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作者:雪中回眸

lee126 上傳於:2017-12-01  大小:600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太憋屈了

  【本文不是历史!是架空清穿文!跟着清朝规矩来,但是不是历史上的清朝。】
  躺在榻上,叶枣瞪着一双眼,死不瞑目似得看着粉色的帐子顶。
  太憋屈了!太憋屈了!
  穿越成古代女人就憋屈,还穿越成了大清朝,四贝勒爷后院的一枚侍妾,这……逼着人去死么?
  三个月了,她还是没想通,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天妒人怨的事呢?
  至于么,她也是好人啊,没事就喂养流浪猫和流浪狗,这特么的,苍天没长眼不是?侍妾啊!那是啥?那是玩意儿啊!
  闭眼,睁眼,还是觉得憋屈。
  这原身也够窝囊的,进府半年就把自己玩死了,这回好了,她接了个烂摊子。爹不疼娘不爱,至今没见过四爷,这可怎么混?
  要死你也过了冬天再死好不好?这可好,九月里了,眼瞅着就要入冬,还不知道能不能混上炭火使唤呢。
  “姑娘,不好再睡了,起来吧,家宴之前,怎么也得打扮一下。”
  小丫头红桃端着一盆热水进来。
  叶枣慢吞吞的起来:“打扮不打扮的,也一样,今儿是爷刚回来又不会来我这。”
  要说这位小侍妾,还有那么一个不错的待遇,那就是自己住着一个破阁子。虽然破,但是清净啊!
  “姑娘别灰心,总有机会的,叫主子爷记住您,就是机会不是?”桃红也不乐意伺候,可是没法子啊。
  叶枣只好起来,洗了脸,换了一身半新不旧的浅粉色旗装。
  柜子里总共没几套,都是半新不旧,越看越糟心……
  索性不看了。
  梳好头,没什么好首饰,就随意带了几样素银的。至于那鎏金的,她都懒得看,样式老,又笨重,还不如素银的呢。
  打扮好了,天色还早:“走吧,花园子里耽误一会就差不多了。”一个侍妾,总是要早到的。
  “哎。”红桃前头拎着灯笼带路去了。
  这会子是天不黑,但是一一会回来就黑了啊,她们阁子里,统共三个人,一个老婆子,一个她,一个姑娘。
  就不用等着一会有人来接了。
  进了花园,天麻麻黑,还用不上灯笼呢。、
  桃红看着开得好的菊花道:“姑娘,给您摘一朵戴?头上太素了。”
  “别别,叫人家开着吧!我这一身,戴花都叫花委屈了。”叶枣心道,菊花!这是给谁守孝不成!
  “瞧您说的!戴了花,不是增色不少?叫主子爷看着喜庆不是?虽然大阿哥去了不满一年,但是……”红桃失笑。
  “红桃,我这个身份啊,没资格为大阿哥计较什么。”叶枣笑了笑。
  “罢了,姑娘说了就算吧,那就走吧。”红桃有些下气。不过也知道,一个侍妾,想出头,也是不好出。
  他们走后,假山后头,一个穿着宝蓝色长袍的人,将拇指上的扳指一转,问道:“苏培盛,那是哪个?”
  “回主子爷,那是锦玉阁的叶姑娘,正月里进府的,门下奴才里的孩子。”苏培盛赔笑,心说,莫不是爷瞅着还不错?看上了?
  也是,这位,长得好啊!
  四爷嗯了一声,不是很有兴趣的样子,便抬步,往外走去了。
  他身姿挺拔,手一直背在后头。冷冽的面容虽然是俊美,可是叫人不敢亲近。薄唇轻抿,看着就是个凉薄之人。
  苏培盛大气都不敢出,跟在后头。
  正院里,叶枣来的早,其余的格格和侍妾也不敢耽误,都来了。
  上首的福晋乌拉那拉氏还没出现,李侧福晋也没到。
  坐在右手边的,是格格宋氏,尹氏,叶枣忙过去请安:“奴才给宋格格,尹格格请安。”
  “起来吧。”宋氏淡淡的。
  叶枣起身,又和同为侍妾的张氏,常氏,见了平礼。
  就静静的站着了。
  侍妾是不能随便坐的,一会主子爷或者主子福晋赐坐了,才能坐下。叶枣又吐槽了一次,这苦逼的地位啊!
  又过了一会,就见里头几个丫头出来,接近着,扶着一位贵妇出来了。
  正是四福晋乌拉那拉氏。她穿了一身藕荷色的旗装,绣着大朵的牡丹,一字头上戴着点翠的首饰,样样都是精致华丽的。
  脸色有点苍白,可能是因为大病初愈。
  年初的时候,大阿哥弘晖去了,她也跟着病了很久。
  如今,显然是渐渐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了。
  见她出来,众人忙跪着请安。
  “都起来吧,都做,你们几个也坐吧。”乌拉那拉氏坐下,笑着道。
  看着就是贤良淑德的人啊,叶枣默默的坐下了。
  坐下之后,福晋就跟宋氏说话,宋氏可是老人了,她比福晋进府都早。
  不过,也是个有命没造化的,生了一个格格没了,怀着一个阿哥,又掉了,五个月才掉,都成型了。
  如今也是病歪歪的,不太得宠了。
  不过,到底是老人,还是不一样的。叶枣听着她们闲话家常,心里却对李侧福晋又一次竖起大拇指。
  这位也是作的一手好死,该来的都来了,她还不来,不就是生了大格格和二阿哥么。也没有这么作死的。
  如今府里可只有她有孩子,这是活生生的要叫整个后院嫉妒啊!
  琢磨着,就见外头有了动静。
  李侧福晋来了,她一身橙红洒金的对襟小袄,里头也是橙红的旗装,金线绣着菊花,可比福晋这一身鲜亮多了,梳着大号的一字头,鎏金玛瑙的首饰,说不出的精巧美丽。
  一张分面,也是白里透红,叫人看着就可亲。
  她一进来,就笑开了:“都是二阿哥,抓着臣妾,非要先吃东西,这才来晚了,福晋别见怪,大格格,二阿哥,来,给你们嫡额娘请安!”
  说话间,两个小孩子就忙请安了。准确说,是大格格请安了,毕竟,二阿哥还小,不会说话呢。
  叶枣来了这几个月,赶上了四爷跟着御驾南巡和去蒙古了。所以,准确说,还是她本人第一次来正院呢。
  见识了,这位李侧福晋,得宠,胆大,也不太服福晋呢。
  难怪最后下场惨淡,啧,作死的吧?
  “都起来吧,你有孩子,自然是辛苦些,坐吧。”福晋却还是那么好说话,就好笑丝毫没觉得被打脸似得。


第2章 起点太低

  “多谢福晋了!”李侧福晋千娇百媚的福身道。
  这回坐定,没多久,就听见了苏培盛的声音:“四爷到!”
  众人忙起身,包括福晋,福身的福身,跪着的跪着:“给四爷请安。”
  四爷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也不扶着谁,只是径自往上一坐:“都起来吧,赐坐。”
  众人忙不迭再谢过。
  叶枣在心里,给四爷打了个叉。这么多女人,还有你正宫,你都不带扶一把的?渣男!
  一坐好,李侧福晋就笑着:“大格格和二阿哥可想念您呢,您可算是回来了呢。”
  提起孩子,四爷点点头,看向两个孩子。
  二阿哥压根不记得四爷,大格格记得,忙起身:“给阿玛请安了。”
  “嗯,好,坐吧。”四爷就算是关心过孩子了。
  被李侧福晋抢了先,福晋也没在意,这才笑着问:“这回事情都顺利吧?”
  她们也是无奈,四爷回府三天了,今儿才来……
  “有劳福晋管家,外头一切都好。”四爷依旧淡淡的。
  一妻一妾问过了,格格不敢多话,侍妾不能多话。只好开宴了。
  家宴摆在了正院的小花园里,如今不算冷,倒是也还不错。
  叶枣坐在最后一位上,没法子,她进府最晚了。\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菜色倒是好,问题是,不敢放开了吃,只好小口的,慢速的吃着。
  听着上头李侧福晋笑语宴宴的邀宠。
  四爷略有不耐烦,就眼神飘散了一下。一眼就看见了低着头,一根一根吃黄瓜丝的女人。
  只看见个侧脸,长得不错。
  宴会结束的时候,李侧福晋致力于将四爷拉去她屋里,不过,四爷还是很有原则的,一挥手:“都散了吧。天不早了。”
  福晋就抿嘴一笑:“是我贪姐妹们的陪伴了。”
  四爷也不接话,只是往屋里去了。福晋不见尴尬,只好叫大家都回去了。
  李侧福晋虽然是心有不甘,可是也不敢这时候闹什么,只好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叶枣随大流,走在最后,回了自己的破阁子。
  没事不出门,又是好几天。
  这一天,本来是想着能不能叫膳房做个好吃的,素极了。正要琢磨呢,就见红桃几乎是跑着回来的:“姑娘……姑娘……”
  “怎么了?”叶枣一惊,不能吧,这是出什么事了?她可什么都没做啊!
  “是主子爷,主子爷……主子爷来了!”红桃摸着胸口,跑的红彤彤的脸上带着急切。
  “……难道,这不是好事么?”叶枣眨眼。
  红桃也眨眼,然后使劲拍自己的大腿:“奴才糊涂了!好事好事!来不及更衣了,快出去迎接吧!”
  叶枣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换上莫名欢喜又带着害怕的笑意往门口去了。
  刚过去,就见一身银灰色袍子的四爷已经过来了,脚步快得很。
  她往门口一跪:“奴才请主子爷安。主子爷吉祥。”
  四爷先是看了她几眼,然后嗯了一声,就往里走。
  叶枣脑子里奔腾过神兽之后,只好抬头看苏培盛,妈蛋,这是叫不叫起啊?
  苏培盛笑道:“姑娘还不赶紧的伺候?”
  您可机灵点吧!主子爷这一时的兴致来了,抓不住可是损失。
  叶枣进去,见四爷就坐在那张破桌子前,一只手放在桌面上,轻轻的叩着。
  “给爷倒茶。”叶枣低着头,给四爷倒了一杯刚泡好的茶,这可是赶巧了。
  端来茶,四爷很给面子的端起来……嗯,没喝。
  喝不下去,这跟刷锅水差不多了。
  叶枣尴尬了一下,倒是没请罪,侍妾就是这待遇,请罪有点假。
  四爷放下茶碗,看了她一眼:“多大了?”
  “回爷的话,过年就十五了。”叶枣带着一丝羞涩和忐忑回答。
  四爷嗯了一声,四处看了看,忽然起身:“歇着吧。”
  叶枣忙露出个失望害怕的眼神:“奴才恭送主子爷。”
  四爷这回,嗯了都没嗯一声,就直接出去了。走的很快,几步就走远了。
  红桃等四爷走远了,这才敢进来:“主子爷怎么就走了?生气了?”
  “没有啊,大白天的。”不走还能留着?这估计就是去哪走的顺腿了,一琢磨哦,这还住着一位自己的女人呢?那就去瞅瞅吧这样……
  四爷回了前院,换了一身衣裳之后,忽然道:“晚上接过来吧。”
  苏培盛愣了那么几秒钟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