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请你留在我身边》作者:咬春饼

更新:2017-11-26  大小:68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请你留在我身边
作者:咬春饼

文案

厉坤三十年硬汉人生里
最失败的一件事,是年轻时
曾被一19岁的小姑娘骗了心、又失了身
2017年,两人重逢相遇

迎晨明艳如初,热情依旧:
“队长,你吃蛋糕吗。”
“队长,你有女朋友吗?”
“队长,我号码没有变哦。”

厉坤忍无可忍,把她推到墙上——
“长大了,能耐了,嗯?”

*

分开后的那几年,厉坤满世界出任务
出生入死,祸福不知
小战士们问:“厉哥,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厉坤笑,没答:

是发了疯地想再回到她身旁。

有雷.狗血.破镜重圆.地名虚构
男大女三岁.不是十一岁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迎晨,厉坤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天台重逢

接到徐西贝的电话时,迎晨正堵在三环路上。

电话那头压着声儿,说:“我逮着人了,就在富临酒店808房。”

迎晨反应过来,赶紧劝道:“你还真去了?你别冲动,喂,喂?”

电话挂了。

迎晨再打过去,好家伙,竟然不接。

迎晨没犹豫,改了路口下高架桥。她赶到富临酒店,刚出电梯,走道上就听到了徐西贝声嘶力竭的咆哮:“你丫做三上瘾是吧?特喜欢找刺激是吧?那我让你刺激一下啊!”

失声尖叫的另一道女声:“你拿刀干什么?”

迎晨心里咯噔一跳,循着声音加快脚步,808的房间门虚掩没关实,推开——

徐西贝像一只发疯的孔雀,把一女孩儿按在地板上,左手扯住她的头发,右手拿了把尖刃匕首贴在她脸上。

女孩儿惊惧,说话都不敢用力张嘴,她牙齿打颤:“姐姐你、你误会了,我没和你男朋友。”

徐西贝呸了一声,“臭不要脸!”

匕首贴紧,那女孩儿咬着唇呜呜地哽咽。

迎晨静静看了一会儿,怕徐西贝逼急了真下狠手,她走过去,拂开她,“你这姿势不对,割不了她多少肉。”

“哐当”一声,匕首落地。

徐西贝开始嚎啕崩溃,骂骂咧咧语不成章。

她那位相恋七年的,公认的老实男友人设崩塌了,也不怪她此刻失控。

迎晨内心叹息,转过身,对那女孩儿冷着脸色,平静说:“财大商贸系,大三,老家尚城,父亲徐建国,土建局上班。”

女孩猛地抬头,“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以后有空,找他喝喝茶。”迎晨唇色艳,为平铺直叙的语气加冕,倒多了一份冷冽。

这女孩儿也是个人精,识货。迎晨高挑肤白,气质加持,不是几件衣服就能烘托出来的。

她眼珠儿一转,正欲开口。

边上的徐西贝又满血复活,冲过来对她撕扯动手。

“说!还跟不跟男人睡觉了?说啊!”最后,徐西贝跨坐在女孩身上,掐紧脖子怒目愤言。

身下的人疯狂地捶打还击,指甲尖在徐西贝脸上留下三道泛了血的痕印,谁也没讨着好。

拉不开人,迎晨被推得往后踉跄。这时,一道粗音从走廊传来——

“就是前边那间房。快跟上。”

杂乱的脚步声越发加急走近,迎晨心一沉,不好。

她迅速拖起徐西贝,“她有帮手,走!”

同时,头发被拔了满地的女孩恨吼:“别让她们跑了!”

外头三四个彪汉应声而追。

电梯已经没法儿坐了,迎晨拽着还神经错乱的徐西贝拔足狂奔,走楼梯。

但刚走到六楼,竟然一道卷闸门横在中间,上头挂了标牌,三个字:维修中。

迎晨暗骂一声,没耽误,拽着徐西贝原路上楼。

两拨人,一上一下,于七楼交汇。

迎晨眼明手快,果断拉开门,先人一步跑了出去,往右三米就是电梯,显示往上,迎晨狂按。

大汉追过来了,两米,一米。

“叮。”电梯门开。

“快关!”

“嘭”的一声,是拳头砸在电梯门上的重响。

终于安静。

迎晨双手耷着腰,喘气。

徐西贝这会子神魂附体,靠着梯壁,人往下滑,然后捂着脸啜泣。

“你还哭!让你别冲动,那女的社会关系复杂,忘记我跟你说的了?”迎晨火气腾腾上冒,毫不温柔地把徐西贝给拎起身。

“我早上下飞机,回公司开了一天的会饭都没吃,好不容易下个班。”迎晨怄火道:“我谢谢你的见面礼啊。”

电梯停住,十六楼顶层,门划开。

迎晨往外一瞥,对面的电梯,显示屏向上的红色标识,正有节奏地跳动。

“叮——”

“糟!跑!”

徐西贝也反应过来,这回她跑得比谁都快。她拐进一个转角,那里有扇小木门。

男人们粗鲁的骂声清晰可闻,徐西贝受了吓,头脑发热,推开门就往天台上蹿。

这天台的防水工程进行到一半,架子未撤,一排板子搭在其中。乍一看以为是结实的,其实两端连着两个五米宽的台沿,中间悬空,这是十六楼。

徐西贝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她冲到板子前面,往下一看,人立刻瘫软蹲下。

“迎、迎晨。”徐西贝声音发抖。

然后听见“嘎吱”一响,板子颤了颤。

迎晨愣了半秒,反应过来本能向前,扶住台沿撑上去,两步轻踩这一头控制住了平衡。

木板中间,清晰地翘起一道不算小的裂痕。

———

警车鸣笛,人群聚拢。

“距离出事已经二十分钟,十六楼,消防云梯无法抵达。且木板厚度0.5厘米,四周没有着力点,中间已经裂开,如果救一个,另一个恐有坠楼风险。”消防员道:“已向上级汇报,特警队协助救助,正赶往现场。”

话毕,一辆黑色越野驶入,路边停稳后,车门推开。

身着黑色短袖常训服的男人利落下车,他边走边仰头观探情况,然后摘下墨镜不做停留,声音铿锵:

“情况说明,工具准备,人员到场。”指令简洁扼要。

“是!”两名消防战士迅速跟上,把早备好的救生绳递去,边走边阐明缘由。

一行人乘坐电梯上楼。厉坤听的时候,眉头习惯性地微拧,神情冷且淡。末尾,战士汇报:“两名受困人均为女性,白衣服的叫徐西贝,裙装的那位,姓迎,叫,叫……”

战士打了个顿,而厉坤听到这个姓时,侧过头。

另一个快速补充:“迎晨。”

厉坤手指一僵,语气冷冽,“叫什么?”

“迎晨。”

得到肯定答复,厉坤虽神色清清,但手里的救生绳,已被悄然拧成了麻花。

天台上。※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徐西贝的哭声越来越大,“我害怕,我不想死。”

迎晨恨言:“姑奶奶,求你别哭了,你一哭就岔气儿,板子跟着一块抖。”

徐西贝立刻禁声,只肩膀直抽抽。

迎晨的姿势比较痛苦,两腿张得很开,直立着不敢蹲,楼高风大,她脸被吹得毫无血色。

徐西贝挪眼往下看了一秒,哆嗦:“太高了,太高了。”

“闭嘴吧你。”迎晨深呼吸,强迫自己双眼看天。

直到脚步声临近,焰橙色的消防战士出现,面朝着门的徐西贝喜极而泣:“来了来了,我们有救了!”

战士肩碰肩,中间的空隙像是一个恍惚摇摆的取景框。

厉坤走在后面,从这道取景框里看见了天台上,摇摇欲坠的迎晨。

她背脊拉伸得绷紧,透过衣料,两道蝴蝶骨的形状都清晰可见。

厉坤移开眼,两秒分心,迅速定神,再挪回目光时,整个人凌厉重现。

一名消防员:“厉队,晚上台风过境,风势已经起来了。”

背对着的迎晨,身子一僵,心跳如雷落。

厉队?

随后自我否定——不可能是他!

但,

“风速六级,板块中间裂痕扩散,支撑不了太久。”

这声音沉而缓,厚重感恰如其分,没有因为大风而吹散其中的定力。

迎晨心口一阵晃。

接着,黑色的身影快如猎豹。厉坤单手撑着栏杆,轻松跳上台沿,跟走平地似的,跨大步绕了半圈,在徐西贝那头停下。

这个角度,厉坤和迎晨正面相对,但他没有正眼瞧她一下。

厉坤拉紧身上的安全绳:“做准备。”

台沿下的两名消防员:“已准备!”

厉坤看着徐西贝:“我倒数三下,数到1,你往我这跑。”

徐西贝抖着声音,点头:“好。”

三秒计时——“跑!”

“啊啊啊!”徐西贝尖叫狂奔。

同时,厉坤迅速向前接替补位,站在了徐西贝的位置。

木板剧烈晃动,迎晨撑不住,“咚”的一声单膝跪了下去。

她惊恐地叫了一声,才发现嗓子紧绷得已经变了调。

“别动!”厉坤几乎以秒速碎步调整,硬生生地把平衡给控制住。

迎晨咬着唇,抬眼看向他。

厉坤几乎本能提醒:“别往下看!”

耳边是风声呼啸,脚下是摇摇欲坠,而两人对视的这一眼,仿佛把全世界都给过滤掉了。

厉坤率先从中抽身,敛神道:“听好,我向前迈一步,你就往后退一步,明白?”

他的意图是匀速移动,保持平衡并接替迎晨,那么,迎晨就能退到相对安全的位置,再由战士协助回到地面。

迎晨脱口而问:“那你呢?”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