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一见到你呀》作者:栖见

更新:2017-11-14  大小:50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一见到你呀
作者:栖见



文案

1.
向歌当年追周行衍时,曾绞尽脑汁。
快追到手的时候,她拍屁股走人了。

时隔多年,两个人久别重逢。
苍天饶过谁,周行衍把她忘了。

2.
向歌爱吃垃圾食品,周行衍作为一个养生派自然向来是不让她吃的。
终于某天晚上,两人因为炸鸡外卖发生了一次争吵。

周行衍长睫敛着,语气微沉:“你要是想气死我,你就点。”
向歌闻言面上一喜,毫不犹豫直接就掏出手机来,打开APP迅速下单。
“叮铃”一声轻脆声响回荡在客厅里,支付完毕。
周行衍:“……”

*
嚣张骨妖艳贱货x假正经高岭之花

本文tag——
#十八线小模特逆袭之路##医生大大你如此欺骗我感情为哪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年你造过的孽将来都是要还的##我就承认了我争宠争不过炸鸡好吧#

“一见到你呀。”
——我就想托马斯全旋侧身旋转三周半接720度转体后空翻劈着叉跟你接个吻。


*文名改自阿妹的歌《一想到你呀》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歌,周行衍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见到你呀

  后台化妆间,气氛压抑凝滞。
  一屋子的女孩子,个个都身材姣好,面容精致,两三一堆倚靠着化妆台桌沿站,看戏似的围观总负责人发火,不时垂头小声议论两句。
  屋子正中间两个人,负责人双手插着腰站在房间中间,一双漆黑的眉剑拔弩张地紧紧拧在一起训话,
  “你刚刚是在干什么?你在梦游?走路走不了?高跟鞋不会穿?”
  “Z家这次这么好的资源!好好的一次机会给你!结果搭好的戏台子,你说砸就给砸了?你是不倒翁啊你晃晃悠悠的?”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他的眼睛很大,瞳孔却小,配上他又浓又粗的黑眉和胖脸,看起来像是蜡笔小新的同胞兄弟。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实在太不舒服,向歌很有可能会笑出声来。
  而此时,她却只能勉强保持站立姿势努力不让自己勾下腰,下腹胀痛坠感明显,疼得她眼前发白。
  脚踝处也火辣辣的疼,一条腿虚踩着地面,不敢用力。
  这个形象,倒是挺符合现在的气氛,向歌迷迷糊糊想。
  Z家的春夏时装秀,多少人挤破了脑袋也迈不进门槛,原本是绝对没她这种小模特什么事儿的。结果当时同公司有个模特前一天晚上急性阑尾炎需要动手术,没办法了,才把她叫来临时充个数。
  还被她给搞砸了。
  向歌例假一向不太准时,并且痛起来完全是山崩地裂级别的,往常为了不影响到工作,她都会提前吃了药推迟。
  但是这次有些突然,她今天早上才接到电话,药没来得及吃,亲戚就造访了。
  向歌没辙,出门前吞了止痛片就急忙赶过来。等下午药效过去以后,痛感顺着小腹四窜连着仿佛脑浆都跟着疼,台上再被聚光灯那么一照,眼前就开始一晃一晃的,一步迈歪身子一晃,险险站住没摔倒却崴了脚。
  强忍着走完了后面的半程又闭幕,等结束的时候脚踝已经高高肿起来,疼得钻心。结果回后台刚坐了两分钟,又被叫过来挨骂。
  面前的人还在喋喋不休,花样层出不穷并且口速惊人,一对蜡笔小新眉随着他上下唇开合不断蠕动着,整张脸表情变换异常的生动。
  向歌不声不响安静听他逼逼了差不多十分钟,旁边一个和她平时关系还可以的小姑娘乔欣终于没忍住,怯生生开口了:“李哥,向歌姐她今天不太舒服,而且刚刚那一下好像崴脚了……”
  她这话说的时候,刚巧进来了个男人。
  宽肩窄腰个子高,唇瓣红润的像是涂了层唇釉,身上那套西装,是B家70周年限量款。
  今晚这场春夏时装秀的东家小傅总,傅容森。
  旁边负责人还在喷毒液,傅容森丹凤眼含情带笑瞥过来一眼,顺着看向中间站着的人。
  ——的腿。
  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肌肤瓷白,线条流畅,膝盖骨尤其好看。
  再往下,一条腿的脚踝处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对劲,微肿泛青,没用力,虚浮踩着地毯。
  算是这完美长腿上的唯一一点瑕疵。
  傅容森视线一点一点缓慢上移,最终停在那张脸上。
  大少爷猎艳无数,见过的美人可能比吃过的饭还要多,即便如此,他也依旧生出了一种久违的,名为惊艳的感觉来。
  虽然也就只有那么一瞬间。
  这姑娘长得实在好看。
  傅少爷挑了挑眉梢,觉得这姓李的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两步走过去,带着一阵成熟男香,擦得锃亮的皮鞋踩上地毯,走到屋子中间,脚步停住。
  向歌无精打采地掀了掀眼皮子,没什么情绪的看了他一眼。
  瞳仁漆黑,浓妆拉着眼角上扬,尾睫极长,微弯向上勾出弧度。
  明明是冷淡平静的一眼,傅容森却觉得被她瞥出了那么点勾魂夺魄的味道来。
  大少爷愈发兴致盎然,唇畔带笑,眼睛是看着旁边的人,话却不知道到底是对着谁说的:“女孩子脚扭伤了怎么能让她站这么久呢,模特的脚多重要啊。”
  他声音拉的低,轻柔,意味深长并且十分缠绵。
  这次,向歌终于抬起眼来,和他对视。
  这男人连声音都带桃花,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每一丝气息都明明白白写满了‘老子就是有点儿不明意图’,一股骚包味儿。
  向歌弯了弯唇角,也非常上道的顺杆子往上爬:“那先让我坐下?”
  傅容森笑出声来,没说话,直接侧着身拖了把椅子过来,拉到她面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向歌完全不扭捏客气的,直接一屁股坐下了。
  傅少爷亲自拉的椅子,负责人也不敢说什么,一口一个傅总的叫,一边随着他往外走,一边点头哈腰道歉加解释。
  向歌坐在一边不动声色按着小腹,深色唇膏遮住她苍白唇色,但是额头上的冷汗却是止不住的发。
  她身子扭到最靠边的化妆台那边,倾身把上面的包包勾过来,从里面翻出手机,给夏唯发了条信息,问她什么时候能到。
  夏唯那边直接给她打了电话过来,背景音是轰隆隆的重金属音乐,女人大着嗓门道:“你结束了?我人已经到了啊,车里等你。”
  向歌嫌弃的皱了皱眉,半靠在椅子上无精打采道:“那你进来。”
  电话那头人一听就听出她声音不对,车载音乐直接关了,讲话的音量也恢复正常:“不舒服?”
  向歌有气无力哼哼了两声:“身心受创,心里很苦,想哭。”
  她边说边扶着椅背吃力站起来挑起包包准备往外走。
  例假这东西简直就是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罪恶,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折磨女性的玩意儿存在?
  向歌挂了电话,尽量把力气用在一条腿上走到门边,手刚碰上门把,门从外面开了。
  刚刚已经离开了的男人重新出现在了门口,带着他那一身的骚包气。◆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向歌挑了下眉,身子侧了侧。
  傅容森没动,只笑了下,一脸假惺惺的讶异表情:“向小姐自己能走?”
  向歌心道你瞎的吗?没看见老子已经走到门口了?
  而事实上她也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眼神里全是这么写的,脑袋偏了偏,单手撑着门框:“傅总还有事?”
  傅容森笑吟吟,又重复了一遍:“向小姐腿自己走方便吗?不如我送你去医院,毕竟也算工伤。”
  向歌觉得这人真是神奇了,崴个脚到他这儿也能算是工伤,斜倚着门边也笑了下:“不用了,我朋友来接我。”
  说完冲着他点了点头,也没在意对方反应,直起腰杆来忍着疼走出去。
  没走出几步就看见有点急匆匆迎过来的夏唯,向歌身子一软,站在原地等着她。
  夏唯隔着远远看见她,小跑两步走过去,视线顺着看见她白嫩脚踝上一块青,眉头全都皱到一起去了,伸手搀住她:“我的向歌大小姐,您这怎么搞的啊?怎么还伤上加伤了?”
  向歌被扶着走出去,上了车,整个人在副驾驶上团成个球,又被拉起来递了个保温杯过去,里面是热腾腾的红糖生姜水。
  夏唯边开车往医院走,边瞥了一眼身边喝红糖水的人,正苦兮兮皱着眉看她:“你带止痛片没有?”
  “没有。”她干脆果断道。
  向歌点点头,也没说话,直接拉开她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盒,从里面翻出一板去痛片,扣出一片在手心,就着手里的红糖水吞了。
  夏唯不赞同的看着她:“你也不能总靠着吃这个。”
  “特殊情况,应个急。”
  “脚怎么回事,崴了?”
  “肚子不舒服,有点分神。”
  夏唯皱了皱眉:“止痛片没带?”
  向歌闭着眼仰头靠在椅背上,没吭声。
  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睁开眼来,
  “我带了。”
  “嗯?”
  “出门的时候特地装了一板在包里。”她笑了一声,又慢悠悠地重新阖上眼,“结果放在化妆间桌上就不见了,你说神不神奇?”
  夏唯按照导航直接开到离得比较近的第二人民医院,搀扶着向歌进去挂了号。
  医院里工作日人依旧多,向歌拿了号码坐电梯上去等,五间诊室同时开,前面还排着八九号的人。
  此时她喝掉了一整杯的红糖生姜水,下腹回暖,去痛片药效也上来,人感觉重新活过来了,脚踝上的痛感跟着愈发强烈。
  差不多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叫到她的号和名字。
  夏唯扶着她走到最后一间诊室门口,诊疗室的门虚掩着,向歌屈指敲门,第一下以后习惯性停顿一秒,才又继续敲了两下。
  她敲完等了一会儿,里面的人终于出声了:“请进。”
  向歌推门进去。
  诊疗室里,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背着窗坐在桌前,黑发细碎,正捏着笔唰唰写着什么东西。
  向歌步子一顿,人站在原地,不动了。
  男人垂着头,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他长长覆盖下来的眼睫,鼻梁笔挺的弧度和棱角分明的下颚线。
  声线清冷微沉,淡淡两个字:“姓名。”
  她进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
  向歌突然笑了。
  就想起很多年前,少年也是这么一把清冷淡漠的嗓子,无波无澜问她:“姓名。”
  当时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祖宗。”
  作者有话要说:  周行衍:男二比我出场早就算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