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娇妻入瓮》作者:林雪灵

更新:2017-11-08  大小:85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娇妻入瓮
作者:林雪灵


文案

上一世,秦依依嫁入江家,人人都羡慕她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夫婿,却不知他早已心有所属,成亲一年,她仍是完璧之身。
重生后,她故意疏远,他却对她动心。本以为逃不过前世宿命,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原本送往江家的花轿硬生生地改了方向。等到拜完堂,盖头掀了,合卺酒也喝了,秦依依才后知后觉——这里好像不是江家?!

秦依依警惕:“你究竟是谁?”
楚离笑盈盈地将她望着:“当然是你的夫君了,娘子。”


阅读指南

本文架空,1V1,HE,重生,甜宠。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依依 ┃ 配角:楚离,江景焱,秦昭,楚骞,楚昱,楚渊,秦桑,秀鸾 ┃ 其它:


第1章

七月盛夏,酷热难当,将军府后院的柴房里,门窗紧闭,空气异常干燥闷热。

秦依依已经在这里被关了两日,这两日,她不曾喝过一口水,进过一粒米,亦不曾有人来探望过她,仿佛所有人都将她遗忘了。她蜷着身子缩在角落里,双手环抱着膝盖,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不成样子,只剩下一件中衣勉强还能称得上是衣服。

她埋首于膝盖中,许久,才微微抬头,露出一张白皙姣好的脸蛋,以及一双乌黑浑圆的大眼睛。若不是脸上的妆被汗水打花了,眼底还有淡淡的青印,定是一个十足十的美人胚子。

秦依依看了一眼窗外,其实窗户关着,她根本看不清什么,却还是借着天色估摸着应该快落日了。

又是一日过去了,想到这两日她所受的煎熬,不由地就有一股委屈涌上心头。

她今年才刚满十七岁,正是女子一生中最好的年纪,昨日以前,她是将军府里最有权的女主人,也是府内府外人人都望而羡慕的将军夫人。可才过了短短一夜,她便落魄至此,被两个下人拖着扔进了这间柴房。

犹记得昨日醒来,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像是要散架了般,使不出一丝力气,就连眼睛也睁得艰难。好不容易等她睁开了眼,入目的便是搁在自己腰间的一条男人的手臂。

这若是放在其他女子身上,她们定然会认为这是丈夫喜欢自己的表现,就连夜里同眠也要搂紧了自己。可当那人变作了秦依依,她的心里却咯噔一下,随即而来的便是种种复杂的情绪。

惊讶、惊慌、不安、无措……唯独没有欣喜。

将军不喜欢她,从她嫁入府中的第一夜便知。那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本该夫妻和睦,鹣鲽情深,面前站着的男子却冷峻地如同一座石雕,望着她的眼底没有半分喜色,冷漠而又疏离。

秦依依不知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惹得刚拜完堂的夫君这样不痛快自己,仔细回想出嫁前母亲交代的一切,又想不出错在哪里。初揭盖头后脸上的娇羞渐渐被疑惑所取代,她小心翼翼地思虑了一番,刚准备询问,男子已先她一步开了口。

兴许是自小在军营中长大的缘故,他的声音低沉浑厚,苍劲有力:“奉旨娶你,并非我心中所愿,皇上赐婚,我已抗旨一次,莫敢不从。但你既然已经进了我江家大门,便是我江景焱明媒正娶的将军夫人,府中上下皆会以你为尊,以后家中之事也都交由你打理。明日见过皇上,我暂且先回营中,若你有何需要,尽管吩咐下人添置,不必询问我的意见。”

这便是新婚当夜她的夫君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交代完后,他没有任何停留,甚至都没有再看她一眼,径自走出了房门。

她十五岁嫁他为妻,如今十七岁,整整两年,将军再也没有踏足过她的院子半步。

因此,当她醒来看到自己身边躺了个人的时候,她整个人止不住地颤唞。目光缓缓往上,她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下巴,嘴唇,鼻子,眼睛,额头……每看一眼,心就不由地缩了一缩,终于她不可抑制地惊叫出声——躺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不是将军!

她这一嗓子,顿时把守门的丫鬟齐齐喊了进来,在看到夫人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衣衫不整地躺在一起后,两个丫鬟也吓得惊呼着出了院子。

完了。

当时秦依依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因为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怎么回事,甚至没来得及把悠悠转醒的男人从身边推开,她的夫君——将军大人便带着人闯了进来,身后跟着吓得哆嗦的丫鬟和一脸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宠妾。

看清了室内的景象,江景焱冷峻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缝,夹杂着绝对的怒气,视线来回在二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了自己夫人苍白的脸上:“怎么回事?”

他看着她,秦依依当然知道他是在问她。可是怎么回事?她昨夜像往日一样入睡,一觉醒来便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床上出现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子,还用如此亲密的姿势与她躺在一起,又要她如何解释?

身旁的男人彻底醒了,连滚带爬地下了床,里衣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露出了大片结实的胸肌。他扑通一声跪在将军面前,惶恐道:“将、将军,属下昨夜喝多了,不知发生了何事,无意冒犯将军夫人,还请将军……”

“拖下去,军法处置。”江景焱的声音冷如寒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

七月的天闷热异常,秦依依缩在被子里,却一点都不觉得热,整个人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冻得彻骨的不仅是她的身子,还有她的心。

他是她的夫君,纵然他不喜欢她,入府两年,她始终将自己的一颗心放在他的身上,哪怕他纳了小妾,夜夜都宿在旁的女人身边,她依然敬他为夫,为他打理内宅,恪守本分。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毫无防备,反应仅凭本能。她的身子她自己清楚,定是有人昨夜趁她睡着动了手脚,此刻才会提不上力气。但也仅仅是提不上力,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因此她知道她的清白尚在。

可她知道,将军呢?泪眼朦胧地朝他望去,隔着一层薄雾,她都能清楚地看见他眼底的厌恶。

是了,他本就不喜欢她,现下怕是该讨厌她了。

“你还有何话要说?”震惊过后,江景焱的心里难以抑制的起伏,握着拳的手松了又紧。

她百口莫辩。

他转身,面无表情地吩咐等候在门外的下人:“将夫人关进柴房,面壁思过,未经本将军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

想着想着,秦依依的眼泪又没出息地流了出来。她自小娇生惯养,家境殷实,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事已至此,将军纵使不会像处置那个男人那样处置她,可她这个有名无实的将军夫人,也算是当到头了。

本以为就算将军不喜欢她,只要她安分守己地留在府中,将军定有一日会为她所动,多看她一眼,届时她再努力当一个好妻子,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却不曾想,她与将军之间的缘分竟是如此短暂。尤其是他看她的最后一个眼神,让她心灰意冷。

.

屋外天色渐暗,江景焱坐在书房里,手执一卷兵书,一刻钟过去了,一页未翻。
∮思∮兔∮在∮線∮閱∮讀∮
不知过了多久,近身护卫王和走进来,一脸肃容道:“回禀将军,您要属下查的事情属下已经查到了。”

江景焱放下兵书,抬眸看他。

王和自小跟随在将军身边,上阵杀敌,侍奉左右,是将军仅有的亲信,光凭将军的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将军想问什么:“诚如将军所料,周达与番邦勾结已久,属下的密探回报称,早在三年以前,周达就曾出没过敌军军营。”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将军的脸色,只见江景焱面色无异:“他现在如何了?”

周达,便是昨日轻薄将军夫人之人,王和皱了皱眉道:“一百军棍下去,便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如今关在狱中,只怕……”

“通敌叛国,该死。”江景焱的神色略显不悦,他早有处置周达之心,无奈找不到证据,周达又是皇上亲封的副将,无缘无故处置怕往生非议,因此一直留他到现在,没想到……

“夫人呢?”江景焱突然问。

夫人平日里对他们不薄,王和于心不忍:“昨日起,夫人一直被关在柴房,滴水未进。将军,依属下看来,此事夫人也是受害者,夫人的品行将军不是不知道,断不会做出背叛将军之事,还望将军彻查此事,早日还夫人一个清白。”

连他的护卫都知道夫人不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他又怎会不相信她呢?只不过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够处置周达的理由,这才不得不委屈她。如今周达已经罪证确凿,他当然不会再将她关在那种地方。想起昨日她看他的眼神,江景焱神色一凛:“此事有多少人知道?”

王和低下头:“夫人被关进柴房,府中的侍卫和丫鬟几乎已经传遍了。不过将军放心,此事只有府中的下人知道,尚无外人知晓。”

江景焱颔首,思考了一会儿,凝眉道:“让郭总管重新选一批丫鬟入府,现在的这些,赏她们一些碎银子,打发她们回乡吧。侍卫那里,就交给你了,信得过留下,信不过的派去镇守边关,十年内不得回京城。至于夫人……你亲自去送夫人回房,再让厨房做一些夫人爱吃的送过去。”

将军果然深明大义,王和连忙道:“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正要离开,江景焱喊住了他:“等等,告诉夫人,本将军过会儿去看她。”

王和一愣,府中人人都知道将军是不喜夫人才一直冷落她,可将军刚才吩咐的一切,明明就都是为夫人打算的,难道在将军的心里,早已有了夫人?

王和越想越觉得自己猜测得有几分道理,怕夫人多受苦,前往柴房的脚步也快了很多。

.

王和一走,江景焱也离开了书房,但他去的不是秦依依的院子,而是宠妾柳慧的住所。

他一踏进屋子,柳慧便笑盈盈地迎了出来:“将军来啦。”

江景焱站着不动,扫了一圈伺候的丫鬟,冷声道:“本将军与柳夫人有话要说,你们都下去。”

柳慧见他脸色不对,心里一惊,等丫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