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作者:公子苏

lucifer8898 上傳於:2017-04-27  大小:250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0條評論
《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


第1章 深夜来客

“小歌,我刚刚在我们酒店,看见慕总跟一个女人进了一间房,模样,挺亲密的……”

刚下飞机,高歌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白晓冉说得小心翼翼,有点儿试探的意味。

高歌动作一顿,唇角往下压了压,几秒后轻笑道,“我刚刚还跟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开会,你看错了吧。”

“是真的!”

白晓冉有点着急,“我把照片发给你看。”

挂了电话,没几秒白晓冉就微信发过来几张照片,照片像素很清楚,一男一女勾肩搭背,正在往客房里进,高歌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上面的男子就是暮云泽。

她呼吸顿了顿,前一秒,她还在想他会不会喜欢她捎的礼物,下一秒,就被一盆冰水彻底浇醒,多可笑。

手指慢慢攥紧手机,她脸上的神色很淡,完全让人猜不透情绪,直到方糖的声音传来,“走了。”

高歌抬起头,眼前模糊了一阵,才看清楚她的脸。

方糖,她的经纪人也是她的好友,一个年轻干练的女人。

对方说着,撑起伞,扬了扬下巴,“车子到了。”

高歌回过神,将手机往包里一塞,拎起袋子里礼物,走到旁边的垃圾箱前,一股脑丢了进去。

方糖怔了一秒,咬牙骂道,“那东西比你的片酬都高,你特么有病吧!”

高歌啧了一声,“我都病了三年了,今儿让我破破财,说不定改明儿就好了呢。”

方糖狐疑的看了她两眼,说道,“要想病痊愈,就跟暮云泽分了吧。”

高歌笑了笑,没说话。

她入行三年,到如今还徘徊在二三线。

其实,也不是高歌长得不好,资源不好。

相反,她的外形十分出色,演技也可圈可点,问题就出在,她当初跟公司签约的时候,在合约里补了一条,绝不接拍吻戏,裸戏。

一个不接吻戏不接亲热戏,甚至大牌推掉所有应酬的的女演员,在媒体嘴里是清纯玉女,在同行眼里,那就是装,是作,当然也有人说高歌背后有人,不然她不可能一直安然无恙的回避这些,却还能好好地呆在这个圈子。

但是那个所谓的金主,却从来没人见过,谣言就这么扑朔迷离的传着,时间久了,人们就渐渐淡忘了,而高歌本人,也成了这个圈子里“花瓶”的代名词。

高歌对着镜子揭掉面膜,摇头晃脑的想,花瓶有什么不好,长得漂亮,还赏心悦目。

拉开浴室门,刚要出去,房间的灯突然全都灭了。

她吓了一跳,心想该不会是跳闸了吧,这么想着,就黑灯瞎火的摸索着去扳闸刀。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阴风阵阵,还真有点渗人,高歌缩了缩脖子,一点点挪着步子,去够墙上的保险盒,手指刚碰到边缘,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勾住她的腰,来不惊呼,下一秒,便被人拦腰抱起,天旋地转就被丢在了床上。

接着一个黑影便压了上来,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中夹杂了些女士香水的味道,莫名的令人心烦。

她裹了一件浴巾,轻松就被他除去,随即又压上来,直奔主题。

他的动作粗鲁又急切,咬得她发疼,高歌忍不住薅住他的头发,喘熄道,“轻点。”

他停顿了一秒,接着便是狂风骤雨般到底攻势,高歌意乱情迷间,便被带入了欲·望的漩涡……

**停歇,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暧昧因子。

皎洁的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悄悄潜入,落下斑驳的光影。

高歌低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心头微微一动,低头在他耳边吻了一下。

男人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推了推她。

高歌顺从的从他身上滑下来,扯起被角,遮挡住胸`前旖旎的光,一只手撑着脑袋,弯着唇角,看着男人俊美精致的脸颊,眸中情绪流转,风情万千。

男人的五官很深刻,每一样的都精致的恰到好处,稀薄适中的剑眉,像是水墨勾勒出来的一样,高挺的鼻梁,犹如山峦般陡峭,薄唇微抿,唇峰微翘,唇色淡薄而暧昧,那是一双特别适合接吻的唇。

他的头发略长,没有发胶的固定,软趴趴的搭在额前,因为闭着眼睛,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毫不掩饰情绪,放肆的注视着他。

时间真快,一转眼,已经三年了,她勾了勾唇角,垂下眼帘,轻轻推了推他。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

第2章 你吃醋了?

男人皱了皱眉,显然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惊扰美梦,不太愉悦。

他睁开眼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映入眼帘,先是闪过一丝茫然后,又恢复清明。

“几点了?”

他一开口,声音就带着点n感的沙哑,十分悦耳。

“凌晨一点。”

“还早。”

他说着,又阖上眸子,动作自然的将她往怀里拉了拉,问道,“这次拍戏在外呆了多久?”

高歌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笑着道,“一个月零七天。”

男人哼笑一声,“你倒是记得清楚。”

“那当然,着急回来见你嘛。”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沉声问道,“想我?”

高歌从善如流道,“特别想。”

男人似乎被这句话取悦了,脸上的线条都柔和了很多,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低声说,“那你还这么着急赶我走?”

“你不怕被记者拍到乱写吗?”

高歌微笑着,眼睛里尽是一片柔情,只是这片柔情,显得有些刻意,而让人觉得空洞,但慕云泽并没有发现。

女人眼里的爱意,跟崇拜,某种程度上说,是衡量男人魅力的一项指标,没人会不喜欢。

“他们不敢,”他捉住她的手,摁在胸口,淡淡道,“陪我再躺会儿。”

高歌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自己却毫无睡意。

照片的事,她没问,因为她知道在暮云泽这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那些不是他愿意从她嘴里的听到的。

凌晨三点。

暮云泽掀开被子跳下床。

高歌摁开开关,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暮云泽身材很好,他的肩膀很宽厚,肩胛骨上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标准的公狗腰身材,弯腰穿内·裤的时候,臀部的曲线特别明朗。

高歌记得在哪本小黄书上看过,说这样身材的男人,欲都比较强。

她仔细的想了想,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很强!

“这么看着我,难道刚刚没满足你?”

男人暗沉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高歌这才注意到对方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床边。

高歌讪笑了一下,“没有,你刚刚很厉害。”

本意是推拒的话,结果到了男人耳中,变成了另一种邀请,他的眼神又暗了几分,压下来,咬住她的唇,开始攻城略地。
★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高歌趁着喘气的功夫,轻轻推开他,语速飞快道,“你不走了吗?”

男人撩开被子,哑声道,“我可以干完你再走。”

……

等到高歌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整个人湿漉漉的,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暮云泽只是有些微喘,他小歇了一会儿,坐起身开始穿衣服,高歌披上睡衣,起身帮他系领带,拿包。

暮云泽抬眼,打量着她。

这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皮肤底子好,白嫩细滑,眼睛大而长,眼尾自然上挑,媚眼如丝,顾盼神飞,随便一个动作,都能勾动男人心底最肮脏的欲·望,男人眼里,这样的女人就是行走的·药。

那时候会什么会选她呢?大约就是因为漂亮,其次就是听话。

一个懂事又漂亮的情人,没有男人能拒绝得了,所以三年了,他也没想过要谁取代她。

他突然想起之前网上流传的照片,突然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凝眉问道,“你这次拍的戏里,有一场吻戏,之前怎么没听你说?”

高歌侧眸轻笑,“导演临时加的,借位拍的。”

她说着拉住他的领带,迫使他低下头,踮脚啄吻了一下他的唇,嗓音软软道,“怎么?你吃醋了?”

他从她手里夺回领带,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一下,淡淡道,“怎么会,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有点脏。”

高歌舔了一下嘴唇,“你要是怕我被人惦记,不如给我盖个戳?”

“什么戳?”

她仰头冲他一笑,温声道,“云泽,跟我结婚吧。”

男人动作一顿,看了她几秒,像逗弄小动物一样,揉了揉她的发顶,宠溺道,“傻白甜角色演多了?净说傻话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高歌却分明听出了几分冷意。

暮云泽错开她走到玄关,拉开门的时候,扭头说了一句话,“你知道的,我讨厌得寸进尺的女人。”

然后,他就走了。

高歌当然知道暮云泽的雷区在哪儿,不然也不能在他身边呆这么多年,她是个念旧却又害怕一成不变的人,平静的生活太久了,连她都觉得厌倦,更何况是暮云泽呢。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回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十点才醒,她坐起身,在床上迷瞪了半天,才披上衣服,顶着乱蓬蓬的脑袋钻进了浴室。

牙没刷完,就听见手机在响,她胡乱擦了一下嘴巴,跑出来接了电/话。

“鸽子,你跟慕云泽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方糖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质问。

“没啊,”

高歌懒洋洋道,“我只是跟他求了个婚。”

“求婚?”

方糖的声音拔了八个度,“然后呢?”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