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如意佳婿》作者:清越流歌

更新:2017-08-13  大小:145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如意佳婿
作者:清越流歌
金牌推荐VIP2017-08-10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1628551   总书评数:3666 当前被收藏数:9729 文章积分:172,588,640
文案

穿越到被饿死的小可怜身上,亲爹死了,亲娘靠不住,好在有个会念书的哥哥,勉强算半条大腿。
只是没想到亲哥一路凯旋高歌,突破重重科举,毫无准备的她于是从农家小可怜,摇身变成了官家千金,再附赠一个男神级的未婚夫。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虽然不是正午,但盛夏时节,过了上午九点十点,阳光照在身上一片燥热。
刘青脸朝黄土背朝天,脖颈处被太阳暴晒,只觉得一阵火辣辣,还有些发痒,但刘青只能忍着。拔草的时候手上沾满了泥土,要是弄到脖子上衣服里,她等下又要洗澡。
即便大热天的她愿意用冷水冲凉,不费什么柴火,但天天洗澡,还是要被骂的。
只是刘青拥有一颗劳动人民坚韧不拔的心,奈何硬件跟不上。
这个身子刚刚大病初愈,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面黄肌瘦,身体素质也堪比林黛玉,平时多走几步就够呛了,今儿从早上起就忙活到现在,确实到极限了。
更何况刘青大早上才喝了一碗堪比米汤的稀粥,这会儿肚子里早唱起了空城计,饿得头晕眼花,又被晒得眼冒金星,刘青决定坐下休息一会儿。
这是刘家后院的菜园子,穿过菜园子就是屋子了,屋檐下有阴凉处。刘青可不敢去屋檐下躲凉,要是被回来做饭的奶奶瞧见了,肯定要骂她一两个小时还不带喘气的,午饭也别想吃了。
刘奶奶蒋氏是整个刘家女人和孩子中的权威,原身本就是最不受刘奶奶待见的孙女,平日里非打即骂,刘青才顶了人家的壳子,连原身的脾性都还没摸透,对刘家和刘家的人更是一知半解,哪里还敢硬气。
是的,刘青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在第一天去公司报道实习的路上发生车祸,只记得公交车整个倒翻过来,她的脑袋重重撞在座椅上,眼前一黑,就没有知觉了。
再醒过来,已是人间身外客。
原身的大名,刘青还不知道,大伙儿只二丫二丫的喊她,好像是她在这个家里的女孩当中排行第二。不过这户人家也跟她一样姓刘,大概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
刘青刚醒过来的那几天浑浑噩噩的,躺在硬邦邦的床上不理俗事。
本来也是,一个刚走出校园、准备实习的姑娘,忽然遇到这样的事,任谁都无法接受。
原身的娘,姑且叫她李氏吧,那些日子除了李氏干完农活回来伺候刘青,给她端茶倒水,刘家也没人来屋里看刘青,所以也没注意到刘青的异常。
当然就算注意到了,甚至他们真认为刘青得了失心疯,也只会不了了之,请巫婆还要花钱呢。
这年头攒点铜板都不容易,她要是被蒋氏当成心头肉的小孙子,或者任意一个男丁,那都有戏。作为经常被蒋氏指着鼻子骂的赔钱货,刘青躺在床上不干活,还能吃得上饭,就很不错了。
即便这样,那几日刘青躺在床上,都能听得到四五十岁的老太太,中气十足的站在院子里指桑骂槐,大嗓门毫无障碍的传到她耳朵里。
骂的人自然是她。
刘青当时是无所谓的。她的家境不说让她养尊处优,至少也是衣食无忧的长大,骤然穿到这么个鬼地方,屋子里乌漆抹黑的,床也感觉又脏又硬,李氏每日忍着婆婆的叫骂声,三餐不断的给她端吃食进屋,可那些吃的都是什么鬼?
还真不如不吃。
刘青恨不得死了算了。
可是李氏什么都不会说,只是整夜整夜的抱着她抹眼泪,求她好过来,不能对不起她死去的爹云云。
李氏虽然只是平凡无奇的农妇,面容因为操劳而憔悴苍老,可那双眼睛是真的楚楚可怜,被她那么看着,饶是刘青心硬如铁,也忍不住动容了。
不过让刘青接受现实的导火线还是蒋氏。
刘青躺在床上白吃白喝这么多天,蒋氏再也不能忍了,破门而入,一面破口大骂,一面伸手要把刘青从床上扯起来。
在婆婆跟前自来唯唯诺诺惯了的李氏硬气了一回,冲上前挡住了蒋氏的怒火,蒋氏自然转而把火气都发到李氏身上。
李氏跪在地上苦苦求了蒋氏许久,蒋氏总算暂且饶过了刘青,偃旗息鼓离去。
见到这一幕的刘青,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撼了,对李氏也多了一丝愧疚和难过。
其实也能够想象,李氏丈夫早逝,儿子远在县里,一年难得回来几趟,跟着她身边的女儿二丫,恐怕就是唯一的寄托了。
要是这个女儿也早逝,还不知李氏会崩溃成什么样。
刘青不怕死,可能好好活着,总比一死百了好。更何况她占了原身的身子,不替原身活出个样子来,照顾原身的亲人,也太说不过去。
从这以后,刘青才真正接受现实,一边努力适应这儿艰苦的生活,修养身子,一边也拐着弯向李氏打探着刘家的事。
只是蒋氏不给她缓冲期,见刘青精神头好了,便马不停蹄的赶她下床干活。
别看刘青这小身板养得不好,走三步踹口气的样子,要干得活还不少。屋里屋外不说,屋后的菜园子也归她管。
最近几块地都要除草,刘青不会用锄头,蒋氏也不敢让她用工具,怕一不小心把菜铲坏了,只能靠双手一点一点的拔草,每晚上回到屋子,双手都一阵火辣辣。
可能原身平常也干惯了这些,手上起了老茧子,手除了疼一阵,倒也没受伤,歇养一晚上,第二日照样干活。
刘青被迫过上了这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夜间回到屋子,倒床上就睡得不省人事了,倒也没时间伤春悲秋,她现在只想努力刷蒋氏的好感度。
虽然刘大爷才是大家长,可刘大爷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亲孙女都快病死了也没见他进屋看一眼,只要家里没出大事,那都随蒋氏高兴,她们想要过好一点,自然得抱蒋氏的大腿。
刘青的堂姐大丫,是孙女中最被蒋氏喜欢的,所以这阵子刘家的姑娘们,要么随大部队下地,要么在家里忙完前后再管菜园子锄草。
唯独大丫只需要跟着蒋氏洗菜做饭,忙完就躲在屋子里做做针线。蒋氏给的理由是孙女年纪到了该说婆家,得捂白一点,再练练手上活计,也好说上个靠谱的人家。
可实际上大丫也就比原身大一岁不到,刘青这会儿还得顶着原身病弱的身体,去菜园子拔草呢。
刘青倒也没奢望蒋氏能对她像对大丫一样,她想刷蒋氏的好感度,主要还是希望让李氏过得好一点。她以前就听过婆媳关系难相处,可蒋氏对李氏的态度,却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偏李氏也包子的可以,除了在刘青不退半步,蒋氏怎么苛责她自己,都毫无怨言——尽管李氏为的是她女儿二丫,可现在接受李氏好意的人是刘青,她也只能努力多分担些家务,让蒋氏对李氏的不满能减少些。┆┆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只是理想很美好。刘青到底没下过地,手脚不麻利,身体也太弱了一些,刘青不可能活活让自己累死,受不住了就停下来歇一歇。
于是她努力的成果,让蒋氏很不满意。
也因此,蒋氏这几日仍然对刘青和李氏没有好脸色,指桑骂槐的谴责刘青偷懒,当然这是因为她没有抓到刘青偷懒的证据,不然的话就直接破口大骂,顺便惩罚刘青不许吃饭了。
不过这么多天一直很小心,没让蒋氏找到把柄的刘青,今天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蒋氏的身影从篱笆外一闪而过,等她起身准备继续工作的时候,蒋氏正站在菜园子外面,横眉竖眼的瞪着刘青,张口大骂道:“我就说你个小蹄子不省心,这么几块地还没干完,整天就会偷懒,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蒋氏说着,推开竹子扎的院门,大步流星向刘青走过来,气势汹汹的样子,仍在骂道:“不学好的,净学了你那个倒霉催的娘,吃那么多,干这点活还偷懒,看我不把你这根懒筋整治过来!”
“奶。”刘青抿了抿微微发白的唇,解释道,“我没有偷懒,只是方才蹲太久头晕眼花,坐下来缓……”
蒋氏根本不听刘青的解释,捡起地上的干柴就要往刘青身上招呼:“还敢骗我?就你金贵,这点活都干不了!”
刘青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下意识往旁边一闪,蒋氏的动作落空,面上更是浮起一沉怒意,伸出空出的手就要揪住刘青的手臂,不让她动。
一边抓,蒋氏嘴上一边发狠:“反了天了,你还敢动,我让你动!”
刘青再怎么不愿意,也知道今天这顿打逃不过了,索性乖乖站着不动,眼睛里已经蓄起了泪,能屈能伸的她已经想好了怎么求轻发落。
只是蒋氏的手到底没落下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让蒋氏止了动作,转过头,满脸惊喜的看着来人。
“延宁,你咋回来了?”
刘青下意识随蒋氏的视线看过去,只见篱笆门口,青衫布衣的少年长身玉立,清俊的脸上浮着浅浅笑意。
殊不知看到自家妹妹脸色苍白、眼底含泪的瞧着自己,刘延宁心里却是微微一痛。

  ☆、第二章

李氏有个大儿子,刘青是知道的,有时候刘青在屋里听到蒋氏骂李氏骂得过分了,不管家务事的刘大爷就会出来说:“再不济她也是延宁他娘,老婆子别太过了。”
上一秒还趾高气昂,好像谁也挡不住她好好教训儿媳妇的蒋氏,听到这话,瞬间就收了怒火,恶声恶气的让李氏滚一边别碍眼,嘴里还嘟囔着“要不是延宁”如何如何的。
刘青猜原身这个大哥应该很受刘大爷和蒋氏的喜爱,不在家都能成为李氏的护身符。
想想也是,原身的爹是长子,在这个以长为尊的时代,刘延宁作为长孙,就算爹死了,也不能减少刘大爷夫妻对长孙的看重。
更何况刘延宁还是读书人,一家子吃糠咽菜供出来的读书人,整个老刘家,都指着刘延宁跳出农门,出人头地,为刘家光耀门楣。
不肖说都知道,刘延宁的地位在刘家非常不一般。
只是刘青也没指望着这个没见面的“亲哥”,能给自己一些庇护——刘延宁要是有心,原身也不至于混到被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