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皇后无所畏惧》作者:寒花一梦

更新:2017-10-20  大小:49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皇后无所畏惧》作者:寒花一梦

文案

莫名和皇后互换了身体,
永兴帝最不能忍受的有三点——
一、每天都要梳妆打扮擦脂抹粉。
二、每天都要应付后宫三千作死佳丽。
三、每天都要看皇后勾勾搭搭别的男性。
朕!又!不!是!断!袖!
·
自皇后伤病痊愈,
妃嫔们纷纷发现,
自己的日子突然就不好过了……

一句话简介:向皇后恶势力低头。

备注:①甜宠文,轻宫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后 ┃ 配角:皇帝 ┃ 其它:灵魂互换

1.变故

月色泠泠,楚妤站在种满杨柳树的堤岸旁,说不出滋味。去年今日,她从没有想过站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过七夕的人会变成大宛的年轻皇帝。

可一切都如此真实,不容人置疑。

微凉的风从河面吹过来,近来身体有些不适的楚妤掩嘴轻咳两声。站在她身旁的永兴帝微微蹙眉,忽而有一道道急促的声音响起,截断他未出口的话。

直上云宵的烟火在半空炸裂,星星点点散落回波光粼粼的河面。远处响起阵阵热情的欢呼,楚妤轻吁口气,站在亮如白昼的天幕之下,对姬恒笑道,“陛下,真热闹呐。”

姬恒轻唔一声,算作对楚妤的回应。入宫三个月,和姬恒的关系不咸不淡,楚妤对他的态度早已习惯。她收了笑,别开眼,不再说话。

忽然之间,暗处却有一眼数不清的黑衣蒙面人骤然冒了出来,提着长刀直接冲向堤岸。楚妤还未来得及反应,腰肢已被姬恒揽住。等到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人几乎逼至面前。

发现异动的侍卫很快拔刀护到他们周围,姬恒的声音也随之在楚妤耳边响起,他说,“闭上眼睛。”楚妤便照做了。

未几时,厮杀声、利刃刺进**的响动,人群惊慌哄散的动静不断传进她的耳朵,鼻尖也慢慢嗅到血腥气味。知道自己帮不上忙,楚妤任由姬恒带着她移动。

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他们好似被困在堤岸,脱身不得,背抵着柳树的楚妤终究偷偷睁开眼。视线可及是满地尸体与横流的鲜血,在夜色中更显可怖。

楚妤只觉得全身都泛起鸡皮疙瘩,胃里也不受控制的一阵恶心。强压下难受,看着整个人挡在她前面的姬恒,楚妤发现自己竟不怎么害怕。

似乎是察觉到楚妤的目光,姬恒回首看她,淡淡道,“闭眼,无事。”但他话音刚刚落下,在他身后近处,原本倒下了的一名黑衣人竟挣扎着站了起来。

那人举刀劈向姬恒,楚妤疾呼一声:“小心!”

说话间,她已经闪到姬恒身前,肩胛硬生生挨下了一刀。鲜血喷溅,像要将她整个人撕裂般的痛楚顷刻袭遍全身,楚妤不堪忍受,无法强撑,究竟还是晕厥过去……

2.秘密

拂晓未至,天地万物仍被夜色裹挟,黯淡而寂静。

碧瓦朱甍、雕梁画栋的凤央宫中,只两盏宫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金丝楠乌木雕花大床上躺着的女子眉眼清丽、脸色苍白,却在此时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姬恒睁开眼便怔了怔,因为他记得自己本该是守在楚妤榻边,为什么会……尚未想通透这一点,姬恒又发现另一个更无法理解的事情——他看到自己正趴在床边。

趴在床边的人是他,那么他是谁?

姬恒动了动,后背肩胛的伤口立刻传来一阵钝痛,提醒身体有伤、不宜乱来。他抬起手,入目一截皓白细腕,继而是纤纤素手,白净细嫩。

摸摸脸颊,腻滑而柔软;手掌往下,探入锦被之中,一寸一寸小心摸索,精致的锁骨,鼓胀胀的胸脯,平滑小腹,还有……他顿住动作,不再继续。

姬恒明白了一件事:他变成了楚妤。

虽然不明缘由,虽然这十分离奇,但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三天前,恰为七夕佳节,他带楚妤出宫凑民间热闹,殊不知竟遭遇暗杀。危机之下,楚妤为他挡刀,伤势严重、命悬一线。

姬恒记起之前的种种,犹有后怕。被御医抢救过来后,楚妤始终昏迷,他心里放不下,便一直在榻边守着她。思及此,姬恒偏头去看不小心伏榻而睡的“自己”。

假使他霸占了楚妤的身体,那现在在他身体里的人又是谁?

是楚妤,还是别人?

他的身份既是皇帝,这事情便是超乎寻常的严肃,合该小心谨慎。见趴着的人有要醒过来的动静,尚且摸不透情况的姬恒连忙闭了眼,假作仍是昏睡的模样。

·

楚妤迷迷蒙蒙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竟是趴在床榻旁睡着了。脖子僵硬,小腿也一阵发麻,这滋味着实不怎么好受……她抬手去揉脖颈,视线也不经意扫向了床榻上躺着的人。

嗯?!

猛然意识到不对劲,楚妤大惊失措,满目惶然愣愣望向躺着的自己。全然不可置信的感觉从心底升腾而起,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发生什么事情了?

难道她……

不对!

楚妤紧拧着眉,抿唇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饰。明黄的衣袍,五爪龙纹,皆昭示着这身体的尊贵身份。扫过屋内的摆设,她认得这是自己的屋子。

看一眼床榻上的自己,只犹豫不过一瞬,楚妤便起身快步走到屋子里摆放着的等身高铜镜前。借着微弱的烛光,她看到铜镜里映出了皇帝昂藏七尺的模样。

而她,此时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

望着铜镜里的身影,楚妤越是紧锁了眉头,纵然面上没有因为惊慌与惊吓而失神尖叫,她心里却颇有些六神无主。

先不说既然她而今占了皇帝陛下的身体,她自己的身体里的人又是谁……单说她该怎么办,就足够束手无策了。这难道真的不是梦吗?楚妤忍不住暗恼。

但她现在很清醒,知道这不是梦。

回想起自己醒来之前的种种,楚妤才注意到皇帝陛下守在她榻边且不小心睡着了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伤得多重、昏迷了多久,而如今又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是因为受伤昏迷才会发生了这种事情吗?

有什么法子可以恢复原样么?

或者说不得,睡上一觉……也许就好了?

心乱如麻,楚妤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她没法觉得自己变成了皇帝是什么好事,只觉得是个大、麻烦。万一骗不过别人、被别人发现……她简直不敢深想。

听得一阵低低的咳嗽声传过来,楚妤朝床榻扭头看去。

心神微敛,她轻压嘴角,迈步回到榻边。

·

自楚妤离开榻边,姬恒便偷偷睁开眼观察她的反应与动作。见她转瞬疾步走向梳妆台的方向,俨然是轻易辨认出这是什么地方、以及熟悉屋中的摆设。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见此情形,他心下自有想法,便趁无人在跟前,假意将将醒来,轻咳几声,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霸占他身子的人果然往回走,姬恒压下心绪,一时蹙眉瞧了过去。

小女儿家凌波纤步的姿态出现在自己身上,着实是说不出的别扭。姬恒的目光始终落在楚妤身上,待楚妤行至榻边,两人的视线究竟在空中交汇,却难掩微妙。

楚妤和姬恒互相审视着霸占了自己身体的对方,闭口不言。

自己受伤且或许伤得极重的事,至少楚妤是了解的。躺在床榻上的人,即使占了她的身体,也偏于弱势。但这个人冷冰冰的眼神让她感到熟悉,因为很像皇帝。

正想着,见榻上之人挣扎着想要起身,顾虑自己身体的楚妤忙往前迈了一步,促声道,“你还是躺着罢……”到底是她的身体,别人不疼惜,她自己还是疼惜的。

属于男子的低沉声音出口,楚妤很不习惯,她却不得不继续说道,“你伤得重,得好好休养才行。”扶着姬恒重新躺好,她在床榻边坐了下来。

楚妤的一连串反应,让姬恒对他们的情况有了新的猜测。

纵然还不能十成十肯定,可占据了他身体的人很可能是皇后的想法,让他体会到一丝“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既然这件事已经发生,那么比起别人霸占了他的身体,那个人是皇后必然属于不幸中的万幸。只要往后两个人配合得好,即使无法回归正常,也可免去许多麻烦。

姬恒记得自己不小心睡着前问过李德荣时辰,李德荣说是丑时差两刻。早朝是在卯时,大太监尚未提醒时辰,应是时间尚早……可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法上早朝。

光凭这个人走路的姿势,要叫旁人瞧见了,还不知要怎么想。若接触大臣,则更容易暴露问题,那是要出大事的。姬恒如是想着,便不准备弯弯绕绕了。

假使霸占他身子的人不是皇后,他索性想个法子尽快取了这人性命,免去一切后顾之忧才是上上之策。纵他尚无子嗣,但继位之事,母后和大臣们也会处理好的。

如是想着,姬恒彻底恢复镇静。

楚妤虽不知此时姬恒的想法,但审视过榻上的人半晌后,她自知自己担不起皇帝这一重身份,恐轻易会泄露端倪、暴露问题。届时,必定惹出乱子。

如果事情到了那一步,她必定承担不起。

既如此,不如早些掐断了好。

霸占她身体的人若非皇帝陛下,而是其他身份不明的人……哪怕这样对自己太过残忍,哪怕她也舍不得,却已然到了必须狠心的地步。

解决完了麻烦,她或可以求助太后娘娘。

那么——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她身体里的人,是皇帝陛下么?

·

窗外夜色浓浓,殿内红烛垂泪,烛火摇曳。

榻边的楚妤与榻上的姬恒,维持着相视而望的姿势,却皆很好的掩去了自己心底想法。只,原本各异的心思,至此却有了几分殊途同归的意味。

楚妤:“你……”

姬恒:“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便又都同时顿住。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