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危险关系gl》作者:也行

key81229 上傳於:2017-09-25  大小:589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文案

打死付妍青都不會想到,被她在新婚之夜奪了清白的女人,居然是她的頂頭上司!

值得慶幸的是,上司大大似乎失憶了,決口不提那晚的荒唐事!

可這女人幹嘛總給她小鞋穿,還壓著她的項目?

付妍青:“程總監,請問我的策劃案有什麼問題嗎?”

程穆:“沒什麼問題。”

付妍青:“那請您簽字。”

程穆大手一揮:“今晚來我家。”
內容標籤: 都市情緣情有獨鍾- yin -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程穆,付妍青┃ 配角:蘇慕藍,樓印寒等┃ 其它:

☆、新婚夜
端陽節,也是程穆的婚禮。
  選在如此詭異的節日辦人生大事,原因無非兩邊老人信了算命先生的話,說是今年端陽乃百年一遇的黃道吉日,可以興旺家族事業。
  程穆聽過後,只淡然一笑。
  她果然還是逃不掉被“消費”的命運。
  與其說是程家的女兒,不如稱她為布偶更為恰當。
  程穆自小便受著嚴苛的教育,被灌輸“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念。她所做的一切,都必須是為了程家、為了程氏,包括這場聯姻。
  看透即使反抗也無效的現實,程穆漸漸地習慣了接受,甚至有些好奇,連下半輩子的幸福都搭進去了,她還能被壓榨到何等地步?
  “呵——”
  程穆灌下杯中酒液,木然的應付往來送祝福的賓客。
  許是已然微醺,雙頰淡淡的粉,以及那狹長美眸裡的水霧,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魅惑勾人。任誰看了去,都會多加讚歎新娘的盛世美顏。只不過,這美貌背後支離破碎的魂魄,卻是無人能懂罷了。
  周文楊顧念程穆的身體,讓她去稍作休息。
  程穆也不推諉,提了禮服裙擺,徑自去了休息室。
  半倚在沙發里揉著泛疼的太陽- xue -,頭頂的白熾燈晃得她目眩,心間的悲哀便再也無法抑制似的悉數湧了上來。
  兀自失了會兒神,程穆給周文揚傳了簡訊後,換下衣服從後門離開了會場。
  ·······································
  初夏季節,晚風帶著些許的燥熱。程穆擰了眉,坐進車裡將空調開到最低溫。
  漫無目的的在街頭轉了幾圈,隨著刺耳的剎車聲,車子停在了一家酒吧前。吵鬧的電子音傳進耳膜,換作是平日里的程穆,絕對不會多留片刻。但現下,她急需發洩的出口。去酒吧買醉,這樣從未嘗試過的“叛逆”方式異常的吸引她。
  可吸引歸吸引,程穆還不至於沒有分寸。
  週程兩家聯姻,從上月就被八卦雜誌炒的火熱,怕是沒有幾人不認得她程家大小姐。若是有好事者拍了她在婚禮當晚進出酒吧的照片傳上網,到時候恐怕沒辦法收場。
  念及此,程穆閉起眼揉揉眉心,長嘆一口氣後,再次發動了車子。
  她覺得自己可憐至極,沒了自由,沒了下半生的幸福,卻還在時時為程家考慮。
  果然,28年來“煉獄”般的生活已將她成功洗腦。
  行至半路,周文揚的短信回了過來:“小穆你快回來,爸媽這邊我不好應付。”
  程穆的臉映在昏黃的路燈燈光裡,沒什麼表情,冷如寒冬冰雪。那纖長的指尖按住電源鍵,直接將手機關機,然後隨意的丟在副駕駛座。
  陪他們演了一整天的戲,她累了。
  再習慣被支配也好,她終究還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一個人。
  最後,程穆在小區附近的超商買了兩打啤酒,坐在車裡一罐接一罐的飲。
  車子的天窗被打開,恰好可以望見漫天星辰。像這樣抬眸觀月的愜意時光,於程穆而言,幾乎是一種奢侈。暗自苦笑,程穆拉開又一罐啤酒,不小心滑到鋒利的拉環內側,手指破了皮、滲了血。
  程穆盯著指尖不斷湧出的殷紅血液,忽的打開車窗,手伸出去,用啤酒沖洗受傷的手指。酒液鑽進傷口裡,疼的撕心裂肺。她咬住薄唇,也不停止,任疼痛蔓延。因醉酒而混沌的腦袋,時而清醒,時而暈眩。
  其實也不出奇,類似的自殘行為,她做過不止一次。腰腹間最隱蔽的位置,有幾道狹長的傷口,是她用刀子劃的。
  倒完整罐啤酒,程穆丟掉空了的易拉罐,跌跌撞撞的下車。
  悶熱的夜風拂過,程穆蹙眉晃晃腦袋,步伐不穩的朝對面那幢樓走去。
  那是她在外的私人住所,也是她躲起來舔舐傷口的一方小角落,家人朋友無一知曉,完完全全的,屬於她程穆的方寸之地。
  到電梯間時,電梯正要合上,程穆下意識的伸手去擋了下,等電梯重又打開,她微瞇著眼朝里望了眼,只堪堪瞥見一個瘦削的女人的側影。
  “要進來嗎?”女人問,音調有些低沉。
  是一副唱歌的好嗓子。
  程穆也不知為何,就那麼下了結論。然後踏著不太穩的步子走了進去,想去按按鈕,卻發現九這個數字已經被按下了。
同一層?
  程穆想著,支撐不住身體似的斜靠在電梯壁上。
  略顯逼仄的空間裡瀰漫著酒精的味道,倒也不算難聞。
  付妍青攬了下肩上的背包帶子,視線從程穆的側臉移向她的手,依舊保持著打量的姿勢。
  面前的女人,那雙手宛如白玉,骨節分明,大概是太過消瘦的緣故,手背有凸起的青筋。再往下移,付妍青看到了她手上的傷口,向外裂開極大的口子,淡淡的血絲黏在皮膚上,不再流血,但顯得觸目驚心。
  付妍青輕輕的抽了口氣,猶豫著該不該提醒這個醉的不輕的女人,奈何電梯適時響起的聲音沒給她繼續糾結的機會。
  付妍青打消多管閒事的念頭,抬步出了電梯。
  身後的女人沒跟出來,始終在閉目養神。
  該不是睡著了?
  付妍青挑了下眉,終於還是沒忍住多管閒事了。
  “誒,電梯到了。”她按住電梯門,阻止電梯合上。
  裡面的人好一會兒才有反應,緩緩睜開眸子,凝視她許久。
  付妍青被看的有些尷尬,摸摸鼻子,再次提醒:“電梯到了,我看你沒按別的樓層,所以猜測你也住九樓。”
  “恩。”程穆只淡淡的點了下頭,出電梯經過付妍青身邊時,停頓了下,“謝謝。”
  混含著酒氣的溫熱氣息席捲而來,鑽進付妍青的耳廓,令的她猛一哆嗦,轉過臉去看程穆時,只望見她不太穩的背影。
  付妍青很快知道,對方住在她家對面,只不過應該不常來,至少在她搬來的這半年裡,從未見那扇門裡走出過人來。
  大約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房子不止一處。
  付妍青如此猜測,暗自好笑怎麼竟然開始八卦了?她從不會在與自己無關緊要的人和事上耗費心思,想來也是難得。
  搖頭輕笑,付妍青掏了鑰匙,打開家門進屋,卻在關上門的一刻,見到對面的女人一籌莫展的煩躁模樣。
  “忘帶鑰匙了嗎?”她再次多管閒事了。
  付妍青不會知道,正是這一句“多管閒事”的問話,為她以後的日子招來了無數“災禍”。
  程穆聽了,緩緩轉過身去,抱住手臂靠在家門前,面上看不出別的什麼情緒,冷若冰霜。許是眸子狹長的緣故,配著眼線,更添了幾分冷意。
  付妍青握著門把的手,收緊再收緊。正打算關門,對方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忘了。”♀思♀兔♀在♀線♀閱♀讀♀
  鑰匙被她擺在辦公室,今日本是婚禮,自然也就沒有帶上的必要。來這裡,完全是臨時起意,眼下進不去,看來只能睡在車裡了。
  程穆無聲嘆息,抬手捏住眉心,不想扯到了手指的傷口,疼的擰了眉。
  付妍青注意到了,沒忍住似的問:“你的手············”
  “沒事。”程穆不在意的勾了下唇,起身準備下樓。
  “那個,不如來我家坐坐?”
  程穆猛的頓住腳步,懷疑自己因為醉酒而聽錯了。
  至於付妍青,滿面的赧色,恨不能咬斷舌頭。
  為什麼要多管閒事?
  這不像你,付妍青!
  懊惱間,眼前的大片光影都被遮住,她抬眸,猝不及防的撞進程穆溫潤如水的眼眸裡。
  “好。”對方彷彿有惜字如金的習慣,回答的很簡潔。
  這下付妍青不知該作何反應了,雖同為女人,但半夜領陌生人回家總是不太好的。不過既然是她主動開的口,出爾反爾什麼的她做不出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側身為程穆讓路。自我安慰著滿身名牌的女人,完全沒必要覬覦她少的可憐的財產。
  那女人的座駕,如果她沒看錯的話,應該是捷豹。
  付妍青望著程穆手裡晃動的車鑰匙看了會兒,關門進屋。
  “有酒嗎?”
  付妍青沒想到程穆開口第一句便是要酒喝,有些為難的上下審視她一眼:“你看起來,已經喝了不少了。”
  “我沒醉。”
  哪有醉鬼會承認自己喝醉的?
  付妍青腹誹。
  “有酒嗎?”
  對方又問了一遍,整個身子半倚在沙發里,也不知是頭疼還是哪裡不適,手撐著腦袋,眉間蹙起,不太舒服的模樣。
  付妍青本打算勸幾句,想到和醉酒之人理論完全是浪費口舌,便去櫃子裡拿了上週客戶送的洋酒給程穆。
  她不喜歡酒,放著也是放著,權當是“借花獻佛”了。縱然這詞用在此時不甚恰當。
  程穆撐起身子,垂著腦袋去擰瓶蓋,因為牽扯到傷口不住的抽氣。
  付妍青無奈的替她打開瓶蓋,又貼心的送上杯子。甚至愛心氾濫的拿了醫藥箱準備幫她包紮傷口。
  只不過剛一碰到那人的手,對方便是一副防禦的姿態。
  “你做什麼?”
  “給你包紮,你的手指傷口很深,就這樣暴露在空氣裡會感染。”付妍青指指藥箱,全然是善心的模樣,頭頂彷彿也盤旋著聖母瑪利亞的光環。
  程穆愣住,似是不太敢信,或者說,不適應。這些年看盡了世人醜陋的嘴臉,要她如何信任陌生人的善意?
  “我會給你錢,包括,今晚的房租。”
  一句話,刺的付妍青冷了臉,強壓下心間的那團怒火才不至於發作。是的,有錢人的面目她見多了,無謂計較,無謂計較············
  撫著心口,付妍青權當今晚的善意餵了狗。當程穆將手遞過來時,也就顯得不那麼客氣,故意在消炎時惡- xing -質的弄疼她。
  聽到對方吸氣,才勉強緩了心間的鬱結。
 包紮完畢,程穆剛好喝掉半瓶酒,唇上沾染著酒液,顯得格外晶瑩粉嫩。她細細的打量包紮的很精緻的手指,唇邊漾起了笑。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