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猎户的娇妻》作者:寒小期

更新:2017-08-13  大小:87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猎户的娇妻
作者:寒小期

金牌推荐VIP2017-08-12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789292   总书评数:2039 当前被收藏数:6849 文章积分:82,218,392
文案

俞满娘十五岁这年被她爹娘卖给了山里的猎户,做了猎户的娇妻。

内容标签: 乡村爱情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满娘、展易 ┃ 配角:俞承嗣、俞母等 ┃ 其它:种田

第1章

第001章

展易往灶孔里添了两根柴火,一面熬药,一面用小火慢炖着方才猎来的肥山鸡,心道可要好生给媳妇儿补补身子。

媳妇儿是新鲜买回来的,上河村俞家大妞,名唤满娘,年十五,颜色颇好。

村里姑娘家成亲早,多半在十二三岁就定下了亲事,一旦及笄立马出嫁,好叫娘家既省了米粮又得了聘礼,端的是一举两得。

不过这俞家却与村里旁的人家不同,他们家还真不稀罕那点子米粮,更不在意两三贯钱的聘礼。之所以留着满娘不曾配人,却是另有缘由。

俞家祖上薄有资产,还有一门家传的篾匠手艺,算得上是村里的殷实人家。俞父在兄弟里面行二,轮不到他继承祖产,好在他争气,篾匠手艺比哪个兄弟都精湛,连他老父都甘拜下风,年纪轻轻就很是攒了些钱,盖房买地,娶妻生子。

及至今日,俞家已有大屋五间,屋前大院里挖了口水井,盖了一排牲口棚,里头养了一头牛六只猪,还有一窝十来只肥母鸡。田产自然也没少置办,水田五亩、旱地十亩,或是自家种或是赁出去,每年都能收成不少粮食。又特地多留了一亩,种了各色蔬菜,好叫自家饭桌上添点儿色。

相较于村里多半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俞家的日子已经算是很殷实了。旁的不说,单就是田里的出产,撇开自家嚼用,一年下来少说也能得个二三十贯钱。

也因此,俞家成了上河村数得上号的富户。

手头上有了余钱,粮仓里也堆满了粮食,自然就难免会想到旁的事儿。

俞父本人倒还成,他自认为前半辈子也算是成功了,凭自己的能耐置办下了这般厚的家业,也拉扯大了三儿两女,自问没啥遗憾了,可俞母却是另有小心思。

却说俞父三兄弟,老大便也罢了,家传手艺学得不精,只能守着祖屋祖产囫囵度日。可老三却是个本事人,早些年就当了走街串巷的货郎,辛苦归辛苦,钱也没少挣,后来更是一气将买卖做到了镇上,及至最后在府城置办了铺子,还娶上了城里媳妇儿。

按理说自家的日子都过得不错,也没啥好遗憾的,偏俞母始终嫉恨着老三那个城里媳妇儿,哪怕这些年来,自家跟老三家的渐渐断了来往,可最初受的那些气却叫她始终难以释怀。

其实说白了真没什么,甚至连妯娌间的矛盾都称不上,人家城里弟妹压根就瞧不上村里的嫂子,哪知大嫂没放在心上,倒是叫身为二嫂的俞母一直记在了如今。

这不,头些年,俞母就撺掇自家男人将儿子送去念书,她本想仨儿子都走科举之途,可俞家至多不过是殷实农家,余钱是有几个,又哪里供得起三个读书人?

到了最后,念书的也不过是最为年长的老大承嗣一人。老二和老三则留在家中,一面学习家传的篾匠手艺,一面跟着俞父下地劳作。

至于俞家那俩闺女,姐姐满娘出生在小满当天,妹妹秋娘则是立秋后两日生的。

俞父虽在仨儿子名讳上下了大工夫,皆是花钱请村里老秀才帮着起的,可等轮到俩闺女时,只随意起了个顺口的,横竖只是在家里头唤的,不打紧。

虽说在名讳上头显得随意了些,不过姐俩的日子倒是过得不错,起码比村里多半人都强。

素日里,姐俩除了帮着俞母一道儿做些家务活儿外,也就是结伴做些绣活儿,顿顿都能吃饱不说,逢年过节还能吃上几口肉,得一块花布做新衣裳。

托家里伙食好的福,俞家姐俩模样都极好,五官精致,皮肤白得好似白面馒头。尤其是满娘,她长得快,明明刚及笄不久,就已经是一副完全长开了的模样。胸贼大,腰贼细,屁股圆润,还有一双丹凤眼。

俞父俞母原想着,等今年老大承嗣考上了秀才,立马给他说门好亲。余下的老二老三也不用愁,俞家有钱有粮,还有傍身的手艺,不愁娶不到好媳妇儿。

至于闺女,早两三年就有人耐不住性子仔细打听了,俞母心里得意,只盼着儿子们的亲事早些成了,好给自家闺女挑个好人家嫁了,横竖姑娘家只要生得好,便是晚个一两年也不耽搁事儿。

计划倒是周详,却赶不上变化快。

月初那会儿,俞母去镇上给在私塾念书的大儿俞承嗣送这个月的花用时,得了儿子的叮嘱,让她赶紧想法子弄头鹿来,好叫他拿去给随礼。

鹿可不是好弄的,再说一头鹿起码也有一二百斤,少说也值当个二十来贯钱。俞母想起往年随节礼年礼不过一二贯钱,冷不丁的要花销这般多的钱,纵是疼大儿,也难免有些不解。

“非要鹿?花上个几贯钱买点儿旁的不成吗?”

俞承嗣只得耐着性子好生同俞母仔细分说,却是他先生有一好友在府学当先生,过几日要来镇上替好友过寿,他打听了许久方知那位喜食鹿,若他能将鹿献上,必能讨好了那位,转而入府学念书。

见俞母还在犹豫,俞承嗣急道:“阿娘,那可是府学,府学的先生!我能不能去府学念书,单看这一遭了!”

俞母原就是个极为精明的妇人,同那些寻常农妇比起来颇有些见识,一听说事关儿子的前程,当下保证定寻了鹿来。可等她连着跑遍了上河村附近七八个村子,却是没有丝毫进展。

鹿这玩意儿本就不同于猪牛羊,哪怕今个儿要的是牛,兴许还能碰上耕不了地的老牛,偏这鹿……

可遇不可求啊!

没等俞家这边有眉目,俞承嗣又托人给家里捎了口信,说是赶紧的,先生的生辰近在眼前。俞母心知事关重大,只叫家里人赶紧停了手边的活计,专心忙这事儿。

可有时候,越是心急越办不成事儿。

眼瞅着明个儿就是正日子了,可事情却尚不曾有丝毫进展,俞母火急火燎的往镇上跑了一趟,不单揣上了家里所有的钱,还特地把年前刚打了两样首饰一并揣怀里,想着没有鹿就买点儿旁的重礼,万万不能耽误了儿子的前程。

哪知俞承嗣一口咬定只要鹿,还忍着满心的焦躁,又再度仔细分说了一遍,再三强调若能转去府学念书,今年考秀才的把握又不知多了几成。

至于送旁的重礼,则完全不在他的考量之中。读书人原就极好面子,怎可为黄白之物折腰?
⑧本⑧作⑧品⑧由⑧思⑧兔⑧網⑧提⑧供⑧下⑧載⑧與⑧在⑧線⑧閱⑧讀⑧
俞承嗣想得透彻,这礼他要送,却要送得低调,还要送到心坎上。直接拿金银去砸,这是结仇呢!

没了退路,俞母只得硬着头皮再去寻鹿。

也是俞母运道好,这才离了私塾,迎面就碰上来镇上卖猎物的展易。

却说这展家原也是村中富户,靠打猎积攒有百贯家财,有屋有田。偏展老爹早几年被吊晴白额大虫咬死,尸骨无存,展老娘悲痛欲绝,病怏怏的拖了半年也没了。展易为了给老娘看病将家里的田地卖了个干干净净,老娘走后,为了买棺材办丧事连房子也给卖了。后来,他索性搬去山上,在平素打猎时歇脚的山洞里安了家,隔段时日下来一回,卖掉猎物买盐买米。

说来,展易长得极俊,也有一身本事,靠打猎饿不着,可他连亩薄田连个遮身之所也没有,还住在山里野兽的地盘上,哪家姑娘都不肯嫁他,如今都二十三了,仍是光棍一个。

俞母连村人都瞧不上,这么个靠打猎为生的山民就更不在她眼里了,可谁叫她如今有求于人呢?想着以往听说过展易的厉害,她忙三两步上前,赔了笑脸询问能不能想法子猎到鹿,她愿出高价买下。

不过是头鹿罢了,俞母又肯出高价,展易正想答应下来,忽的忆起年前无意间见到过的俞家大妞,当下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沉默了片刻后,展易才道出了他的要求。

要鹿可以,拿你闺女来换。

一听这话,俞母当下变了脸色,可拒绝的话尚未出口,脑海里便浮现了大儿焦急的模样,又思及若是此事成了,大儿就能去府学念书,今年考秀才就更有把握了,登时便犹豫了起来。

展易说那话时并无把握,及至看到俞母面上犹豫的神情,方觉有指望,忙道他这就上山打猎,回头一手交鹿一手交人。

俞母心中犹豫更甚,略一思量,索性咬牙点头,只言明一点,若没有鹿,这事儿便不作数,且不可对外宣扬。

闻言,展易心中大喜,也顾不上卖猎物了,将手里的猎物塞给俞母,转身疾疾离去。

对于村里人来说,猎鹿那就是天方夜谭,这不单是因为鹿的速度极快且容易受惊,更是因为鹿在极深的深山老林里。

上河村就在小青山的山脚下,村里人偶尔也会上山,可多半只是捡柴砍柴,再不然就是采些蘑菇野果之类的,做这些事儿根本不用深入,只在小青山外围便可。而若想猎到鹿,则要往里头走上许久许久,翻过两个山头,到达大青山,再绕过人迹罕至的山林,避开狼群和熊瞎子的地盘,才能侥幸看到零星几头鹿在林中飞跃。

不熟悉山里情况的人,别说找到地头了,只怕进去了就出不来,直接得叫山中野兽食尽血肉。

展易却是不怕,费了大半天的工夫,直到下半晌,他终于扛着一头尚在喘熄的鹿到了村里俞家。

活生生的鹿,身上被戳了个口子,血倒是止住了,却一直在不停的挣扎,好在四肢被麻绳捆了个结实,再拼命挣扎也无用。

鹿身百宝,鹿角鹿血鹿肉鹿骨鹿尾鹿鞭……通通都是宝。搁在素日里,一头壮年的公鹿,若是仔细拆分售卖,起码也能得个三十贯钱。

这年头,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不过七八贯钱就能拿下,单从这一点来看,展易这买卖是亏了的。可他不在乎,在见过俞家大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