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王府宠妾》作者:假面的盛宴

更新:2017-09-14  大小:181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王府宠妾
作者:假面的盛宴
金牌推荐超高积分VIP2017-09-11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5427154   总书评数:130442 当前被收藏数:93086 文章积分:1,922,678,016

文案

上辈子瑶娘身为晋王的宠妾,还未受到几天宠爱,便一命归了西。

重活一世,她决定保全小命,做好自己的奶娘的差事,再也不妄图攀龙附凤了。却万万没想到上辈子那个对她只做不说的冷面晋王竟然自己凑了上来。

世人都晓晋安帝有一宠妾,早在潜邸之时便荣宠有加,之后宠冠后宫。对这宠妾,民间乡野传闻众多,唯一让人众所周知的便是这妾在没进王府之前是个寡妇,据说还带了个儿子。

晋安帝内政修明,励精图治,乃是一代明君,惟独在这宠妾身上频频昏头,让世人颇多指摘。而其做的最荒唐的一件事便是,将那宠妾前头的儿子认在自己名下。

对此,晋安帝出来辟谣:“是亲生的。”

内容标签: 重生 宅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瑶娘、晋王 ┃ 配角:晋王妃、胡侧妃、苏慧娘、姚成等 ┃ 其它:甜宠、逆袭、重生、种田

==================

☆、第1章

  ==第一章==
  正值阳春三月,晋州的天却是乍暖还寒。
  前儿刚下了场雨,淅淅沥沥连着下了两天,还是不见停歇。
  天又冷了起来,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风儿一刮,寒意便顺着人衣裳缝儿往里头钻,让人不禁打一个冷颤。
  晋王前儿个就上边城去了,并不在府中。瑶娘便托人给姐姐姐夫递话,让他们把小宝抱来给自己看看。
  自打进了这晋王府,她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未见到小宝了。
  瑶娘在王府里得宠,王妃又格外给其脸面,所以瑶娘找人出去递话,多得是有人愿意去办这差事。到了日子,姐夫姚成和姐姐蕙娘坐着一辆青帷骡车,来到王府后门,而心中迫切而又焦虑的瑶娘早就在此处等着了。
  “夫人还是领着太太往府里去吧,站在这里多不像样子。”丫鬟蝶儿道。
  听了这话,瑶娘也意识到此处人来人往,说话多有不便,且她也想和小宝亲香亲香,便领着怀抱小宝的蕙娘往里去了。至于姚成,他乃外男,不适宜进内宅,自然有人热茶热饭招呼。
  一路上,瑶娘眼珠不落地盯着小宝看。
  这是她的儿子,她含辛茹苦方才诞下的儿子,却因为诸多原因不能留在自己身旁。当年她离开之时,还只是一个在襁褓中的孩子,而如今却长这么大了。
  似乎母子之间有一种天然的血脉联系,小宝起初见到瑶娘还神情陌生,可盯着这个漂亮的姨姨看着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并伸出小胖手让瑶娘抱。
  瑶娘顿时红了眼,将小宝接过来,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想哭,却又怕吓着了孩子,只能拼命忍着。
  好不容易等她平复了心情,一行人继续往里头走。
  蕙娘小心翼翼地跟在妹妹身旁,时不时忐忑地望着四周这雕梁画栋一切极尽奢华之能事的景象。甚至连这府里的丫鬟,都看起来格外高人一等,那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姚家也算是小康之家,可蕙娘却还穿不上这样的料子戴这样的首饰。
  “瑶瑶,你让我和你姐夫把小宝抱来,王爷可知道?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妨碍?”到了瑶娘住的小院,蝶儿下去了,蕙娘这才有些担心地拉着妹妹问道。
  她望着眼前出落得越发娇艳动人的妹妹。
  瑶娘今日穿了身桃红色折枝牡丹花褙子配湘妃色十二幅罗裙,梳着斜髻,其上插着一根赤金累丝嵌红宝蝶恋花的步摇。
  这步摇做得极为精致,垂下的几只小蝴蝶不动即能看到那微微颤动的蝶翼,仿佛活了似的。蝶口处镶着红宝,红宝的个头并不大,但色泽极为秾艳,让人触之心颤。
  妹妹时不时伸出纤白的玉手去扶那步摇,富丽的金配着色调极艳的红,雪肤乌发,水眸红唇,好一副美人图。
  蕙娘不是男人,见之心都化了。
  再去看这屋里的布置与摆设,蕙娘知道妹妹如今日子也是过得顶顶好的。大抵在这府里也有几分脸面,不然今儿他们也不会来到这里。
  可蕙娘知道妹妹不同其他人,乃是非完璧之身侍候王爷的。虽王爷此时并没有表现出在意的样子,可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在意,抑或是知道这事心中生了龃龉,妹妹因此遭到冷落,那可就不好了。
  瑶娘倒没考虑到这么多,她只是实在太想念小宝了。
  她没办法出府,就只能让小宝上府里来。为了这事,她提前多日就开始安排。她虽有宠,但在这府里却说不上话,一切只能看王妃的眼色。为了让王妃同意自己见见儿子,自打晋王从边城回府,她就使出浑身解数缠着他不放,多次在思懿院给胡侧妃没脸,王妃才同意了这事。
  此时听姐姐这么说,瑶娘不免有些心生忐忑。
  可转念一想,她受宠本就受得战战兢兢,若是那冷面的晋王离自己远些倒也好,也免得她朝不保夕,生怕哪日碍了王妃的眼,也被她这么对付。
  其实还有一项瑶娘没好意思去多想,那就是晋王实在是太强壮了,也可能是在边城素久了,回来后就格外得贪。一回府就抓着她没白天没黑夜的胡天胡地,而她得宠之说也是由此传出。
  实际上晋王找她除了做那事,根本没跟她说过几句话。
  瑶娘本就是小家碧玉出身,爹是个秀才,倒也识得几个字,比寻常女子多懂一些道理,知道晋王这般表现其实就是将她当做个玩意儿看。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从她入了这晋王府,就万般事情皆不由己。
  不过这一切她肯定不会告诉姐姐的,怕惹来她的担忧,只能笑着对她道不妨事。
  可真的不妨事吗?
  蕙娘口里不说,心里却沉甸甸的,总觉得妹妹还是没改以前的烂漫天真。
  这边蕙娘胡思乱想着,那边瑶娘则抱起小宝逗了起来。
  一岁多的小娃儿,正是好玩的时候,说话奶声奶气的,光听着这奶音就足以让人心都化了。
  这时,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说王妃召瑶娘过去说话,把小宝也带着。
  姐妹二人面面相觑,瑶娘按下心中的不安,抱着小宝并拉起姐姐便出了房门。路上为了安抚忐忑的蕙娘,还安慰她说王妃是个和善人。
  王妃也确实是个和善人,虽样子看起来清冷了些,但待小宝和蕙娘十分另眼相看。
  不光赏了蕙娘一个金镯子,还赏了小宝一个赤金镶宝的项圈。大抵也是为了给瑶娘长脸,王妃还亲自将金项圈给小宝戴了上。
  自此,瑶娘一扫心中不安,而是全然变成了感激涕零。//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她想得很多,想小宝既然能得王妃喜欢,以后自己见儿子是不是更容易了?当然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为此她甚至联想到等晋王从边城回来,她用何种手段将他留在自己房里。
  记得他十分喜欢在书房里,她碍于羞涩总是推拒,还曾招来他的不悦,连着多日未来找她。而那几日王妃待她也是一副冷脸,直到晋王又来找她,才算对她有了几分好脸色。
  不然,就试试这个?
  王妃并未久留瑶娘她们,说让她们姐妹多在一起处处说说话,就让她们退下了。
  到了中午,王妃赏了菜,姐妹二人连同小宝心情十分愉快地用了顿饭。
  时候还早,瑶娘屏退了蝶儿,和蕙娘坐在临窗下的大炕上说话,一面哄着小宝睡觉。
  小宝靠在娘的怀抱里,睡得格外得香甜。
  “你跟姐说说,不是说好的来王府做奶娘,怎么就成侍候王爷了?王爷待你好不好?”大抵也是王妃的和善让蕙娘褪去了心中的不安,所以也敢和妹妹说些这种私密话。
  瑶娘起先还想着怎么跟姐姐解释,又听到了那句‘好不好’,顿时红了脸。
  这好不好到底什么才算是好的?让外人来看,有宠就是好,所以他算是对她还好吧?
  见到妹妹这样,蕙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有些感叹地叹了口气,道:“既然王爷待你好,你就用心服侍他,也不怕以后没了着落。小宝你别操心,有我和你姐夫看着,怎么也不会亏待了这孩子。”
  一听这话,瑶娘不禁垂首看了怀里的小宝一眼,有些不舍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
  “姐……”
  “你也算是终于有了盼头了,姐也不用成天一想着你就揪心不已。你要放聪明些,该争的争,不该争的可千万别争……王妃待你好,你就老实听话,人家是大妇,你是做小,可万万不当动那不该有的心思……”
  其实蕙娘也不懂这种王府大宅里的处世之道,她只能尽量把自己懂得一些道理告诉妹妹,而瑶娘也就认真地听着,一面听一面点头。
  而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
  蝶儿从外面走进来,“夫人,时候已经不早了。”
  瑶娘顿时感觉到心里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想拉住姐姐小宝不让他们走,面上却是强笑着站起身去卧房里收捡东西。进了房,她又偷偷抹了会儿眼泪,才拭干脸抱着一包东西走出来。
  这里面有她这几个月给小宝做的衣裳,里里外外好几身,全是王妃赏她的好料子,还有做给姐姐姐夫做的衣裳。另还有些银两,却是她攒了好几个月的月钱,算是小宝寄养在姐姐家中给的伙食钱。
  她依依不舍地将蕙娘和小宝送到后门。小宝这会儿已经醒了,有些疑惑地看着大人们,蕙娘叹了口气,安慰妹妹让她别难过,等以后她瞅着机会再带小宝来探望她就是。
  姚成已经在骡车上等着了,蕙娘抱着小宝上了车。
  瑶娘没敢去看这副画面,背过身去垂头咬着下唇,心里下定决心要讨好王妃,以后多接小宝和姐姐来府里。
  这么想着,心里的那股难受感总算淡了些,她才带着蝶儿又回了小院。
  为了今天,她连着忙碌多日,每次晋王走后,她就要休息多日才能缓过来。这两日为了接小宝来见面,却是连休息都顾不上。这会儿人走了,心里那股气儿也泄了,顿时觉得困乏极了。
  “蝶儿,晚膳别叫我,我想睡一会儿。”她一面交代,一面就进了卧房。
  蝶儿在她身后,有些妒忌地看着对方那如迎风摆柳的婀娜背影,在心里骂了句狐媚子。
  整个晋王府谁不知道这瑶夫人就是靠狐媚子手段上了位,成日恬不知耻地硬拉着王爷来她房里。蝶儿在瑶娘身边服侍,免不得会撞见各种不宜见人的场面,想着那日她隔着帐子,见里面有个曼妙的影子伏在那上面起伏不停,她忍不住红了脸的同时,又在心里呸了一口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