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朕亦甚想你》作者:初云之初

更新:2017-08-13  大小:102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朕亦甚想你
作者:初云之初
金牌推荐高积分VIP2017-08-12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2041538   总书评数:9506 当前被收藏数:24738 文章积分:311,024,224

文案

见她的第一眼,朕便知——她合该是朕的女人。

朕想娶她。

想叫她做朕的女人。

朕还觉得,除去朕以外,世间所有欺负她的人,都该死。

#只见她一眼,便觉,已是山长水远。#

#皇帝叔叔与美貌小姑娘的爱情故事,1v1,花式宠爱记#

#生活已经够苦了,文里面就甜甜蜜蜜撒撒小糖,无撕逼无虐恋,不好吗?︿( ̄︶ ̄)︿#

扫雷:
1、背景架空,男主强大,女主软妹。
女主穿越前非特工/杀手/学霸/强人,想要她大杀四方的请自觉退避,蟹蟹

2、跌宕起伏很少,温情脉脉为主,情节发展慢,且无限度黏黏糊糊~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漓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半色

那个姑娘的眼底,有一片缥缈不定的云。

就像是春日的雨,夏日的风一般难寻踪迹,却无端叫人心痒痒的,被猫的爪子挠了一样,又酥又痒。

似乎……只有将她抱到怀里去亲一亲,抱一抱,才能稍稍缓解一二。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这样想。

正是四月时分,桃花在枝头开的灼灼,微风轻柔拂过,像是丝绸的柔,溪水的清,带起了树下落英无数,一眼看过去,竟似是在梦中。

每到这个时候,西山的这片桃花便是金陵最美的景致,桃色的绯然陪伴了清溪潺潺,晴朗的天空点缀了素白的云彩,缥缈之间,宛如仙境。

这片桃林并非俗种,而是前朝名士隐居于此时自南方寻得的异种,虽终生不结果,花朵却昳丽非常,与寻常桃花的粉色不同,其边缘却是呈现出通透碧色,倒有几分寒梅之风。

便是那香气,也是并非寻常桃花的浅淡,反倒是冬梅的清寒香气,极为不俗。

有了这般缘故,每逢三四月时分,金陵前来赏花之人便是络绎不绝。

他过去的时候,便见有人早早的清出了一片地方,边上还有侍女候着,不需多想,便知是哪家的姑娘来赏花,所以这才叫人跟着的。

站在高处的凉亭里,他漫不经心往那边看了一眼,却不想,只一眼,便将自己的魂儿丢在了她身上,怎么也唤不回来。

那姑娘身量纤纤,站在那株桃花下,只隐约露出了半张脸,却是美的惊人。

大概是听说此处桃花生有奇香,正略微侧脸去嗅,他在不远处见着,只觉满树灼华,却并不及她眉眼半分姝丽,竟不自觉的怔住了。

他扶住栏杆的手指微微收紧一下,顿了一顿,又松开了。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原来,并不是一句虚言。

他忽的一笑,转过身去问身后的侍从:“——她生的美不美?”

侍从跟随他多年,深知他性情,又见他方才情状,心中便有所明了,不敢出言放肆,只是恭敬的低头道:“这样神仙似的人物,哪里是奴才能出言品评的?您说笑了。”

“你倒奸猾,”他也不在意,只回过身去笑微微的瞧着那姑娘,许久之后,终于道:“去查查,是哪一家的姑娘。”

略一停顿,他才继续道:“——回宫之后,给朕个分明。”

青漓正将那桃枝拉到面前,细嗅它的味道,余光却见阿娘董氏缓缓走了过来,笑吟吟的问她道:“如何,名满金陵的半色桃花,可是浪得虚名?”

此间桃花色泽与其余地方的大为不同,花瓣儿里圈儿透着粉润,外圈儿却是浅浅碧色,所以才得了半色桃花这个雅号,广为流传。

青漓轻轻松开那花枝,道:“倒是当真出众,香气也与寒梅一般无二。”

董氏抬头瞧了瞧枝头上极为繁盛的花朵,莞尔道:“沉尧居士特意请人从南边带回来的异种,又岂会泛泛,不过话说回来,也只有这般的名士,才会有这种精巧心思了。”

沉尧居士,便是前朝隐居于此的那位名士。

青漓撇撇嘴:“居士既喜欢梅花,干脆种一片梅花好了,梅花香气有了,碧色花瓣儿也有了,做什么折腾这些桃树,我倒觉得,如此一来,反倒是有些不伦不类。”

董氏斜她一眼,轻声道:“你只管看便是了,一边瞧着人家种的桃花,一边还在编排人家,你倒是有理。”

青漓哼了一声,随意的抬手去拨弄面前的那支桃花。

许是赶得巧了,一阵清风吹过,带起了枝上几片摇摇欲坠的花瓣,说巧也巧,正正好落在了青漓额上。

董氏初时吃了一惊,随即又低低的笑起来,身后的一众侍女也是忍俊不禁。

青漓面前也没镜子,自是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如何,但只看董氏情状,再思量到额上触感,便知晓她们是在笑些什么了。

她伸手将那片花瓣捉下来捏在手里,一边开口抱怨道:“阿娘怎么这样,带着别人一起笑我,究竟哪一个才是你女儿。”

董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才笑呢,若是换了别人,我可不搭理。”

她一面说着,一面自她手里接了那片花瓣,面上却浮现出几分异色:“——这便是……方才落在你额上的花瓣儿么?”

青漓低头瞧一眼,随意道:“是呀,”见董氏面色微怔,她也有点愣住了:“——怎么了?”

董氏却将她手拉过来,将那片花瓣儿重新放到了她手心儿:“你瞧瞧,这花瓣儿可有什么异常?”

青漓翻过来翻过去的瞧了几遍,却也不觉有异,不由得疑惑道:“哪有什么异常,不过是一片寻常花瓣儿嘛。”

话一说完,她便明白了几分,猛地抬起头去看自己身侧的那株桃花。

董氏温婉秀美的面容上流露出几分笑意:“此处的花都是半色,落在你面上的这一片却是全然皆粉,你说,是不是奇怪?”

青漓应了一声,语气中有惊奇:“是呀。”

董氏静静的看她一会儿,终于伸手将她略微有些凌乱的鬓发挽回耳畔,柔声道:“也有人说,能够在半色桃林中找到一片绯色桃花的人,必然是有大气运。若是男子,必定会有凌云日,若是女子……”

青漓没听过这种说头,却见董氏停住,不再说什么,禁不住催促道:“女子呢,又会怎么样?阿娘快说嘛!”

董氏微笑着将她的手合起,笑意温婉间,她道:“——是你的姻缘要到了。”

第2章 封后
@思@兔@在@線@閱@讀@
还不等天色微明,外头便下起了雨。

东边的日头还不及升起,便被一层灰蒙蒙的云覆盖住,不一会儿的功夫,整片天便尽数变成了稍显阴郁的青灰色。

四月的天气不算冷,金陵又地域偏南,空气中早早的有了闷湿味道,因着这个缘故,夜间入睡时,青漓也懒得叫人关窗,只半开着窗透气,此刻初醒,却听了满耳的雨声。

下雨之际最宜入眠,青漓也趁机小憩,在床上懒洋洋的翻个身,听着外头的雨声,没多久便合上眼入睡了。

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多久,却听一侧有人在唤她,听声音,是她的侍女玉竹。

玉竹语调轻柔,却带着几难掩饰的急迫:“姑娘,姑娘?快醒醒呀,宣旨的正使已过玄武街,转过街口儿便要入府了!”

大概是开着窗户吹了风的关系,青漓有点头疼,眉头轻轻敛起,一面揉揉自己眼睛,一面嘟囔着问道:“什么宣旨,什么正使?”

还不等玉竹说什么,便见董氏急匆匆入内,一眼瞧见青漓还躺着,不禁变了脸色,轻声斥道:“不是叫你们请姑娘起身么,怎么还睡着呢。”

青漓坐起身来,疑惑道:“怎么了阿娘,可是出什么事了吗?”

董氏目光有些复杂,眼底还有没来得及收拾好的惊讶与忧虑,见女儿如此,却也只是温柔一笑:“——也没什么,先起身,随阿娘一道出去接旨。”

宣旨的正使是大学士陈东林,副使则是左都御史南岳,二人在马背上对视一眼,久经官场的老狐狸,眼底却或多或少都有几分疑虑。

宫里面的内侍还跟在身后,倒是不好说什么,二人对视一眼,相互颔首,便算是打过招呼了。

青漓被人从被窝里带出去,梳洗打扮之后跟随董氏一道候在了正厅,在那里见到了自己的阿爹魏国公,以及二叔二婶一家人。

不知怎的,所有人似乎都是神色匆匆而来,看向她的目光或惊喜,或讶异,或歆羡,甚至于还有几分隐晦的敬畏。

敬畏?

我生的这么美,一点儿都不吓人,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许是因着初醒的缘故,她脑子里头还有点迷糊,却见正厅迎面进来了两个身着官服的男子。

青漓只认识第一个,是大学士陈东林——之前还到自己家里头喝过酒。

似是有一阵清风吹过,一阵冷雨淋头,她瞬间清醒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青漓去看自己身边的董氏。

董氏却不曾看她,眉头微锁,只是借着长袖的便利轻柔的在她手上捏了一下,带着无声的安抚。

青漓的心稍稍的安定了几分。

陈东林对着魏国公点头示意之后,便自身后内侍手里接过了一份金轴卷册,见众人恭敬的跪下`身去,便开始扬声宣读。

制曰:朕惟乾坤德合、式隆化育之功,内外治成、聿懋雍和之用。典礼于斯而备,教化所由以兴。咨尔魏国公之女,世德钟祥,崇勋启秀,柔嘉成性,宜昭女教于六宫。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其尚弘资孝养,克赞恭勤,茂本支奕叶之休,佐宗庙维馨之祀。

钦哉。

魏国公脸色肃穆持重,上前去接了旨,他眼底没见到多少高兴的影子,反倒是隐隐的有些忧虑。

陈东林怕拍他的肩,连带着胡子微颤:“好事嘛,恭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