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夫君真绝色》作者:漫步长安

更新:2017-07-23  大小:78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夫君真绝色
作者:漫步长安
高积分VIP2017-07-21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1765145   总书评数:2288 当前被收藏数:12695 文章积分:138,276,864
文案

穿成一个庶子之女,她只想吃吃喝喝做个小透明,安安份份地混日子,可得知自己要嫁给一个人人惧怕的蛇精怪僻男,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当她看见未来夫君的盛世美颜后,心里却想着,如此绝色,脾气怪些,也是可以的。

嫁人后她的日子是这样的:

“老公好帅啊!”

“老公好棒啊!”

某男:……

有个花痴的媳妇感觉还是不错的!

这是一个吃货的荣宠之路,女主身材超好,超好,超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文1V1,女主穿越,前期胖,后面会变美的,男主重生,宠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珊,凌重华 ┃ 配角:南瑾,姜妙音,孟宝昙,蒋伯昌 ┃ 其它:穿越

第1章 小馋虫

德勇侯府最西边的一座小院里,天灰亮时,后角门外传来三下叩门声,警觉的老仆踮着老腿儿,将门闩一抽,拉开一条小缝,略有些昏花的眼小心地看着门外。
门外面站着一个褐衣短襟的高壮汉子,袖子处挽了几卷直到手肘,露出结实的麦色手臂,横眉虎目,双唇紧闭,单手提着一个布袋。
他的发间似还有水气,刚冒出的胡茬上隐有水珠,想必是早起候在城外,趁着城门一开便进了城,才会在这个时辰出现在侯府门外。
老仆人一见来人,立马认出正是自家二夫人的亲哥哥,也只有他会在这个时辰敲响西院的角门,他满是皮包骨的手赶紧将门大打开。
“舅老爷,您来了,赶紧进来吧,老奴这就去知会夫人。”
“不必了。”
大汉将手中的大布袋子递给老仆,老仆双手接过汉子递过的布袋,入手沉甸甸的,不由地喜道,“舅老爷,要不您进来喝杯茶歇歇脚吧。”
高壮汉子抹下脸上的水气,看看渐明的天色,“不了,早市已开,摊子上还离不了人。”
“唉唉,那舅老爷您慢走。”
“嗯。”
高壮汉子大踏步地走远,老仆才将门关紧,乐颠颠地将大布袋子交到灶下,灶下的王婆子打开布袋,见着里面一只猪后腿另加心肝肠儿,她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成了一朵花。
手脚麻利地将东西归置好,马不停地赶到主院,隔着外面的帘子,欢喜地回报,“夫人,舅老爷刚才送来一只后腿肉,还有一些心肝肠儿,奴婢已归置好。”
“哈哈,”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男人笑声,“好,大舅哥这肉送得及时,正好午膳就弄个红焖肉,烀肘子,再加一个溜肝尖儿。”
紧接着一个妇人的声音又响起,“另加一个酿丸子。”
“好的,二夫人。”
王婆子得到主子的答复,颠着脚儿下去了,二夫人大方,这些好肉好菜她们也能跟着沾点光,打个牙祭。
府上现在是大房的世子夫人管中馈,每日送来的定例肉菜只少不多,就连嫡出的三房那边都闹过几回,主子都不够吃的,何况他们这些下人,幸好二夫人的娘家时常接济,他们二房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门帘后面的卧房内,二夫人丁氏从塌上起身,坐在梳妆台上,瞪一眼差点占了大半个塌的丈夫,锦被一盖,好大的一坨。
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两把寒光锃亮的刀,一把是剔骨刀,一把是剁肉刀,丁氏朝丈夫飞个眼儿,“昨日里珊姐儿还嚷着吃那一口,今儿个我大哥就送肉过来,倒是生怕外甥女嘴馋了。”
南二爷笑起来,边掀开锦被,穿衣下塌,抬头看着墙上的两把刀,莫名地感到安心,满是肥肉的脸将眼睛挤得眯成一条细缝,“这几天吃得嘴里都能淡出个鸟,还是大舅哥深知我心。”
丁氏将一朵珠花插在头上,娇嗔一口,“呸!”
门外站着一位少女,约十五岁左右,她不像时下的姑娘小姐一样的纤细娇美,反倒是全身都肉乎乎的,脸上的肤色如桃花般白里透粉,仿若滑嫩的豆腐,半点毛孔都看不见。
听见里面的声音,她敲了敲门,“爹娘,你们起了吗?”
少女名唤南珊,是南二爷和丁氏的长女,在府中行三,因着南二爷本是庶出,她这个嫡女还比不上一些嫡系庶女。
丁氏的大丫头留香将门打开,笑吟吟地对着她行礼,“三小姐,夫人已经起身。”
她“蹬蹬”地跑进去,见她爹正含笑看着自己,开心地挽着他的手,“爹,珊儿的酿丸子今儿个可有得吃?”
南二爷点点闺女的胖乎乎的鼻头,“有的,小馋虫。”
父女俩相似一笑,一般无错的眉眼,凤眼高鼻,红唇微翘,只可惜脸上的肉太过多些,将这些个原本精致的五官挤得略变形。
南珊不依,撒娇道,“女儿是小馋虫,爹您是大馋虫。”
“哇,那琅儿是什么?”
一个小小圆滚滚的身子跑了进来,一头扎进丁氏的怀中,圆溜溜的黑眼珠儿不满地看着父亲和姐姐。
丁氏捏着他肉嘟嘟的脸蛋儿,“你呀,是小小馋虫。”
五岁的南琅拍起手来,欢呼道,“哇,好哦,爹是大馋虫,姐姐是小馋虫,琅儿是小小馋虫,咦?那娘是什么?”
南二爷一把将儿子从妻子的怀中抱过来,促狭回一句,“你娘是母馋虫。”
丁氏长得壮实,不似现下的娇弱如风的妇人,从面相上看,也算不得是个美人,浓眉大眼,满脸的英气,她听着丈夫的话,做势要捋袖子。
吓得南二爷作出怕怕的样子,抱着儿子开溜,若得丁氏哭笑不得,她是杀猪人家的女儿,自小便将剁肉刀耍得比绣花针还要顺,当年整个流仙镇谁人不识丁家的杀猪大娘子。
可南二爷却对挥舞着双刀的她一见钟情,惊为天人,要死要活逼得父亲德勇侯松了口,如愿以偿地将丁氏娶回家。
南珊等母亲装扮妥当,母女俩往灶下走去,灶下的王婆子并一个粗仆妇正在分理肉菜,丁氏看着角落里的那一筐子青瓜绿菜,面上难看起来。
她并不纤细的手在那筐内翻弄几下,全是素菜,竟是连半点荤腥也没有,她站起身,立在那里,眼中冒着怒火。◎思◎兔◎在◎線◎閱◎讀◎
王婆子小心地看着她的脸色,回道,“二夫人,这是今日大厨房那边送来的定例。”
“哼,这是将我们二房的人当兔子喂。”
丁氏说完,大步朝正院方向走去,南珊连忙跟了上去。
正院内,德勇侯府的世子夫人魏氏正和管事们对着账,见丁氏气势汹汹地走来,她一个眼色,管事们便依次退了出去。
“看把弟妹急的,究竟什么事儿如此上火?”
魏氏淡淡地问着,眼皮子低垂着,一身朱色的交襟束腰缠花长裙显得她越发的端庄,长得正是时下标准的美人,柳眉尖脸儿,面白眼大,虽是三十多的妇人,可养护得好,与那二十来岁的女子并无甚差别。
她轻抚下衣袖,袖口处用暗线绣的梅花便显了出来,光洁的额头抬起,一派高贵冷艳,纤细的手端着杯子轻抿一口茶水。
丁氏看着魏氏的作派,一个轻笑,“大嫂这茶闻着味儿就知价值不菲,看来府中也不是没有银钱,那弟妹就奇了怪,为何府中要如此节省,连口肉都吃不起?”
“弟妹说的哪里话,咱们德勇侯府再不济,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怎么可能短了主子们一口吃的?”
“大嫂这样说,我就将心放到肚里,不知是下人忘记还是有人使坏,我西院最近几日,分到的定例米菜,为何全是素菜,荤菜竟是半点不见。”
侯府里现在世子夫人魏氏管家,侯夫人虽已退居佛堂清修,可之前却定下规矩,不必全由大厨房派饭,府中的三房人都在自己的院子里起了灶。
厨房历来都是世家后宅中油水最多的地方,老夫人有规矩,明面上魏氏自然不会违背,可她也有招儿,不吃在一灶,那就每日派定例米菜,如此一来,照样能扣下不少抽头。
魏氏听见丁氏的质问,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杯子,状若忧心地道,“弟妹可是冤枉我了,这不送大肉,倒真是我的吩咐。”
她接着语重心长地道,“我这不是看二爷与珊姐儿实在是胖得太不像话,才狠下心让他们刮下油水,能瘦下来,实在不知弟妹会因此误解于我。”
丁氏不气反笑,“大嫂的好心,弟妹心领,可是我们家二爷和三小姐,就是个无肉不欢的嘴儿,你让他们吃素,可真是要了命了,想来大嫂也不忍心他们绝食不吃吧?”
“那是自然,既然弟妹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明日起肉菜全有!总不能真让二爷和珊姐儿饿肚子。”
魏氏说完一叹气,似是低喃,“二爷还好,珊姐儿那般模样,笑起来眼睛连个缝儿都找不到,往日里出个门儿,都能惹得其它姐妹受人嘲笑,将来还要议亲,可如何是好?”
“这就不用大嫂操心了,我们家珊儿现在年岁还小,等再长大些抽了条儿就好了。”
丁氏可看不惯那些个风吹就倒的大家闺秀们,为着他人赞一句杨柳腰儿,生生是将自己饿得瘦成一根竹竿,让她看真瞧不出美在哪。
见丁氏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魏氏也懒得与她磨嘴皮子,不咸不淡地回一句,“但愿如此吧。”
丁氏得了准信,也不想再看魏氏的嘴脸,昂着头走出去,魏氏身边的婆子朝着丁氏的背景撇下嘴,不过是个杀猪的屠户女,下作的贱业人,恁地好命,嫁进侯府当了二夫人,接着又想到二房那肥硕的一家子,讥笑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开坑了!求收藏,求评论啊!!!!!!


第2章 丁氏出马
站在院子外面等着母亲的南珊蹲在地上,正百无聊赖地盯着草丛中的一只蚂蚁瞧,那蚂蚁吭哧吭哧地驮着一个比自己身体大几倍的饭粒儿,小细腿儿爬得欢快。
南珊看着兴致儿起来,越来聚精会神,正院里的丫头们略带鄙夷地看着她,或是翻个白眼儿,人人都说三小姐又胖又呆,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那地上是有花儿不成,愣是见三小姐瞧了半个多时辰,连屁股都没挪一下。
那小蚂蚁慢慢地爬进一个小洞,身影消息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