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天姿娇女》作者:一楼

更新:2017-10-11  大小:202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天姿娇女
作者:一楼


 公主重生成侯府千金,这一世她要揭露前世惨死的真相,愉快地开启她的新人生,只不过前世的那个渣渣,这一世怎么又不要脸地贴了过来。


标签:古代情缘

腹黑 贵公子 轻松 重生


楔子

景泰十五年五月初一。
大景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尽宠爱的嘉宁公主萧菲儿薨了,她生前受尽了景帝的宠爱。
只要嘉宁公主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景帝也会想方设法把那月亮给她摘了下来。
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一夜间薨天了,景帝却没有只字片语,也没有流露出过多悲伤地情绪,而是命人将其草草地下了葬,与嘉宁公主同一天下葬的还有嘉宁公主的亲哥哥三皇子潜。
嘉宁公主和三皇子的亲生母亲贤妃娘娘也在这一天被景帝幽禁在了清心殿。
景帝却是面不改色上了朝,这一切显得极不寻常。
众大臣虽心有戚戚然,但观景帝之面色,俱都不敢言语。
当天,据闻嘉宁公主的寝宫还闯入了一名刺客,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随着嘉宁公主的死,一切的谜团都被埋葬到了地下。

☆、第1章 面具少年

景泰十五年八月初八,冷风肆虐,细雨迷离。
帝都百里外桃花村的密林中,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从深坑中站了起来。
在片刻的迷惘后,她抬头仰望着天际,眸光微微一闪,忽地笑了。
突兀的笑声在这冷雨飘落的夜里阴森而又诡异。
这少女疯了吗?
她当然没疯,因为她重生了。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让人感觉到欢快的。
目前对少女来说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从这个深坑中爬出去。
嘉宁眯眼瞧了眼眼前的深坑,伸出了手,可惜她失败了。
不过她并没有泄气,她要回去,重回那个金碧辉煌宫殿,去寻找她身死的真相。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人能阻挡她前进的步伐。
此时,一阵冷风挟着雨丝袭来,刺骨的冷意穿透皮肤深入她的骨髓,冻得她直打颤。
她紧紧地咬住了下唇,硬是没有吭上一声。
在多次尝试未果后,她再一次伸出了手,这一次她终于成功地攀上了坑沿。
嘉宁心中大喜,不过意外却瞬间发生了。
风雨中传来了马蹄声和利箭破空的声音,紧接着一人翻滚而来。
直接把她撞回土坑当中,本就逼仄的空间,因为他更加狭窄了起来。
那人修长有力的身躯紧贴在她的后背上,把她压制得死死的,温热的呼吸直喷在她的耳际。
嘉宁满脸愕然,“你是何人?”她问道。
说一出口,她的脖子就被人生生地掐住了。
“我是何人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这一刻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中就行了。”
那人声音听着年轻,语气却是森寒无比。
嘉宁心下一沉。
她想到父皇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当你看不清敌人或者不知道敌人的用意时,你要学会隐忍。
当你面对一个比你强过百倍千倍的敌人时,你更要学会隐忍。
想到景帝,嘉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本就已经被雨水沾湿的脸庞立时模糊了一大片,她抬了抬手。
“不要随便动手,也不要开口,否则,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冷咧的声音再一起响起。
她知道他没有骗她,嘉宁止住了泪水,没有乱动,也没有开口说话。
越是面对危险的时候就越要冷静,这也是她的父皇亲口对她说的,她把父皇的话牢牢记在心中。
也许她的办法奏效了,她感觉后背的压力轻了一点,这让她有了喘熄的机会。
此时,又有阵阵马蹄声响起。
风雨中传来少年的嘟囔声,“元畅哥,我明明看见那小子冲进了林子里,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
“他中了我一箭,跑不了多远。”清雅温润的声音在风雨中荡起一层层的涟漪。“你们仔细找找。”
元畅。
嘉宁在心中反复呢喃这个名字,这名字无比熟悉,她似乎在哪里听过。
脖子上加重的力道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感觉身后之人的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粗重的呼吸如同一把刷子轻刷过她的颈项,让她的寒毛根根竖立了起来。
“妈的,大雨天的,小爷还要累死累活干这差事。要是抓住那个小子,小爷非剥了他的皮不可。”少年抱怨道。
接着,马蹄声四散了开去,她猜想这些人应该分头去寻找了。
背后之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些人为什么要抓他?
要不要向这些人开口求救?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给打消了。
此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被景帝护在掌心的嘉宁公主萧菲儿了,而只是一个小小五品京官的女儿陆菲儿。
许是天意让她重生在陆菲儿的身上,虽然她和她的名字只一字之差,不过这一字隔开的却是天与地的距离。
这些人能不能救她还是一个未知数,就算他们肯救她,也未必快得过她脖子上的那只手。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一道马蹄声渐渐朝她们的方向踏了过来。
紧接着,一道迫人的视线也随之而来,嘉宁的心跳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
身后箍住她的那只大手越来越用力。
她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翻江倒海的情绪翻涌而来,嘉宁生生咽了下去。
少年的声音在千均一发之际又传了过来,让她如沐甘霖。
“元畅哥,东边有马蹄的声音,那人应该往东边去了。”
“追”。清雅的声音一声令下。
那道迫人的视线消失了,嘉宁心头一松。
马蹄声向东边而去,渐渐消失。
后背的重量蓦地一轻,一直掐着她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她的身子随之一软,一头就往泥坑里栽了下去。
她哀叹着闭上了眼,出乎她意料的是她没有掉在泥坑里。
那人竟帮了她一把。
她喘了口气后,拨开额际湿湿的秀发,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面前之人。
少年一身黑色夜行衣,脸上戴着一个青铜面具,虽看不出面容,但与生俱来的清冷矝贵却怎么遮也遮不住。
他挨着土坑的一侧靠着,下巴微微抬起。
一双星眸如极地的寒冰,此刻正冷冷地盯着她。
那悲凉充满恨意的眼眸如一根细针直扎入嘉宁的心脏,让她的呼吸猛的一窒。
只觉得心狠狠抽[dòng]了一下。
面前身形单薄、瘦小,他一手就能捏死的小童那是什么表情?怜悯,同情?真是可笑。
少年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
嘉宁像是没有看到他眼底的轻视,目光在看到他后背插着的那只羽箭上停了下来。
脱口道,“你受伤了?”
“这伤口要尽快处理一下。”
少年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站了起来。
他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你不能走。”嘉宁急促地喊道,“那些人说不定掉头就会回来。”
“我就住在这附近的庄子上,你帮我脱离这个深坑,我可以带你去庄子上暂时躲避一下。”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丁点力气,又湿又冷。他走了,她怎么办?
见他仍无动于衷,她继续劝说,“你的马丢了,身上又带着伤,你现在如果自己出去,无疑是羊入虎口。这附近我熟,我能帮你。”◆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第2章 脱困

少女的眼睛亮如繁星,眸中带着一丝期盼。
少年冷冷嗤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迎上他鄙夷的目光,嘉宁挺直了脊背,语气铿锵有力,“我真的能帮你。”
此时,风雨更大,树枝沙沙作响。
瘦弱的少女在暴风雨中仍傲然贮立,此刻正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那双如水的双眸在黑夜中越发清亮。
少年紧紧抿着嘴,凝视着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就在嘉宁以为他会选择丢下她,独自离去的时候。
少年却是出乎意料地一把拎起她把她高高举过了肩头。
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呀”的一声,失声惊呼了起来。
又急急捂住了嘴。
接着,她听到一声闷哼声,估计是他不小心扯动伤口了。
嘉宁回过神来,不再迟疑,双手迅速攀上了土坑边缘,成功爬上了土坑。
她眼神一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长长吐了口气。
暗想如果这时候她撒腿就跑,坑中的少年怕是追不上她,也不会追她。
要不要逃跑呢?
她眸光微动,回转身向他望去,不料对上他泛着冷意的嘲弄眼神。
嘉宁面上一窘。
幸亏天色昏暗,他看不清楚。
她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向他伸出了手。
他避开了她的手,伸手在土坑边缘用力一按,就跃上了土坑。
嘉宁讪讪然缩回了手,道了声谢。
他没反应,嘉宁也不在意。
指着密林口一处闪着灯光的院子对他说道,“庄子在那,不远,我带你过去。”
少年依旧沉默。
嘉宁无趣地撇了撇嘴。
她睨了眼他背上的插着那只羽箭,皱了下眉。
“我先走,你跟在我后面。”嘉宁轻声吩咐。
等走了几步后,她像似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
对他说道,“你先等等。”
多事。
少年心中这么说着,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嘉宁快步走回了土坑边,在四周寻了一些杂草枝叶把土坑掩盖了起来。
做完这些事,她拍了拍手,对他笑道,“好了,走吧。”
黑暗中,少年被她明晃晃的笑容蜇了一下。
他微怔了一下,不自在的别开了眼,跟在了她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向庄子走去。
少女的背景纤细苗条,弱不经风,脊背却是挺拔如松。
这样的一个少女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她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