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共春光》作者:徐风来

更新:2017-11-18  大小:69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共春光
作者:徐风来


简介

世人皆知,舒知茵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美艳、骄纵、奢靡、为所欲为。
经过景茂庭深入的了解后,发现她……嘿嘿
世人皆知,景茂庭是最冷面刚正的权臣,英俊、自律、光明、高深莫测。
经过舒知茵深入的了解后,发现他……哼哼
这是一对俊男美女经过多次不友好的深入了解后冰火交融共度春光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知茵,景茂庭 ┃ 配角: ┃ 其它:HE

1、随欲而安的公主 ...
  
  世人皆道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杭的奇丽景色,皆浓缩于三公主的府邸。三公主的府邸坐落在京城的东南,占地一百亩,集奇花珍木、叠石理水、亭榭廊阁之大成,素雅而富丽。
  
  三公主府的东南隅,有一颗千年的古海棠树,树姿优美,花朵繁茂。有一位少女湛然常寂的站在海棠树下,她身着一袭艳红色的襦裙,容貌艳丽,整个人洋溢着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空灵的就像是水墨画中人。她就是名动天下的三公主舒知茵,荣妃所生。
  
  阵阵清风徐来,落英缤纷,舒知茵在耐心的等待着傍晚时分进宫向父皇请旨赐婚。
  
  皎洁的眼波一转,见贴身婢女如锦还在偷偷的流眼泪,舒知茵声音柔和的道:“已经有落了一地的花瓣那么久了,你是打算哭多久?”
  
  “公主殿下。”如锦连忙擦干眼泪。
  
  “你在哭什么?”舒知茵诧异的瞧着她脸上的泪痕,她平日里可爱娇俏,从不曾落过泪。
  
  如锦咬了咬唇,带着哭腔道:“金谷公主两个时辰前离府时,顺手带走了一个木龙。那金丝楠木雕的十二生肖,可是今日清晨您的及笄大礼上的御赐之物。”
  
  舒知茵的唇角绽出浅浅笑意,漫不经心的道:“这有什么好哭的,把余下的十一个给她送去,告诉她十二生肖摆成一排才更妙。”
  
  如锦的眼眶泛红,说道:“她还带走了您及笄大礼上的簪子。”
  
  舒知茵道:“那簪子太过花哨,我不喜配戴,交给她收藏也无妨。”
  
  “她还摔碎了皇后娘娘赏赐的玉如意。”
  
  “拼在一起给她送去。”
  
  金谷公主是皇后所生的嫡公主,出了名的温婉贤淑。然而,她每次来府,总是颐指气使的带走些贵重的东西。她今日气势汹汹的前来府中大闹,只因她觉得这场及笄大礼比她去年的及笄大礼隆重。忽想到她昨日竟……,真是欺人太盛,如锦的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舒知茵轻轻的蹙眉,道:“区区小事,不值得流泪。莫再哭了,稍后跟我进宫请旨赐婚。”
  
  如锦的心一痛,说出了真正伤心的事:“秦公子已经是金谷公主的驸马了。”
  
  闻言,舒知茵的娇容上并无惊讶,淡问:“什么时候的事?”
  
  “昨日的事。”如锦难过的道:“昨日晌午,她得知您有意在及笄大礼后请旨赐婚秦公子为驸马,她昨日午后竟找皇帝请旨赐婚,并提携秦公子为吏部侍郎。”
  
  舒知茵不以为意,当她透露出秦公子是她心仪的驸马时,就知道金谷公主必想要占为己有。
  
  如锦哭道:“您与秦公子情投意合,她这是……这是……”
  
  这是明目张胆的抢!
  
  半年前的宫廷佳宴上,舒知茵无意间看到一首诗,那首诗意境高远,字迹恢弘大气,不自觉被吸引,心生仰慕之情。能写出那样的诗,必是特立独行之人。得知诗出自秦丞相的嫡次子秦启明,又得知他尚无婚配,她不在意他的姿容平常,直截了当的提出要他为驸马,恰好他早已钟情于她。她跟他私定盟约,待她及笄大礼之日,便请旨赐婚。
  
  她不稀罕的东西随便别人自取,她稀罕的东西岂容别人抢。
  
  舒知茵身形如风,快步回到寝宫戴上帷帽,不等婢女备马,她直奔马厩,策马出府。骏马浑身雪白,无一根杂毛。马背上的舒知茵,艳红襦裙迎风,似一团流动的火。
  
  她迅速的抵达秦丞相府,听说秦启明在留映阁与友品茗,便立刻的纵马前往。在三面环水的留映阁外,她身姿轻灵的翻身下马,疾步踏进阁楼,径直攀上顶层。
  
  宽敞雅致的阁楼顶层热闹非凡,是名门贵族们的聚友地。
  
  舒知茵一眼就看到了秦启明,他在人群中谈笑风生。看着他的眉飞色舞,她不禁恍惚,他的心情似乎很好?
  
  已有人注意到突然而至的少女,随着一双双异样的注视,舒知茵正色道:“都出去。”
  
  喧闹声渐歇,所有的目光纷纷望过去,她沉静的站着,帷帽遮住了她的容貌,那明艳动人的气质似峭立在春枝的海棠花,暗香浮动。
  
  有个纨绔公子嘲笑的道:“你是谁呀?”
  
  “是啊,你谁呀?尊姓大名?”附和声四起,随及哄堂大笑,笑声震耳。这是谁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小姐,敢在名门贵族公子们面前嚣张?
  
  舒知茵清晰的道:“舒知茵。”
  
  舒知……,福国公主!顷刻间,大笑声止,蜂拥而出,唯恐躲避不及。众所周知,她是皇帝最为宠爱的公主,大修土木为她修公主府,府邸占地超太子府。今日她的及笄大礼上被册封为‘国’字的福国公主,皇帝和皇后亲临,风头比皇后嫡出的金谷公主还甚。她是出了名的恃宠而骄。
  
  发现秦启明垂着首在跟随人群离去,舒知茵淡声道:“秦启明留步。”
  
  众人震愕,福国公主是来找秦启明的?
  
  秦启明只得站住,不自在的驻步于原地。
  
  转眼间,阁楼中只有他们俩人。舒知茵定睛看着他,把他的局促不安尽收眼底,她下颌微扬道:“金谷公主的驸马?”
  
  秦启明的目光躲闪,不敢与她直视。
  
  “皇命难违?”
  
  秦启明的额头和背脊冒着汗,神情惶恐。
  
  舒知茵明朗而坚定的道:“我去向父皇坦言我非你不嫁,求父皇收回皇命,让你成为我的驸马。只要你信守你我私定的盟约,一切恶名由我来背。”
  
  “公主。”秦启明的声音低弱,没有了刚才被众人称羡时的得意,他的嘴唇蠕动着,半晌说不下去。
  
  舒知茵放眼看去,打量着他的心虚紧张,清寒的眸光将他严实的笼住,回想到他刚才志得意满的笑容,不难想象的道:“比起母妃是皇妃的受宠公主,金谷公主的母后是皇后,出自名门望族,胞兄是太子殿下,成为她的驸马会更好?”
  
  秦启明猝不及防的身形一阵,狭隘的阴暗面在瞬间原形毕露,无处藏匿,被死死的钉在她的眼睛里。
  
  “我知世人多急功近利贪图富贵,原以为能写出那样诗的你会与众不同。”舒知茵宠辱不惊的笑了笑,也曾以为他会义正辞严的拒绝金谷公主,忠贞不渝,却如此不堪一击的经不住试探,“那日你惊喜若狂的坦言你对我钟情已久,我相信了。”
  
  秦启明慌张的道:“那时臣确实对公主殿下钟情已久。”
  
  舒知茵隐隐一叹,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垂首不敢看着我呢?”
  
  秦启明的双腿发软,鼓起勇气抬起首,她温温和和的近在眼前,不动声色散发出的凌然气势令他胆颤,他的喉咙被无形的紧攥着,几乎喘熄不得。
  ││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发现想象中伟岸超逸的君子,竟是这般大相径庭的懦弱庸俗,舒知茵清醒的认识到他的真面目。显然,他曾说的‘钟情’不过是见风使舵的攀附。
  
  她不屑于追究他的背弃盟约了,大方的说道:“既然如此,愿你跟金谷公主白首偕老,愿你官运亨通前途无量,愿秦家子孙满堂世代昌荣。”
  
  秦启明难以置信的瞠目。
  
  舒知茵睥睨视之,“旧日盟约已废,都莫再提。若有人问我今日找你何事,你只说我是向你贺喜。”说罢,她不再多看他一眼,霍然转身离去。她娇柔高贵的背影,透着对命运若无其事的薄凉和果敢。
  
  她来时匆忙,走时信步,于众人交首接耳的猜测中,泰然自若的踏出了留映阁。
  
  人心叵测,表里不一者常有,她已习以为常。亲眼看着自己筑起的海市蜃楼轰然倒塌,她随欲而安,踩着废墟而行。
  
  公主府的大批侍从已追至候着,舒知茵身姿轻盈的翻身上马,刚一坐稳,就听到尖叫声响起:“死人了,秦公子被杀了!”
  
  秦启明被杀了?!
  
  诸多震骇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聚涌向舒知茵,俨然是在指认杀人凶手。她轰走了所有人,与秦启明单独交谈,她刚走开,秦启明就死了,杀了秦启明的不是她还会是谁?!
  
  秦启明做了什么事招惹到福国公主了?使得她亲自寻来,并亲自下手杀死?名门贵族的公子们哗然,面面相觑。
  
  舒知茵深知当前形势,便翻身下马去一探究竟,步伐轻快的穿过嘈乱的人群,再次回到阁楼,只见秦启明趴倒在血泊中,后背赫然插上一支簪子。
  
  那支簪子珠光宝气,璀璨夺目。
  
  舒知茵默默的盯着簪子,眸色骤深,那正是她及笄大礼上所授的簪子。是谁出手极快的杀了秦启明嫁祸给她?
  
  
2、年轻有为的美男 ...
  
  在无序躁动的喧哗中,舒知茵缓步上前,想趁乱拔走簪子。杀死秦丞相之子非同小可,她已身陷嫌疑,而簪子是最直接指向她的物证。
  
  她刚迈出脚,忽觉有阵冷气从身后旋起,转瞬间,只见有一男子站在了秦启明的尸体边。
  
  那男子二十余岁,身着一袭月白色锦衣,英俊硬朗,眼睛像苍鹰的眼一样锐利,身姿傲然挺拔,寒气逼人。
  
  景茂庭!
  
  官居一品的大理寺卿,为官刚正严明,屡破要案,深受朝廷器重。
  
  发现景茂庭来了,混乱的气氛渐渐平静。他的出现仿佛是黑暗中的一道光,有他在,一切都会变得有序清晰。
  
  只见景茂庭的手从袖口伸出,修长,如寒玉,搭在秦启明的脉搏上,片刻,语声清冷的道:“他还活着。”
  
  秦启明还活着?!
  
  景茂庭示意侍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