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鬼面将军宠娇娘》作者:只只不醉

更新:2017-10-20  大小:132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鬼面将军宠娇娘
作者:只只不醉

文案

高冷鬼面大将军X娇艳妩媚美娇娘
魏国公府二房嫡女宁如玉长相妩媚,国色天香
重生一世,她成了“鬼面将军”霍远行的御赐未婚妻
“鬼面将军”霍远行战功赫赫,位高权重
传闻他手段狠厉,面有刀疤,能治夜啼
晋都人听闻其名无不胆战心惊
然而事实证明,传闻都是骗人的
他只会宠她宠她宠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如玉、霍远行 ┃ 配角:宁家一家人、霍家一家人等等 ┃ 其它:宅斗、甜文
=================

  ☆、第001章

  姜婉玉死了,在春光灿烂桃花盛开的春日里被人掐死了。
  那日午后,她躺在屋子里的荷花美人榻上小憩,迷糊中感觉有人从背后掐住了她的脖子。
  窒息的感觉猛然袭来,她从惊恐中陡然睁大眼睛,两手紧紧扣在掐着脖子的粗粝大手上,拼命想要把那双恐怖的索命的大手从脖子上掰开。
  缺氧让她难受,胸肺仿佛要炸开一般,她痛得无法呼吸,求生的本能令她激烈地挣扎,双腿在美人榻上乱踢乱蹬,张开嘴巴想要呼救,可惜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人的力气大到恐怖,狠狠掐住她的脖子不放,就像是铁钳子一样,几乎要把她的脖子掐断。
  她的力气实在太小,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反抗,依然是徒劳无功。
  最后,她像一只无水的鱼,双眼瞪得圆圆的,朝着半空中张大嘴巴,两只手无力地滑落下去,到死也没能发出一声求救的声音。
  姜婉玉就这么死了,到死也没有看到凶手是谁,唯一深深刻印在她脑海里的是——她反手去抓那人手臂的时候,摸到他的手臂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转眼过了五日,魏国公府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院子里的桃花开得正艳,一团团一簇簇开满枝头,粉色的花瓣,黄色的花蕊,在阳光的照耀下极妍艳丽。
  微风吹拂,花香四溢,粉红色的桃花瓣随着微风飘落下来,铺满整个庭院。
  满园桃色无限好,灿烂无双,只叫人莫负了这大好春光!
  魏国公世子夫人沈氏刚去瑞安堂给老夫人罗氏请了安,又伺候罗氏用过早膳,向罗氏禀过府中的大小事务,直到罗氏面露疲倦,她才告退出来。
  每日里伺候老夫人罗氏是一件极累人的事儿,罗氏挑剔,不喜欢二房的次子媳妇徐氏,也不喜欢三房的庶子媳妇冉氏,唯独就只喜欢长子长媳沈氏,也只喜欢把沈氏留在身边,教她一些事宜,是以沈氏每日里伺候罗氏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不过今日却有些不同,沈氏的脸上没有往日的疲累,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兴奋,虽然她已经极力掩饰那股兴奋劲儿,但眉梢眼角怎么也压制不住的激动之色还是出卖了她。
  沈氏脚步轻快地走在庭中小径上,抬头看向满树的灿烂桃花,脑海里不断回想起老夫人罗氏刚才所说的话,心道:如果那件事成了……
  她猛地顿住,拽紧手中的丝帕,猛然转头望向二房漪澜院的方向,眼睛里迸射出一道狠厉的光,恨恨地想道:要想事成,宁如玉那丫头只怕是最大的阻碍!不过还好,那丫头也是个福薄的,大约也活不了两天了。
  此时的漪澜院里,一个穿着翠绿色缠枝花褙子,白色绣花长裙的丫鬟和一个穿粉红色绣花褙子,白色素面长裙的丫鬟正站在外间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其中穿翠绿色缠枝花褙子,白色绣花长裙的丫鬟名叫碧清,她朝内室的方向瞟了一眼,努了努嘴道:“四姑娘从赐婚就病到现在,这一病就病了十来天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好了?”
  另一个穿粉红色绣花褙子,白色素面长裙的丫鬟名叫碧莲,她手里端着洗漱用的盆子,盆子里装着已经冷却的温水和帕子,显然是刚在内室里伺候了生病的四姑娘擦洗完才出来,听得碧清的话,为自家姑娘心疼道:“还不是因为鬼面将军霍远行的传闻太可怕,什么心狠手辣,面有刀疤,能止小儿夜啼,生生把四姑娘吓出病来,不然四姑娘一直好好的,怎么会生病?”
  先前说话的碧清闻言嗤笑一声,挑眉又看了内室一眼,凑到碧莲的耳边压低声音道:“要我说啊,分明是四姑娘没那个福分,武安侯府那么气派,比起咱们魏国公府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侯爷霍远行又刚立了大功,深得皇上的信任,虽然外面的传闻是不太好听,但是那也只是传闻而已,谁知道内里是怎样的?况且四姑娘只要嫁过去就是侯爷夫人,比大房的大姑娘还要嫁得好,这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婚事,让多少人羡慕红了眼?可惜啊,她命不好,刚一赐婚就被吓病了,这不是没福气是什么?”
  “这怎么会是四姑娘没福气?”碧莲一心维护四姑娘,极力反驳道:“四姑娘之前一直好好的,是赐婚之后才生病的,这分明就是因为霍远行是个不祥之人,才会把四姑娘克到的。”
  “说你傻你还真傻!”碧清嘲笑了碧莲一句,斜眼看着她道:“反正我看四姑娘这病只怕是好不起来了,看了那么多的大夫都说没救了,你想继续伺候病人就继续伺候吧,我可是不想伺候了,我已经跟我干娘说好了,下个月就把我调到大房的五姑娘身边去伺候,五姑娘一向出手阔绰,去了她那里也能多得些赏钱,漪澜院这地儿我是真不想待了。”
  要知道现在大房的大老爷是魏国公世子,将来就是魏国公,是魏国公府的主人,五姑娘是大老爷最疼爱的嫡次女,她的前程只会比四姑娘好,不会比四姑娘差。
  这事儿碧清一早就打算好了,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搭上大房的五姑娘,帮着五姑娘在暗地里做了不少的事儿才有了这个机会调过去,她万万不可错失了这个机会。
  本来四姑娘的赐婚圣旨下来的时候她还有一点儿后悔,不过现在看来,四姑娘就是个福薄的,赐婚第二天就一病不起,到现在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所以跟着四姑娘是没有任何好前途的。
  碧清得意地道:“再过两天我就要调到五姑娘那边去了,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可以来找我,我会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帮你的。”
  “你什么意思?”碧莲一把抓住碧清的胳膊斥道:“你怎么可以趁着四姑娘病重的时候另攀高枝儿?四姑娘从来没有对不起你,给你的赏钱也并不比五姑娘少……”
  碧清毫不留情地拂开碧莲的手,冷冷地道:“话别说得这么难听,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不过是给自己谋了个更好的去处罢了。难道真要等到四姑娘咽了气,我们被打发出去或是被分去其他地方干杂活?我现在怎么说也是个一等丫鬟,哪怕去了五姑娘那里也是一样,难道真要等到四姑娘没了,我再去当那没等级的丫鬟?我可不想去吃那苦头,要去你自己去,何苦来哉!”
  “你,你……”碧莲被碧清一席话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们两个当年一起进的府,一起分到四姑娘身边伺候,四姑娘一向对她们不薄,待她们情同姐妹,没想到事到如今,碧清却是要做那忘恩负义之人,怎叫她不难过?不气愤?可惜她嘴拙,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除了对着碧清气呼呼地“你”了半天,竟卡住说不下去了。
  碧清见碧莲气得脸色发青又笨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不由轻蔑地哼了一声,“蠢笨如猪!”抬手一推她的肩头,大步走了。
  内室里,刚刚醒过来的宁如玉(姜婉玉)正好听到了外面两个丫鬟的争论。
  此时她的脑子还有点乱,她记得她前世名叫姜婉玉,嫁给武安侯府二房大公子霍远诚为妻,五日前她午睡时被人掐死,然后灵魂就在武安侯府里到处飘荡。◢思◢兔◢網◢
  她看到她的遗体被人挂在了房梁上,伪装成她因父亲战死伤心难过上吊自杀的假象。
  她看到霍远诚在人前抱着她的遗体放声大哭,鼻涕眼泪糊了满脸,悲痛欲绝得几乎要哭死过去,俨然一副好夫君的模样,人人都为他的深情感动,赞他是正人君子。
  可惜第二天她就看到霍远诚在书房里与吏部尚书密谈,答应三个月之后娶尚书之女为妻,真是何其讽刺!
  更讽刺的是她还看到她生前最信任的丫鬟白芷,在她死后第三天的夜里就爬上了霍远诚的床,原来他们两个在她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勾搭在一起了。
  她看到她一向敬重的婆婆唐氏站在她的棺柩前面,泪流满面的对周围的人哭诉,“我这个媳妇儿啊是个再好不过的人啊,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我可怜的媳妇儿啊,你怎么就去了啊……”真真是情真意切。
  然而转眼她就看到唐氏坐在安静的内室里,对身旁最信任的白嬷嬷道:“姜婉玉那个废物,嫁给远诚这么多年都没帮上什么忙,以前姜将军在的时候还好,如今姜将军战死了,姜家就剩下一个跟她有仇的继母,更是帮衬不了远诚什么了。她死了也好,免得挡了远诚的仕途!”
  她还看到唐姨娘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跪在她的棺柩前给她磕头上香烧纸钱,完了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唐姨娘就捂着肚子说肚子痛,婆婆唐氏担心孙子就让唐姨娘回去休息。
  转眼她就看到唐姨娘抚着肚子自言自语地道:“姜婉玉那个贱人死了才好呢,她自己生不出孩子,就想抢我的孩子,现在她死了,就不会有人抢我的孩子了,这就是报应,老天爷开眼啊,真好,真是太好了!”
  看到这些表里不一的一幕幕,她只觉得齿冷,整颗心仿佛坠入寒冰地狱,只可笑当初她对他们那么好,全心全意地敬重公婆,伺候夫君,善待姨娘,没想到最后她竟落得如此下场。
  可笑啊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她不甘心,绝不甘心!
  

  ☆、第002章

  宁如玉(姜婉玉)躺在床上,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前世经历的那些痛苦萦绕在她心头,巨大的愤恨激发了她隐藏在身体里的潜能,激励着她勇敢坚强地重新站起来,再也不做以前那个懦弱无能的她。
  她花了足足两刻钟的时间消化适应前世今生的所有信息,很快接受了她死后又活过来的身份转变。
  前世她是姜婉玉,如今她穿到这具身体上成了宁如玉,以后她也只会是宁如玉,她会用宁如玉这个身份把两个人的生命都好好地延续下去。
  宁如玉先清理了一下`身体原主留下的记忆,从记忆中她赫然发现她的身体原主竟然不是生病死的,而是被人下毒毒死的,而那个下毒之人,竟然是她最信任的丫鬟碧清。
  宁如玉猛然想起刚才她醒来时听到外间两个丫鬟的对话,那个说要调去大房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