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他站在时光深处》作者:北倾

更新:2017-08-02  大小:77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有0條評論
他站在时光深处
作者:北倾
金榜推荐超高积分VIP2017-07-31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2646076   总书评数:84685 当前被收藏数:56900 文章积分:1,229,258,752
文案

应如约外婆的手术,温景然主刀。
进手术室前,如约怕会给他增加压力,特别淡定地让他不要紧张。
温景然当时只垂眸看了她一眼,未作声。可接下来的整台手术气氛凝重鸦雀无声。结束后,温景然靠在墙边,应如约触到他冰凉的手时,错愕地抬头看他。
他低笑一声,自嘲:“有点紧张,怕你哭。”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和他的遇见,仿佛跨越了星辰和大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制服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景然,应如约 ┃ 配角:布吉岛 ┃ 其它:北倾,医生
==================

☆、他站在时光深处楔子

  《他站在时光深处》
  文/北倾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和他的遇见,仿佛跨越了星辰和大海。
  楔子:
  A市A大医学院附属医院。
  住院部的走廊还有些冷清,尽头只有一束阳光沿着窗柩爬进来。那束光穿透了窗边盘亘着的爬山虎,沾了丝丝清凉的绿。
  她的脚步声就那么清清脆脆地沿路敲了过去。
  一直到走廊尽头,左手边那间病房时,应如约停下来,看了眼门框——普外科一区16号病房。
  她敲了敲房门,应声推门而入。
  这是间单人病房,设施齐整完善。一眼看去,菱白色的病房里映着落了满室的阳光,安宁又静谧。
  应如约收回视线,目光落在病床上正靠着枕头翻书的病人。
  这位病人是A市赫赫有名的房产大鳄,胃癌。住院之后,这间16号病房就犹如宴客厅,每天迎来送往不少以前只能在财经杂志上看到的人物。
  如约听这间病房的护士念叨过,说他不太配合工作。哪怕身体情况每况愈下,依旧忘不了工作,少不了应酬,拦都拦不住。
  因病情越来越糟糕,手术时间安排在了明天下午两点整。主刀医生是病人从S大医学院附属医院请来的专家,她那天凑巧轮值换班,正好错过了和这位医生碰面的机会。
  等应如约走到病床前站定,正要开口说话,病房独立卫生间里忽然响起的潺潺水流声引得她侧目看去。眼角余光所及处,只扫到了一个修长的男人身影。
  从百叶窗里钻进来的阳光洒在他的身后,一地璀璨。
  应如约收回视线,放下手里的病例,调整了下表情,对视着病人亲切地笑了笑:“您好,我是麻醉医生应如约。”
  话音一落,卫生间里的流水声戛然而止。
  应如约的耳朵不自觉地跟着一动,顿了顿,没听到卫生间再传出什么声响,才继续道:“因为明天手术,所以我来问一些您的基本情况,请问家里做主签字的委托人是哪一位?”
  见病人面露疑惑,应如约翻开病例,规整地向病人叙述了一遍手术前例行通知的常规内容。
  等这一番话毕,她的话音一转,原本有些清冷的声音温软了几分:“因为您既往有高血压的病史,围手术期麻醉风险较大。”
  一直耐心听着的病人神色有些凝重地点点头,刚还上扬几分的嘴角微沉,视线越过应如约看向了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的男人:“我听听你的说法。”
  应如约闻声望去。
  光影似把整个菱白色的病房切割成了几块,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一侧的肩膀被阳光笼罩着,映得那身浅蓝色的衬衫微微发亮。
  他低着头,正慢条斯理地擦干手。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清晰,纹理偏淡,就连手上的皮肤都略微偏白。他随意地用手翻折起袖口,手指微微曲起时的线条感让应如约差点移不开眼。
  这是一双外科医生的手。
  这双手拿起手术刀时的模样,恐怕手术室里那些天天嚷着自己是手控的小姑娘们都会为之着迷……
  毕竟,连她也无法幸免。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正灼灼地落在他的手上,温景然整理袖口的动作一顿,轻轻一拨袖扣。见她被袖扣反射的阳光迷了眼,他信步上前,从她的手中抽走了整份病例。
  应如约被反射的阳光刺得视野一片青黑,她皱起眉,伸手就要去夺回病例。手指刚挨上男人翻折起的袖口,就被他握住,微微的凉意从她的指尖一路传递到心口,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从她的脚底蹿起。
  她抬起眼,冷凝的目光对上他低头看下来的视线时,顿时一阵怔忪。
  他眼里的光被阳光映得细细碎碎,就像是从梧桐树叶间落下来的,瞬间锁住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应如约还没来得及错开眼,他已经松开了她,那双漂亮得有些过分的手将刚从她手中抽走的病例递回了她的眼前。
  温景然唇角含了笑,声音却格外清冽:“好久不见,小师妹。”
  是啊,好久不见。
  应如约怎么也想不到,她实习期第一台要跟的手术,主刀医生居然是他——温景然。
作者有话要说:  我开坑啦~
知道你们久候,它已是半开壶盖的温酒,我讲着故事,你们就徐徐品酒。

☆、他站在时光深处1

  他站在时光深处1
  深夜的机场,空旷安静。
  应如约挂断电话后,推着行李箱从2号国际出发口一路往东而行。
  夜色下,所有的标识牌都被赶来接机的车辆车灯映得有些刺眼。她低下头,一路沿着出发口走了十几站,才看到停在15号站台边的那辆白色轿车。
  应如约的身影出现在后视镜里时,甄真真也发现了她。她下车,手脚麻利地帮着如约把行李放进后备箱,期间还不忘抱怨:“你箱子里塞什么了,怎么那么重?”
  应如约边关上后备箱边一本正经地吓唬她:“人体标本。”
  甄真真嫌弃地“咦”了一声,催促她赶紧上车。
  从机场的天桥上下来,甄真真这才扭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回来了?我们都以为你会留在A市。”
  应如约和甄真真是初高中的同学,初中走读,高中同寝,六年的友情,关系好到两个家庭都互相有来往。到大学时期,甄真真励志要当名女警去了警校,如约则离开S市去了A市学医。
  虽然平时见面少了,但一点也不妨碍她们之间数年来的坚固友谊。
  “你在这,我还能去哪?”应如约回答。
  甄真真当然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顺着打趣道:“看来爷对人家的宠爱是真的三十年如一日啊。”
  路口红灯,车在停止线前停下来。
  应如约从口袋里摸出几块水果糖,剥开一个喂到她嘴边:“你知道我没有当女强人的野心,那太累了。家在这,当然就回来了。”
  甄真真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地嘟囔道:“我还以为你是惦记你那帅得惨绝人寰的温师兄。”
  应如约剥糖纸的手一顿,随手砸了一块糖过去:“我跟他不熟。”
  甄真真手忙脚乱地接住那块水果糖,听着车后此起彼伏催促的喇叭声,忙踩下油门,随口应道:“是是是,你长得漂亮你说了算。”⌒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话落,她瞄了眼转速表下方显示的时间,一拍脑袋,想起件差点被她遗忘的事:“我等会得拎点夜宵去犒劳下今晚熬夜值班的同事,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点?”
  应如约捂着从下飞机起就有些犯鼻炎的鼻子,瓮声瓮气地答:“人都在你车上了,当然是悉听尊便。”
  于是,两人半路折去了S大后巷的小夜街。
  已经是深夜,小夜街却依旧灯火通明。路两边的小食摊沿路摆了半条街,每户摊前都挂着瓦数明亮的灯泡,吵吵囔囔的,格外热闹。
  应如约没什么胃口,就坐在车里等她。看她大咧咧坐在路边的木凳上和老板唠嗑,那熟稔的模样看上去像是经常光顾的熟客。
  她支着额头,有些倦懒地数起街道上的路灯。
  数着数着,远处的路灯灯光渐渐就模糊成了几点光晕。应如约伸出手虚点了下,刚眯起眼想要看仔细,眼角的余光就扫到了车窗外正在渐渐靠近的一个修长身影。
  她忽有所感,凝神看去。
  那道身影正大步地绕过车头,刺眼的光线下并看不清他的脸,衬衫也被昏黄的灯光模糊了原本的颜色,可就是让应如约觉得分外眼熟。
  她下意识地坐正身体,目光循着他的身影。
  被凝视的人似有所觉,倏然转过头来。那双眼,深暗幽沉,像是深夜里刚熄灭的烛灯,犹带着一丝火星就这么透过车前的玻璃直直地对上她的视线。
  明明……明明中间隔着的车前玻璃颜色暗沉,应如约却觉得他那双眼仿佛能穿透一切。
  完全空白的对视里,除了还在流逝的时间,其余都如同静止了一般。
  那个瞬间,周围的所有声音渐渐远去,应如约的整个世界,寂静无声。
  一秒。
  两秒。
  三秒……
  他终于移开视线,迈向了停在马路对面的那辆路虎。
  “呼。”应如约这才吐出一口气来,有些惊吓地拍拍胸口。刚才有那么一秒,她以为会停下脚步,然后走到她这侧的车窗前。
  然而事实好像只是虚惊一场。
  这么暗的光线下,他应该……看不清的吧?
  她忍不住转头。
  温景然站在车前,拎着保温盒,正低头打电话。拉开车门时,车门自动感应,锁控被解开,路虎那漂亮的LED车灯闪了闪。
  应如约也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眼睛一花,甄真真跟只小麻雀一样扑到了车门边,边把夜宵递进来,边嘹亮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应如约,你当着我的面还一个劲地在看哪个野男人呢?”
  同一时间,她放在中控台上的手机,忽的,嗡嗡震动起来。
  亮起的屏幕上,赫然跃出三个字——温景然。
  应如约的头皮一麻,下意识地侧目看去。
  原本正要上车的温景然握着手机转过头,不偏不倚地就着甄真真敞开的车门,一眼,就看见了她。
  ——
  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到家。
  应老爷子一向喜欢清静,从医院退休后便搬了家,住进了环境清幽的御山。
  虽然御山的确是一处颐养天年的好地方,可惜御山别墅区离市区较远,几乎靠近城郊,交通并不是特别方便。
  甄真真把车停在路边,降下车窗看了眼眼前黑幽幽的,犹如陷入了沉睡的这幢别墅,戳了戳如约:“你回来跟爷爷说过了的吧?我怎么看着他已经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