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豪门之强势归来》作者:正月初琪

Jeni 上傳於:2017-04-25  大小:224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0條評論
重生豪门之强势归来
作者:正月初琪

三岁父亲失踪,十五岁被挑断手筋,十六岁母亲“车祸”遇难,十八岁成为全校笑柄直至大学毕业,十九岁被亲叔叔送进高官房中,最终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被自己从小便订下娃娃亲的新婚丈夫伙同闺蜜割舌毁容活活烧死。也许是老天同情,居然让她回到十五岁从活一遭。前一世的低调隐忍,换来的是她短暂的一生写满了背叛与凄凉,这一世她偏要高调霸道,却一不小心在一开始就惹上了这恶魔一样的人物……

1,断舌毁容,同归于尽

疼…… 口中的鲜血从嘴角蔓延,身上还未褪下的洁白婚纱早已狼藉一片。

  陆安然怒瞪着眼前这两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一个是陆家的养子,也是她今天在上帝面前宣过誓的丈夫,一个是从出生就在一起,她此生最信任的闺蜜。想不到…… 真的是想不到啊……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以为自己大概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脸上的痛,口中的痛,以及地板上的她的一截断掉的舌头都在提醒着她: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

  “陆安然,你别这么瞪着我嘛…… ”玩着手中的瑞士,楚瑶那楚楚可怜的小脸上写满了无辜的笑容,穿着十三厘米的高跟鞋的脚却十分无情的踩在了陆安然的左手手背上:“割掉你舌头的人是你的浩晟哥哥,可不是我呦!”终于,她终于把陆安然死死地踩在脚下了,这一刻她等了太久了!真的等了太久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用力的碾了碾尖尖鞋跟。

  “啊…… ”手背上传来手骨断裂的疼痛,陆安然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下,和着血一起流尽了失去舌头的口腔里,断舌碰到咸腥的眼泪,疼的陆安然险些晕厥过去,也将混沌了22年的她,彻底疼醒了。

  原以为,她是天之娇女,即使父亲失踪,母亲突遇车祸,但是她依然是幸福的,因为在她的身边有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楚瑶,有关照疼爱她的叔叔,更有对她一心一意的林浩晟!即使是她双手手筋被挑断,即使她打架斗殴被高中开除成了全城的笑话陆氏的污点,即使她被下药陪睡致使艳照在大学满天飞…… 楚瑶和林浩晟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安慰她鼓励她!可就在刚才,她才知道,妈妈并不是车祸去世,她的打架斗殴也是楚瑶一步步故意陷害怂恿,艳照更是楚瑶联合她的亲叔叔联手出的她……应该说,因为她眼瞎了,所以她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有了现在的下场!从一开始,她的人生轨迹完全就是楚瑶和叔叔在一手操控着!

  陆安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

  全天下最可笑的傻子!

  她这辈子最信任的三个人联手将她推向了炼狱,她却还天真的以为只有他们才是最爱自己的人! 她甚至还准备了礼物想要今晚送给一直撮合她和林浩晟的楚瑶……

  “瑶瑶,你别这么无聊了!快点解决掉她吧!”林浩晟不耐烦的用纸巾擦拭手上的鲜血,他可是有洁癖的人!谁知道割一个舌头会出这么多的血,脏死了!想到这里,林浩晟不满的瞪了一眼萎靡在地板上的陆安然,就像是看一只恶心的蟑螂。

  那冰冷的眼神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陆安然的心尖上,划上好大一个血口子。在她的印象里,林浩晟一直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才对,从小到大,每一次见到他,他都是很**溺的对着她笑着,从来不曾见他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是啊,陆安然今天是彻底的幡然醒悟,原来,这一切早就是计划好的!十五岁时,她被绑架,还被挑断了手筋,使她终生不能拿重物,迫使爷爷只能将所有的厨艺全部传授给了陆家的养子??林浩晟。现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用再扮演什么绅士了,自然露出了自己阴狠的本来面目。

  陆安然真的很像质问着眼前的人:为什么?可是她的舌头已经被割掉了,一张开嘴,大口的鲜血翻涌而出,接触空气的断舌伤口,刺痛难忍。

  “哈哈哈哈!”瞧见陆安然这副样子,楚瑶笑的前仰后合:“安然,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搞笑!”一脸幸福小女人模样的楚瑶将头轻靠在林浩晟的肩膀上:“浩晟,人家说这么多也是想让她死个明白嘛!毕竟,她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林浩晟脸色一凝,眼看着就要发怒,楚瑶见势依偎进了林浩晟的怀里:“现在整个陆氏都是你的了,我也有了你的孩子,你就是陆氏唯一的领头人!陆氏即日起就彻底变成林氏!不好么?爸爸现在也算是多年投资终于收回成本了!””林浩晟的面目表情微微缓和,只有将陆氏彻底变成林氏,才能告慰他妈妈的在天之灵!

  陆安然猛然一惊,林浩晟居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而爷爷最衷心的手下,居然是策划了所有一切的人!真想不到啊!可是…… 楚万海不过是爷爷的秘书,他哪来这么大的本事,竟然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策划这一切?

  “安然,别恨我们哦!”楚瑶无辜的摊了摊手:“你想也知道,光靠我爸爸自己是不可能摆这么大一个局的!我们一家也是听命行事!谁让你们陆家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究竟是谁?陆安然痛的连呼吸都困难,更何况是思考,她真的想不出是谁要这么害陆家。

  “安然,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和你妈妈都在等你呢!”带上白色的手套,楚瑶从陆安然送给她的lv限量款的挎包里拿出打火机抱怨道:“我一直以你的名义给老爷子送放了慢性毒药的鸡汤,想瞒过那个老东西还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呢!”学生物化学出身的楚瑶,怎么会不懂的如何配比无色无味的毒药呢?手腕一翻,打火机被丢在了陆安然身后铺满玫瑰花的大**上。

  爷爷…… 陆安然心脏猛地抽搐几下,妈妈死后,一直是爷爷照顾着自己…… 没想到爷爷却要因为自己而惨死…… 叔叔说爷爷是暴毙而亡,想不到竟然也是因为自己…… 悔恨,自责与懊恼一股脑的窜升到脑子里,陆安然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两人

  “这里好热哦!”楚瑶看着越来越旺的火说道:“浩晟,我们快走吧!太高的气温,我担心会影响到宝宝!”

  “好!”林浩晟搂过楚瑶的腰,浅笑着就要带着她离开了陆安然要当作婚房的主卧室。

  两人的背影分外刺眼,身后的火势蔓延迅猛,火舌蚕食着她的婚纱,一寸一寸的灼烧她的皮肤。

  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们做垫背!!!

  陆安然猩红的双眼圆瞪,满腔的仇恨早已成为她唯一的支撑,奋力地勾出**底的银白色箱子拿出里面的密封着的一个试管,这东西还多亏了楚瑶!要不是楚瑶看见报道说:“一点点的粉末居然能引发这么大的爆炸!真有趣!只可惜z国是完全禁用的!连我在的国家生物研究院都没有呢!”她也不会从国外千方百计搞来几克想要送给她!现如今正好借此机会彻彻底底的全部送给她!用力向着火的**上一丢。紧接着巨大的响声爆破开来,汹涌的火舌瞬间吞噬整个房子,将还未走出房子的两人也彻底吞噬干净……

  一声雷啸,闪电将黑夜照亮如白昼,一道诡异的天雷横劈在燃起熊熊大火的别墅中,紧接着瓢泼大雨如期而至,似乎将一切的罪恶和不堪回首的过去冲刷干净。


2,重生归来,三叔逼婚

无尽的黑暗吞噬着周边的一切,不断的奔跑却也逃不出一直追赶自己的魔爪。陆安然想要挣扎,想要大叫,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就在她快要绝望了的时候,在这黑暗之中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安然?安然?”

  “妈…… 妈妈……”陆安然感觉眼角有热泪划过,她有多久没有梦见妈妈了?

  “安然,妈妈在!别怕…… ”温柔的手摸上陆安然的额头:“还是有一点烫啊!”

  “夫人,要不要我再去给李医生打一个电话?”说话的是陆家的管家于叔。

  “再打一个吧!”纪柔颦眉说道,她一眼没照顾到,心爱的女儿就跌进游泳池里面,还一直高烧不退。

  “好的夫人!”管家退了出去。

  “纪姨,都是我不好!”缩小版的楚瑶,哭的眼睛通红:“都是我没照顾好安然……”↙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瑶瑶,这也不能都怪你。”纪柔看着楚瑶说道:“你快回家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我…… 我想留下来陪着安然……”楚瑶咬了咬嘴唇说道。

  “唔…… ”听到了楚瑶的声音,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安然居然有了丝毫的反应。

  楚瑶!楚瑶!恨意让安然气的浑身发抖,毁容之伤,割舌之痛,再度袭来……

  接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纪柔闻声看向陆安然房门口,瞧见的并不是管家,而是一个不速之客。

  “大嫂!”来者是陆安然的三叔??陆君安。

  “三弟?这么晚了,你来这里有事么?”纪柔看向陆君安,眼神里有些许不悦。

  “大嫂,今天林总又找到我了,他说想跟你再吃个饭,你看…… ”陆君安脸上堆满了笑意,林总手里有一个几千万的单子,如果能接下来,不怕老爷子不把陆家传给他!真搞不懂,大哥都失踪十二年了,这老爷子到底还在等什么?

  “我不会去的!”纪柔皱起眉头有些心寒:“我是你的大嫂,你居然让我陪你的客人吃饭?”上次被陆君安骗去陪那个什么林总吃饭,险些被占了大便宜。想起那个林总油腻腻的肥手攀上自己的腿,纪柔就脸色苍白觉得一阵阵反胃。

  “大嫂!”陆君安压下心中的不悦说道:“我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我大哥都失踪十二年了,你们孤儿寡母不也是缺个男人的照顾嘛!”

  “我不需要!一天没收到你大哥的死讯,我就等他一天!就算哪天真的传来消息说他不在了,我也愿意为他守一辈子寡!”纪柔难得的态度如此坚决。

  “大嫂,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也得想想安然啊!”陆君安向楚瑶使了一个眼色。

  “是啊!”楚瑶接到眼色提示,急忙符合说道:“纪姨,安然总跟我说想要爸爸…… ”

  “……”紧咬着下唇,纪柔眼泪险些决堤,她要等灏哥一辈子,可是安然的确是无辜的…… 三岁之后就没享受过父爱,这是纪柔心中的痛。

  “…… ”听着大家的交谈声,楚瑶明白过来了,她是死了一遭又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她“失足”跌进了泳池,后来发了一整夜的高烧,期间自己的叔叔跑来逼妈妈改嫁。当时也是自己傻,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