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一手带大》作者:青樛

更新:2017-11-14  大小:45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一手带大
作者:青樛



文案

陈白岐一推门,就被人直接摁在了门后。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谁啊?”
陈白岐嗤了一声,反身将那脆生生推倒在墙上。
往她耳蜗里轻吹一下,一开口就让人跪。
目光向下,“这里都是我带大的,你说我是谁?”
木崊抬头,望进这人的眼睛里,目光深邃。
哪还有半点白天身为新闻主持人的禁欲气质。
一句话:旁的人都以为陈白岐是一见钟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她是梦寐以求。
男主属性金毛忠犬,精分到放飞自我,不喜勿入。

阅读tips:
1.新闻主播x喜剧女王,无原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白岐;木崊 ┃ 配角:沈孟旭;越泽 ┃ 其它:


第1章
  此文献给那些在大千世界里笨拙而又温柔坚守自己原则的斗士。
  这杯酒敬过往,敬磋磨,敬余生。
  敬上帝把命中注定的爱人带到我们身边。
  01
  北京,鼓楼西大街,古色古香的“开天”茶馆是整条街的代表。
  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开天”茶馆不仅仅是家普通的茶馆,更是这老北京人儿听相声的首选去处。
  周六,刚过中午饭点,一点多钟。
  一辆路虎揽胜远远从前面呼啸而来,从路口拐进来,稳当当停在了茶馆前的车位上。
  夏末的太阳还比较毒,车上的人从驾驶座下来被火辣的阳光闪住了眼,他手放在额前挡了一下。
  另外一只手捏着手机贴在耳边,一边打电话,一边往“茶馆”里走。
  “沈孟旭,你丫人呢?”
  电话那端有点吵,“老包厢,你直接过来就行。”
  茶馆门口迎宾小童一见来人就迎了上去。
  “陈先生。”
  眼看着小童要跟上来,陈白岐摆了摆手,熟门熟路地去了二楼。
  新来的小童眼睛瞪得滚圆,指着走远的人支支吾吾,“这,这不是那个谁吗?”说着还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名字含在嘴里,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刚刚和陈白岐打招呼的小童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开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别看了,就是屏幕上那位卫视招牌。”
  “他还爱听相声啊?”
  “谁还不能有点爱好?老客人了,听说还是咱们少东家的朋友呢。”
  正说着,就被场子里的领班远远斜了一眼,“马上下午场就开始了,客人都来了,你俩还不站好,唠个什么劲儿。”
  两个小童对了一眼,耸耸肩,不敢再议论了。
  说句不好听的,进来的好多都是爷,被人听见,这碗饭就吃不下去了。
  陈白岐上了二楼没去老包厢,而是径自去了三楼——这“开天茶馆”少东家越泽的办公室。
  门开着,正准备进去,就听见“啪”的一声,惊得陈白岐眉心抽[dòng]。
  往里望了一眼,一个女人两手撑在越泽的办公桌前,弯腰将他挡了个严严实实。
  “少东家,你这也忒不仁义了吧。”
  越泽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老东家还在的时候,最起码大家都一样,一场一百,怎么现在我就成五十了。”
  越泽从椅子上起来,抿着唇瞪了木崊一眼。
  “老爷子在的时候,念及你是女人,照顾照顾你。”
  这话里的性别歧视,听起来尤为刺耳,门外的陈白岐眼睛眯了眯,“蹭”的一下,将烟点着。
  木崊的气势也一下子弱了起来,肩膀也耷拉了下来。
  越泽低头看了眼仿佛被抽走力气的她,动了下恻隐之心。
  “不是我说你,一个小姑娘,干什么不好,非说相声。你是戏剧学院毕业的怎么了?你就是把天说破了,我还是想说,这女人啊,就不该说相声。”
  木崊嘴唇动了动,抬头看向越泽。
  “我不比男人说的差。”声音虽低,气势却是没有弱下半分。
  越泽嗤了一声,“你说的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规矩里没这一项。俗话说的好,‘男不嗑瓜子,女不说相声’。一场就五十块钱,爱干不干,不干滚蛋。”
  木崊咬着唇,手指在桌子上抠了一下。
  越泽低头扫了一眼,挑着眉笑了,“‘盈盈一握若无骨’,你这身段,还留在在这干嘛?”
  陈白岐倚着墙,一提气,烟下了半根,烟圈一吐,觉得喉间干涩。
  什么样的身段?
  屋子里,越泽又瞄她一眼,“再说你这人模样清清秀秀,嫁人都能嫁个不错的,在这死熬什么。”
  木崊脸色白了又白,正想说什么,越泽指了指旁边的钟表,离开场还有十分钟。
  “今天你和叶知秋开场,再磨叽我看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木崊敛了眉眼,指肚搓了两下,像是咬了下牙,径自往门外走去。
  距离门口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她停了下来,转身,在越泽惊讶的目光下,姿态婀娜地走到桌子前。
  隔着一张桌子,手指在上面一敲,“咚咚”两声,不仅敲在越泽的眼里,还敲在了门外陈白岐的心上。
  他往里望了一眼,正瞧见那人婀娜的腰身。
  穿的一身棉布裙,束腰,后背臀上一寸镂空,恰好露出一对腰窝,性感得招人。
  越泽还真他·妈的有眼光。
  还真挺好看。
  眯眯眼,一根烟已经抽完,舔舔唇,才知道自己唇已经这么干。
  越泽穿的是复古的长袍,木崊笑了笑,而后弯腰,双手隔着桌子横空就拽住了他的衣襟。
  她不经意扭动了下腰,弄得越泽喉结滚动,可也看得门外人唇抿成直线。从陈白岐的角度,恰好能看到她翘起的臀,弧度圆润饱满,带着张力。
  木崊一把将越泽往外拽了拽,纤长的手指不断游移,灵巧翻飞,两颗盘扣就被解开了。
  越泽要伸手阻挡,被木崊拦住了。
  到了第三颗的时候,越泽只剩下眼睁睁看着,木崊抬头看他一眼,轻笑一声,手上动作停住了,睨了一眼越泽,手直接从他胸膛处撤离。
  再看这第三颗扣子,似开似不开地松垮着。
  门外陈白岐不动声色地别开了眼。
  气氛暧·昧得紧,可被木崊一句话就戳破了。
  “少东家,有些东西,不是我得不到,只是手法我不屑得很。我还偏偏就告诉你了,不论今天这场五十也好,三十也罢,这相声我还就说下去了。我要让你们看看,不用荤段子,这相声我照样也能说好,观众也照样爱看。”
  一席话噼里啪啦地说完,也没管越泽的反应,木崊直接走了。
  一出门,她就看见了陈白岐。
  长廊,满眼的古香古色,西装裤碰上了露脐棉布裙。
  四目相对,陈白岐觉得自己心跳被人停了一下。
  2017年9月2号,他在林中遇到了一头孤傲的梅花鹿。
  木崊只觉得靠着墙站的男人,样貌俊朗,又有些眼熟,就是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眼看着要开场了,甩了甩头,便赶紧离开了。
  毕竟,五十块钱也是钱啊……+思+兔+網+
  在越泽面前装装也就算了,她可不敢和日子过不去。
  陈白岐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才转身往门里走。
  进去后二话没说,直接坐上了越泽的办公桌,打火机一点,“蹭”得一下,火苗窜了老高,吓得越泽一激灵。
  “你什么时间过来的?”
  陈白岐没理他,只是一下一下扔着打火机,而后转头,深邃的目光盯着越泽看,神情冷清,和屏幕上的他没什么两样。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越泽一边扣扣子,一边没好气地开口。
  陈白岐视线移到他的扣子上,眼睛眯了眯,薄唇微启,“不准硬。”
  “啊?”
  陈白岐指指扣子,又瞄了一眼越泽的下`身,一只手让打火机开到最大,火苗腾腾,一字一顿,重复他刚才的话。
  “我说,不准硬。”
  *****
  陈白岐和越泽一进门,沈孟旭就迎了上来,一把勾住陈白岐的肩。
  “你丫刚才就给我打电话,现在才过来,就知道你又是被越泽勾住魂了。”
  越泽翻了个白眼,径自走向最佳观赏位置的茶座,不理会沈孟旭的浑话。
  反倒是陈白岐嗤了一声,一把扭下沈孟旭的手,强行拖拽着他往越泽那处走。
  “起来。”陈白岐看了一眼越泽。
  “干嘛?”越泽在办公室被刚才陈白岐不阴不阳的三个字弄得现在都还有心里阴影。
  沈孟旭也觉得奇怪,在一旁落座后,“你不是一向无所谓坐在哪里的吗?这旁边随便坐,反正就只有咱们三个。”
  陈白岐没接话,只是眼皮子掀了一下,定定地望着越泽。
  越泽被他看得眉心跳动,暗自腹诽,又是这样的眼神。心下一想,瞬间懂了,这人今天为什么要坐这个位置。
  嗤了一声,想着成人之美就站了起来,拍了下陈白岐的肩,挑着眉笑了一下,“我这可算是知道什么叫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等到陈白岐落座,沈孟旭在一旁咬着瓜子还一头雾水。
  *****
  “噌噔噔”,音乐一响,调子一起来,一男一女就出来了,相声正式开始了。
  男的是一身长袍,女的是一身白娘子的装扮。
  男的袖手一甩,“大家伙应该都知道我,我叫叶知秋,一叶知秋的秋。”
  木崊在旁边笑了,摆摆手,“就是秋天那个秋。”
  “给大家伙儿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搭档是白娘子。”
  木崊瞪他一眼,咳嗽一声,“错啦。”
  叶知秋装作扶额,“那重新来一次。”
  “您走好。”
  “给大家伙儿介绍一下,我身边搭档是叫木崊。写出来也不认识,您就听听响就行。”
  木崊笑笑,“名字不会叫没关系,大家伙儿走到街上都认识我就行。”
  “谁不认识您啊,相声界的白娘子。”
  “这效果就对了。”
  “可不是吗,看您这装扮,就知道今天我们要给大家来一段《白蛇传》。”
  可能还是第一次见女人在这场子里逗哏的,一时间台下坐的人也都兴致满满。
  二楼包厢里,沈孟旭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胳膊肘推了一下越泽,“你这小子可真行啊,老爷子刚让你接手这茶楼,你就弄进个女人来,花样还挺多。”
  越泽斜着眼看了一眼陈白岐,见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台上,暗自砸了砸嘴。
  “这哪是我弄进来的,我一向不觉得女人能说相声,这都是爷们的事儿。她原来在另外个小院子里来事儿,老爷子临走,就把她调来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