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庶女桃夭》作者:飞翼

更新:2017-12-06  大小:254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庶女桃夭
作者:飞翼

文案

娘死爹不爱
穿成南阳侯庶女,阿妧做好了夹着尾巴做人的准备
然而这一日,南阳侯将此庶女丢进了宁国公府
给她换了个爹
又一日,一纸赐婚,新爹美滋滋为爱女牵回一只忠犬郡王做夫君
阿妧:……
这跌宕起伏的人生(并不)!
日更党,甜文宠文1V1,可放心食用(∩_∩)O~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妧,靖王卫玄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几枝桃花横斜,从半开的红棱窗外探入了房间。
  阿妧穿着精致的小衣裳,呆呆地坐在床头,嘴巴半张开,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喂到嘴边的蛋羹,顺便听着耳边娇媚的女子的哭声。
  在这哭声与哀哀的诉说之中,阿妧完全不需要任何的表情,只需要保持呆滞就好。
  反正她穿来的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六岁之前,也不过是个被人嘲笑的傻傻的痴儿。
  此刻的呆滞,完全符合这个设定啊。
  只是面前一个生得美丽秀雅的丫鬟,却小心翼翼地喂她吃着软软的蛋羹,见阿妧虽看着茫然,然而却结结实实地吃着,那张年少美丽的脸上就露出柔软的笑容,捏着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边的水迹,又不着痕迹地将阿妧床边正侧坐在她床头垂泪的清丽女子挡了挡,带着几分怜惜地说道,“姑娘,慢点儿吃。”
  她柔柔地微笑起来,一双眼睛清澄如同晴空,看着她这样用心照顾自己,阿妧只觉得心头一酸。
  她打从醒来这么久,也只有这一个丫鬟对自己真心的好了。
  “十丫头也太可怜了些。”
  见阿妧胖嘟嘟的小手儿轻轻捏住了这丫鬟的衣角,那清丽的女子微微一动,继而看向坐在一旁昏暗的阴影中的高大中年。
  阿妧也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
  那是她爹。
  她爹南阳侯。
  不过这爹打从阿妧出了事儿差点儿死掉,一直到她醒过来三天之后,才一脸冷漠地坐到了她的面前。
  显然,一个痴傻的庶女的生死,并不放在南阳侯大人的心上。
  当然,阿妧也并不觉得为自己抱不平的这女子对自己有什么好意,只看那双清媚婉转的眼落在自己的身上,阿妧就只觉得毛骨悚然,当她细细地拂过自己的脸,阿妧更觉得仿佛蛇一般的触感在自己的脸上扫过。
  她怔怔地看了看那坐在红木的椅子里,撑着下颚冷峻看着自己的英俊的中年男子,他仿佛是一座山,高大威严,又英俊凛然,一身的杀伐之气,令阿妧只看了两眼就哆嗦起了小身子。
  她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伪装懵懂。
  入目的,是一双胖嘟嘟,还带着肉窝窝的小爪子。
  那是她的手。
  阿妧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不仅生不逢时穿成了一个庶出的痴儿,还生得如此圆润,圆滚滚坐在床上,随时可能就地打滚儿。
  “瞧瞧,十丫头都病成什么样儿了。”见阿妧看着自己胖嘟嘟的小肉手儿在打寒战,坐在她身侧的清丽女子就急忙拿刺着精致花样的帕子掩着自己的眼角哽咽道,“妾要与侯爷赔罪。阮妹妹才过世,妾身心里伤心,难免有所疏漏。且阮妹妹这一病去了,留了六丫头与十丫头两个。侯爷慈心,将六丫头给了妾身抚育,又将十丫头送到太太膝下。妾身总想着,到底十丫头是要记在太太名下的,名正言顺的嫡女小姐,因此偏疼了六丫头些,少了些对十丫头的关注,谁知道她就……”
  她的声音婉转犹如莺啼,一双秀美的娥眉哀愁地蹙起,几滴清泪落在脸上,生出几分我见犹怜的忧郁。
  “都是妾身的不是,明知道太太不喜咱们,可是总想着,到底往后十丫头是太太的女儿,总不会不爱惜她。”
  这女子的一句句,看似在自我谴责,只是叫阿妧听着,却句句都是告状了。
  “多谢郡主关心我们姑娘。”阿妧垂着小脑袋垂头丧气地不吭声,伪装自己是个痴儿,那丫鬟的脸上却露出几分不安,显然不愿叫阿妧涉足到南阳侯的妻妾之争中,急忙在一旁柔声说道,“只是打从姑娘病了,太太虽未亲至,然而这太医与药材都是最好的。若没有太太首肯,这哪里做得到呢?我们姑娘……也很感激太太的。”
  她捏了捏阿妧的小爪子,见她抬头瘪着嘴角儿看着自己,柔声问道,“姑娘说是不是?”
  她的眼里含着对自己的关切,阿妧知道为什么她要为太太出言。
  那是往后养育自己的嫡母,是不能得罪的,如今告状一时爽,回头嫡母恼火起来,她指定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南阳侯更爱她身边这个所谓乐阳郡主的二房,然而身旁这女子并不是南阳侯正经的妻子,不过是个妾室罢了。她此刻就算是看着为自己在说话,可是阿妧却明白,这一句句,本都不是因心疼阿妧的缘故。
  想到亲娘死了,嫡母仿佛对自己不怎么样,这听说在南阳侯面前得宠,风光无限的妾室拿自己做筏子,阿妧只觉得心中惶然又难过,只觉得这偌大的南阳侯府之中,只怕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仿若无根的浮萍,哪里都不是自己的着落。
  虽她记在嫡母的名下,可是她病了这么久,嫡母并未来看望过自己。
  只是她并不怨恨嫡母对自己的冷淡。
  哪个女人,能心无芥蒂地宠爱丈夫与别的女子生的孩儿呢?
  嫡母还愿意叫府中请太医,送汤药,阿妧就真的很感激她了。
  比感激身边的这位乐阳郡主感激多了。
  只是虽她本初来乍到,对什么亲爹亲娘并没有真心的感情,然而听着乐阳郡主的一声声含泪的控诉,却从未从那沉默的男人的口中听到回应,不知怎么,小小的一颗心里都难受得抽搐了起来。
  仿佛是这身体之中尚存着对父亲的懵懂的一样,阿妧眼巴巴地看着那中年男人,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里慢慢地浮现出了晶莹的泪光。那男人本漫不经心,冷冷地坐着,当看到小小的孩子坐在床上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委屈弱小,他沉默了许久,霍然起身。
  高大的身影投在阿妧的身上,她得努力仰着头,才能看到这男人那张英俊的脸。
  不动声色,不怒自威,一瞬间凝滞的空气,令催泪请罪的乐阳郡主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他垂头,看了阿妧许久,直到圆滚滚的小姑娘抽噎了一下,方才冷淡地转移开了眼睛。
  “太太怎么跟你说的?”他看着乐阳郡主,自己的爱妾淡淡问道。
  “太太说……”乐阳郡主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又急忙收敛好了,露出一副伤心的模样欲言又止,许久方才咬着红唇轻声说道,“说她眼前不待见贱人生的小鬼,十丫头……她不会认的。”
  她匆匆地说完了这个,见南阳侯一双黑沉的眼继续看着自己,心中顿时一凛,雪白柔软的手就搭在了南阳侯有力的手臂上,目光潋滟地说道,“说起来,阮妹妹生前与妾身那样好,妾身本该一并照应十丫头。只是侯爷知道,妾身膝下已有了七丫头,如今又要照料阮妹妹留下的六丫头,实在是力有未逮呀。”
  她叹了一声,仿佛挺遗憾似的。
  见她拒绝养育自己,阿妧紧绷的小身子方才柔软了一下。
  比起旗帜鲜明表示自己自己厌恶的嫡母,若自己落在这背后插刀子的女人手里,还不如去上吊呢。
  南阳侯没有推开手臂上美丽柔软的女子,却将阿妧的僵硬都收拢在眼底。
  片刻,他低沉地“嗯”了一声。
  “侯爷?”见他仿佛有了决断,乐阳郡主就带了几分忐忑地唤了一声。■思■兔■在■線■閱■讀■
  她尚未用自己的软语叫南阳侯的心更偏向自己一些,却听到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清脆的珠帘的声音。
  阿妧下意识地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就见春光明媚的天光稍稍流淌进来,一道卓然高挑的身影微微侧身而来,慢慢地露出了一张清隽秀致的青年的脸来。这青年身上穿了一件十分素雅的锦衣,上头绣着很精致的卷云的花样,一举一动都带了清贵优雅。
  他踏门而入,目光落在阿妧的身上一瞬,又见到一旁的乐阳郡主,仿佛避嫌一般侧了侧身。
  “二叔,您找我?”
  “世子来了。”乐阳郡主仿佛对这青年十分敬畏,竟退后了几步,用近乎讨好的声音开口。
  这般温顺,叫阿妧好奇地张大了一双眼睛,那蕴含在眼眶里的眼泪顺势就落了下来。
  她苍白弱小地坐在床上,瞧着可怜巴巴的。
  那青年不由自主地又看了她一眼,见她雪白滚圆的小脸儿上全是眼泪,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南阳侯的目光,从岔着小胖腿儿坐在床上可怜巴巴地擦眼泪,怯生生的庶女身上,转移到了面前清隽清贵的青年的身上。
  片刻,南阳侯霍然提起了圆滚滚一团的庶女的后衣领,将这年幼的胡乱在半空挣扎的小东西微微一顿,径直丢进了下意识张开手臂,接住了她的青年的怀里。
  软乎乎同样一脸呆滞的小姑娘落在青年怀里的刹那,青年的手臂微微一坠,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分量……
  不轻啊。
  更叫他嘴角抽搐得越发用力的是,南阳侯用极平静冷淡的声音对他说道。
  “送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张啦,甜文1V1,日更党。
  顺便说一句,这团子圆滚滚乃是被人故意养胖哒,非主观非本意远目~原因后期揭晓嗯哼~
  感谢一下玻璃杯子渣亲的地雷,(づ ̄ 3 ̄)づ~


☆、第2章

  “二叔,你这是……”
  抱着沉甸甸的一颗球儿,那青年俊秀的脸上茫然得叫人都觉得可怜。
  不带从天而降,突然袭击的。
  “她生母死了,我这府里没人养这个傻瓜。”南阳侯的声音凉薄低沉,看都懒得看呆呆地坐在青年怀里的阿妧,只冷冷地说道,“堂堂侯府,竟然养出个傻子,你叫我的脸往哪里放?你带着她滚,若你觉得她是个累赘,就帮我带她出门丢掉喂狗。”
  仿佛是极嫌弃阿妧这个给自己带来了耻辱的痴呆的庶女,南阳侯垂目,用难以名状的表情用力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厌恶地说道,“我真是受够了她!”
  阿妧小小地抽噎了一声。
  她呆呆地看了看对自己充满了厌恶,仿佛自己吃了他一颗米都是浪费了他家粮食的南阳侯。
  还有他身边窈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