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城主攻略》作者:余桵

更新:2017-11-14  大小:230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城主攻略
作者:余桵

文案 五百年前我的老祖宗祁累是威风八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驯龙人。深得君王赞赏,赐了封地城池。
  奈何好日子不长久,老皇帝驾崩后新登大宝的小皇帝喜欢上吃龙肉。我老祖宗驯养的龙几乎被他吃光了,而一颗龙蛋孵化的时间要足足五年,一条幼龙长成大龙要十五年,哪里供应得起?
  于是,我那老祖宗灵光一闪带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和几框龙蛋卷铺盖跑路。
  这一逃就隐遁到卧龙谷,并在这里建起一座豢龙城自立更生。
  为了防止小皇帝的爪牙发现卧龙谷,从谷口开始他们就在树丛间种下了荆棘树。五百年过去,那些小小的荆棘已长成参天大树,别说外面的人进不来,就连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作者自定义标签:女强 才女 斗智斗勇 杀伐果断 轻松
==================

  ☆、第1章 卫狐狸

  我扶着丛林荆棘上拳头粗的尖刺,几欲将头撞上去!呃,不是我的头,而是站在我身后的卫家长子卫靖远的头。
  “你们是故意的!卫靖远,我告诉你,就算这里遍地是荆棘我也不会屈服的!”我扶着尖刺的手指不断用力,指甲在尖刺油光发亮的硬壳上刮出咯啦声。
  我要出谷,这里实在呆不下去了!
  卫靖远缀着火焰般赤红的羽毛的头绳在耳侧飘晃,一根纯黑的皮鞭随意地环在腰上,面若冠玉,剑眉星眸,俊逸出挑到只怕豢龙城再挑不出第二个人来。
  只可惜,他品貌非凡的躯壳里是龙神也捉摸不透的九曲回肠,手段不知高要出他爹几重天去。
  “祁灵玉,你抽完风没?抽完该回去沐浴斋戒了。”卫靖远叼着根草,斜挑俊眉看我。
  “你闭嘴!”我把牙齿磨得咯咯响以表示我此刻的愠怒,手下一个用力,指甲盖都快翻过来了……
  咝!我倒吸口气,眼泪汪汪地看着参天的巨大荆棘树:“连你也欺负我!就不怕小娘我一把火烧得你断子绝孙啊!”
  “噗!”身后传来卫靖远的笑声,我硬是咬牙忍痛把泪花给憋回去。
  “女人真是麻烦!”他不悦地开口,长鞭已经缠上了我的腰。我只觉眼前一晃,身子已经落在卫靖远的坐骑应龙上。
  我终于爆发,顾不得矜持抬着脚就朝跃上龙背的卫靖远狂踢:“我不要回去当什么傀儡城主!你放我下去!”
  毫无准备的他被我踢落龙背,应龙鼻子一哼竟一翅膀把他扇给回来了……
  “祁灵玉你闹够了没有?”他忽地抬手锁住我的脖颈,“若不是天意,我也不愿承认你这个笨到死的人是下一任的城主。以我这么好的才华辅佐你,你应该谢天谢地才是,跑什么跑?”
  我下意识地抬脚想把他踹飞,但是在看到他眼底的怒火时我缓缓收回了脚,忍着令人发昏的窒息感我扯出一个笑容:“我回去……回去……还不行吗?”
  小娘我能屈能伸,留得小命在,不怕出不去,让你卫狐狸得意先。
  “哼!”他将我扔在一边,拉起应龙脖子上的铁链一登脚下的铁扣,应龙张开厚实的肉翅膀呼啦冲上云霄。
  我盯着远处的大雾愣神,想我自小运气极差怎么就被城主继承人么个大馅饼砸在当头?不会是大家商量好了来坑我的吧?求真相啊摔!
  想想我豢龙氏,不得不感叹其是集天地精华生出的一朵“奇葩”,史书上载,自古以来的君主换代无不是父位子承,但百年前一位城主却推出一项规定:抓阄继位。老城主离任之际,凡是豢龙氏祁姓子孙均可前来试一试运气。
  只是,似乎大家都不太喜欢抓到城主之位……那天抓阄的时候,一个个像上刑场似的……
  于是,当我挥舞着手上的土黄厚纸片朝着父亲大呼上面的龙画得好丑时他的嘴角明显抽了一下,接着便是深深的叹息。叔叔伯伯们一个个躲过大劫似的松口气,便带着自家孩子出了大殿,空留我在原地傻愣着。
  卫靖远嘴角含笑地瞄我一眼,连礼也懒得见:“恭喜祁姑娘。”他身后的众人也跟着他道贺,这些豢龙城的官员都快变成他卫家家臣了。
  我眉脚一抽,忍住想上去踹他两脚的冲动:“客气,客气,呵呵。”
  众官退去之后,我便冲到父亲的书房,下狠劲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当即痛得我一个没站稳扑通跪在地上眼泪横流:“父亲,女儿自知不过就是一块朽木,变不成良柴的,您威武圣明把二哥推上继承者的位置怎么样?反正您是一城之主,在即将退位的时候耍一次‘无赖’卫家也没办法的不是吗?”
  “荒唐!”他一拂衣袖,花白的胡须一颤一颤的。“我让妙言那丫头给你看的规则你又没看是不是?”
  我揉了一下眼睛:“妙言抱给我的那堆竹简?”
  “就知道你没看!你这个不成器的逆女,大殿之上咋咋呼呼,众官都知道了为父还怎么瞒天过海?”父亲手中的权杖狠狠砸在地上,满脸痛心和失望。
  我诧异地看他:“父亲,你是说你其实已经想好对策了?”
  “想到了又有什么用?施展对策的机会还不是被你咋呼没了!气死吾也,气死吾也!”他随意抓过一捆竹简砸在我的肩膀上。“驯龙术你不会,女红膳食你不会,就只会读些不管用的破书!别说你二哥,就连你那已经嫁人的大姐也比你强上不知多少倍!偏偏是你……偏偏是你!难道,这真的是天意?”他踉跄着坐在椅子上,目眦欲裂。
  我只是咬牙流眼泪,刚才竹简砸在肩上的那一下着实痛到心坎里去了。偷瞄了一眼父亲,我暗暗腹诽:当初你被选上的时候不也是最差劲的?
  虽然我也不想当这个城主,但是被父亲这样说心里还是堵得难受。同其他女孩子一样,我的愿望就是自由自在地活着,然后寻一个爱我的夫君携手一生,谁知道会突然出了这么个把我人生都打乱插曲?
  “罢了,大局已定为父也不便说什么,你好自为之,别把祁家五百年的基业丢了就行。否则,为父就算是进了黄土,也要和祁家列祖列宗一起来找你算帐!”父亲怒喝。
  忽地,我只觉后背生寒,眼泪都不敢流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立刻让妙言搬来了父亲给的那堆竹简。随手一翻,果然全是抓阄的各种规则和细节经过,有些地方父亲还用朱砂笔圈起,仔细一看那些地方全是可以做手脚的漏洞……
  我对着竹简一阵头晕,好好的机会就被我这么毁了!我的自由,祁家的未来全被我这双不争气的手给弄没了。
  真是悔不当初!
  “姑娘,你哪里不舒服?”妙言小心翼翼地问我,我却没力气搭理她。
  我一脸悲催地趴在桌子上,心里难过得紧。

  ☆、第2章 哪代城主不傀儡?

  妙言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吃东西,所以弄了很多糕点小食摆在我面前,美食在前却诱不起我的食欲。
  她端了一杯热茶递给我:“姑娘,喝杯龙涎茶提提胃口吧。”
  我迅速推开:“不要。”小娘我才不要喝那些大家伙的口水泡的茶呢,想想就受不住!
  “姑娘,能成为继任城主是天大的喜事啊,你怎么反倒不开心呢?”妙言不解地看我。我偏过头朝她勾勾手指,妙言会意地将耳朵送到我脸前。`思`兔`在`線`閱`讀`
  “妙言,如果是有名无实处处受人牵制的城主,你会坐上那个位置吗?”
  妙言一怔,随即她放下茶杯认真看我:“姑娘,你可是一城之主又怎么会受别人牵制?城主不是最大的吗?”
  我无语看她:“卫家大权在握,哪一代城主不是傀儡?”
  妙言似懂非懂地点头,我拈了一块红枣糕放在口中,小心思在肚子里百转千回。
  所以,当晚我匆匆收拾了细软借着月色溜到街上,在城门打开的一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
  我祁灵玉才不要当什么傀儡城主,我很明智地跑路了。晨光中是我轻盈飞奔的步伐,我只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和长短不一的呼吸。
  就算没有龙的帮助,我一样能逃出豢龙城!说不定,还能走出卧龙谷,去看看史书上的繁华世界!
  我越想越开心,紧绷的情绪渐渐松缓下来。
  只是,我却小看了城外那些已有几百年树龄的荆棘们,那一颗颗拳头粗的尖刺油光蹭亮,当即刺穿了我逃跑的美丽幻想……
  我还没想到怎么突破荆棘树这道屏障,就被驭龙而来的卫靖远逮个正着。于是乎,就出现了被他威胁的一幕,憋屈!
  抓了我,他旋即驾着应龙朝着豢龙城的中央飞去,冷哼出声:“哼,五百年来都从未有人走出过那片荆棘丛林,你这个连驯龙都够不上的傻子能出去?”
  “不是有人进来了吗?这个荆棘也不是那么厉害嘛。”我不服。
  “凤青轶?呵。”卫靖远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随即转过头去没了下文。
  一看到他这副傲娇的狐狸本性小娘我就想吐血,我满眼怨念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恨不能盯出个透明窟窿来!
  据说五百年前我的老祖宗祁累是威风八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驯龙人。因为深得君王赞赏,还被赐了封地城池。
  奈何好景不长,老皇帝驾崩后新登大宝的小皇帝喜欢上吃龙肉。我老祖宗驯养的龙几乎被他吃光了,而一颗龙蛋孵化的时间要足足五年,一条幼龙长成大龙要十五年,哪里供应得起?
  于是,我那老祖宗一拍脑袋决定带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和几框龙蛋卷铺盖跑了。随后隐遁在卧龙谷,并建起一座豢龙城自立更生。
  为了防止小皇帝的爪牙发现卧龙谷,他们一路采集荆棘树的种子并沿途种下。五百年过去,那些小小的荆棘已长成参天大树,别说外面的人进不来,就连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经过五百多年的风霜洗礼和成长,卧龙谷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国。
  豢龙城的建设和以后的每一次加固,都遵循能够俯瞰城内、纵览城外、眺望远方、自由配置城内士兵、悉知城内动向、防守之际可自如传达命令、可轻松御敌、可无视射来的箭矢弹丸、可以在特殊情况下自如的调兵遣将等遗训,越修越高。
  而当时护送老祖宗的得力功臣卫家则成为大权在握的权臣,反观身为豢龙氏嫡传的祁家却日渐衰微,驯龙术一个使得比一个糟糕,就连往昔服服帖帖的龙也骑到祁家人头上撒野。
  偏是如此,武道出身的卫家却精英频出,个个年少有成,单看现任卫家家主卫靖远便可窥其全貌。
  卫靖远继承了卫家自古以来的优秀风骨,做事风风火火却又滴水不漏,堪称文能提笔治城邦,武能下地灭众龙。年方双十的他已经接下他爹手上的掌家之位,同时也在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