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姝色无双》作者:五叶昙

更新:2017-11-14  大小:103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姝色无双》作者:五叶昙

文案

静姝不过一中等官家女,甫回京都
竟被公府世子一见倾心,娶做世子夫人
公婆慈善,夫君疼爱
谁知毫无征兆下,突被远送庄子软禁
待几经转折,重回公府
她却看到国公府中一个顶着和自己一样容颜的世子夫人
然后迎接她的,是一杯毒酒
再来世,她再不做那个白静姝......此生,美人无忌,姝色无双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静姝 ┃ 配角:姜琸,温习元,凌修安 ┃ 其它:


第1章 浮生若梦


静姝站在假山旁看着梨林外亲昵相拥的那一对男女,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娇艳动人,女子手捧腹部微微低头带着一抹娇羞让那明艳的容颜更添水样柔美,在满地雪白的梨花衬托下真真如一对神仙璧人。

静姝看着那女子熟悉的容貌怔怔如同入了魔障,随风又依稀传来那男子的软语:

“佳儿,你既有了身孕,白府那边就不要去了。你身份尊贵,若不小心磕着碰着,岂不是反折了那白家小儿的福气?”

白府?白家小儿?

又听那女子嗔道:“修安,你说的什么呢?那可是大哥的第一个孩子,好不容易盼来的,我自然要去的,不然,岂不是让母亲难做?哎,母亲素来疼爱我”

那男子不知为何似有些感动,拥着她握了她的手道:“佳儿,难得你这般心善,竟是真心待白二夫人如母,她”

几句话已经听得静姝如堕冰窖,浑身冰冷。

她身旁曾经的丫鬟采荇小心翼翼地看她一眼,用如蚊子般的声音唤道:“夫小姐”生怕她受不住做出什么,惊扰了那树下的眷侣,她也得遭殃。

而静姝却是浑然不觉,她只觉仿佛时间错乱般,无数她和他曾经温存相处的画面涌现翻滚,令她头疼欲裂,仿似被生生撕扯着,要搅碎般。

“佳儿,你就是我心中佳儿,我以后便唤你佳儿,可好?”新婚时,他眼眸含情如是说。

“佳儿,你既有了身孕,更当小心些,就算担心岳母的病情,也不必现在就急着赶过去,我这就派人请了太医去白府给岳母看看可好,你也好安心些”

白府白家,那是她白静姝的娘家,大哥,也是她白静姝的大哥。

可是前面那个女人,那个长得好似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靠在她夫君的怀里,唤着她夫君的名字,叫着她的母亲为母亲,大哥为大哥的女人,是谁?

她历经千辛万苦,从沧州被软禁的庄子里逃出来,也知当初被莫名其妙送至庄子必有蹊跷,不敢直接回国公府,好不容易借了昔日丫鬟采荇之力,进得这后园中,只想找他问个明白,却不想竟是看见这一幕。

三年前,她随多年外放蜀地为官的父亲回京述职。

当时她正值被考中少年进士的未婚夫退亲,心中苦闷之时,又因久居蜀地,官语不正而多有被人取笑,却不想在七夕女儿节游园时被凌国公世子凌修安一见钟情,并上门求娶。

凌修安家世出众,长相俊朗,能文善武又温文尔雅,不知是多少京都女子心目中理想的夫婿人选,不想竟被她这家世普通,刚刚回京还被人退了亲的小官之女撞了什么运给攀上了。

旁人又羡又妒,她自己也是受宠若惊,一年后稀里糊涂的在众人的艳羡下口水中嫁进了凌国公府成了他的世子夫人。

婚后凌修安对她也是百般温存万般宠爱,公公凌国公明理,婆婆凌国公夫人慈爱,小姑灵巧友善,都不曾因她家世不显而半点轻怠,很快她又有了身孕,那时她只觉人生再美满不过如此。

只可惜她的胎儿没有保住,小姑一次踏青时在野外救了只受伤的小猫,她见这小猫可怜可爱又乖巧,便也时常逗弄着玩,不想有一日这猫不知为何突然发狂,冲撞了她后她便失了胎儿。

失了胎儿后她又自责又伤心,好在有着凌修安的安慰,道是以后孩子还会有,不必太过伤心伤了身子云云,她才慢慢恢复过来,又渐渐有了笑颜。

接着闽地有乱,凌修安带兵平乱,她还在府中痴痴算着他的归期,却不想一日梦醒之后竟是被困在了马车中,然后马车行了三天三夜,她被送到了一个偏僻山区的庄子上。

一年多,她被关在庄子上整整一年多,终于有了机会逃了出来,易了容,一路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京都,只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她会被不明不白的送到了庄子上被软禁了起来。

入了京茶楼小巷打听来的的却多是凌国公世子和世子夫人琴瑟和鸣,恩爱如神仙眷侣的传言,她被关在庄子上一年多,但府中却仍有一位麻雀变凤凰的世子夫人,白家五小姐。

这种情况下,她自然不敢直接进府,小心翼翼寻了她昔日的丫鬟偷偷带着她入园去见凌修安,却看见了眼前这一幕。

“唉看够了吗?看够了便随我过来吧。”

静姝近似麻木的回头,便看见了眼中满满都是慈悲同情的国公夫人,昔日的婆婆凌老夫人。

穿过假山小径,一路如同行尸走肉般的静姝跟着老夫人去了老夫人的院子,路上偶然会有走过的丫鬟侍女,都目不斜视恭恭敬敬的给老夫人行礼,因着静姝乔了装,众人都只当这不过又是哪里来打秋风的落魄女子。

而静姝不知道的是,先前她们转身离开之时,那梨林中的女子却是微微转了头看向了她们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佛堂中,香烟袅袅。

凌老夫人信佛,十分虔心,是京都出了名的慈善信主,乐善好施之名广为传播。

“既已送了你去沧州庄子上,你这孩子,如何还要回来?”老夫人慈悯的声音又响起,终于让一直迷迷瞪瞪的静姝回过了神魂来。

“那个人,那个女人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静姝心中有千万个疑问,此时她盯着凌老夫人,冲口而出的却只有这么一句。

“你,当真想知道?”

凌老夫人拨着手中的佛珠,看了看静姝,随即又把目光移向了檀木桌上的一只碧玉酒杯,杯中不知是水还是酒,绿莹莹的,晶莹剔透。

像是神仙的眼泪,静姝如是想。

“上天有好生之德,送你走,是为了保全你的一命,若是你知道了这一切,就再也不能走出这间屋子,你可还要继续问下去?”

老夫人的话很轻很缓,却在缥缈的佛香中如同她手中沉沉的佛珠般扎进了静姝的心中,她的眼睛随着老夫人的目光一起定在了桌上那只碧盈盈的酒杯上。

心乱到极致,哀到极致,竟是奇异的慢慢定了下来。

她道:“我想知道。”@思@兔@網@

又古怪的笑了一下,道,“其实我进了这间屋子,或者,我回了国公府,不就已经不能活着走出去了吗?”

不知是佛至心灵,还是哀极生悟,这么多日的困惑猜测痛苦煎熬竟突然就思路清晰起来,再没有过的清醒清晰。

老夫人转眼定定看着她,第一次发现她失了娇软容颜下的眼睛竟明丽如斯,这样明媚透澈的目光让她心中闪过一丝不自在,但很快这种不自在就被心中更郑重的缘由压下去了。

“她叫唯佳,是前朝永惠公主和忠勇大将军的女儿,当年忠勇大将军在渭水河战败而亡,永惠公主自杀,临终前将独女托付给了国公。永惠公主曾对国公和老身有大恩,唯佳又是前朝皇室仅余的血脉,你”

老夫人的声音除了先时的悲悯,此时更是带上了一股庄严正义,仿佛诉说的不是一个卑鄙的阴谋,而是一件多么神圣郑重的事。

她看着静姝,继续道,“你白家也曾是江南累世簪缨之族,深受前朝皇恩,能为前朝皇室遗孤掩护牺牲,本来也是你应尽的责任和荣幸,就是你的祖父,也是默认支持的。”

就是你的祖父,也是默认支持的。

静姝以为她今日所见到的已经是荒谬的彻底,然后这个听起来像笑话般的故事却在最后又狠狠射了她一个透心箭。

什么公主,什么前朝,她不过是蜀地一小小同知之女,那些关她什么事,她只要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她的婚事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国公府主导的一场骗局,她的夫君是不是也是设置骗局的那个人就可以了。

她不想知道她的祖父,或者,白家原来也曾在这场逆天大慌中添砖加瓦,亦或者添薪加柴要烧死她。

她不想从面前这个人嘴里听到有关白家的参与,打破她现在如薄冰般的镇定,因此转而问道:“她为何生得和我那般像?夫世子是否一早就认识她?”

正因为自己长得像那女人,所以才有一见钟情,以及后来的上门求娶吗?是从一开始就计划着取身份而抹杀自己这个人吗?

这些话,她已经问不出口,而且只要知道前面那句的答案,后面的何须再问?不过想起刚刚那梨林中的一幕,那些温言软语,她都觉得问先前那句都是多余的了。

“当然,我们将唯佳养在渭地,修安曾经在那里住过多年,怎会不认识她?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凌老夫人温声道。因为是说起那女子,这一次她语气中的温情倒是真实了很多。

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静姝脑中又浮现出第一次凌修安见到她时,他那异样璀璨闪亮的目光。

当时她被人绊倒,狼狈的跌倒在了他的面前,他不顾众人等着看好戏的目光,那样目光明亮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后,不顾身后妹妹撅起的小嘴,竟是将自己手中那小巧别致的莲花灯递给了她。

七夕女儿节之时,男子若心仪某女子,便会送她自己手中精心挑选来的花灯。

众所周知,凌国公世子最厌女子投怀送抱,却不曾想,本是戏弄之举竟是成全了她,那些绊倒她的人后来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此时静姝却不合时宜的心道,她们的确是成功了,被人耻笑算什么,她真是被害得大概要尸骨无存了。

凌老夫人看着静姝,眼中又浮现出了些悲悯之色,继续道,“其实你和她只有五六分像,不过人的相貌并不是一层不变的,再加上梳妆打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