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此人非君子》作者:薄荷迷

更新:2017-11-08  大小:36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此人非君子
作者:薄荷迷

【正经文案】
秦菲第一次见裴笙,他坐在她的课桌上,参加她的家长会。从此,一往而深。直到他成为了她的man。
【片段】
军训汇报表演暨总结表彰大会上。
某营长在台上发表完讲话,裤袋内手机突然一振。
低头掏出来看。
“老公,你贼么么帅,爱你爱你biubiubiu。”
某人威风凛凛的面容瞬间绷不住了。
然而台下,有一个小群体炸了。
“营长真笑了,哎呦真好看。”
“算了,我输了,欠你一瓶可乐。”
秦菲:“嘿嘿,运气好运气好。”


以你军装,衬我婚纱。
与君同在,一世欢喜。


深情腹黑体力好vs鬼灵精怪身体软
PS:男主长官/十二岁差甜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菲,裴笙 ┃ 配角:小剧场 ┃ 其它:

  ☆、第一章

  1
  秦菲从一米高的看台上翻栏跳下,凌空耍了个帅,落地时却崴到了右脚,后跟处硬生生撕拉扯痛。
  靠!她暗声咒骂,心里头一股火气,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谁。
  她倒吸:“嘶——”
  扶着栏杆站起,秦菲觉得自己脚瘸了。
  军帽也掉地上,没了遮掩的头顶一片杂乱,发丝乱飘。
  她记得教官说过:帽子没了,小兵的头也没了。
  她忽然脖颈一凉,同时又感应到身后有人在看她,断然回头去瞧,一片军绿色人影,几百双眼睛,来回穿梭,哪找得到来源。
  但她心中却有了定数。
  镇定地回过头,缓缓弯下腰,将帽子捡起来,放头上戴正。
  帽子显大,她头又小,戴着相当宽松,总会时不时因为身体的跳动而掉落。
  上午她便因丢帽子的事被教官挨了一顿训,在太阳曝晒下面壁思过站了整整半个小时。
  那半小时内,她差点湿了裤子。
  由此,她趁后来休息给某人发短信哭诉——
  【我们教官不是人,我的新陈代谢无法正常运转,都是他害的。】
  对方只回过来三个字。
  【学会忍。】
  秦菲当时看了只想爆粗口,最后终究也还是忍住了。
  此时她一瘸一拐走出操场,只为去上个厕所,刚到看台后面,撞见买水回来的室友。
  陆依看见秦菲的走样,忙过来搀扶:“怎么了怎么了?怎么我买个水回来,你脚都瘸了?”
  “翻栏杆翻的。”
  “好好的路不走,你翻什么栏杆?”
  秦菲连连摆手:“别提了,看见了个辣眼睛的,挡着正路,心情不好脚也瞎了。”
  陆依好奇:“什么辣眼睛的,男女生当众打啵了?”
  秦菲摇头,她嘴唇已经气鼓成一条线,憋闷地不想讲话。
  上完厕所出来,腿脚还没好,得扶着墙走。
  才走了两步路,操场中心传来破天的一声长长的军哨。
  “集合啦!”所有正在到处游晃的小兵们像上前线一样,拔脚往操场飞奔。
  陆依扶着秦菲,有些焦急:“哎呀,你这情况还怎么军训,要不跟教官请假吧。”
  集合哨子已经落幕,场地上排列着一堆堆方阵,整齐有序,寂静无声。
  秦菲让陆依先归队,自己就跟瘸脚落后的小鸭子般,一步步慢慢往队伍中心挪动,在整个连队内的所有排前,几百双有心人的眼前,出尽了洋相。
  待终于到了自己排,秦菲准备默默回到自己地盘上,教官却吼叫住了她:“站住,又是你!迟到为什么不打报告,整个操场就你拖油瓶,脚上绑了汽油罐是不是?”
  秦菲顿时站住脚,面向朝她走来的教官,严正地敬了个礼,用同样的声音高喊:“报告教官!拖油瓶已经送到你们炊事班了,汽油罐也送到军车仓库了。替我向营长说不客气!”
  全班小声哄笑。
  教官指着她走近:“你嘴还挺会放炮……”
  秦菲:“噗——放炮完毕!”
  教官:“……”
  全班高度哄笑。
  教官转身指着全班:“我看谁的脸皮再动一下?”
  秦菲对着教练的背后做了鬼脸。
  人群中有不少人忍不住破功。
  教官没意识到,眼神揪住里面,手点了两三下:“你!你!还有你!出来站队!”
  出来的几个全是男生。
  “伏地做俯卧撑一百个,开始——1,2,3……”
  男生们撑着草地哼哧哼哧做起来。
  教官严肃着一张脸,走回秦菲身边,睨向她的脚:“你怎么回事!”
  “报告教官,我脚崴了,我想请假。”
  教官懒懒地给了下马威:“想请假,在我这儿说不通,自己找营长去!”
  秦菲即刻敬礼:“谢教官,我找营长去了。”打完招呼她便跑得没影了。
  教官:“……”
  这目中无人什么玩意。
  秦菲溜出操场,直接往营地的临时驻扎处走,到了张贴“营房”字样的门前,她停住脚平复呼吸,用手轻扣了三下门。
  两秒后,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进来!”
  秦菲右手扶住右腿,单手撑着门,先是猫着腰往里探视一眼,发现除了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穿常服的男人外,再无他人。
  秦菲走进去,悄无声息地关上门,做出痛苦的样子,跛脚往办公桌前挪。
  桌前的男人头也未抬,提笔在一本子上面写着什么,思路未受打扰,状似全然不清楚屋内已闯进外人。
  秦菲等了十秒钟,忍不住先开口:“营长,我想请假,我脚受伤了。”
  “哦?怎么受伤的。”男人声线寻常,仍然奋笔疾书。
  秦菲吞了口水:“我跳下去的时候,崴脚了。”
  “为什么跳?”男人终于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冷冷淡淡。
  秦菲看得心底更加窝火,上前一步戳穿指责:“因为你跟别人聊骚。”
  男人将笔放下,眉锋挑起:“谁跟谁聊骚?”
  “我都已经看见,你跟我们班花勾肩搭背。”
  他双臂抱胸,身子靠向椅背:“你们班花是谁?”
  她咬牙切齿:“杨真真。”
  他点头回味:“那就是你们班花啊。”
  她心烦意乱:“别扯开。”
  下一句听他道:“我以为你才是你们班花。”
  秦菲:“……”
  男人已站起身,推开椅子走两步,在桌边倚身定住,直直看她:“那你呢?你让一男生帮你戴帽子,别以为我没看到。”
  秦菲张了张嘴,变小声:“那是因为我帽子掉了,人家帮我捡来的。”
  男人冷嗤:“帮你戴好还拍了下你的肩。”
  秦菲昂首:“我当时就已经甩开了。”
  男人逼视:“你转身后,他还捋了下你的头发。”
  秦菲低头:“……我没看到。”
  男人扬声:“别让我看到有下次。”
  秦菲气势完全低下去:“知道了。”
  “回去。”
  她猛然抬头:“我是来请假的。”
  男人抬脚朝她走来,在她面前顿住,突然蹲下,大掌放在她脚踝处捏了捏,倏然使劲。.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秦菲痛叫一声。
  男人抬头:“没什么事,别装得那么像。”
  秦菲心底数声咒骂,嘴上道:“能不能宽容下,好歹我们……”
  他接话:“好歹什么?”
  “好歹我们已经……”他突然起身,迎面站在眼前,高大的身子俯视着压迫她,深黑的眼眸,古铜的肤色,坚毅的脸庞,触目感极强,秦菲一时间哑了声般说不下去。
  她扯了个远古的理由:“好歹你曾经是我叔叔。”
  他嗤笑一声:“你怎么不说现在是你男人。”
  秦菲极小声:“我们还没领证。”
  他瞪视她:“上个月的婚宴是白办的?”
  她反驳:“那不作数。”
  他冷笑:“怎么作数?”
  她哀求:“今天放我一马。”
  男人不看她,往外走开一步,说:“军婚守则第一条,背一遍。”
  秦菲眼波四转,绞尽脑汁才想起来:“全力支持配合军人的一切任务行动,不抵抗不反驳不扰乱,唯有服从服从服从。”
  男人转回身看她,才满意点头:“既然记住了,我现在是你的营长,小兵是不是无条件听从领导的命令?”
  秦菲没话说,唯有点头。
  “军训对你们来说是很苦,但这苦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即使你半个月下来,也只是尝到了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的艰辛。接下去把你的任性收起来好好磨练,这段时间少往我这儿跑,我目前的身份对你永远只有三个字。”
  秦菲抬起头看他。
  “学会忍!”
  

  ☆、第二章

  2
  从军训教官们的住宿楼出来,秦菲仰头望了会天,再低头唉声叹气。
  好不容易才进大学,竟然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皮子。
  以为能因此方便行事,却又是空欢喜一场。
  她才不会再傻蠢地来了,否则就是自取其辱。
  她认栽,在上个月的订婚宴上,她已经栽了。
  秦菲一边走一边烦乱地想,定神的时候才发现,出来的方向反了,这不是去往操场的,而是回宿舍的。
  正要掉头,眼角瞥见前方不远处的小卖部,秦菲一时心痒难耐,想着来都来了,顺便吃喝一顿再走。
  她摸着肚子走近,朝店内的老板娘喊:“来两串豆干,加一杯可乐!”
  “好嘞!”老板娘从柜台前起身,手脚麻利地捞豆干,问她,“可乐小杯中杯大杯?”
  秦菲心情不痛快,只能用吃饱喝足来发泄:“大杯!”
  老板娘接满一杯可乐,递给秦菲:“拿好。”
  秦菲刷了卡,心满意足地站在小店门口,一边吃豆干一边喝冰镇可乐,过一会再去欣赏对面宣传窗里的花花绿绿。
  正专注的时候,裤带内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她双手忙碌,腾不出空间,只能将豆干咬在嘴上,擦了擦手伸进裤袋掏。
  因身材纤瘦,宽大的迷彩裤需套上紧实的皮带才能固定不脱身,否则分分钟掉下去。
  划开手机的时候,秦菲嘴里还夸张地咬着豆干棒子。
  垂眼一看,上面的信息来自“兵叔叔”。
  【少喝点可乐,会长胡子。】
  秦菲差点松了嘴,她赶忙将嘴边剩余的豆干嚼进嘴里,狼吞虎咽。
  扔掉竹签棒子,慌忙抬头张望来时的方向,树影遮挡大片楼层,怎么说也不至于能窥视到这儿,但她毫不怀疑他那阴魂不散的透视眼。
  秦菲不敢再眺望回看,赶紧仰头喝可乐,冰凉爽彻心扉,连声咕噜全部灌进胃里,空纸杯往旁边垃圾桶里一扔,拔脚便往操场回赶。
  一路上,经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