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满满得意》作者:喻言时

更新:2017-11-02  大小:56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满满得意
作者:喻言时


文案一:都说骨科陈医生清冷矜贵,是整个科室的高岭之花。于是满满姑娘就使劲撩,使劲撩。
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将她堵在墙角,当着那么多人面直接吻她,温热灼人的气息喷在她脸上,“怎么不撩了?”
梁满满:“……”

文案二:她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疯狂,想要声色的张扬,想要无畏的前行,想要独一无二的陈清源。——改编自陈粒《奇妙能力歌》

划重点:
1、1V1,HE。
2、撩汉狂魔VS骨科医生。
3、苏,甜,爽,少女心爆棚!
4、女追男,女主肤白貌美大长腿,一言不合就开荤段子!男主前期高冷,后期忠犬,实力宠女主。
5、作者非科班出身,如有bug,请温柔指正!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满满,陈清源 ┃ 配角:于心谣,曾西北 ┃ 其它:甲乙丙丁,喻言时


第1章 楔子
  她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疯狂,想要声色的张扬,想要无畏的前行,想要独一无二的陈清源。
  -
  六月底,横桑的天气已经炎热非常,一阵阵热辣辣的暑气不断席卷着这座西南城市。空气里滞留着一股沉闷压抑的燥热,压得人几乎无法喘熄。
  周一,C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门诊部人来人往,集聚了无数病患。三甲医院,无论何时人流量都不会少,见怪不怪!
  一大早,陈清源坐在骨科门诊室里,头顶中央空调哗啦啦地对外吐纳出无数冷气。偌大的诊室被清凉的气流包裹地密不透风。
  室内的温度并不高,但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有一口气积压在胸口,就像一块千斤重的巨石一般沉重,让他难以透气。他伸手解开了衬衫领口处的两颗扣子,然后转手端起玻璃杯仰头闷下大半杯冰水。冰水寒凉浸骨能让人沉静。
  紧接着他打开电脑抽调出当天上午门诊患者的名单。拖动滚动条匆匆扫了两眼,出人意料地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梁满满。
  他的视线定在这个名字上,只觉得自己心头剧烈一颤,心跳加速,呼吸都似乎变得困难了。
  是她回来了吗?还是同名同姓?
  这是个烂大街的名字,同名同姓的人不在少数。一定不是她,因为根本没有到时间。她去山区支教,原定的时间是五年。现在堪堪第三年,一定不可能是她。她当初走的时候说过,任期满之前一定不会回来。就算任期满了也不见得会回来。
  她说:“陈清源,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你现在挽留我还来得及。”
  而他并没有挽留她。硬生生地让这段感情陷入了死胡同。她当时一定恨死他了,又怎么会提前回来?
  “陈医生可以开始了吗?”护士丁孜走进诊室,询问陈清源意见。
  男人死死盯着电脑屏幕,一动不动,眼神是失焦的,也不知在发什么愣。
  “陈医生?”丁孜又伸手在陈清源的眼前晃了晃。
  眼神多了一双女人的手,他这才倏然回神,视线从电脑上移开,问:“怎么了?”
  “可以开始了吗?”丁孜问。
  “开始吧。”
  ——
  那整个上午陈清源都不在状态。神经紧绷,脑子里幻想了无数遍这个“梁满满”走进诊室的样子。也许是她,也可能根本就不是她。只不过恰巧同名同姓而已。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场景——
  “下一个。”他对着外头喊。
  然后一个年轻的女人缓缓走进诊室。手里牵着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小男孩。
  待看清女人的长相时,他整个人徒然失望。满心满脑的期待都被瞬间浇灭。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冷到脚。
  不是她!他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他极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波澜起伏,敛了敛情绪,开口:“你叫梁满满?”
  “不是。”女人对着他轻轻摇头,“我叫宋妍,是梁老师的同事。是她拜托我来的,并嘱咐我用她的名字挂你的号。陈医生我今天是来替梁老师交代一些事的。”
  他不可思议地抬头,嗓音颤动,“什么事?”
  女人扭头,对着小男孩说:“岁岁,这是你爸爸,叫爸爸!”
  小男孩惊奇地看着陈清源,无比黑亮有神的眸子滴溜溜地打转,甜甜地唤一声:“爸爸。”
  陈清源:“……”


第2章 第一块骨头
  伴随着一声长鸣,飞机安全降落在横桑机场。梁满满拖着一只小巧的行李箱排在冗长的队伍里不紧不慢地走出安检口。
  安检的队伍有些长,前后耽误了不少时间。
  出了安检口她就去翻放在双肩包里的手机。
  她轻轻地按了开机键,手机顺利开机,但是屏幕上方迅速出现一行文字——
  「电量过低,请及时连接充电线!」
  她瞥了一眼电池格,5%的电量,的确够低了。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立即点开通讯录准备抓紧时间给好闺蜜于心谣打电话,通知她来机场接自己。
  5%的低电量,再不抓紧,马上就得关机了。
  可是事与愿违,电话拨通后只嘟了两声手机就瞬间黑屏。
  梁满满:“……”
  她不死心地狂按开机键,可是屏幕上不断提示——
  「电量过低,无法开机!」
  最后5%的电量最终还是寿终正寝了。
  她烦躁地扒了扒闷青色的头发,将手机放入口袋。然后迅速解开双肩包拉链,几乎是将双肩包翻了个底朝天。
  她这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没有带充电宝。
  天呐,这是要被逼上梁山的节奏吗?手机关机了她还怎么联系好闺蜜。她们在登机之前就商量好了,于心谣会来机场接她。按照好闺蜜的性格,这会儿肯定早就到机场了。现在她手机打不通,于心谣联系不到自己,她该多着急啊!
  梁满满站在人潮涌动,嘈杂不堪的机场大厅徒然生出几分无措感。整个人就像一只被戳了洞的气球,瞬间便蔫了下去。
  她拖着行李箱在机场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公共电话亭。$$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她没坐过几次飞机,平时寒暑假回老家都是坐的高铁。这次寒假结束回学校,她原本也是准备坐高铁的。可她爹愣是给她买了机票,说是让她轻松一些。她拗不过父亲,只好听他安排。
  因而她对横桑机场的规模是一点也不熟悉。跟无头苍蝇一样在机场大厅四处乱窜。越窜越焦急,居然不知道去找机场的工作人员帮忙。
  梁满满茫然地站在机场大厅,看着从她面前经过的形形色/色的陌生面孔,脑子里突然萌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豁出去了,一想到要面对好闺蜜的数落,梁满满就头痛欲裂。
  她随便逮到一个人就轻轻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那人身形颀长,背影高大挺拔,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有股玉树芝兰的味道,好似从画中而来。梁满满默默地在心里给这人的背影打了满分。希望那人的脸不会辜负她的期待。
  年轻的男人感受到有人从身后拍他肩膀,旋即豁然转身,与梁满满四目相对。
  梁满满的视线直白赤/裸地掉落在男人身上,这是一张白皙清秀的脸庞,脸型端正,轮廓线清晰,整张脸都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他五官立体,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幽暗深遂的眸子,鼻梁挺拔,唇线单薄,嘴角似乎还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划起一道优雅低柔的弧度,好看地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
  男人穿一件藏青色羊绒大衣,修身的设计,衬得他的身形格外沉峻伟岸。内搭一件白色套头毛衣,下/身搭配一条亚麻面料的长裤,腿部线条无比利落而流畅。如此简单而随性的装束,却有股赏心悦目的美感。扑面而来的禁欲味道。
  尼玛,真帅!梁满满默默在心里给这张脸点了一百个赞。
  男人的目光扫到梁满满,眉峰轻蹙,“那就先这样,你先登机吧……我挂了……”
  随后很快掐断了电话,将手机握在手里,微微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孩,开口问:“有事吗?”
  花痴的满满姑娘被男人清润低沉的嗓音骤然拉回现实,赶紧定了定神,小声开口:“抱歉先生,打扰了,能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吗?我让我朋友过来接我,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许是怕他不相信,梁满满边说边将那只黑屏的手机从口袋里翻出来递给男人看。
  男人细细地看了一眼女孩递到他眼前的手机,他没有伸手去接,反而沉默不语。
  他的目光很平静,却并不友好,眼神里具是怀疑和考量。
  梁满满看到男人这样的反应,她以为是他不相信。她慌乱地狂摁开机键,面色都有些窘迫,“喏,你看,它开不了机……”
  5.5的大屏黑漆漆一片,没有任何反应。
  男人微眯着双眼,很深地看了她一眼,仍是静默。
  梁满满承接到这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简直是芒刺在背,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他肯定是把她当成那些预谋和陌生人搭讪的女孩了。
  怎么办,好尴尬啊!
  “先生请你相信我,我手机真的没电了,我朋友接不到我会着急的……”她手足无措地向男人解释,一张素净小脸涨地通红。
  就在她在那站立不安,尴尬地无以复加的时候,男人霍然伸手将自己的手机解好锁递到她面前。
  “拿去吧。”格外简洁的三个字,再多说一个字都是奢侈。
  “呃……”她怔仲一瞬,有些迷茫,不过转而就弯唇一笑,眼里有星星点点的光亮,“谢谢!”
  敲下好友的手机号码,她刚一拨通,只叫了一句“谣谣”,根本还来不及说话。于心谣在电话那头就将她劈头盖脸一顿吼:“梁满满,你到底怎么回事?手机关机,你不知道本小姐顶着妖风来机场接你,你居然给我玩失踪,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梁满满:“……”
  满满姑娘聪明地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好闺蜜发飙那可不是盖的,为了防止她的耳朵受伤,这样做是最明智的选择。
  等到电话那头终于平静了,梁满满这才弱弱地开口:“对不起谣谣,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又没带充电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在西区通道口,你快过来接我吧!”
  “梁满满你有没有脑子,出门居然不带充电宝,你的那只破手机能坚持多久。我现在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你!!”于心谣咬牙切齿,几乎要将她碎尸万段,平复一瞬后复问:“那这是谁的手机?”
  “我找别人借的。”满满姑娘声细蚊蝇,明显是底气不足。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