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皇帝偏要宠她宠她》作者:开花不结果

更新:2017-09-27  大小:66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作者:开花不结果



文案:

皇后不想独宠,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不想搞事的皇后X偏要搞皇后的皇帝】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静姝,皇帝 ┃ 配角: ┃ 其它:

==================

☆、入宫

  元丰五年,腊月。
  大雪数日不停,道上积雪盈尺,又被来往车辆行人踏得板板实实。
  都城十里外,一列车队从山后转出,马车轮子咯吱咯吱,在来路上留下两道浅浅的车辙。
  外头寒风刮骨,车内也没多少暖意。
  丫鬟柳儿从水囊里倒出一杯温热的姜茶,塞进薛静姝手中,期间碰到她冰凉的指尖,止不住心疼道:“小姐,我让他们慢一点吧,风都从缝隙里钻进来了,挡也挡不住,再吹下去,你会生病的。”
  薛静姝接过姜茶,浅浅呷了一口,轻轻摇头,“他们也是受人之命,迫不得已。”
  她又松开身上厚实的披风,“柳儿,你别在风口坐着了,既然挡不住,不如过来和我一起取暖,两个人在一块儿,不比一个人暖和?”
  “哎。”柳儿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小姐打小身子不好,虽不至于药不离口,可看着总比寻常人孱弱几分,就算是六月暑天,那手伸出来也是冰凉冰凉的,更不要说如今寒冬腊月。
  两人居住在城外山上,虽说一应用度都由城内薛府送来,可府里的下人惯会看人下碟,头几年送来的分例都还是足量的,慢慢地看小姐似乎回府无望,二老爷二夫人又将心思转到别的小姐少爷身上,他们便越发轻狂怠慢起来,送来的东西不是缺斤短两,就是以次充好。
  今年冬天格外寒冷,取暖的碳不够,为了少烧一个碳盆,她和小姐两个已经在一个被窝里睡了大半个冬天了。眼下小姐只是让她过去一块取暖,她自然不会拒绝。
  两人并排坐在一起,用手捏紧披风两边,裹成一个大大的蚕茧。
  柳儿吸吸鼻子,道:“小姐,你身上有股松香味,好像咱们山上的味道。”
  “是么?”薛静姝也嗅了嗅,没嗅出什么不同,“松香没闻出,倒是闻见了甜甜的桂花香,柳儿,你是不是又藏了吃的?”
  “哎呀,”柳儿捂起脸,“又被小姐发现啦。”
  薛静姝轻笑,“我又不笑话你。”
  柳儿笑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摊开来,里头整整齐齐码着十几块桂花糕,“这是我昨晚刚做好的,本打算今天和小姐赏雪吃,没想到府里会突然来人。”
  她说着,脸上笑容渐渐淡去,眉眼间含了些担忧,“小姐,你说老太爷突然传我们回去,是为了什么?”
  十年前老太爷以小姐身子不好,需要静养为由,将她移到城外庵堂居住。
  原本跟来伺候的人有十来个,后来那些人耐不住寂寞,又见前程无望,便都使了手段调回去。只有她不是薛府家生子,又觉得山上比府里自在,一直留到现在。她和小姐两个相伴过了十来年,感情不是寻常主仆比得,倒像是姐妹一般了。
  今日一早府里管事急急上山,说是奉老太爷的命,请小姐立刻回府,她们两人早饭都未用完,匆匆就上了马车。
  好在她为了今日赏雪,提前备了姜茶和点心,不然这一路更加难熬。
  薛静姝用帕子拈了块桂花糕,小心咬了一口,淡淡道:“祖父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缘由,咱们照办就是。不过……柳儿,府里不比山上,人多规矩大,我又不能时刻在你身边,你定要记得谨言慎行,不要多听,不要多说,不要多看。若实在不巧撞上了谁,也不要逞强,该示弱时先示弱,千万要等到我去帮你解围。”
  柳儿敛容正色,“小姐你放心,我都记得,一定不会惹祸。”
  薛静姝点点头,“我知道你有分寸,就怕别人不安好心,故意来挑刺。咱们离府这么久,府中的情况又不了解,万事小心为上。”
  “好。”柳儿乖乖应下,心里却有几分酸涩。
  按说小姐是薛府二房嫡出长女,父母双亲俱在,本该受尽万千宠爱,嫁一个如意郎君才是。可偏偏当年因为老太爷一句话,就被发配城外。
  一开始二老爷二夫人还时常派人来探望,慢慢地许是孩子多了,又或者亲缘淡了,派来的人也成了例行公事走个过场。
  亲生父母尚且如此,更不说别人。难怪小姐回自己家,都要这样慎之又慎。
  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午时回到城中。
  马车在闹市前行许久,转进一处安静的街道,没多久,又拐进一条小巷,巷子里的雪被清扫干净,马蹄踏在青石板上,耳旁空落落俱是回声。
  柳儿从披风里钻出来,轻声道:“小姐,要到了。”
  薛静姝道:“还未叫我们下车,你再进来捂一会儿。”
  柳儿搓搓手,伸过去握住她的,“我不冷,你看,我手热着呢。”
  薛静姝看了看她身上半旧的袄子,“既然回来了,这次总要让他们给你做一身新衣裳。”
  柳儿替她将披风重新系好,头上的发髻玉簪也检查一遍,觉得挑不出错处了,才坐到门边去,“我的衣服够穿了,倒是小姐这件披风,穿了五六年了,今年该重新做一件才是。”
  两人正说着,马车慢慢停了下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车外。
  “可把三小姐盼回来了,您请下车吧。”
  柳儿撩起帘子跳下去,外头站着个四五十岁的婆子,穿金戴银,打扮富贵,看着有些面熟,她一时想不起来。
  薛静姝却有点惊讶,扶着柳儿的手下车,面上不动声色,“夏嬷嬷,怎敢动劳您出来迎我。”
  夏嬷嬷见了她便是一怔,随即满脸堆笑,话里仍是急切,“三小姐莫要折煞老奴,老太爷老太君都在正厅侯着呢,您快随老奴进去吧。”
  说着就把薛静姝迎上一座轿子,四个家丁随之抬起,走得又急又稳。
  柳儿也只好屏着气,快步跟上。
  薛静姝听闻祖父祖母都在等她,心里更是起了波澜。
  她一个放置在外十余年,无人问津的孙女,哪里值得祖父祖母这样看重?除非……
  轿子一路抬进前院才放下,不等柳儿上前,已有两个穿红戴绿的丫鬟抢先一步。
  薛静姝扶着她们的手下轿,只来得及给了柳儿一个安抚的眼神,便被众人簇拥进正厅。
  “来了来了!”
  “可算是盼到了!”
  丫鬟打起锦帘,屋内暖洋洋的热气涌出。
  薛静姝踏进去瞧了一眼,只见主座上端坐一位威严老人,正是她的祖父。
  祖父右手边坐着一位内监,看其衣着,品阶不低,左手边则是她父亲以及叔伯们。
  许是听到动静,屏风后乌泱泱绕出一群盛装打扮的妇人,是老太君、各房夫人以及小姐们。
  薛静姝见到这架势,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她低眸垂首缓步上前,盈盈下拜,“孙女静姝拜见祖父、祖母——”
  不待她一一说完,薛老太爷已遣了夏嬷嬷扶她起来,“事急从权,这些虚礼就不必讲究了,快来见过福公公,公公乃是太皇太后宫内掌宫太监,此次奉了太皇太后懿旨出宫,在此等候一个上午了。”
  薛静姝应了声是,微微转过身又要行礼。
  福公公笑眯眯道:“薛姑娘不必多礼,老奴奉了太皇太后口谕,既然姑娘回来了,那便接旨吧。”
  这话一出,屋内叮叮当当跪了一片。
  “太皇太后口谕,宣承恩公嫡次孙女薛静姝,即刻入长乐宫觐见!”⊥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果然如此。
  薛静姝已有预料,并不十分意外,只是心头不免一沉,恭恭敬敬又行一礼,“臣女薛静姝领旨,太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礼罢起身,福公公道:“薛姑娘这就随老奴一道进宫吧。”
  周老太君扶着丫鬟的手站稳,忙道:“公公且慢,且容我这孙女去后院梳洗一番。”
  自方才进门,福公公便看清楚了,这薛家三姑娘的衣着打扮,与满堂金碧富丽格格不入,也与薛家其他小姐的装扮相去甚远,似乎正如传闻所言,这位小姐在薛家并不受重视。
  但依她的容貌,恐怕今天进宫之后,一切便要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他心里转过许多念头,面上仍是笑呵呵的,“只怕太皇太后等急了。”
  “这——”周老太君担不起让太皇太后久候的罪名,只得道:“也罢,芸香,快去将我那件镶边银狐斗篷取来,给三姑娘穿上。”
  “是。”边上一个俏丽丫鬟福了一礼,转到屏风后,取出老太君今天穿的斗篷,给薛静姝换上 。
  周老太君又道:“慧香,宫里的规矩你知道,你随三姑娘进宫,要小心伺候。”
  又有一个高挑的丫鬟应了是,低头趋行至薛静姝身后。
  再没说话的闲暇,薛静姝跟着福公公出了院子。
  柳儿还候在外面,见这架势,不敢贸然上前。
  薛静姝对夏嬷嬷道:“嬷嬷,劳烦您唤个人带我这丫头下去休息。”
  见夏嬷嬷应下,她又对柳儿点了点头,一行人匆匆踏着雪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撒泼打滚求收藏求撒花~~男主马上要出场,而我还没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儿orz……这次就不姓林了吧!

☆、初见

  长乐宫内,太皇太后在宫人的伺候下用过午膳,又让宫女扶着在殿内走了几圈,才缓缓靠在软榻上。
  她见伺候了自己几十年的巧嬷嬷正抹眼泪,笑了笑,道:“阿巧,哭什么。”
  巧嬷嬷应了一声,从小宫女手中接过美人拳,“老奴是高兴,您的身子越来越好,等开了春,就能去御花园赏花了。”
  太皇太后闭着眼养神,听见这话,只是将嘴角往上勾了勾,“阿福还没回宫?”
  “是,这天雪下个不停,许是路上耽误了,说不准眼下已经到了宫门外。”
  太皇太后轻吟一声,又问:“皇上那儿传午膳了吗?”
  巧嬷嬷轻轻点头,“传了,方才崇德殿的小德子来传话,陛下刚与臣工们商议完政事,等用了午膳,便来给您请安。”
  太皇太后叹道:“他是个孝顺孩子,你派个人去叮嘱一声,让伺候的人都机灵些,外头天冷,别让皇上受了寒。”
  “是。”巧嬷嬷躬身退到殿外,招来一名内侍,交代一番,让他去崇德殿传话。
  外头寒风刮得急,早上才清扫干净的地面,这会儿又积了巴掌厚的雪。
  巧嬷嬷眯着眼往宫门外看,漫天飞舞的雪花,看不清远处的景物。
  她正准备转身进殿,一名小内侍急匆匆从朱红的宫门里跑进来。
  巧嬷嬷忙问:“是不是福公公回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