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婚过以后》作者:简图

更新:2017-07-23  大小:49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婚过以后
作者:简图
高积分VIP2017-07-20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688699   总书评数:6003 当前被收藏数:9768 文章积分:149,349,216
文案

雅痞霸总腹黑型大叔 VS 爷们性格少女心小妞
图子歌四九城平头小老百姓
一不小心嫁了皇城贵公子
这婚后的豪门日常,啧啧啧……

小剧场:
国际秀场,周家小公子突然上台把手里的玩具递给正在走秀的模特,图子歌一炮而红。
记者八卦,是否与周凌川有发展的可能性。
图子歌冷漠脸,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众哗然,好装逼。
当晚,周凌川拿着酒店房卡刷开图子歌的门。
图子歌一怔:“你来干什么?”
周凌川黑着脸,直奔向她。

阅读提示:
女主性格乖张不吝,自带光环,偶尔撒狗血,不喜右上角点叉。
婚后日常甜宠小文,前期家长里短后期涉及娱乐圈。
此文又名《一睡婚头》《嫁给周凌川的婚后日常》

内容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图子歌,周凌川 ┃ 配角:图子安,程清如,何遇,盛浅予…… ┃ 其它:好多银
==================

☆、第一章

  
  2016年10月。
  北京,国际展览中心。
  奢华,优雅,高贵,尊荣,至臻,奢宠……
  没错,这就是车展通稿惯用形容词,即便陈词滥调也相当受用。
  就如车展的顶级豪车与条正颜靓的车模两大元素,皆是展会人流熙来攘往络绎不绝的重要因素。
  化妆间里,一水高挑靓丽的美女俨然是绝美风景线,但嘈杂的氛围着实令人感到窒息。
  图子歌给自己化了个极简的妆,目光偶尔瞟过几眼旁边的同事,妆浓得连亲妈都难认出。
  “图图你妆太淡,别仗着自个儿脸蛋嫩。”团长齐岩手里拿着衣服迈着长腿急步过来,边走嘴上边数落着她。
  图子歌撇嘴:“再浓,成熊猫了。”
  “给。”
  “齐哥。”图子歌目光带一点乞求。
  齐岩把衣服塞到她手里:“为了这件衣服我差点跟人干起来,就这套吧,能穿得出去。”
  “哟,齐哥,没见过你什么时候这么疼我啊。”旁边人打趣着。
  “哥哥哪天不疼你,快点换衣服。”
  齐岩说完冲着图子歌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再挑了,她只能默认,不认也不成,今儿这场排位是她自己提出的,硬着头皮也得上。
  十分钟后,齐岩重重的推开门,吼着时间到了让大家快出去。图子歌拽了拽自己身上少得可怜的布料,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上!
  图子歌并不是第一次做车展模特,相反她对这个工作已经十分熟悉,只是今天的排位,是她从来都拒绝的。
  车展模特的排位与薪资是挂勾的,国际顶级豪车与国产车布展便不是一个厅,模特的等级水准自然也不同。
  再者排位不同服装不同薪资自是有相当大的差别。
  她之前只站后排位,服装能遮的地方绝对不露一丁点肉,团里人都让她别那么想不开,同样站一天,拿到的钱少几倍,值么!
  其实她以前是把钱看得开,但这次却不一样,她需要钱。
  图子歌不什么出众的大美女,年纪又小带着一丝稚嫩的味道,不过脸上那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十分招人喜欢。
  特别是在一水外模里,她却落得格外抢眼了。
  车展上总会有一些人,穿得人模人样,做着下流猥.琐的变.态事,她心底咒骂脸上却露着浅浅的微笑,目光平视前方。
  换做平日里的图子歌,能上前一巴掌呼过去,但此时再不吝也知道什么不能做。再者,此时的图子歌目光里几乎没什么焦距,她是累的,公式化的笑容挂久了脸颊肌肉都有些僵硬。
  脚下十几厘米的恨天高,着实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
  突然一阵骚动,图子歌就见有人上前,把拿着手机乱拍的人按住,手机抢了过去。
  她冷笑了下,咬牙嚼了活该俩字,目光一扫时心下一顿。
  真特么冤家路窄。
  没过几分钟,刚刚把BT手机抢下去的那人走了过来,直接到她面前:“周总请你过去。”
  图子歌自然知道是谁,却冷淡回拒:“不认识。”
  “这……”
  被拒绝完全没想到,那人咂了下舌走开,过了会儿齐岩冲着这边小跑过来。
  “图子歌,你丫又惹事儿了?”显然这个又,证明她以往没少惹事儿。
  “哪个混蛋造谣。”
  “林经理指名找你,姑奶奶你不会又给我捅篓子了吧,我可告诉你图子歌你要是再给我惹事儿,我掐死你。”
  图子歌从位置上走了下来,背过人群冲着齐岩调侃:“来来来,往这儿掐,正好我活腻歪了。”
  齐岩伸手戳了下她的脑门:“数你不省心,他找你干什么啊?”
  图子歌深吸一口气,心里像有个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但脸上却挂着笑:“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跟你一道过去,不然不放心。”齐岩是被图子歌惹事惹怕了。
  “放心吧,我自个儿去就成。”
  图子歌不知道周凌川找她干什么,能干什么,呵。
  跟着那人左拐右拐穿过熙攘的人群,至少十分钟才到安静的地儿,再往里走,便是办公室。
  那人没进去,伸手指了指。图子歌上前门都没敲直接推开。
  咣当一声门被忽然推开,里面的人带着各种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门口,有人要训斥有人黑着脸,图子歌谁面子也不给直接开口:“找我什么事儿。”
  周凌川抬眼见她,脸色微沉开口道:“进来。”
  带着各色表情的人纷纷起身出去,最后一位还非常识相的把门关上。
  瞬间,外间的嘈杂被隔开,留下一片安静的空间,却带着十分寒意。
  周凌川站起修长笔直的双腿从办公桌前走了过来,一身考究的西装包裹着健硕挺拔的躯干,黝黑的眸子漆黑不见底。
  “干吊着有意思?”见他黑着脸,图子歌瞪了回去冷哼着,她本就乏累,再者对周凌川那是十万分的敌意。
  周凌川无奈:“你知道你自己穿成这样子在干什么。”
  此次会展规模庞大,周凌川做为主办方之一特意过来看看,原本对车模这类的他是从来不感兴趣,架不住有人在耳边叨叨,周凌川也注意有人乱拍,目光一转,一水外模中的图子歌格外显眼。
  “挣钱呗,能干什么。”图子歌不以为然。
  “干什么不好,非到这地方。”
  “这地儿怎么了,你能来我不能来?再说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了,周凌川,别用你那高高在上的目光看我,我这四九城平头老百姓,禁不得你皇城贵公子这样瞧。”
  “我来,我穿成你那样?”周凌川黑眸上下扫视她。
  “你想穿谁看呢,不嫌辣眼睛。”
  “图子歌,你看看你都穿成什么样子了。”其实图子歌穿的相比其它人来说已经好很多,长纱垂地带着大拖尾但极透的纱质下,着实布料有点少。
  “我穿成什么样子跟你有关吗?怎么,觉得丢人?我丢也不丢你的人,你没有质问我的权利。”图子歌压着心底的火,她要不是一直让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此时真想上前抽这丫的。°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我没权利,图子安总有吧。”
  “别拿我哥吓唬我。”
  “你年纪小我就当你不懂事,衣服换了回家去。”
  “我没偷没抢我挣钱心安理得,你凭什么支配我?你是我什么人?”
  “你……”周凌川想说把你当妹妹,但让他像以往说这句话时的心安理得在此刻却莫名的有些心虚。
  “别以为你有多高尚,嫌车模丢人,你不也睡了么。”
  “对,妈的我睡了个车模。”周凌川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什么人都碰的,图子歌,纯属意外
  周凌川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炎热的十月即使在冷气房内亦是压不住周身的火气。
  “你饥不择食。”图子歌心里的酸和怒已经到了顶点,但却努力的压制着。
  “我不是跟你吵架来的,这地儿不适合你,以后也别心存侥幸,这地儿你以后进不来。”
  周凌川的话,图子歌信,这工作的后路是给她断了。真的想掐死这货,但她忍忍忍:“我是来挣钱的,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你就这么缺钱?”
  “是,我又不是第一天缺钱。”
  周凌川转身拿过电话拨了出去,片刻有人敲门进来,周凌川接过钱直接塞到图子歌手里。
  “什么意思?”图子歌眼底怒意已经到了极致,给她钱?买她一次,她缺钱,但打死也不会用这个来挣钱。
  “我就值这点钱?”
  周凌川微顿了下,瞬时明白她的意思,薄唇微抿:“当是车展的工资,够你花一阵子,以后这工作别接了。”
  他抬手看了下时间:“拿了钱回家,不然我真打电话给你哥让他把你拎回去。”
  周凌川开门走了出去,门板合实,图子歌强压着情绪浑身都抖了起来,手里的几万块钱照着门板拍了过去,钱散开,飞落。
  “谢谢,那我就拿着你的钱去打掉你的孩子。”
  

☆、第二章

  
  七月,北京,桑拿天儿!
  闷热与潮湿笼罩整座城市,空气中弥漫着雾霭般的气息,周遭的汽车烘出的热气像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辆小电摩穿梭于轰鸣飞驰的车流中,骑车的女孩儿年纪不大,长腿细腰,黑色紧身小背心,短裤,头上罩着一顶安全帽,不近不远的跟在那辆宾利车后。
  车辆行驶中,司机皱着眉头,开口:“周总,后面骑车那女孩儿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好像有两三天了。”
  后座的人蹙着眉,沉声道:“慢点开吧。”
  司机一听,便了然,都是明白人儿。
  不过他却是意会错了,跟车的女孩子找后座霸总与那些前仆后继的小妞们性质完全不同,她是来找茬儿的,对,就是找茬儿。
  图子歌找周凌川的茬儿,这恩怨得从三天前与程清如的那通电话说起。
  程清如说,她对图子安彻底死心,现在跟周凌川在一起。
  图子歌这一口气吊了上来,一是因为图子安,另一个就是周凌川。
  朋友妻不可欺,周凌川这丫忒不厚道。
  周凌川,图子安,程清如是打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后来图家生意落败,父亲自杀母亲精神失常,自此家道中落。
  图子安十六岁辍学,那时她才五岁。随着时间匆匆掠过,图子歌对儿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