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丞相大人的糟糠之妻》作者:月亮上的叶子

更新:2017-11-02  大小:125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丞相大人的糟糠之妻
作者:月亮上的叶子

文案

李荷花一路从村花、霸王花到丞相夫人,算是功成名就,苦尽甘来了吧,可是她又有了一个新的称号:糟糠之妻!

某王爷:丞相大人,我家有一侄女,貌美如花,可为丞相夫人。

丞相大人:我夫人倾国倾城!

尚书大人:丞相大人,我女儿才貌双全,可为丞相夫人。

丞相大人:我夫人倾国倾城!

侍郎大人:丞相大人,我妹妹温柔娴淑,定能伺候好丞相大人。

丞相大人微微一笑:我夫人倾国倾城!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荷花陆隽宇 ┃ 配角:李家人、陆家人等 ┃ 其它:穿越爽文甜文

1.李家荷花

金秋九月正是丰收的季节,李荷花多年无人问津之后,终于有人上门提亲了。她看着陆隽宇,不由得眼前一亮。

陆隽宇是一个相当漂亮却又不失英气的男人,浓黑的眉毛,惹人的桃花眼,挺直的鼻梁,白净的脸,像是锦衣玉食的贵族。再加上他一身的书卷气,温文尔雅,坐姿挺拔,让她的眼睛都离不开了,嗯,她丰收的果子是一个让她喜欢的好果子。

陆隽宇眼没有抬,却感觉到李荷花审视的视线,心里有些好笑:他未来的娘子果然和别的女子不一样,没有半分娇羞不说,还在评估他够不够格?看来她无脑却凶悍的传言并不准确。甚至要是他表现稍有差池,这亲事就飞了呢。呵呵,有趣。

但他面上越发恭敬的听着媒人莲嫂子和李荷花母亲寒暄。

莲嫂子声如洪钟:“王嫂子,不是我吹,荷花是我们李家村方圆百里最美的美人,隽宇则是方圆百里第一个秀才,长得也好,和荷花可是天生一对啊。再说你是陆家的救命恩人,陆老夫人也对我打了包票,日后定会把荷花当亲生姑娘的,绝对不会怠慢她的。balabala……”

李荷花看向窗外,不再听她母亲惊喜带着卑微的话语。是的,正是因为她的母亲救了陆隽宇的母亲,她才有机会和这个前途远大的英俊青年议亲。

正在这时,她听到窗外传来一个大嗓门:“快快快,打死他,王寡妇就是你的了!”

“啊呸,光王寡妇怎么够,还得带上她家的闺女李荷花,让她们母女俩一起伺候,哈哈哈。”

李荷花脸色一变,霍地站起,从背后掏出一把菜刀冲了出去:“王八蛋,几天不打上房揭瓦,谁要老娘伺候,看老娘不宰了你的子孙根!”

众人看到李荷花猩红的双眼,拿着闪亮的菜刀,好似从阎王殿出来的煞气,顿时如鸟兽散,瞬间跑得没影了。

刚刚在说话猥琐矮小的男人腿短没有跑脱,被李荷花一脚踢倒,踩在脚下,顿时嗷嗷求饶起来:“李荷花,李大姑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说了,你饶过我这一次吧。”

李荷花猛力一踩他的头,小矮子的嘴巴直接磕在地上,瞬间吃了一嘴的尘土。她阴测测的道:“李da麻子,你脸上的麻子比那天上的星星还多,还想肖想我这样的绝世美人,这就是传说中的癞ha蟆想吃天鹅肉?还是你想和李虎一样坟头长草?”

李da麻子呜呜两声,因为头被摁着说不出口。心里不由得后悔,他是想着今日陆秀才过来提亲,李荷花肯定不会出屋的,也不会惹到这个煞星,就想趁机耍耍威风,振振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谁知这李荷花半分不在意自己的亲事呢?

王寡妇刚守寡时,他们就动了心思,可李荷花这丫头竟然敢拿着菜刀对付他们。当时他们可不没有把十岁的小丫头放在眼里,李虎那个荤素不忌的还想着连没有长大的小丫头一起办呢。结果这小丫头竟然会她家祖传的菜刀把式,当场砍死了李虎,还面不改色的喊下一个。她手黑心狠的模样把所有的人都震住了。自那以后他们就叫李荷花为霸王花,想要命都离得远远的呢。今天实在是他得意忘形了。

他呜呜道:“李大姑娘,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荷花讥诮的笑了一声,放开脚,李da麻子哧溜一下,窜得好远,头也不会,远远地还传来恶意的声音:“李荷花又发疯了,她彻底疯了,嫁给谁,谁倒霉!……李荷花,你还绝世美人,呸,真以为有几分姿色就得意了?不过是个丫头的命。”

李荷花冷哼一声,然后慢吞吞的收好菜刀,回过头,就看到莲嫂子、陆隽宇和她娘正站在她身后。她娘和莲嫂子脸色惨白,陆隽宇脸上却没有半分波动,桃花眼甚至还冲她笑了笑,再向下看也没有吓得尿裤子。

她不由得有些刮目相看,再想想他好歹是秀才,以后的统治阶级,应该不会那么没有用。不过他今日亲眼看到她的彪悍,这位长得比她还美的白面书生、秀才大爷会不会吓得直接退婚呢?三日后就见分晓了。

她温柔一笑,道:“陆公子,我送你出村。”顿了顿,又道:“你也知道我们李家村旁边就是流放之地,都是穷凶极恶之人,杀人不眨眼的。”

陆隽宇好似没有听到刚刚彪悍的话,也没有看到刚刚的菜刀,文雅的拱手笑道:“多谢李姑娘了。”

送走了陆隽宇,莲嫂子就毫不客气的敲了一下荷花的头,苦口婆心的道:“荷花,你都十六岁了,可不能再耽误了。先前不是告诉你,至少今天装一下吗?要是三日后陆家不过来提亲,难道你真的嫁给我们村里的那些无赖吗?你自己不在乎,我都替你心疼,你娘也得哭死。”

荷花搂住莲嫂子,笑嘻嘻道:“这不是有莲婶婶吗?莲婶婶,放心,我娘可是救了陆老夫人,又是陆家主动提出的结亲,他们还能反悔?陆家祖上听说还是大官、书香门第呢,陆家还等着光复祖先的荣光呢,绝对不会留下忘恩负义的污点呢。”陆家即便要退婚,也休想把脏水泼到她身上,哼。

莲嫂子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呀,长得好,又识字,先别担心,会有大福气的。我家小丫昨天还说要和荷花姐姐学识字呢。”

荷花顺势应道:“好,现在离晚饭还有一会,不如莲婶婶叫小丫过来吧,我教她一会。”

莲嫂子是住在她隔壁李强的娘子,在李家村是出了名的麻利和热心,村民有什么事都爱找她。上任老村长马上就要卸任了,最有可能成为新村长的就是李强。所以和新村长的家人打好关系,与她只有好处。

莲嫂子喜道:“好,那我这就回去去告诉小丫,她一定很高兴。不过你和你娘先聊聊,我让小丫吃完晚饭再过来,到时候你教她半个时辰就让她回来睡觉。”

“是,莲婶婶不愧是李家村通情达理第一人,是这个。”李荷花竖起大拇指。
↑思↑兔↑網↑
莲嫂子噗嗤一笑,揪了揪荷花的脸颊,道:“就你说话好听,婶婶也最喜欢你。行了,我先回了。”

目送着莲嫂子离开,李荷花叹了一口气,有些头疼,她娘定要哭泣着开始长篇大论了。

果然王氏一见到她,就立即数落起来,道:“荷花,你实在太不像话了,完全把娘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娘实在是命苦啊,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谁知你长大了,却不听娘的话了,就和你那个短命的爹一样让我伤心。”说着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李荷花忙上去搂住她娘,安慰道:“娘,娘,我听话,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

哎,早知道今天就当没有听到了,大不了找个机会把那几个嘴碎的猥琐男偷偷的打一闷棍。但一听到那些话,她就想起六年前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趁着李家就剩下她们母女俩,竟然冲进来,欲行不轨,全身都紧绷起来,不由得就冲了出去。

现在想想,到底冲动了,她杀了李虎之后,被李虎家人不依不饶,要她们给李虎那个恶人赔命。还好,当时的望山县县令是一个能官,仔细查证之后判了她们母女无罪。自此以后,她母亲就把她看管得很严,基本上是不许她单独行动的。

王氏不听她的话,继续哭道:“当时你爹说过会回来的,我就一直在李家村等他,结果他却死在外面了,连个尸首都找不到。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在这里受苦,最后连你奶奶和你姑姑也不管我们的,自己去享福去了,还要偷偷的走,生怕我们母女会跟去似的。我王兰是那样死皮赖脸的人吗?”

越说越觉得凄苦,王氏直接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李荷花无奈,拍打着王氏的脊背,说着劝慰了六年的话,道:“娘,您放心,您有我呢,我不会丢下您不管的。”她姑姑把她奶奶偷偷接走了,又把她爹的户口给销了,他们母女只好成为了女户。如今她也要嫁人了,她娘有些惶恐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她娘对她跟如珠似玉的捧在手心,为了她一直不肯改嫁,她也不会丢下她不管了。

王氏哭了一阵,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道:“好了,娘知道你孝顺,但是你已经都快成老姑娘了,今年必须嫁出去。快去把菜刀放下。”

李荷花搂住王氏,转移话题道:“娘,放心,陆隽宇会娶我的,你就等着当丈母娘吧。等我嫁到陆家,你也跟着我一起去,我们娘俩不分开。”

王氏破涕为笑,嗔怪道:“胡说什么,哪有带着寡娘一起嫁的,这不好。等日后你和女婿有空,多回来看看我就好了。”

李荷花皱着眉头道:“不行,我不会让娘一个人呆在这里的,这里坏人太多了。再说今天我和陆隽宇也说过了,要是答应我带娘一起去陆家村就过来提亲。”

陆家村坐落在县城旁边,比地处流放之所的李家村位置好多了,也更安全。先前她娘不肯走,现在她都嫁人了,总算松了口风,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王氏看向李荷花,她的姑娘已经长大了,她也该死心了,那个死鬼只怕是真的死了。她叹道:“现在是娘拖累你了。”

以前本来打算荷花嫁人之后,她就去地下找那个死鬼,但是这些年母女俩相依为命,荷花孝顺得紧,要是她去了,荷花还不知道得伤心成什么样子?她也不忍她消沉乃至追随她而去。且丧父丧母的名头也不好听,男方家只怕会嫌弃的很。到时候荷花哪里会有好日子过?

再说当初荷花为了她,早早的拿起了菜刀用小小的身子护卫着她,才让她传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