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路人甲宠妻日常》作者:三更听雨

fuli9780 上傳於:2017-04-28  大小:61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0條評論
《路人甲寵妻日常(重生)》作者:三更聽雨 高積分VIP2017-04-24完結

文章積分:30,189,294

文案:
為了逃避前世入宮的悲劇,冷屏不得已在路上拉了一個順眼的路人甲做夫君,可是誰來告訴她,為什麽自家夫君不但醫術廚藝算命……全能,還能把皇帝罵的狗血淋頭?
重生呆萌吃貨女VS溫柔全能俊美郎

  〖食用指南:
  ① 本文一對一(身心)
  ② 甜甜甜,寵寵寵,絕對不虐,放心入坑吧!
  ③ 在榜隨榜,不在榜日更
  ④ 架空文,而且架得很空,考究黨慎入。
  ⑤ 接受一切合理的建議,大家快點動起來吧\^O^/
  ⑥ 作者君軟萌易推倒,大家可以盡情地調戲……

內容標簽: 重生 情有獨鐘
搜索關鍵字:主角:冷屏,慕言之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明亮的宮燈照亮了一地繁華,恢宏的宮殿里,帝後高坐,賓客們觥籌交錯,笑語連連。
雪還在嗦嗦地下,地上早已鋪了一地銀白,傲骨的寒梅正在悄然開放。
今夜是除夕,皇宮里正舉辦宮宴,歡聲笑語傳進一個冷寂的殿宇。
冷屏躺在大殿中央的一個榻子上,身上蓋著被子,一張臉瘦得只剩下一張枯黃的皮,下巴尖得仿佛能把人刺傷,眼睛深陷,目光呆滯,眼底泛青,一只泛青的手抵在唇邊,溢出幾聲咳嗽。
殿門“咿呀”一聲被打開,伴隨著一陣冷風,冷屏轉動呆滯的目光,向門口看去,一位老嫗顫顫巍巍地端著一碗烏黑的藥汁走了進來。
“娘娘,該喝藥了。”老嫗聲音沙啞,雙目混濁,皺巴巴的手上凍裂開了不少口子。
冷屏移開眼睛,虛弱地對老嫗說:“媼,我不行了,我該下去陪父親兄長了……”
老嫗眼里流下淚來,“娘娘……”
冷屏進宮三年了,皇上從來沒有來過這里,其他的妃嬪不管品級高地,都可以來這里踩兩腳,或嘻笑怒罵,或冷嘲熱諷,只有她的親堂姐表面上對她最好了,她還把她當成最信任的人,可笑的是她的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冷晶嫉妒她,真是可笑!她把她當作家人,從來沒有對她設防,任何事情對她都沒有隱瞞,而她卻利用她的信任,一步一步把她打入地獄!
冷屏對家里向來是報喜不報憂,她並不希望家人為自己擔心,而且,宮里這潭汙泥,家人還是不要沾染的好!
一個月前,邊關突然傳來急訊,父親兄長均戰死沙場!冷屏在禦書房跪了一天,請求皇上讓自己回家一趟,讓自己最後送父兄一程,然而她等來的就是冷晶笑意盈盈地說:“皇上已經歇息了呢!”
冷屏向著家里的方向跪在自己宮里,最後等來的卻是母親氣急身亡的消息……
冷屏哭著求著讓守門的侍衛放自己出去,結果遭到了一頓鞭打,後來她偷偷塞錢給宮女,讓她幫自己買一些紙錢,結果宮女錢收了,卻沒有給自己帶東西,還說根本沒有這回事……
冷屏自嘲地笑了笑,“媼,你說要是我未曾入宮,是不是就不會落到這個下場……如果有來世,我不求權勢,不求富貴,只求一家平安自由……”
什麽權勢,什麽富貴,全都是虛妄!若是家人都沒有了,要那些東西有什麽用!
老嫗輕輕拍著冷屏的背,泣不成聲地說道:“娘娘,老爺夫人也不願意看到您這樣糟踐自個兒,聽老奴的,把藥喝了吧!”
“不,媼”,冷屏拂開老嫗端著藥碗的手,深深呼吸了了口氣說道:“媼,你聽我說,我一直把你當母親看待,我本不應該再次麻煩你,但是除了你,我想不出還有誰會幫我了……咳咳咳”
“娘娘您說,只要老奴還有一口氣在,一定會幫您辦好!”老嫗擦擦眼淚,說道。
“媼,我希望你可以在我死後你把我的骨灰偷出來和我的家人葬在一起,這份恩情這輩子怕是無法報答你了,下輩子,下輩子我做牛做馬報答你!”冷屏越說越激動,伸出瘦骨嶙峋的手,緊緊握住老嫗的手。
“好,老奴就算拼了這條命,也要完成您的心願!”說著,老嫗眼里又流出許多眼淚。
“好……好……咳咳咳”
“嘭!”大殿的門有一次被打開,一位衣著華麗的女子走了進來,伴隨著一股刺骨的冷風,讓冷屏又一陣劇烈地咳嗽。
老嫗見了連忙跪下行禮:“貴妃娘娘!”
那女子高傲的擡著頭,看都不看老嫗一眼,鑲著金絲的裙擺拖在地上,頭上一只鳳頭釵熠熠閃光。
她伸出一只白皙細膩的手,指著老嫗說道:“你,出去!”
老嫗連忙端了藥碗出去,還把門帶上。
“呵!”冷屏冷笑一聲,嘲諷地看著她。
那女子忽然之間笑了,笑容中仿佛淬了毒一般,目光狠狠地盯著冷屏:“哈哈哈哈,冷屏,你也有今天!家破人亡的滋味怎麽樣?”
冷屏依舊面無表情,不生氣,也沒有必要生氣,這是事實而已,成王敗寇,恒古不變。
沒有看到冷屏痛哭流涕,冷晶心有不甘,又是這副不在意的淡定從容的模樣,仿佛無論什麽時候,她都是高貴的,冷晶恨透了她這副模樣!
冷晶湊到冷屏面前,細細欣賞著她醜陋瘦弱的臉龐,她知道她的軟肋,接下來,就可以好好欣賞她痛恨扭曲的臉龐了!
“你死之後,外面那個老太婆我會幫你好好照看的!”冷晶慢悠悠地說著,語氣很是誠懇。毫無意外,冷屏從容淡定的臉漸漸龜裂,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冷屏緊緊盯著大笑著的冷晶,一字一句緩緩地說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需要你費那麽大功夫來害我和我身邊的人?我可有殺你家人,奪你家產?我可有毀你容貌,斷你手足?我可有剝奪你的才華毀壞你的名聲?哈哈哈哈,你嫉妒我的家世,容貌,才華,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本就是我的!我的爹娘是我的,我的容貌是我的,我的才華也是我的,你有什麽資格嫉妒我!退一萬步講,你恨我,可是媼是無辜的,她沒有妨礙你什麽也沒有對你不恭敬!皇上說你溫柔賢惠,德才兼備,哈哈哈,好一個溫柔賢惠,德才兼備的貴妃娘娘,卻原來是一個殘害無辜,蛇蠍心腸的惡婦!”
冷屏充滿恨意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冷晶,再加上那張屍體一般的臉,倒是嚇得冷晶退後了幾步,回過神來之後,最後大笑著出去了,“哈哈哈哈,殘害無辜又如何,蛇蠍心腸又如何?我如今還是高高在上溫柔賢惠的貴妃!我還是贏了……”
冷晶走後,老嫗連忙進來服侍。
冷屏緊緊抓住老嫗的手,說道:“媼,我死之後你趕快出宮,不要讓她找到你,我的忙媼已經幫的夠多了!”
“娘娘……”
“答應我!”
“老奴知道了!娘娘……”
“噗~”一口鮮血從冷屏口中噴出,染紅了錦被。冷屏的眼睛在老嫗的哭喊下漸漸失去了光彩……
第二日,宮里的冷婕妤因惡疾去世,皇上怕惡疾傳染,便讓人燒了屍體,草草下葬。宮里依舊夜夜笙歌,笑語連連……

  ☆、第二章▒思▒兔▒網▒

“嘶~”冷屏覺得手上一痛,睜開眼來,眼前出現一只渾身雪白,眼睛蔚藍的貓。
“喵嗚~”白貓伸了個懶腰,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
“小烏?你怎麽……唉!罷了罷了,我們在黃泉路上正好可以做個伴!”冷屏伸出手摸了摸小烏雪白光滑的毛。
冷屏擡眼打量這個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床簾,熟悉的妝奩,熟悉的屏風,熟悉的一切……這里是……
忽然眼前出現一張巨大的人臉,“小姐,您說什麽胡話呢!您還是快起床洗漱吧,不然等夫人過來,您可又要挨罵了!”
這人一身粉紅色侍女妝扮,頭上紮著兩個包子似的發髻,面容清秀。
“采紅!”冷屏叫了一聲,嘴里喃喃著,“真好,真好……”
“屏兒,你又起遲了,你父兄還在等你吃飯呢!你這孩子,能不能讓我省點心啊……”虞氏一身嫩綠色的裙子,身材豐腴,皮膚白皙,一雙眼睛顧盼生輝。虞氏出身書香世家,全身還彌漫著淡淡的書香之氣,一舉一動既有女子的婉約,又有文人的灑脫。
采紅對著冷屏嘻嘻笑了兩聲,連忙朝虞氏行了個禮,退了出去。
“娘!”冷屏呆呆地看著虞氏,好像怎麽都看不夠似的,這一切都跟做夢一樣。
虞氏感覺到了冷屏的不同,便關心地詢問道:“屏兒今日是不是不舒服?”
冷屏鼻子一酸,眼淚便猝不及防地掉了下來。
“怎麽了?怎麽哭了?”虞氏走了過去關切地問道。。
冷屏連忙將眼淚擦了,露出一個笑容,說道:“無事,只是做了一個惡夢!”
虞氏用手帕擦幹了冷屏臉上的淚痕,說道:“今日起遲了,娘就不罰你了,不過下不為例。”
冷屏說:“娘,您還是罰我吧,不然我還是不長記性!”好久沒有體會過娘親對自己的愛的懲罰了!
“噗嗤~”虞氏刮了刮冷屏的鼻子,笑著說:“你說的,到時候可別對著我哭!”
虞氏帶著冷屏來到膳廳,冷豫和冷謙早已經坐好了,就等著冷屏來開飯了!
冷謙一看到妹妹來了,笑著說道:“屏兒今日又起遲了,可有受罰?”
冷豫維持著威嚴的形象,但是一雙眼睛依舊充滿了關心。
冷家是武將,故冷豫和冷謙都生得高大強壯,冷豫高大壯碩,倒是不顯得粗獷,面容帶著幾分淩厲的俊美,冷謙則更加斯文一些,面容更有幾分母親的溫柔,卻絲毫不顯得女氣,一身強壯的肌肉隱藏在一身白衣之下。
冷屏見到了父親和哥哥,一雙眼睛直直地盯著他們看,看得冷謙冷豫一陣奇怪。
“屏兒這是怎麽了?不認識哥哥了?”冷謙一如既往地打趣道。
“哥哥俊美了許多,我這才多看了兩眼!”冷屏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地對著冷謙說道,而後又對冷豫說:“父親可要保重身體,朝堂上的事您不必太過憂心,自有人會解決的!”
“嗯。”冷豫點點頭,心里覺得自己這個女兒成熟了許多。
“屏兒,我怎麽覺得你變了?你以前可從來沒有誇過我俊美呢!”冷謙痞痞地說。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