来的狱卒,差使都落到他身~上。

偶尔,她会讨要一些水。

张进便把东西从栅栏递进去。那只手,从白绸里伸出来,细细小小,指甲修剪整齐,十指不染丹寇色。

入狱三天,她安静得像个死去的人,给人一种感觉,仿佛那道幔拉开,里面其实空无一人。直到此刻。~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年璇玑算是为他解了围,但张进想,这女人大抵是疯了。

一股力量突然猛地推开他,他吃了一惊,只见缪全已飞快地奔到那牢房前,拿出钥匙,一手碰上那帘子,神色猥谑贪婪。

正文 003狱卒探花

张进骇然,脚步晃了一下就要上前阻止,耳边却听到噗的一声暗响。

那一步便没有再跨得出。

他低下头,胸~口,一柄寒光利刃穿透而过。

汩汩流出的血液是热的,但撕~裂的痛苦却冰凉。死亡前让人狰狞恐惧荒寂的冰凉。

他的身~体缓缓滑下,但他不甘心。强撑了口气,半跪在地,他要看一看那施辣手的同僚的面目。做鬼,也得有个去处去讨说法。

重物坠地的声音却惊吓了他。

混浊的眸里,映过是十多具身~体横落地面,或先或后,甚至,连一声闷哼也来不及。

只有鲜红湮没了那青花砖,一绽成海夺人心魄,不愧这世间最明亮的色彩。

恍过什么,他侧~身去看缪全。

那个男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过动作已然僵硬。他的四肢各钉了一枚匕首,还有,喉间。

却似乎,那触目惊心的都并非致命的伤,他甚至还能转过身~来,惊恐地瞧着这场剧变。

突然,耳边,传过脚步声轻盈。

张进双手撑在地面,咬牙眯了眸看去。

漫步而过,来者似乎不下四五人。

前面一人,靴修五爪龙纹,缎面明黄。

他心头一震,这样的靴子,他当年曾经有幸看到过一次。眼前仿佛抹过一片金碧辉煌。

他匍匐在地,那个人从高座上轻轻走到他身~边,嘴角扬起笑意。

“探花郎文采出众,见识远博,他日必为栋梁之材。”

殿试摘探花,供职翰林院,后封礼部侍郎,望一展抱负报君恩,可惜,不屑攀附不结党派,最终得罪权贵沦为皇城狱卒。

会是他吗?可是牢狱污秽,这个人怎么会过来?

只是,这普天之下,又还有谁敢用这样的绣饰和颜色?

“王爷,饶命。”

凄厉的叫声,断了他层缕不清的思绪。

这一声,也似乎唤醒了那横竖在地上的躯体。没有死透的人从喉咙发出嘶哑的古怪声音,向那站立着的几道身~影爬去。

“你是谁?本王应该认识你吗?”戏谑的声音透了丝笑,漫不经意。

“小人缪全,小妹是王爷府上账房先生的妾室。王爷饶命,饶命,小人给您叩头。给您叩头了!”

张进一凛,陵瑞王爷龙梓锦也来了?

缪全扭曲着满脸痛苦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