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农家内掌柜/七零小娇妻》作者:秋味

lee126 上傳於:2017-09-17  大小:473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重生

华珺瑶虚弱地睁开眼睛,此时的她已到了弥留之际,不用医生宣判她也知道自己不行了。所以躺在曼哈顿的豪宅,自己的房间里。
自己收养的四个孩子都守在她的身边,满脸的担心,一个个的眼眶里泛着泪花。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什么哭?”华珺瑶沙哑着声音困难地说道,“我还等着你们结婚,给我抱孙子呢?”
“妈!”四个大男人闻言顿时更加的悲伤,想起与老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严厉却不失温馨。如果不是她救他们与苦难水火之中,让他们享受到了家的温暖,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也许是街上的小混混、瘾君子、城市里的无业游民,进了号子的犯人……想起这些就更是觉得难过,泪如雨下。
华珺瑶想跟他们说,不用伤心难过,人终有一死,五十多了,这辈子跌宕起伏也值了,被伤病折磨了这么久,死了好,死了就解脱了。
可是脑中明明很清醒,可就想说就是说不出来。
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有精神多了,想来这应该就是回光返照吧!
仿佛看到了,爹、娘,来接她了,来接她这个不孝女了吗?
仿佛看到了大哥、二哥来看她了。
华珺瑶眼睛模糊了,有些久远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仿佛看到了梨树沟那潺潺流水,村口的石桥和过街楼,村后那连绵的青山。
还有那梦中都不曾忘记的如白雪一般的梨花,雪一样浮着,扑面而来,弥漫四野……
接着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早春三月正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季节,天阴沉沉的,风呼啸的吹过,像是九幽深处的怒吼。这年立春后却依然特别的冷,冷得让人战栗。
一颗颗雪粒子说下就下,扑簌扑簌地敲打着地面和树枝上,一落地,马上融化了。
如此天气,梨树沟的人们都猫在家里,男人们则围在大队的祠堂里唠嗑、修理手上的农具,有道是:一年之计在于春,早春赶农时,得有趁手的农具不是吗?
女人们拿了针线箩,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家的炕上起闲话做针线。
这样既能唠嗑,轮着来,还省了柴火。
整个村子宁静,安详,等待着这场雪过去,正式开始春耕、春种!
村口的过街楼下,此时却吵吵嚷嚷的,打破了村子的静谧。
青石路面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唇色惨白,静静躺在那里,脖子上清晰的显着一道红色的很深的勒痕,过道上面飘着麻绳,阴森森的,胸口感觉不到一丝起伏,完全是一具尸体的模样了。
围观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脸色都发青了,看样子救不活了。”
“真是造孽哟!”
“这是华老实家的瑶瑶吧!这订婚喜酒都喝了,日子都订好了,听说年前这女婿放寒假回来结婚的,这年都过了,没有一丁点儿消息,看样子不回来了。”
“肯定回不来了,不然怎么想不开啊!”
“真不知道华老实怎么想的,多难得的工农兵大学指标不给自己的女儿,居然给知青女婿,这下子竹篮打水一场空。”
“什么呀?你们不知道,这指标是瑶瑶的,那丫头私下给了他对象也就是那个知青填上去的。等老实知道了,脸都气绿了。”
“脑袋被驴给踢了吧!这知青牺牲这么大回城了还能回来娶她这个柴火妞。”
“过河拆桥,男人真不是东西。”
“真是不听人劝,吃亏在眼前啊!”
“好好的上大学指标给人家,真是谁让人家的长的俊呢?老话怎么说的:姐爱俏!”
“这要是老实和老实家的看见可怎么活哟!手心儿里捧着养了这么大的姑娘,说没就没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
围在旁边的三五人中有摇头,惋惜,怒其不争,即便幸灾乐祸的,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唉……
“这解放军同志一直按压她的胸部,什么个意思?”
“不知道男女要避嫌的吗?”
“人家是救人,没看见隔着厚厚的棉袄呢?人家的思想才没有你们那么龌龊呢!”
“这样就能救人?”
“当年瑶瑶的哥哥,松年不就是这样把溺水的孩子给救活的。”
朴实的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啊!有人这么一说还真想起来了。

看着战友额头上薄薄的起了一层汗,另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说道,“成刚你歇一下,换我来!这样子不行。”
“楚北,你来吧!快累死我了。”庄成刚闻言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背粗鲁的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
两人交替胸外按压急救有一会儿了,却依然没见人醒过来,看样子人不行了。
庄成刚擦完汗,放下手却看见战友,捏着她的鼻子,掰开了她的嘴,深吸一口气,刚要俯身,他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拦着他。
“萧楚北你要干什么?”庄成刚狭长的双眸此时瞪的溜圆看着萧楚北道。
“这还用说吗?”萧楚北抬眼看着同伴道,“胸压急救不管用,只能这么做了?”
精明的庄成刚朝萧楚北使使眼色,‘这女的啥来路,老乡们,七嘴八舌的,你可听的一清二楚,这要是人工呼吸……别到时候被讹上了。’虽然这个女的很漂亮,巴掌大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像两扇蝴蝶的翅膀,在眼睑处留下两条可爱的阴影,肌肤雪白,一点儿不像村里的丫头,皮糙肉厚的。可也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吧!
萧楚北拂开他的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命关天!”
低沉浑厚地嗓音极富穿透力,躺在地上的女生倏地睁开双眼,黝黑犀利的眸子宛若刚开刃的利剑般锋利,盯着眼前离他最近的男人。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皮肤黝黑发亮,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睫毛浓密纤长的侧颜,却十分精致。
视线向下,一身崭新的军绿色,看着真土,衣服上还泛着折痕,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穿这个?
最先感觉到她视线的是萧楚北,猛的转过头来,意外的对上华珺瑶那双平静如古井一般幽深的眼神。
平静?一个自杀的人有如此平静的眼神。萧楚北淡淡拢起眉头,有些厌恶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
这一张憨厚蠢萌的四方脸,撞进了华珺瑶眼中,让她莫名的想起了角雕,侧颜吊炸天,正面憨厚淳朴。
“醒了,醒了!”
“还真救活了。”
“不愧是解放军耶!”
“人没事,真是太好了。”
耳边传来议论纷纷地声音,一股脑的钻进了华珺瑶的耳朵里,让虚弱的华珺瑶双手撑着地靠着墙坐了起来,想要看清楚现状。
庄成刚看见人醒了,麻溜地拉着萧楚北闪避到人群中。
华珺瑶眼眸微微一闪,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下周围,头有些懵,脑子有些乱。
这是……她明明旧伤复发,死于纽约家中,怎么一睁眼,还来不及细细思索。
忽然一阵脚步声急促而来,嘴里不停滴喊着,“瑶瑶!”
那熟悉的令人心悸的声音只有在梦里再听见过,娘的声音,只是这怎么可能?%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旁边围着的人闻言,连忙往两边散开,露出坐在地上的华珺瑶。
年菊瑛听闻消息,扔下手中的针线笸箩,趿拉着草窝子就朝村口跑来。途中由于脚底打滑,一只草窝子掉了,来不及捡,就这么赤着脚,跑到了过街楼下。
此时因奔跑脸红红的,脸上写满了焦急,双眸中布满了水汽,四边齐的头发,被风吹的七零八落的。
扑通一下跪坐在了华珺瑶的身旁,一双愤怒地双眸瞪着她。
看着熟悉的脸,华珺瑶声音嘶哑困难地叫道,“娘!”
只听的啪的一声……出离愤怒地年菊瑛抬手甩了华珺瑶一个大耳刮子。
华珺瑶下意思地抚着自己的脸颊,清晰地疼痛传来,眼前一黑一黑的,嘴里传来了铁锈的味道。
虽然疼,却让她知道这不是梦,是真实的感受。
接着年菊瑛将华珺瑶拥进怀里,嚎啕大哭,一双粗糙地双手锤着她的后背大骂道,“你个杀千刀的不孝女,死丫头,你死了我和你爹怎么办?早跟你说过,那知青跟咱不是一路人……”
“老实媳妇儿,孩子没事,回去再说,这大冷天的,别在冻坏了孩子。”
华珺瑶浑身无力的靠在她的身上,只能任由她捶打着自己后背,这样真实的感受,心底闪过一丝欣喜,活着真好!
农村妇女常年劳作,这手劲儿不是一般的大,华珺瑶又是上吊,又是躺在冰冷的青石路上,过街楼这穿堂风吹过,刺骨的冷风穿透灰扑扑的棉袄,眼前一黑,人一下子晕倒在了年菊瑛的身上。
耳边传来她娘年菊瑛凄厉地喊声,“瑶瑶……”
年菊瑛抱着华珺瑶拜求乡亲们别传扬这件事,“求求大家了。”
虽然知道这事瞒不住,但还是希望能缓一时是一时。
这副场面看着人心酸,都是一个村的,纷纷应下了。
乡亲们找来平板车,将华珺瑶抬上去,推回了家。

☆、第2章 往事

当华珺瑶再醒来时,睁开眼不禁愣了愣,引入眼帘的是老式的占据快半面墙的大格子窗,下面是玻璃,上面一大半都是厚厚的报纸糊着,那种极老式却又一点也不精致报纸糊的窗子,清晰地听见从窗户外呼呼刮着报纸发出的呼啦啦的声音,仿佛随时被风吹走似的。
喉咙处传来的那灼热的痛,困难的咽了下口水,华珺瑶抬起手轻轻触碰脖子,一阵阵的刺痛,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窗外呼啸的风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太冷,身子底下热乎乎的,费力翻了个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是她睡得十多年的房间。
宽大土炕,炕头是一溜挨着墙儿半旧不新磨的蹭亮炕柜,顺着炕一头,摆着一张灰扑扑桌子,墙上挂着劳动人民的宣传画,往上看,是芦苇席子的吊顶,是她熟悉的房间散发着一种老旧贫困乡土气,确实那么的令她怀念。
房间一角堆放上结婚用品,上面还披着囍字,刺痛了她的双眼。
平复了下激动地情绪,华珺瑶躺在炕上,裹了裹身上的棉被,脑子彻底清醒的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华珺瑶是幸运的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后,不用经受战乱,颠沛流离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