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名门妾室》作者:鸿影长空

更新:2017-11-08  大小:200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名门妾室
作者:鸿影长空


【文案】

云湘君,美姿容,高门辗转,命运多舛。
终于,上天怜悯,她重生回了十岁的时候,
这一世,没人可以摆布她的命运,
她要带着哥哥弟妹,安享田园生活。
可为什么,总有一些挡道的人呢?
我要申明:女主是正妻!正妻!正妻啦!!!
~~~~
完结书《天赐良配》,大家可以移步先看看哦

作者自定义标签:护短 重生
================

01章 深夜上门(求推荐求收藏)
  
  深夜,临武县外的一座宅院正堂内,亮着灯火。
  这是一座两进的宅院,男主人叫王有财,老婆杨氏,据说是临武县管辖下的王家村人,几年前忽然发达了,一家人到这买了房子。看他们那样子,也没做什么营生,可成天好像银子就天上掉下来一样,看那花销一点也不心疼。
  平日里,这宅院里很是热闹。王有财和杨氏老两口,两个儿子一家都住在这里,还有嫁出去的女儿,也是隔三差五带着女婿孩子来娘家住。
  杨氏天天中气十足地骂人训丫鬟,两个儿媳妇和儿子的吵闹声,还有儿媳和小姑子的争吵,天天热闹地堪比闹市。
  现在,这宅子里亮着灯,却很安静。
  地上,是一地死人。
  灯火摇曳中,整座房子,像座鬼宅一样阴森。
  王家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倒在地上,有的是胸口中刀,有的是脖子中刀,显然都是一刀毙命。
  正堂左右两根大红柱子上,绑了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男的已经断气了,胸口和喉咙的刀口处,还在汩汩地流着血。
  一个穿着粉红绫罗纱裙、头上满是珠翠的年轻女子,慢慢走到绑在柱子上的妇人面前。每走一步,绣花鞋上缀着的夜明珠,就会晃动一下,投下柔和的光晕。
  那被绑着的妇人,白白胖胖,和一只发面馒头一样,看着五十来岁,穿着大红色的缎子。一双吊梢眼,不停地左右乱转,她看着这女子头上的珠翠,眼中闪过贪婪,再看到女子手中拿的还在滴血匕首,又很惊慌。
  她呜呜啊啊地发出声音,可是,嘴巴里塞了布团,又被一道绳子勒着,根本说不了话。
  “杨花儿,你后悔吗?当初贪图多卖十两银子,将我卖去做了瘦马?”年轻女子走到了妇人身前,“要是你只是将我卖做丫鬟,今日,我能拿你怎么办呢?可是,你可知道?我现在可是靖王爷最宠爱的九夫人哦。”
  云湘君,十岁被卖入江宁府云水楼成了瘦马,十五岁被卖出,先是被送给金尚书做了妾,金尚书携妾会友,风流老才子唐赫章一见她就评了“美姿容,艳色殊”六个字,金尚书为了表示自己爱才之心,将她转送给了唐赫章。
  因为唐赫章“美姿容,艳色殊”六字评价,她的美名远播。不少人到唐府拜访,就为了听唐赫章的小妾歌舞一曲。
  唐赫章一死,他儿子为了攀附高门,将她送给了上司,随后几年间,她辗转高门,差点还进了成王府。
  两年前,她被送给江南靖王府,成了靖王的外室夫人。
  现在,这样的人,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衬着这满地血腥,恍如索命的艳鬼。
  眼看云湘君越走越近,那妇人先是瞪着眼,满是凶光,嘴里的声音更急了,听那声音,就像是在咒骂。
  “你是骂我不要脸?人尽可夫?呵呵,我的好舅母,你忘了,这都是拜你所赐啊。”
  云湘君慢慢说着,有些狰狞,灯火跳动中,让她的脸忽明忽暗。
  那妇人说不出话,只是不停地摇头挣扎,忽然,传出一股骚臭味,她下`身裙子湿了,原来是吓得失禁了。
  云湘君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脸上神情看似绽放了一朵笑容,可眼中,却留下泪水,“我哥哥、弟弟都被你害死,你却骗着我的银子,过了这么多年好日子啊!”
  “杨花儿,你这该千刀万剐的恶妇!”云湘君看着那妇人的脸,一刀扎了下去。
  她没杀过人,当然也没剐过人,所以,她的刀,只是一刀又一刀地扎到妇人身上,每次拔起,带出一串血珠,再狠狠地扎下去。
  那妇人痛得挣扎起来,年轻女子只是咬着牙,毫不停顿。
  那妇人开始还死命挣扎,嘴里发出被压住的凄厉的声音,扎了十几刀后,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一动也不动了。
  云湘君还是疯了一样地扎着,直到力竭,一只手再举不起来。
  她喘着气,又用左手去握着自己的右手,再举刀扎下去。匕首可能是卡在了骨头上,她拔了几下没拔出来,她才颓然地松开手。
  她四下看了一眼,再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呵了一声,声音似哭似笑。
  “云夫人,我家爷吩咐,卯时前要送你回府城。”一直站在边上的一个黑衣男子,看她不再有所动作了,才开口提醒道。
  大堂这里,还站了六个黑衣人,他们面对一地死人,一脸淡漠,一看就是常年做着杀人的营生。
  开口的黑衣男子奉命将云湘君送到这里,秘密杀了这家人。
  从临武县回江宁府,路上最快也要三个来时辰,天亮后路上就有行人,那他们的行藏就暴露了。
  云湘君慢慢转身,脸上带着一抹如释重负的笑,让她本就姣好的面容,更是艳丽,“好,劳烦您送我回去吧。”
  她又转头,看了站着的六个黑衣男子,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银票,“多谢诸位了,大家一夜辛苦,这些银子,就拿去买杯酒喝吧。”
  她没再挂着往日那抹媚笑后,居然看着很是端庄温婉。
  领头的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下,“多谢夫人了,只是,我们是奉命行事,当不得夫人的赏银。”
  “你们拿着吧,反正……银子也没什么用。”云湘君直接放进了他的手里,往门外走去,“这些人,不配入土为安。”
  黑衣男子不能硬塞回去,只好收进袋中,听云湘君那句话,看了满地尸首一眼,对手下使了个手势。
  等那女子坐上马车离开时,这宅院里燃起了熊熊大火。
  到了府城桂花巷的一座宅子外,天才微亮,一片寂静。
  那黑衣男子道声得罪,将云湘君抱着跳进院墙假山上,借力又跃上二楼,将云湘君送到了她的房前,“我家爷今日下午来见夫人。”
  “嗯,你可让陈大人放心,我云湘君虽是女流之辈,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助我报仇,我自然会将他要的东西奉上。”
  ~~~~~~~~~
  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02章 香消玉殒

到了中午,临武县灭门惨案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府城里,大家也在津津乐道,镇日无聊,这种杀人放火的新闻,大家最爱听了。∴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听救火的人说,那屋里,没一个活着的了,现在,也没人收尸,连出嫁的女儿女婿都死在一起了。夫人,你说这家人惨不惨?”丫鬟淑儿一边给云湘君梳头,一边说着自己刚刚听到的大新闻。
  这些日子,因为京城来人要查靖王府。靖王爷好久没来了,淑儿看云湘君一直闷闷不乐,肯定是因为王爷这事,就说着这新闻,逗她开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云湘君淡淡回了一句。
  “也是呢,听说那家人,害了自己的外甥外甥女,后来又不知哪里得来的银子,才有钱买宅子住,一家子都不务正业的,也不知……”
  “淑儿,我让你回家吧?”云湘君忽然打断了淑儿的话。
  “好……啊?夫人,你刚才说什么?”淑儿有些不可置信。
  云湘君看着她稚嫩的眉眼,她的妹妹,叫玉淑,几年前就死了。后来,还在京城时,买进来的丫鬟里,她偶然听到这丫头叫淑儿,一时心软,就要过来,跟在自己身边。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待淑儿,就像对亲妹妹一样。淑儿对她也很好。
  这六年里,她被人转送他人,每次,都只有一个要求,让她带着淑儿走。
  “淑儿,你说你是为了给你娘治病,才把自己卖了的。你要是愿意,我等会就跟管家说,让他安排你走。”
  “可是……王爷不是传令过,这里的人不许走的。”淑儿嗫嚅着,说了靖王府的规矩。
  在江南,靖王就是天。这座别院,只住了云湘君这位九夫人。靖王爷贪恋云湘君姿容,可又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堂堂一个王爷,竟然纳了别人的美妾,为了保密曾经下过令,在这里住的人,除非死,都不许离开。
  “我跟管家说。”云湘君笑着看了淑儿一眼,“幸好,你长得也不是很好看,管家应该不会强留你的。”
  淑儿被云湘君取笑不好看,也不生气,她的长相只是清秀而已,不像云湘君。
  当初第一眼看到时,她都以为看到仙女了,所以,她只是担忧地问,“夫人,你自己怎么打算的啊?”
  这几年,她在云湘君身边,帮着云湘君跑腿打听消息,当然也知道一些事情。
  “我?”云湘君不知想到什么,恍惚地笑了一下,“等我安排好了,就回家去。”
  “夫人,我……你……要不,我们一起走吧?你到我家去,我家里就我娘和一个弟弟,到时,你就当我姐姐。”淑儿劝说道,“你不是说,你家里都没亲人了。”
  像云湘君这样的外室,没听说过最后会怎么样,可淑儿相信,夫人能这么肯定地说回家,也许是王爷露过口风了呢。
  “夫人,我等你吧?你什么时候走?王爷放您走的时候,我们一起走。我娘和我弟弟,肯定都会对你好的。以后,我照顾你。”淑儿又劝说道。
  “好,以后,你照顾我。不过,你得先走,不然到时候,我们两个离开这儿,再出去找人找地方住,多不方便啊?”
  “也对哦,还是夫人想得周到,我都没想到呢。我先回家去,给您把房间都收拾好,再回来等您。”淑儿不好意思地笑了。
  “对,就是这样,不过我要走的消息得保密。你先去叫管家来吧。”云湘君接过淑儿手中的梳子,推了淑儿一把。
  淑儿听她这么说,高兴地跑出院子,找了管家进来,自己退到门外守着。
  片刻之后,管家走出房门,用手指头点点淑儿的额头,“你这妮子,可真是前世修来的好命啊。九夫人对你可真好。”
  “嗯,夫人是个好人。”淑儿大声说道。
  管家没接她的话,快步走出院子,没多久,就让人送了个盒子上来。
  云湘君打开盒子,看到正是淑儿的卖身契,叹了口气,“淑儿,这是你的卖身契,你拿着。收拾收拾,马上就走吧。”
  她又打开妆盒,笑着说,“这是三千两的银票,你贴身收好。这是三百两散碎银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