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彩绘坊》作者:筱禾

yrfqbre 上傳於:2017-11-14  大小:1567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彩绘坊》 2008
作者:筱禾
---

第一章

张旭东从海平镇搬出来已经很久,自旭东上大学后再没有回去过。过去大院里的伙伴在电话里告诉他海平镇全面改造,彩绘坊大院怕是要彻底夷为平地了。

某天夜晚,旭东做了一个梦,全部是大院的场景,那两扇木板的,翘着棕色漆皮的院门,砖头铺的小路,永远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红砖厕所,孙钧宏家门前的栅栏,废弃的破庙,还有破庙里传出猫的春叫……梦境中没有一个人,大院里空空荡荡,虚幻、诡异,大声喊:爸!妈!姐!徐老师!……

张旭东从梦中惊醒,他好象听到自己的叫喊声。他迷迷糊糊地去卫生间,尿尿时脑子里浮现出晚上和队里的人一起吃香瓜的情景。“难怪半夜要惊醒,尿憋的。”旭东半梦半醒地寻思。

那天旭东睡到九点多才起床,他起来后感觉有点嗓子疼,索性给王副队打电话请了病假。

深秋的阳光透过窗户洒满旭东舒适的房间,让本已通暖气的屋子变得更加温暖。旭东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了一阵电视,又翻翻刚买的杂志,有些无所事事,于是坐在椅子上,边吸烟,边出神地看着窗外。

直到今天,旭东也有一丝诧异自己居然做了警察,还是个刑警。这要归功于或者说归罪于他的高中英语老师。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旭东如今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英语老师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有一次他们聊了一阵,老师对旭东介绍中国人民警官大学,说那是公安部直属院校,说他的弟弟就在那里上学。就这样,一 向看起来听话的旭东完全无视姐姐旭珍的强烈反对,最后考上了春南公安警官学院。

其实一切都还算顺利,旭东毕业后借助旭珍的关系,来到春南市公安局刑侦处做了三级警司的科员,在队里也算高起点了。

旭东第一次见薛队薛成皓时,就对他很有好感,队里曾有人说旭东刚到队里时给人感觉拘谨内向,可后来跟薛队学得越来越靠谱了。这让旭东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很早旭东就感觉到薛成皓一点不欣赏自己,所以四年后同年来的人都参加考试晋级一级警督,自己依然是个三司。

旭东继续吞云吐雾,越思考越感觉自己的生活真的是乱七八糟,旭东开始下意识地回避那些令人不愉快的思考,开始进行对身心有益的思考。

工作中自己早就不是菜鸟,在队里和其他人也算混得熟。工作嘛,不就是混碗饭吃的手段,量他薛成皓也不可能把自己轰出刑侦处,也许过几天,自己就调到检察院法院了呢。但想起工作调动,就必须依靠姐姐旭珍,旭东顿时皱眉。

“靠,好好的,调他妈什么调。”旭东心里自言自语。

另一件让旭东觉得有意思的事情是:在网络上谈点虚幻的恋爱时,刑警是个很不错的招牌。旭东在春南市没去过任何同志吧,更不敢去渔场,也就能在网络上谈谈“恋爱”。旭东一直在想那些没见过面的BF,是不是把自己幻想成让他们流鼻血的酷警察,他很拽地告诉他们:入这行,你就会一点一点明白什么叫执法、 公正、效率、反正绝对长见识。

有人开门锁的声音,旭东掐灭烟头。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漂亮女人和一个二十几岁保姆模样的女孩进来,旭珍看旭东一眼:今天休息你就不能把你自己这里收拾收拾……小颖,你先从厨房打扫。

旭东看着对保姆发号施令的旭珍,再看看自己这个又脏又乱的家,想着是哪个弱智说同志各个爱整洁爱干净,不爱整洁干净就是直的了?可笑,旭东想着,没跟姐姐打招呼,连话茬都没接,然后继续在电脑上看TVB的老电视剧。

春南市公安局大楼内,刑侦处处长办公室内。韩伟立似乎悠闲地坐在办公桌后的皮椅上,四下看看办公室,然后想着心事。

韩伟立副处长最近有些心神不宁。他刚刚拜会了过去的老上级,原某第三集团军军长,现在的公安部副部长,老上级告诉他春南市公安局局长的位子之所以空了这么久原因非常复杂,不过现在已经基本倾向于从局里内部选拔。春南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地方,虽然犯罪率不高,但特大恶性案件的比率之高却不亚于人家那些沿海重镇,老上级还透露给韩伟立一个信息,他必须有拿得出手的表现,否则老上级也不好帮他说话。

此时,有人敲门,一个三十几岁,四方脸,大眼睛的男人进来,他就是薛成皓。成皓虽不算高大,但身姿英挺,表情里有某种狂傲的气质,目光显得刁钻,非常欠缺亲和力。

伟立先笑:小薛。

薛成皓对韩伟立也笑,很随意地坐到沙发上。

韩伟立转过身,对着沙发上的成皓:925那个案子,你那边还没有进展?

成皓:自从上次那个许兵全家中毒案,一直没有新线索。韩处,其实如果想有新线索也不难,既然我们已经锁定安平运输公司的张宏宇,就不能投鼠忌器,怕这个怕那个的,不就是跟林副局有交情嘛,他要真是嫌疑人,我借咱副局长五个胆,他也不敢包庇他,他那么个生怕晚节不保的人……

伟立:你嚷嚷什么!问题就在於咱们没有一点证据,全凭许兵的几句哪也不挨哪儿的供词,现在他还这样了……再说这个人不只跟林局有交情,怕是他跟市长都有一腿……

成皓嘲笑的:他要真是个贩毒的,那就成春南的黑社会了,春南如今也有黑社会了……要不就把这个案子放放……

伟立:这个案子一定要破!已经快两年了,十几公斤的海洛因,还牺牲我们三名警察,这案子不破咱们都别干了……我们悄悄跟了张宏宇这么久,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如果不是我们方向错了,就是他狡猾大大的……

成皓看出韩处的异样,也说出自己的担心:如果真是这个张宏宇,这案子不好破,不抓到个实打实的证据,咱们什么也不敢……

伟立打断成皓:这案子破也得破,不破也得破,你可是从来咱们局就一直跟着我的,提拔成稽毒科的队长,关键时刻你可给我顶得上劲。

成皓会意,也会看脸色的,立刻点头:我知道……

伟立:你不是十点要给他们开会嘛,你去吧。

成皓微微点头,站起来,离开办公室。

成皓走出处长办公室,有些烦躁的表情。成皓明白这是个限期破的要案,可还不能按一般的案子处理。成皓无奈冷笑笑,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旭东的房间内,他皱眉,用哀求的口气对旭珍:姐我就不明白了,我做刑警怎么了?我干得好着呢。你干吗一天到晚非逼着我改行?我一个月挣不了万八千,可我也没管姐你伸手要钱!再说我除了做这个,我做不了别的……做生意我没本钱,也没那脑子。

旭珍:做生意的路子我帮你找,本钱更不是问题,现在我就能让你姐夫给你两百万做投资……

旭东顿时有些恼火,甚至厌恶的:你别跟我提姐夫,更别提要他的钱……

旭珍凝视弟弟,好像被刺伤的,目光愤怒,语气严厉的:你至于嘛?提你姐夫怎么了?要他的钱怎么了?你这么多年不就是看不起我嫁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男人嘛?!又不违法又不犯罪,我嫁个老头子惹到你哪儿根筋了?我们也过了十几年了,他就是你姐夫,我老公!!

旭东歉意地,看着姐姐,低头不语。

旭珍继续,凶狠的,也是心疼的:我不想管你,可爸和妈走前是跟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你,谁让我比你大13岁,谁让我是你唯一的姐姐!我过着那样的日子,看你过成这样……你要不愿意跟你姐夫跟陈克庸沾边,我可以让你到姜海那里……

旭东:姜海?

旭珍:我刚结婚时你见过,陈克庸前妻的儿子。

旭东试图回忆了片刻,很快放弃,不屑地:没印象,他们家那几个人我从来都没搞清楚过。

旭珍也不屑:你还当刑警呢,他们家一共才几个人……

旭东打断旭珍,但已经软化的语气:行了,咱们就别说他们家了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旭珍也打断旭东:你知道个鬼!你说你工作工作是这个样子,生活上呢?二十七了,你想以后怎么着?……

旭东又忍不住情绪:你给介绍的对象我不是都见了嘛……Ψ本Ψ作Ψ品Ψ由Ψ思Ψ兔Ψ在Ψ線Ψ閱Ψ讀Ψ網Ψ友Ψ整Ψ理Ψ上Ψ傳Ψ

旭珍:平均每个相处不到两个星期?!……

旭东又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两口,用一种工作上的特有的语气:处不来我能怎么办?我这辈子就这么过了,不结婚,工作更方便,挺好的……

旭珍心疼的目光,看着旭东,又瞥床头的一堆杂志,发狠的:你就在公安混吧,然后做梦美女从天而降,找你这么个要钱没钱,要前途也没前途的男人!

旭东看着旭珍,然后似乎很愉快地,微微一笑。





第二章


夜晚,一间宽敞,装修豪华的卧室内,沈晓雪躺在宽大的睡床上想着心事。姜海刷完牙,从卧室的卫生间里出来,然后也躺到床上。

晓雪看着姜海:你别总跟我什么都不说,安忆准备还给你的股份你到底要怎么处理?

姜海很平淡地:有什么可处理的,等过一阵子找个时间办转让手续。

晓雪有些气愤,抱不平的表情:就是咱们彻底放弃,真的给他们也没什么!姜海,不想看到你为这种事……

姜海打断,又是轻描淡写的语气:咱们都是因为顾虑家里的关系,谁也根本没指望那份股权,别想那么多了。

姜海说着,看着脸色红润的妻子,看着晓雪俏皮的鼻梁,鲜红的嘴唇,圆润却不失秀气的面颊,和透过睡衣领口,隐约可见的酥胸,姜海情不自禁,搂住妻子亲吻起来。

晓雪此时满是心事,没有什么欲|望,但看着姜海那渴望的表情,不由得生出一种怜爱,于是配合着,也调动自己的情绪。激情之后,沈晓雪抚|摸着丈夫脊背上汗水的湿漉,被姜海搂抱,同时也搂抱住姜海爱|抚,露出一丝狡黠又满足的微笑,她在想自己这究竟是悻爱还是宠爱,搞不好也许是广义上女人的母性呢。

按照他们一贯的方式,这时候姜海从来是不再有任何语言,做完善后工作,用不了多久就会沉沉睡去。沈晓雪看着姜海帮自己盖好被子,最后躺下,打着哈欠,她突然不想迁就姜海,她跟他有话要说。

晓雪:今天中午梅竹为什么要约你吃饭?她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求你?

姜海依然困倦的:没什么事,睡吧,你不困啊?

晓雪不满地看了姜海一眼,无奈的表情:她求你办事或者出谋划策,这些我……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说了,只要她背后不要做出给你使坏的事我就烧高香了。

姜海睁开眼睛,扭头,看了晓雪一眼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