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嫡妻在上》作者:花日绯

更新:2017-08-13  大小:129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嫡妻在上
作者:花日绯
金牌推荐VIP2017-08-11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2213219   总书评数:18797 当前被收藏数:21944 文章积分:557,625,216
文案


武安侯重生回来,一心想和上一世辜负的妻子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可等他打仗回来才发现,老婆居然悄摸的跑了。
漫漫追妻路,让武安侯明白一个道理:辜负什么都别辜负老婆,追起来太他娘的难了。


内容标签: 重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青竹,祈暄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一章
  盛夏时节,烈阳骄阳。
  漠北关外,酷暑黄沙,大风来袭,卷卷当空。
  城外疆场,两军厮杀,萧国武安侯率领三万精兵势如破竹,大获全胜,损兵极少的情况下,俘获梁国三百将领,杀敌千万,至此,两国僵持三年的战争,终于尘埃落定。
  是夜,萧国军营之中办热烈的庆功宴,将领们回京受封之前,军营里先论功行赏,将士同乐。
  武安侯祈暄很高兴,喝了不少酒,他容貌俊美,高大健硕,年轻时曾是京城万千闺中少女的梦中情郎,如今年近四十,依旧魅力不减,轻甲劲装,英武不凡。
  他高座主帅之位,威慑四方,此战之后,还有谁可以撼动武安侯祈暄之位。他是祈皇后的胞弟,这几年来,边关年年大捷,武安侯祈暄所带领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此次与梁国大战,彻底解决了梁国这个心腹大患,回京之后,论功行赏,武安公的爵位已然被他收入囊中。
  谁能想到五年前刚刚袭爵的武安侯世子,因一桩桃色官司牵扯上了淮海海寇案,差点被皇上用来杀鸡儆猴,皇后跪地一天一夜,才求得皇上收回成命,但武安侯的爵位却被暂夺,发配到漠北服役,准许家眷随行,旨令:
  若无功绩,此生不必回京。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武安侯世子这一生都将困死漠北,无出头之日,然祈暄被发配边关的第二年,一场大战又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只身一人潜入军营,将敌军首领的项上人头砍下,让敌军自乱阵脚,萧国不战而胜。武安侯的爵位,失而复得。自此在军中立威。
  梁国的郡守投降,献上数百名舞姬歌姬,热闹的庆功宴上,这些美貌舞姬在铁血军营中又是别样一道风景,将士们今日德胜大喜,这些舞姬都被分派到各功臣身边,倒酒助兴。
  祈暄身边的是这些舞姬中身姿最妖娆,容貌最美艳的那个,小婵小心翼翼的跪坐在祈暄身边,优雅的为祈暄斟酒,她是梁国郡守的一房小妾,此次梁国大败,郡守没有任何犹豫就把她献给了敌方将领。
  一双白皙的柔夷若有似无的刮过祈暄的手心,轻咬唇瓣,娇艳欲滴,柔弱无骨的依附过去。她自诩美貌,没有男人可以放过她这样的尤物。
  她将自己的身子软软的靠在祈暄臂膀之上,温香软玉,吐气如兰:“侯爷。”
  声若出谷黄莺,抚动闻者心弦。
  祈暄的目光却落在那个端着几盘菜,跟着伙房婆子后头送菜进来的那抹单薄身影上,醉眼迷离间,有些忘记,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单薄了。
  伙房的婆子来送菜,将士们起身接菜,纷纷起来向她行礼,她脸上带着笑容,竟比那三月春光还要明媚,亮眼。穿着一身普通民妇的靛青色窄袖袄裙,身上没有任何配饰,她自到了边关,就将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都变卖充作了军饷,就连束发用的簪子都只是随手木头削成的。然而这并不能影响她的清雅秀丽。
  她就是那样一个,无需任何装饰,依旧能像水墨山水画般秀美的女人。
  那是他的妻,是那个被他辜负伤害了,却始终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青竹青竹,这个名字曾经让他以为是蛮横跋扈,心机深沉、嫉妒成性的,一再拒绝逃避,做了很多错事,给她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直到五年前,他被贬关外,那时候,他才真正看清了身边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奉承尊敬之人的真正嘴脸,尝尽了人生冷暖。
  只有她,只有这个曾经被他嫌弃到泥里的妻子,一路随行,助他东山再起,屡获奇功。
  回想多年,他太对不起她了。很早就想和她道歉,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因为自知伤害太深,难以抚平。
  最后一盘菜是送到他案上的,将菜放下以后,顾青竹伸手去收他面前的一只空盘子,谁知手刚伸过去,就被祈暄给迫不及待的握住了。
  顾青竹讶然抬头,祈暄自觉唐突,低头闪避了一道她递来的目光,含糊不清的说了句:
  “这活儿,怎么要你动手?”
  顾青竹将自己的手抽回,拿起那只空盘,对他笑答:“伙房里人手不够,医所里的事都忙完了,反正闲着。”
  祈暄发现自己不太敢看顾青竹的眼睛,闻言只点了点头,许是喝多了,看起来蔫儿蔫儿的。
  顾青竹收了盘子就要走,却被祈暄拉住了,抓着她手腕的掌心开始发热,俊目微抬,对上了她那双仿佛会勾人说话的眼睛,她这双眼睛生的非常好,黑白分明,明亮清澈,自己的影子倒挂在她的眼珠里。
  一手拉着她,一手拿起酒壶,将杯子里的酒斟满,送到她面前:
  “今日大喜,陪我喝一杯。”
  顾青竹有些意外,目光在祈暄和酒杯之间回转两下,然后才扬起笑容,眼角有了两根细纹,但看在祈暄眼中,却是别样的风情,目光落在她那略微苍白,却轮廓极好的丰润唇瓣上,他还记得,她的唇瓣尝起来特别软,洁白的贝齿后面,藏着一抹丁香,顾青竹的牙齿生的非常好,笑起来格外的可爱漂亮。
  喉头忍不住上下浮动,身子某处似乎也在发热,将酒杯送到她唇边,顾青竹的头不着痕迹往后缩了缩,接过了酒杯,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放在了桌上,依旧笑着:
  “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酒。”
  再次起身要走,然祈暄就是不放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仿佛只要她不喝,他就绝不放她走的架势,一双俊目因为醉酒而变得有些溼潤,眼睛里满是血丝,可见这段时间打梁国有多累,祈暄的五官十分俊逸,曾经是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模样有多出色,无需赘言。
  曾几何时,自己也曾被他这张脸迷的失了心魂。做出了很多可笑的事情。
  顾青竹无奈一叹:
  “侯爷醉了。”
  再次将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撸下,暗自后悔为什么要来给他们送菜,凭白让他又轻视了一番自己,把她当陪酒舞姬似的对待着。
  谁知一只手给撸走,又来了一只,这只手揽过顾青竹的肩膀,祈暄强硬的拉着顾青竹,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再次举起酒杯,用低若蚊蝇的声音哄着:
  “就一杯。”
  他想看她喝酒,想看她用自己的杯子喝酒,想看她的唇瓣在自己面前张开,太想尝一尝她的味道了,太想太想了。
  顾青竹不愿再与他纠缠,显然今天晚上是喝多了,平日里都对自己避如蛇蝎,若是五六年前,祈暄愿意这样哄着她喝酒,顾青竹就是喝破了肝,也会奉陪,然而现在却提不起丝毫兴趣,只希望他可以停止作弄自己。
  迅疾在他的手腕的阳谷穴上拍了一下,酥|麻的感觉让祈暄忍不住松开了力道,她趁机出了他的怀抱,将一旁的舞姬推到他的怀里,轻声吩咐了声:
  “伺候好侯爷。”
  说完,拿起一旁的盘子就转身走了。_思_兔_網_文_檔_下_載_與_在_線_閱_讀_
  小婵被推到祈暄怀中,将计就计,软软的靠着不走了,拿起先前祈暄让顾青竹喝酒的杯子,娇柔妖媚的说了句:
  “侯爷,还是奴家陪你喝吧。”
  说完,就要饮下那杯酒,被祈暄按下,夺回酒杯,一口饮下,将酒杯重重的搁置在桌,又把靠在怀中的温香软玉推开,小婵被摔在地上,有些发懵。
  只见祈暄猛地从主帅席位上站起,因为起的太急,身子还有些摇晃,左锋营的张达立刻上前搀扶,也被祈暄给推开,脚步虚浮的走向那个已经从边上走到营帐中段的身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祈暄从身后将顾青竹扛上了肩膀,在顾青竹的惊叫和营中所有弟兄的起哄声中,祈暄把人直接扛到了自己的主帅营帐里,抛在他的床铺之上,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顾青竹卯足了劲儿挣扎:“侯爷,你干什么。侯爷……让开!不要啊。”
  祈暄觉得自己仿佛快要爆炸了,身子都激动的在发抖,紧紧将她搂抱在怀,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急促的呢喃:
  “青竹,我欠你一个洞房,今夜补上好不好?我知道错了,咱们重新开始,青竹,青竹。”
  顾青竹不住反抗,可她哪里是祈暄的对手,很快就受到压制,他近乎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乃至敞开衣襟的胸口之上,顾青竹呜咽着推拒,眼眶噙满了泪水。
  顾青竹渐渐的放弃抵抗,祈暄心上一喜,以为她终于肯接受自己,动作更加卖力起来。
  顾青竹越过祈暄的肩头,看见一道身影飞快的扑了过来,她几乎想都没想,对着祈暄的肩膀就是奋力一推,然后整个人扑入了祈暄的怀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的祈暄,顺势躺下,让她翻身到自己身上。
  可心愿达成的喜悦还没有维持片刻,顾青竹胸`前刺出一道染血的寒光,一把锋利的剑从她后背刺穿,一腔热血喷洒在了祈暄的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嗯。又开了。
怎么说呢,宠文那么多,形式也很多,我就换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宠法吧。
开文发红包,我一个冷文作者,也没那么多读者。这章就全发吧。
特别提醒:要登录哦(不登录,红包没法发的)。还有分最好是正的,字数多一点更好。233333333(你们懂的。)
夏天要到了,让我们躁动起来!!biubiu,发射!

☆、第2章

  第2章
  顾青竹从睡梦中惊醒,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喘熄不已,一只手捂在心口,想起被一剑刺穿时的冰冷撕裂,冷汗涔涔。
  红渠睡在地铺上,听见动静,连衣裳都没披就起身点燃了屋里的蜡烛,举着烛台来到顾青竹床前。
  “姑娘又做噩梦了吗?”红渠问。
  自从前几日被发狂的马踢了一脚以后,姑娘有好些天没安稳过,跟丢了魂儿似的。
  顾青竹目光空洞,捂着胸口,仿佛没有听见红渠的声音一般,失魂落魄的样子吓坏了红渠,放下烛台,坐在顾青竹身旁,给她披上外衫在肩膀上,又轻唤一声:“姑娘?”
  李嬷嬷推门而入,披着衣裳,一手拢着手里的烛火,她是顾青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