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融雪》作者:蔚空

更新:2017-10-11  大小:71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融雪
作者:蔚空


文案

荣雪在辅导班兼职的时候,遇到个难搞的学生。本以为硬着头皮等他上完课时就能解脱,哪知却被那小混蛋缠上了。
作逼忠犬小狼狗的追妻之路。
——我爱你用我的幼稚和莽撞,也用我的成长和成熟。

姐弟恋/校园+医生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荣雪,邵栖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见
  九月份,由夏入秋,昼短夜长。不到八点,天就已经黑透了。
  刚刚开学不久,虽然课业还未繁忙起来,但杂事一堆,荣雪从无聊的班会出来,已经快七点半,只得一路小跑赶到校外兼职的辅导机构。
  平日里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只用了十几分钟。
  谢天谢地没有迟到,还有多余的时间让她喘口气。
  她兼职的这家机构口碑不错,她能在这里兼职两年,算是运气好。
  那时刚来江大上学,认识了一位英语系研究生学姐,学姐当时就在这家机构做兼职老师,知道荣雪高考英语考了将近一百四,又恰好碰上辅导班缺英语老师,就把她推荐了进来。
  不知是因为刚刚从高考独木桥厮杀过来,还是一开始带的几个学生,都是乖巧认真的女孩,荣雪第一次当辅导老师,竟然十分得心应手。两个月下来,几个女生成绩提高得很明显,家长还特意打电话给机构表示感谢。
  于是领导便将她留了下来,一直做到了现在。
  不过她这个资历,也只有在极度缺老师时,才有机会顶一下,平时做得是兼职班主任的工作。
  所谓班主任,其实也就是打杂,负责与家长和老师联系,管理上课考勤,跟踪孩子的学习情况,顺带招招生赚点提成。
  荣雪是医学生,课业非常繁忙,花费也不便宜,即使她成绩优异,每年能拿到奖学金,但也远远不能覆盖学费生活费。
  八年制的临床医学,漫长到似乎一眼看不到头,如今这条万里长征路她才走了四分之一。
  她在机构管理晚班,每天只需要晚上坐班两个小时,算是很轻松的一份兼职,收入不多,但胜在稳定,而且离学校也近,加上寒暑期旺季时候可以代课,平日周末再接一两个家教,让她至少暂时可以安心学业。
  所以这份工作,对她非常重要。
  今天的晚课新开了一个三人的小班,她得赶去负责安排。
  任课的老师姓陈,六十多岁,是重点高中的退休特教,三个学生则是他们校附中的高三生。
  江大附是省重点,根据她过去两年的经验,不论成绩好坏,附中出来的学生,都还算好管理。重点中学的学生,总归是比较讲规矩的。
  老师那边好带,她这个打杂的班主任,也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事。
  不过显然,她是过于乐观了。
  还差几分钟到八点。
  陈老师已经到了教室,正坐在讲台翻看试卷。
  她敲门走进去打招呼:“陈老师。”
  陈老师几年六十多,带着一副老花镜,两鬓已经苍白,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太太,一看就是那种尽职尽责的老教师。
  见她进来,陈老师笑道:“小荣,你来了!正在看测试的卷子。”
  机构会在学生报名后进行一次水平测试,这份试卷的难度与高考相当。
  荣雪走到讲台边,随手拿起来那几份试卷看了看,看到分数和错误的地方,眉头不由自主蹙了起来。
  一百五的总分,最高的一份七十,最低的一份刚过五十。一些低级的错误,估摸着初中生都不会犯。
  江大附常年一本升学率超过百分之八十。一次招到三个水平这么惨不忍睹的附中生,还真是难得。
  不过她倒也不担心,实际上,机构更喜欢招一些差生,因为差生提高更加明显,便于机构的招生宣传。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再一次过于乐观了。
  她翻完卷子,再抬头去看墙上的钟时,八点已经过了三分钟,而那三个学生还没出现。
  她皱了皱眉,忽然想起刚刚进教室时,外面的走廊似乎是站着三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如果没记错,那蓝白相间的运动装就是江大附的校服。
  “陈老师,您先等一下,我去看看学生有没有来!”
  她转身走到门口,往外一看,果然见那三个男生还站在原地。
  中间一个拿着个游戏机玩得忘乎所以,旁边两人凑在一起看得不亦乐乎。
  走廊的灯最近坏了一盏,光线黯淡,三人又都低着头,荣雪看不太清他们的长相,只看得到三个人手指间的烟头红光若隐若现,与那身象征青春的校服很是违和。
  即使她并不是真正的老师,也比这些男生大不了几岁,可当自己跨进大学的门槛后,再去看高中生,便觉得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那些不过比自己小几岁的高中生,在她眼中变成了孩子,于是她也就习惯用成人看孩子的目光去审视。
  而在这种审视中,十几岁的男孩抽烟,不过是一种蹩脚的证明自己长大的行为,可笑得令人生厌。
  她眉头蹙起,淡声提醒:“你们是来上课的吗?已经到时间了。”
  “邵栖,上课了!”左边的男孩拍拍中间拿着掌机的男生。
  那男生却只将手中的烟叼在嘴里,连头都没抬,含糊敷衍道:“稍等一下,我打完这一盘。”
  不知道是回答荣雪,还是他的同伴。
  荣雪眉头蹙得更深,本来带着冷清味道的嗓音,提高了几分:“进教室!上课!”
  “卧槽!死了!”男生终于抬头,看向荣雪时,大概是看出她是个兼职的大学生,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意,“小老师,你急什么?反正学费交了又不能退,还怕拿不到工资么?”
  他的脸在黯淡的光线里,明暗莫辨,荣雪依然没看清他的模样,但他言语中堂而皇之的无礼,她听得很清楚。
  他旁边两个男生附和般地笑。
  荣雪兼职这两年,不是没遇到过顽劣的学生,所以并没有被这几个男生的恶劣吓到,只是面无表情继续道:“进来上课!”
  说罢,转身走进教室。
  三个男生丢掉没抽完的烟,笑闹着进门,挤在一堆坐下。
  陈老师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好!”
  然而三个男生并没有回应她。
  这种无礼让荣雪眉头再次皱起。
  辅导机构毕竟不同于学校,说是教室,不过是一间小办公室,但里面还是有好几张课桌,不至于需要三个男生挤在一起。
  荣雪面无表情扫了一眼三人,指了指旁边的座位:“你们坐开点。”
  两个男生哀嚎一声,不情不愿地分开,一脸被她棒打了鸳鸯的样子。
  荣雪扫了眼吊儿郎当的三人,到:“我叫荣雪,是这里的班主任,负责管理夜课,你们有什么课堂之外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荣雪虽然也不过二十岁,却不太有这个年纪的青春洋溢。
  齐刘海过耳短发,戴着略显土气的眼镜,衬衣长裤,最平淡无奇的打扮,配上不苟言笑的表情,仿佛从头到尾写着“无趣”两个字。
  而十七八岁的男生,最讨厌的就是无趣。
  所以三个男生对她的自我介绍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她当然也没准备等他们有什么反应,继续介绍道:“这位是陈老师,接下来几个月你们在这里的英语老师。”
  陈老师站起来笑容满面温声道:“你们好。”
  大概因为是正儿八经的老师,左右两边的男生这回有了回应,只是一看就是刻意地大声道:“陈老师好!”
  陈老师似乎没觉察出学生的不礼貌,只是朝他们和蔼可亲地点点头。→思→兔→網→
  荣雪皱了皱眉:“上课之前,我先把辅导教材发给你们,顺便点一下名。”
  “肖莫然。”
  “到。”左边的男生嬉皮笑脸举手回应。
  “杜远。”
  “到。”右边的男生也笑着举手。
  “邵栖。”
  教室一片寂静。
  “邵栖。”荣雪又念了一遍,目光落在中间那正在看手机的男生身上。
  然而男生还是没回应。
  旁边两个男生笑着看他,似乎想看他要闹什么幺蛾子。
  荣雪走过来,手指点了点他的桌面,一字一句问:“你是不是叫邵栖?”
  男生终于抬头,歪头看她,嘴角勾起一丝轻佻的笑:“小老师,你是不是傻啊?咱们就三个人,他们两个都点了名字,我不叫邵栖难道你叫?”
  如果不是他吊儿郎当的表情和这恶劣的言语,这其实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少年。皮肤干净,五官立体,狭长的眼睛是最适合男生的薄薄双眼皮,眸子漆黑,看人的时候,倨傲中中带着点显而易见的玩世不恭。
  旁边两个看热闹的男生果然哄然大笑。
  机构毕竟不是学校,何况她连任课老师都不是,只是一个兼职的工作人员。荣雪知道他们不会把自己当做老师看待。
  实际上,在这里花钱来辅导的学生才是大爷。
  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她没有和邵栖争辩,甚至也没有责备他的无礼,只是将手中的教材放在他桌上,便面无表情回到前面,低声道:“陈老师,你上课吧?有什么问题找我就好。”
  陈老师笑着点头:“谢谢你!”
  荣雪转头轻描淡写看了眼底下的三个男生,走出了教室。
  邵栖有些悻悻地将手机放在桌角。
  这个辅导班是他老爸强行给他报的,试图去挽救他病入膏肓的英语成绩。
  他是理科生,英语是他最讨厌的科目,枯燥无味,毫无乐趣可言。
  他看了眼前面荣雪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眼讲台上的老太太,连在辅导班遇到的老师,也和英语一样无趣。
  陈老师开始上课,底下的邵栖支着脑袋,看向窗外深不见底的夜色,从头到脚写着心不在焉。
  夜色沉沉,有蝉鸣隐约传进小小的教室里。
  邵栖的脑子里有点空洞,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然后便在老太太催眠般的声音中睡着了。
  这一层都是小班教室,办公室就在中间。
  作为夜班班主任,荣雪其中的一项工作,就是每节课去巡视一下课堂,一来是看老师教学状况,二来看学生的学习情况。
  然后她便从窗户外看到了今晚刚开的小班里,陈老师在讲台上认真讲课,而下面的三个学生,左右两个神游,中间那个叫邵栖的男生,则堂而皇之地呼呼大睡。
  陈老师试图叫过几次,但男生爱答不理,脑袋一偏,换个姿势又睡过去。
  辅导班不是学校,而是盈利为目的机构,老师和学生的位置也就跟学校不一样。
  陈老师虽然是重点公立高中出来的特教,但是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