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记忆深处有颜色》作者:苏鎏

更新:2017-10-11  大小:76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记忆深处有颜色
作者:苏鎏


文案

新人歌手颜色挤破头,参加了一档人气超高的歌唱竞技类节目,结果碰到了当年留学时被她勾引又抛弃的那个男人。
好死不死,这男人是这档节目的——总导演。
夭寿啊,果然出来混就没有不要还的!
(颜色小小声:希哥哥,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得知颜色和霍正希的关系前,经纪人对她的要求是。
咱们只要进总决赛,就是最大的胜利!
知道他们的关系后,她有了别的想法。
咱们拿个总冠军吧。
颜色趴在桌上有气无力。
现在别说冠军,就是决赛也不一定进得了。
搞不好就是一轮游啊一轮游!

某场比赛公布完排名顺序后,颜色被霍大导演堵在了广电大楼某个女厕所门口。
霍:你觉得我是那种让人随便甩的人吗?
颜:要不让你骂一顿?
霍:不,君子动手不动口。
颜:……
霍:我不是要打你。
颜:你还不如打我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色,霍正希 ┃ 配角:余心,陆续 ┃ 其它:
==================

☆、导演

  颜色和《Vocal》节目组签约的那天,陆续请他们整个团队去曼宁酒店吃饭。
  陆续是颜色的老板,金橙工作室创立人。年纪不大,也就三十。
  除了是工作室老板外,陆续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知名歌手。
  一行四人,要了个小包厢。
  曼宁的消费出了名得贵,陆续这次是下了血本。
  除了他俩,还有两个是颜色的经纪人和执行经纪。
  经纪人白霜年纪略大些,跟陆续也是老交情,说话做事都挺随便。两人从一进门就在聊节目的事儿。
  执行经纪沈婷只比颜色大几岁,特爱管她,拿着菜单研究在座几人的喜好。
  颜色在这几个人里年纪最小,资历也最浅,坐下后就开始玩手机打游戏。
  陆续让沈婷要几瓶酒,白霜笑着拦他:“差不多得了,这还没官宣的事儿,闹大了万一让人知道可麻烦。”
  沈婷笑:“不怕,约都签了,迟早的事儿。”
  白霜在那里皱眉:“可不一定。听说了吗,今儿早上正尚的冯璐就给撤了,合同前一天刚签,第二天就撤,半点商量没有。”
  “怎么了?”
  “太高调,跟个记者说漏了嘴。导演二话不说就给撤了,现在正找人补她的位子呢。”
  “黄导难得这么狠,受刺激了吧。”
  “不是老黄。”陆续抽了口烟,给沈婷解释,“换了,来了个新的,有点难搞。合同里有一条,第一场开播前有保密义务,从前是摆设,现在人家来正经的了。”
  “怎么,黄导不干了?“
  “给人挖了,去了对家。”
  沈婷的菜单差点掉地上:“这么绝?节目都快播了,临时跑路太不仗义了。这下怎么办?”
  “空降呗。”白霜露出一点浅笑,“新来的听说不错。”
  “这么狠还不错?”
  “长得不错。”
  颜色游戏正打到关键处,没听清这几人说什么。包厢里烟气浑浊,她闻了喉咙发痒,伸手摸了下嗓子,血槽就被打空了。
  真倒霉。
  她借口上厕所,去外面透透气。
  曼宁的走廊设计的挺有特色,两边一水儿的落地镜。颜色边走边照镜子,随时不忘臭美。
  走过一间包厢门口,听到里面传出个娇滴滴的声音。
  “哎哟霍导,我胆子小,您可别吓我。”
  颜色脚步一顿。
  是刘蓉的声音。
  既妖且贱,是刘蓉的特色。
  颜色站在镜子前,看到了后面包厢里的光景。
  包厢门半开着,刘蓉躺在餐桌上,笑得一副要高/潮的模样。超短裙再往上一毫米,就能露出底裤颜色。上半身波涛汹涌,跟她刚打的游戏里某个NPC很像。
  除了不能露的地方,其他都快露光了。
  是本尊没错。
  有只手按在台子上,离刘蓉很近。颜色想看清那男人长什么样,无奈让包厢门给挡住了。
  不用想也知道,脑满肠肥歪瓜裂枣,要不刘蓉不会说那样的话。
  刘蓉比她早一年入行,也是歌手,出过两张碟,反响一般。有次活动颜色差点被个老板占便宜,刘蓉出手替她解了围。
  两人于是成了朋友。
  后来她俩就约定,互相帮忙“赶”色狼。
  “咱们长成这样,凭什么谁想睡就睡。”
  彼此还定了暗号,刘蓉的暗号就是刚才那句“我胆子小,您可别吓我。”
  特意用的“您”字。
  “那要是说你呢?”
  “那就是真想睡,你不用管。”
  颜色撇撇嘴,琢磨着这会儿要不要管。
  刘蓉估计是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了。
  包厢里就那两人,门一关想干什么都行。这个圈子里,让人睡了也只能咬牙忍,除非不想混了才会抖落出来。
  管还是不管,颜色在挣扎。
  刘蓉说完那句话后,包厢里再没声音。颜色看那男人的胳膊,琢磨着这人似乎不胖。
  搞不好没那么丑?
  没那么丑就能送刘蓉上人家的床吗?
  颜色咬咬牙,算了,管一回吧,谁叫她欠人人情。
  一转身正巧看到服务生推着餐车过来,上下几层摆满碟子。
  “谁的?”
  “105包厢。”
  就是刘蓉的包厢。
  颜色拿过餐车:“行了给我吧,一起的。”
  服务生挺年轻,看起来没什么经验。车被夺了后愣了两秒想要拿回来,突然又问:“你是颜色吧,唱《渐变色》的那个颜色?”
  “你还认得我?”
  “我是你粉丝。”
  颜色出道不到一年,碰到粉丝还有点新鲜。
  “行,回头给你签名。”
  她说话间已经把餐车推进了105包厢,掐尖了嗓子问刘蓉撒娇:“蓉蓉,你的菜来了。我亲自给你上,够有面子吧。哎哟,你这还有朋友啊。”
  餐车不小心撞到椅子上,咣当动静不小。
  包厢里没人说话,一声巨响后是糟心的沉默。三个人看着彼此。
  水晶灯太亮,颜色满眼都是刘蓉巨大的胸,还有霍正希五官分明的脸。
  刘蓉迅速从桌上爬起来,抓过旁边的流苏披肩盖住胸口。她有点恼,用眼神示意颜色出去。
  千载难缝的好机会,让人给破坏了。颜色什么时候来的?
  颜色哪里还看得见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霍正希瞧。
  就这张脸,怎么也瞧不够。
  幸亏她进来了,要不然吃亏的就是她的希希了。
  刘蓉那个小色女,霍正希落她手里,还不给吃得骨头都不剩。
  没人说话,刘蓉有点尴尬。她觉得自己是这一场的主角,赶紧上前几步。
  “对不起霍导,我没想到……” 思 兔 網 文 檔 下 載 與 在 線 閱 讀
  “没事儿,下次再约。”霍正希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嘴角一扬往外走。
  走过颜色身边的时候,对方下意识往旁边让了让。他就这么走了过去,目不斜视。
  颜色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她转身追出去几步,只看到霍正希挺拔的背影。
  还跟从前一样帅。
  刘蓉穿好衣服出来撞她:“怎么,看上了?”
  “没你那么不要脸。”
  刘蓉不爱跟丑的睡,但爱睡美的。
  她向她求助,颜色很意外:“这样的你都不要啊。”
  “谁说不要的,这不正努力着嘛。偏偏你进来搅事儿。”
  “我不是听到你的暗号了嘛。”
  “我说了吗?”
  颜色学着她的腔调,把那句话又给说了一遍,听得刘蓉直笑。
  “行啊你,还有点本事。我这正勾引人呢,谁知道你在外头。”
  颜色耸耸肩,怪她多管闲事啰。
  她把刘蓉拉回包厢:“你这忙什么呢?”
  刘蓉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vocal啊,好容易空出来的位子。冯璐栽了你知道吧,我多难得约到霍导,正使劲儿呢,这下全砸了。”
  “他看起来也不像生气的样子,没关系的。”
  霍正希脾气好颜色是知道的,他对她向来没脾气。
  “什么没关系,关系大了。这年头但凡能开口唱两嗓子的,谁不想上那个节目,你敢说你不想?”
  “想啊。”
  “对啊,那就得想办法抢啊。名额有限就十个,老货们分去一半,给我们新人就五个,还不争个你死我活。”
  这话说得有道理,要不今天陆续也不会突然请客吃饭。
  他这人向来铁公鸡。
  颜色能进节目运气实力一半一半,她也想刘蓉进,可刘蓉长相逆天实力稀松,真的挺难。
  她当年出道靠着一对36G的胸器吸引了一波眼球,但一开口唱歌……
  好吧,长得美就行了,这年头歌手要什么唱功。
  “哎,你怎么这么淡定,我刚说冯璐的事情,你不激动吗?你不想争?”
  颜色怕被她看出异样,赶紧道:“想啊,可我不行啊,我没你这实力。”
  “你这小脸可是够美的,就是身材……干巴了点儿。我跟你说的丰胸□□到底做没做?”
  “做了做了。”颜色敷衍她,转移话题,“那你应该成了吧。你都这样那样了。”
  她模仿刘蓉扯了扯上衣,努力想挤出一点肉来。可惜,天生资质平平,胸也平平。
  刘蓉被她的样子逗乐了,笑得花枝乱颤,转眼又板下了脸:“成个屁,我都快脱光了,他一点反应没有,眉毛都没挑一下。”
  “不会吧。”
  颜色心里暗喜,她的希希果然不一般。
  “唉,我是真不抱希望了,今年上不了以后也没戏了。”
  刘蓉运气不好。《Vocal》一年一季,新人老人对半开。新人只挑出道不满一年的歌手,不限男女。刘蓉本来去年有机会上,毕竟她的身材是一大卖点。
  可她那时候正跟公司闹别扭,为了一点合同上芝麻绿豆的小事儿。结果公司不想捧她,节目就没上成。
  一年年新人更新换代快得很,刘蓉眨眼也快成老人了。
  “你都出道一年多了,也不符合要求。”
  “所以才要霍导帮忙嘛。”
  刘蓉拿起桌上的酒杯灌了一大口,自嘲地笑:“算了,搞不好哪天我熬成老人了,照样可以上。”
  颜色也笑,又想起霍正希刚才看她的眼神。
  不喜不嗔,毫无波澜。
  不,他眼里根本就没她这个人。
  “他真没反应啊?你们的姿势挺暧昧啊。”
  “我也觉得他都该饿虎扑食了,可人家真是牛啊,离那么近连呼吸都没变,跟潭死水似的,白瞎了我这身衣服和妆容。”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