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中宫》作者:阿琐

king8026 上傳於:2017-09-19  大小:304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中宫》


001 皇后

秋珉儿出嫁的那一天,宰相府外十里红妆,迎亲的仪仗绵延不绝。

父亲率领族人从内堂一路跪到外院,凤冠霞帔的新娘孤坐上首,从今之后,秋家再无珉儿,只有中宫皇后。

赵国建光六年,纪州王项晔举兵攻入皇城,改国号大齐,自称天定帝。那一天,京城之中硝烟散去,长达七年的群雄割据皇权之争,至此结束。

宰相秋振宇,乃前朝保皇派之首,昔日大军攻城,项晔手持长剑踏入宣政殿,秋振宇不为所惧,将冲龄旧主护于身后,誓死捍卫皇族血脉。

项晔在他的面前斩杀年仅七岁的建光帝,却留他性命,仍封宰相,命辅佐朝政。

转眼春秋三载,天定三年五月,帝下旨选秋氏之女,立为皇后。

此刻吉时已到,秋相伏地叩首,老泪纵横:“珉儿,秋家上下百余人口的性命,爹爹就交在你手里了。”

入宫的路很长很长,皇帝花了三年时间重修皇城,在太液池的中央填出岛屿,建上阳殿,是为中宫。

站在引桥的这一头,浩瀚无边的太液池上,隐约可见殿阁楼宇,引桥两侧莲叶接天、水雾缥缈,宛若仙境。

而仙境,便是遥不可及的所在,走上这条路,秋珉儿再不能回头。

寓意中宫之尊的百鸟朝凤广绫长袍,在铺陈红毯的引桥上徐徐而过,秋珉儿数着脚下的步子,一千三百九十八步,刚刚好到上阳殿正门前。

上阳殿占据整座岛屿,富丽堂皇的正殿可容纳数百人同时享宴,可空荡荡的殿阁内,只有上首一张金光辉煌的龙凤宝座。

“皇后娘娘,每日清晨,后宫妃嫔会来上阳殿向您请安,届时您坐在那里接受跪拜。”身旁的嬷嬷云氏上前来,指向最高处,下一句却是,“但若皇上驾临,那里只有皇上可坐,您则侍立于宝座之下。”

听得这句话,珉儿侧脸看向身旁的女官,触及珉儿的目光,云嬷嬷惶然一怔,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年轻的皇后,有一双高贵而美丽的眼眸,漆黑的瞳仁里,像是藏了万千世界。分明只是清澈平和的目光,却让她这个在深宫多年,被新君留下的旧朝女官心生敬畏。

“那就在皇上驾临时,另摆上一张椅子。”

这是秋珉儿进入皇城,说的第一句话。

她目视前方,捧起厚重的裙幅,傲然跨进上阳殿的大门,从此这一方岛屿就是她的天地,她已是这大齐国最尊贵的女人。

庆祝册立皇后的喜宴摆在安泰殿,现年三十三岁的皇帝,还是纪州王时曾有发妻,原配早年就已香消玉殒,因此秋皇后只算继室。皇帝没有与她行大婚之礼,迎亲的队伍虽然隆重,但只一乘鸾轿,就将皇后送去了上阳殿。

此时安泰殿内,管乐丝竹不绝于耳,昔日王府的姬妾,如今都是后宫有名分的妃嫔,莺莺燕燕散座席中,时不时朝上首的皇帝抛来媚眼。

内侍总管周怀躬身站到在皇帝一侧,轻声道:“皇上,云嬷嬷传话来,皇后娘娘命她们在上阳殿正殿里,另摆一张椅子。”

项晔的目光流连在舞娘的裙袂飘飘中,漠然浅饮杯中酒,问:“另摆一张椅子?”

周怀应道:“是,云嬷嬷告知皇后娘娘,您驾临上阳殿时,娘娘只可侍立一侧。娘娘便说,那就再摆一张椅子。”

项晔冷然放下酒杯,似乎新皇后与他想象的不一样。

娶这个女人并不是他所愿,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取代发妻,可大臣们劝他,中宫一定要有皇后。

江山得来不易,万般权衡,为了稳固朝纲与皇权,他最终选了秋振宇的女儿。

“那就如她所愿。”项晔答应了。

“是……”周怀的眉头高高耸起,显然觉得不可思议。

“什么时辰了?”

“戌时已过。”

项晔抬起眼眸,穿过五光十色的殿阁,看到了门外漆黑的夜空。可他身在明处,便看不清天上的星辰,皇帝霍然起身,一时管乐皆止,妃嫔大臣无不屏息凝神,等待着皇帝示下。

002 不是神,就是魔

项晔离席,向太后沈氏走来,恭敬俯身道:“母后喜欢的歌舞就要开始了,可惜儿子此刻要去上阳殿见皇后,不能陪伴母后欣赏。”

沈太后年近花甲,宫装高髻下,仍可见年轻时的风华。丈夫英年早逝,独自抚养项晔长大成人,在经历了那七年的动荡后,每一次看到儿子要去做什么,她都会在心中惴惴。这是做娘的心,可她的儿子,已经是帝王了。

太后慈爱地笑着:“去吧,不要怠慢了皇后。只是今日饮了酒,出了殿阁多加一件衣裳,莫吹着风。”

项晔淡淡而笑:“母后,已是夏日了。”

为了等待皇帝的驾临,上阳殿中灯火通明,夜色里远远望去,宛若从凌霄宝殿落入太液池的明珠。

引桥上无数宫人手持灯笼,蜿蜒似天际的星河。

皇帝在岸边下了肩舆,要自行走进去,抬眸见一旁宫人手中端着酒杯器皿并饺子红枣花生等,他眉头一皱,负手道:“都免了。”

“皇上,这合卺之礼……”

“都免了。”皇帝没有显得不耐烦,可那冰冷的语气叫人打寒战,他撂下一众人,往太液池中心的夜明珠而去。

项晔成过亲,哪怕当年只是个藩王,婚礼上的礼节也与帝王家一般无二,要做些什么、寓意什么他都还记得,可眼下住在上阳殿里的那个女人,不配。

世上唯一配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早已离他而去。

且说上阳殿正殿之后,便是皇后起居的寝殿,与正殿之间隔开一座花园,园中从太液池引入湖水,水上有桥,走过朱漆竹桥,便是寝殿的正门。

而此刻,早有消息传来,说皇帝即将驾临,皇后已被宫女们拥簇着,等候在门前。

秋珉儿从没见过皇帝,十年前随祖母离京到乡下祖宅后,这才回来第三天,是的,回京三天连母亲的面都还没见上,她就穿着嫁衣出嫁了。

宰相府庶出的小女儿,怎么会想到有一天要肩负起整个家族,更不可能有成为皇后的非分念头。珉儿一直想的,只是能有一天把母亲接去乡下过平静安宁的生活,这十年,不知她在宰相府里,过的是什么日子。

有内侍从正殿后门进来,那竹桥他们走不得,沿着回廊疾步奔来,跪在地下道:“启禀皇后娘娘,皇上有旨,免去一切礼节。”

宫女嬷嬷们窃窃私语,有人说:“那……就直接侍寝吗?”

珉儿面上波澜不惊,宫女们一左一右搀扶了她,带着她转身,好声好气地说:“皇后娘娘,奴婢们这就为您更衣。”

一千三百九十八,那是珉儿走过引桥的步数,皇帝应该用不了这么多,而宫女们必须在皇帝驾临之前,脱下她身上厚重的华服。

侍寝的后宫,只能留一身白色寝衣,寝衣里头,便什么都没有了。

珉儿看得出来,宫女嬷嬷们都怕皇帝,那谈虎色变的不安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她知道天定帝是七年动乱最后的胜者,一路从纪州到京城,踏过硝烟战火,他手中的剑,斩杀了无数劲敌,最后用赵氏皇孙的血祭告了天地。

这样的人,不是神,就是魔。

003 母仪天下

“皇上驾到!”门外一声高呼,宫女们纷纷到门前跪伏相迎,而已换上寝衣的皇后只需等在床上,等待皇帝的到来和临幸。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今天明明是新婚之夜,珉儿明明是中宫皇后,但皇帝给了她与后宫其他女人一样的待遇。仅此而已。

项晔身形颀长,行走如风,进得殿门来,殿中的纱帘也随风扬起,轻纱缥缈间,他看见了跪伏在床榻上的白衣女人。

皇后?中宫?妻子?皇帝冷然一笑,这秋振宇的女儿,不过是他稳定朝纲的棋子,而满朝文武,他最厌恶秋振宇那道貌岸然的嘴脸。

“皇……”

“都退下。”项晔冷冷一言,径直朝床榻走来,身后的宫女们再不敢多问一句,迅速消失在了门前。

“抬起头。”

听见皇帝的命令,珉儿将心一沉,缓缓坐起身子,一把冰凉的玉骨扇旋即挑起了她的下巴。扇子的力道很大,让珉儿无法抵抗地抬起了头,也因此,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

这个穿过硝烟战火,踏着皑皑白骨君临天下的男人,是神?还是魔?

“秋振宇那张枯朽的老脸,倒也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皇帝毫不掩饰他对宰相的蔑视,手中的扇子更不客气地沿着珉儿的脖子一路往下滑,利落地挑开了束腰的绑带,雪白的寝衣松松散开,珉儿的玉体已若隐若现。

“你可知自己为何能成为皇后?”皇帝问罢,扇子已探入寝衣。

“因为皇上选了臣妾。”

项晔手中的扇子肆无忌惮地划过珉儿的肌肤,可是眼前的人毫无反应。

“成为皇后要做些什么?”

“母仪天下。”

“母仪天下?”皇帝冷笑,扇子轻轻一挑,衣衫便从珉儿的肩头滑落。

直觉得胸`前一冷,这纯洁的身体,十八年来从未被人看过的身体,正暴露在皇帝的眼前。

珉儿没有慌张,也不会躲闪,目光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灯火通明的殿阁里,连他下巴上淡淡的疤痕都能看得清。

“你是秋振宇送给朕的礼物,用来代替他的项上人头。”

无情的话语,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珉儿从离开祖母的那一刻起,就明白自己将要开始完全不同的人生,她明白自己嫁给了什么人,也明白自己该成为什么样的人。

珉儿抬起双手,像是要去解开皇帝的腰带,这样的举动惹恼了皇帝,玉骨扇挡住了她的手,但项晔只是轻轻地推开,戏谑着问:“做什么?”

“臣妾要为皇上侍寝。”

“不害羞?”

“这是臣妾的职责。”

“职责,你何来的职责?”

项晔阅尽美色,堪堪十八岁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