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作者:简牍

jeni 上傳於:2017-07-27  大小:95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
作者:简牍


七年前,她年少轻狂,被人利用尚不自知,当着众人的面,一碗汤汁将刚回国的顾氏接班人从头到脚淋成了落汤鸡;

五年前,她零落成泥,生母亲姐为了利益将她送上他人床榻,她侥幸逃脱却跌入他的魔爪,沦为玩物;

一场大火,大家都以为她香消玉殒,他更是几度痴狂。

再见面,她却手拉着一个玉雕粉琢的的四岁女童,他一口银牙咬碎,该死的女人,自己这么多年的痛,该怎么让她知道才好?

花絮:

传闻顾氏阴盛阳衰,顾老爷子就唯一一个孙子,视若珍宝;

传闻顾氏接班人性情怪异,顷刻间喜怒无常,做事更是狠绝毒辣,六亲不认;

传闻顾氏接班人因被当众淋了一碗汤汁后,恨毒了女人,从此染了断袖之癖,顾氏后继无人;

可是,这场突然的婚礼是怎么回事,那个粉嫩的喊着他爸爸的花童又是怎么回事?

*

新婚夜,顾澈一把扯开领带,以一个舒服而邪魅的姿势躺在床上。

“你先去洗澡,还是我先去洗澡?”

“……”不理之。

“看来你喜欢一起洗。”话音刚落,随着女子的轻呼,整个身子已被抱起。

浴室中,夹杂着水雾,一室缱绻旖旎。

衣衫半褪间,骤然响起剧烈地敲门声。

“妈咪,妈咪,你今天为什么不陪我睡了?”

“她为什么还没睡?”顾澈一脸暴躁。

“忘了告诉刘姨,她必须要听着音乐睡的,不然很容易醒。”

“那……”

“那我今晚陪冉冉睡。”夏茹在顾澈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拉好长裙拉链,逃也似的出了浴室……

************************************************************

正文001一夜,一个亿

夜色微凉,时针已经晃过12点了,金陵市市中心的街头却依然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一个仓皇的身影与这个外表繁华的大都市格格不入。

即便是初夏,夜晚也还透着些许凉意,夏茹紧了紧身上薄如蝉翼的睡衣,步伐散乱,一边跑还一边不时向后看去,此刻的她只穿了一只白色的棉拖鞋,另一脚光着,拖鞋上此刻还残留着斑斑血迹……

人行道上不知道是哪个喝醉了的人砸碎的啤酒瓶,酒瓶渣子碎了一地,夏茹那只光着的脚踩过一地碎渣,脚底顿时渗出丝丝鲜血,可是她却仿佛不知道疼痛为何物一般,依旧不停地往前跑着,疯了一般地往前跑……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幕就像鬼魅一般缠着她,勒着她的脖子,让她几乎窒息。

*

就在不久前。

金陵市最高档的酒店,倾園,1803号房,夏茹经历了这辈子目前为止最可怕的一幕。

倾園一共二十层,19,20层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本市最为尊贵的几个人可以享用,而15层到18层则是VIP层,而且楼层越高,VIP等级越高。

*

“茹茹,玩得开心。”原本一直不苟言笑,甚至对自己可以用苛刻来形容的母亲,今日却对自己格外的好,甚至还让姐姐带着自己出去玩。

在夏茹印象中,这是父亲出事后,母亲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嘘寒问暖,也是第一次同意自己和姐姐出去玩,久违的蓝天白云,夏茹贪恋地呼吸着这自由的空气。

玩了一天,精疲力尽却又心满意足的夏茹在姐姐夏琴的带领下走进了倾園,1803号房。

夏家原本也是金陵市的名门望族,不然,也不会有倾園的通行卡,更何况,还是18层,但是在夏望因为金融犯罪而入狱之后,夏家却好像一下子垮了,只有苏慕一个人苦苦支撑着。

“茹茹,去洗澡吧,洗完澡好好休息。”夏琴抚着夏茹的一头秀发,一脸的怜爱,夏琴比夏茹大五岁,对于自己这个妹妹,夏琴一直都是真心喜爱的。

看到床边准备好的白色睡衣,夏琴的手猛地抖了一下,再看了眼自己面前青春单纯的妹妹,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却还是咬牙忍住了,“快去吧。”

“好。”夏茹抱着那款真丝睡衣进了浴室。

夏琴看着夏茹的背影,擦了擦眼角,就在夏茹打开水帘的一瞬间,夏琴一狠心,抱起夏茹的衣服,走出了门,独留下夏茹和一身单薄的睡衣在这个奢华空洞的房中。

*

“母亲,您一定要这么对妹妹吗?”出了门,夏琴再也止不住那满腔的泪水,拨通了苏慕的电话,语气中尽是悲戚,母亲对她们姐妹两一向苛刻,所以她们畏她惧她,可是,夏琴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母亲会亲手把妹妹推进泥沼,万劫不复的泥沼。

“哎……”苏慕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已经很仁慈了,一夜,换一个亿的项目,我无法放弃……”

“可是她是妹妹,是您的女儿,而且她才刚刚二十岁啊!”听到苏慕这么冷血的话语,夏琴觉得后脊发凉。

“琴儿,茹茹的牺牲是值得的,有时候这也是价值的体现。”苏慕的声音依旧冰冷,仿佛自己出卖的不是女儿,而不过是小猫小狗。

“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宋伯伯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可以做茹茹的爷爷了!”这是夏琴第一次这么大声和苏慕讲话,她希望母亲可以回心转意,只要母亲开口,她就立马回去救妹妹出火海。

“如果今天在里面的不是夏茹,就会是你。”

苏慕的声音更冷了,若不是为了把夏琴嫁给宋家大公子宋子歆,她也不会去和宋权这个死老头子做这种遭天谴的勾当,宋家现在是夏家最后的机会,一个宋氏长媳的位子,外加一个亿的订单,她无法拒绝,要怪只能怪夏茹自己,若不是她做过什么,宋老头子怎么可能指名道姓要她?

“哐当……”夏琴手中的手机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屏幕瞬间碎裂如蜘蛛网,手中夏茹的衣服就像烫手的山芋一般灼痛了自己,夏琴不再犹豫,虽然双腿仍忍不住地颤唞,却还是一步步走向了垃圾桶,将夏茹的衣服尽数扔了进去……


正文002零落成泥

夏茹洗完澡走出浴室,迎接她的不是夏琴关切的眼神,而是一个赤着上身,一脸猥琐的老男人。

见只着单薄睡衣的夏茹走出来时,宋权眼睛一亮,这个小妮子果然很是俏丽,二十岁的年纪,已经出落得前凸后翘了,怪不得某些人被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不惜气病了自己的祖父。

宋权想着,两年的那一幕从眼前匆匆而过,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可惜了,眼前的这个俏人儿以后便是他宋权吃剩下的了。

这样想着,宋权心情大好,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抱起夏茹就往床上摔去。

硕大的黑色真丝床单上,夏茹白色的身影显得小的可怜。

“你是谁?我姐呢?你不要过来。”夏茹看着不断靠近的身影,吓得尖叫出声,宋权肥头大耳的样子让她恶心到了极点,他身上松垮垮的肉让夏茹几欲呕吐。

“等你跟了我,自然知道我是谁了。”宋权的声音依然浑厚,可能是多年来商海沉浮练就的,此刻见夏茹不停地挣扎,眼角闪过一丝狠意,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夏茹的脸上,今晚,他是吃定她了。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夏茹只觉得脑袋“嗡……”一声,眼前一花,几秒钟的时间,宋权那恶心的肥手就伸了过来。

人被逼急了就会不择手段,夏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用力一脚,踢中了宋权的要害部位,而且下脚之狠足够让宋权痛得龇牙咧嘴。

果然。

宋权毕竟上了年纪了,受了这么一下子,闷哼一声,身子向一边歪去。

夏茹趁势从他身子底下钻了出来,急忙想要向外跑去,可是才下床就被宋权一把扯住了头发。

“你知道你跑了会有什么后果吗?你可是你妈送给我的。”宋权一边说着,手中的力道加重了,死丫头,竟然敢踢她,今天非弄死她不可。

“你骗人,不会的,你个骗子。”头皮痛得发麻,夏茹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挠抓着眼前的人,虽然口中说着不信,心却如掉进了冰窟一般,因为她隐隐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说的可能是真的。

宋权吃痛,用力一推,夏茹向另一边跌去,跌倒的时候撞到了床头柜,上面一个做工精致的烟灰缸跟着一起掉到了地上。

夏茹看着那烟灰缸,攥紧了拳头,几乎没有犹豫,拿起烟灰缸就向宋权砸去。

宋权的头上顿时鲜血直冒,夏茹看着眼前宋权惊愕的表情,吓得魂不附体,扔下烟灰缸也顾不得自己只穿着单薄睡衣就向外跑去。

夏茹疯了一般地跑着,她只想尽快跑出这家酒店,摆脱这噩梦般的一切。

而与此同时,“叮……”的一声,电梯在18层停了下来,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肃杀的背影带着一抹寒意。

“顾少,宋权那个老狐狸不知道搞什么鬼,您其实根本不用理会他。”被唤作顾少的男子身旁,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开口道。

顾澈没有开口,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脚步仍旧没有停下,1803,宋权,你最好别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后悔。

顾澈的步伐极快,身边叫做沈谦的男子小跑才勉强跟得上。

当两人走到1803的门口时,才赫然发现,房门居然是开着的。

“顾少?”沈谦犹豫地看着顾澈,不知道这是不是宋权设下的陷阱。

顾澈剑眉微簇,一把推开厚重的房门,血腥的气味瞬间从房内传来。

沈谦神经一凛,想要挡住顾澈,却被顾澈一把推开。

只是,房内的景象却跟顾澈想的截然不同。

地上,宋权半裸着身子,额头上的伤口不断有鲜血冒出,染红了身子周围的地毯,看着甚是骇人,换了旁人可能会骇得尖叫起来,可是顾澈却只是冷眼看着,堂堂宋氏集团掌门人如此不堪地躺在这里,不知道说出去别人会作何感想。

沈谦上去探了一下宋权的鼻息,“还有一口气,救吗?”

“送医院。”顾澈说完,疾步走了出去,如果宋权发给自己的信息没有骗人的话,那她一定还在附近。

*

脚下的碎玻璃渣随着夏茹快步的奔跑越扎越深,夏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虚无缥缈起来,她努力地走到道路旁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靠着梧桐树粗壮的树干坐了下来。

这两年来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默片一样,悄无声息地在夏茹面前播放:一直高高在上被自己敬为天神的父亲锒铛入狱,狼狈不堪;一直对自己温情蜜意,海誓山盟的男友却以父辈不许为由,毅然将她丢弃在路边;一直以来虽严厉却仍慈爱的母亲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