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军嫂有空间》作者:孟萱

SandyChan 上傳於:2017-04-30  大小:216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0條評論
━━━━━━━━━━━━━━━━━━━━━
本书由【你的用户名】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重生军嫂有空间
作者:孟萱



文案
前世她愧疚了一辈子,即使最后看着仇人得到报应了,也无法平复她内心深处的伤痕。
  今生回到六岁,总算她还有机会逆转一切。
  带着传承空间,带着大量物质,看她怎么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弥补遗憾,收获幸福美满的人生......
  可是为什么前世那个她有过朦胧好感的冰山冷酷男还是那样妖孽,那么快就无情的揭穿了她最大的秘密?


作者自定义标签:热血 重生
====================





  ☆、1.第1章 揭穿(一)

在飞往澳洲的飞机头等舱里,陆芸合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会。
迷迷糊糊中她到了一处小小的农家小院子。那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场景让她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这一回梦里的场景还是妈妈和陆叔结婚的那一天。
即便她听不见喇叭唢呐声,也听不见周围人善意的取乐哄笑声。但是她依然能够从到处贴满了的大红的喜字和几乎每个人都是笑容的脸上,清晰的感觉到四周洋溢着的浓浓的喜庆味道。
她揪着心看着陆叔笑着从扎着大红带子的拖拉机上跳下来。
他穿着崭新的白衬衫,胸`前别着一朵小红花,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神采飞扬。
他站在妈妈的面前,递过去一捧红艳艳的山花,他看着妈妈的眼睛里溢满了喜悦和期待。
妈妈羞涩地接过那捧花,笑着低下头,露出有着优美线条的颈脖。陆芸眼尖地看见陆叔的喉结动了动,仿佛都能听到他悄悄咽口水的声音了。
妈妈低垂着的脸上流溢着光彩,陆芸蹲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她的那双眼睛。
她的眼睛里盈盛着的羞涩笑意骗不了人,任谁看到都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欢喜。
陆芸记忆中从来就没见妈妈这样笑过。
她睁着眼睛贪婪地看着眼前都还年轻的妈妈和陆叔。
“愿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真恨不得能让他们可以永远继续这样幸福快乐下去。
可是......
跟每一回一样,她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女孩从角落走出来。
她扑过去,眼睛里露出绝望来,她极力嘶喊着,即使其实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听见她的声音,她依然不放弃喊叫。
“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出现?你就不能有一次可以让妈妈和陆叔开开心心的把婚礼举行完吗?只要一次,哪怕是在梦里也只要一次就可以......”
她疯狂地伸出手,试图把小女孩推走,一次又一次,可是小女孩根本就看不见她,而她,也注定没有办法碰触到小女孩。
她不死心,甚至拿整个身体去狠狠地碰撞她,她此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疯狂而坚定,阻止她,阻止她,一定要阻止她......
可是,她根本还是撼动不了那个小女孩一丝半毫。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从小女孩的身上穿透过去。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满怀着恨意,照旧一步接着一步地走到妈妈和陆叔的面前。
最后,她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用一脸仇恨的目光看着妈妈和陆叔。然后忽然抬起手,一仰脖子把藏在手心里的一个小药瓶子里的水,往自己的嘴巴里倒进去......
“不要喝。”
陆芸终于忍不住奔溃的痛哭失声。
“傻瓜,那是真的鼠药,那不是草灰水......傻瓜......陆芸,你知道吗,是你害死妈妈和陆叔的,就是因为你那么好骗,所以他们最后都死不瞑目,让亲者痛仇者快......”
陆芸飘在半空中目赤欲裂地对着那个六岁的小女孩咆哮。
没有用了,这一次的结局还是跟每一回的都一样。
她蹲下来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腿上呜咽--她不敢抬头去看妈妈和陆叔惊恐的表情,不敢去看他们一瞬间惨白的脸色,更不敢去看他们眼睛里,那盏永远都熄灭掉了的,名叫希望的光芒......
为什么?都叫你不要喝了,你为什么还要喝?
她好恨,她恨那个小女孩,恨她的愚蠢,恨她的不辨是非,恨她不相信自己的妈妈而偏要去听从相信一个恶毒老女人的话......
即使那个小女孩其实就是她自己。是的,她其实一直一直都在恨自己,恨那个六岁时候天真到愚蠢的自己。
--
“林医生,你救救小芸,她,呜呜呜......”
夏媛抱着女儿苏芸一路跑到村里的卫生所,一脸的仓皇失措,哭的不能自已。
她旁边跟着的陆爱国脸色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还有后面跟着涌进来的那一大群的乡邻脸上,每个人脸上喜庆的笑意早已消失无踪。
“把孩子平放在长凳上。”
林医生看到夏媛怀里抱着的孩子,只看一眼那症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几乎每年他这里都能收到几个因为想不开而喝药自杀的人。
可是眼前的......他顿时心里就咯噔一下。
夏媛依言小心翼翼地把女儿轻轻放在卫生室格外宽大的长凳子上。
陆爱国在一边默默地朝着林医生递过去一个小瓶子,里面还有一点残留的药液。林医生把瓶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一下,手指轻轻地沾了丁点里面的液体放到舌头上尝一下然后用力吐掉。
“这是鼠药,虽然里头应该有掺水,但是孩子的年龄太小了。我只能先给她做应急措施、催吐。但是不敢完全保证没事,毕竟鼠药的毒性大。你们去找点绿豆来熬成汤等我给她催吐之后灌下去,然后马上送乡里的医院去,别耽搁了。”
他沉吟了一下,马上又改口“现在去煮绿豆汤太慢了,直接把绿豆弄成粉末,用水冲开了给她灌下去也是一样的,要尽量快一点。”
林医生一边说,一边把正在驱赶围在这间小小的卫生室里的人群的护士招过来。
“人太多了,都出去,快走快走,别影响了林医生救人。”护士其实也就是把这话说了一遍,再挥两下手做出赶人的动作之后,就赶紧跑到林医生跟前帮忙了。
两人很快分头忙起来。◆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村里的卫生室确实是太小了,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很乖觉的退出去,围在外面关注着里面的消息。
很快卫生室里除了夏媛和陆爱国夫妻之外,最终只剩下两个妇人女和一个青年。两个妇女一个叫陆红珍是陆爱国的堂姑姑,一个叫田婶子是夏媛的邻居。那个青年叫吴坦,是陆爱国的铁哥们。
“可是我们家好像没绿豆了啊......”夏媛忽然虚脱一样的瘫倒到地上。陆爱国赶紧把她拉起来,让她靠着自己,怕她再摔了于是伸手环抱住她。
“我家有我去拿,我直接给你磨成粉末冲了水再拿来,你千万别着急,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夏媛的邻居田婶子说完扭头就走。

  ☆、2.第2章 揭穿(二)

“谢谢婶子。”夏媛哭着道。
田婶子没顾得上回头跟她继续客套,救命的事儿她可真一点也不敢耽搁。出了门她就大声喊上她家的汉子苏三根。之后两人就只顾着一劲儿地往家里跑。连路上有别人跟他们打招呼都顾不上搭理一句。
看着田婶子走远,夏媛整个人力气全部被抽走了一样,无力的瘫软在陆爱国身上。她盯着女儿喃喃地念叨:“小芸你千万不能有事,妈妈答应你,只要你好起来,妈妈......马上就去跟你陆叔离婚。以后,以后,就咱们两个过。”
陆爱国闻言身体忍不住猛地颤唞了一下,眼睛里露出浓浓的悲哀来,他抱着夏媛的手不由紧了紧,爆出道道青筋。但是很快,他的肩膀就颓然地跨了下来。他不甘心,可是再不甘心又有什么用?
大热的天,他血液的温度却似乎降到了零下,寒彻入骨,一种叫绝望的情绪达到了极点。
夏媛在陆爱国的怀里哭的更伤心了。对陆爱国的异样反应她并不是没有感觉到,而是她说这段话本身就有提前给他一个心理准备的心思在。
对这个她所爱着的,也爱着她的男人她舍不得放开,又不得不放开。自己前面的已经是条死路,她不能再那样自私的拖着他一起下去......
夏媛的眼睛盯着林医生的动作,眼神里带着几分苍凉和疯狂。
虽然只是赤脚医生,但是他们村的这位林医生的医术却是四邻八乡都闻名的。
看着林医生一脸镇定,有条不紊的在给女儿灌药水、催吐......夏媛的心总算稍稍落了点下来,心里又带上了几分期待。
经过了这一回生死大劫,女儿总该能有些懂事了吧?
在看到女儿喝药倒下去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有一种如果女儿真没了,自己就索性拉着他们一起去死的念头。
那念头到现在还一直疯狂地萦绕在她的心上,挥之不去。
夏媛真的感觉生无可恋了。
想到那家人贪得无厌的嘴脸,夏媛心里就忍不住的恨。
别看小芸对着她的时候总是张牙舞爪的,但是其实她的骨子里敏[gǎn]又胆小。如果没有人在一边使劲挑唆,她根本就不可能敢去碰老鼠药,更遑论喝到肚子里去了。
她才六岁啊,而且还是他们苏家大儿子唯一留下来的骨血,他们怎么就狠得下这个心,他们就不怕真的害了孩子?
他们也不想想,鼠药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能轻易拿得到的吗?就算能,小孩子又怎么可能“周全”到把水掺进去降低毒性?
这是所有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的破绽。这背后的推手是谁还用得着猜?
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要借女儿来威胁、恐吓她,然后达成继续牢牢的拿捏、掌控住她,让她继续受他们盘剥罢了。他们的心肝还是肉长的吗?
她看得太清楚了,所以也太绝望了。女儿就是自己的七寸,偏偏七寸被人死死的捏住了。所以除了继续投降她还能有别的出路吗?
只要女儿一天不能醒过神来,自己就一天不能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