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综漫]好蛇一生平安》作者:赢鱼

更新:2017-12-06  大小:400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综漫]好蛇一生平安》
作者:赢鱼


第一训

冬日。

连最爱啼鸣的鸟都已伏羽歇息,任凭呼啸的东风肆虐。山下的村庄里百物萧条,但却有喧闹的声音昭示着鲜活的人气。

“花子它动了诶,假发!”

“不是花子是小白白!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一样。”

“哪里一样了啊!!!”

……

与其说说话倒不如说是在争吵的两个小家伙分别叫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而另外一个站在几步开外的小少年叫高杉晋助。雪莱看着他往银时和小太郎这边看了两眼,之后又默默地走了回去。

别问她怎么知道的,因为高杉刚刚看的绝对就是她没跑了,至于为什么要看她之类的……

还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简单来说,她有一天一睁眼,发现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自家的天花板而是在不知道哪里的贫民窟,躺着的不是柔软舒适的埃及棉床单而是粗糙得让人暴躁的麻布,吃的不是雪利每日特供的爱心营养餐而是虫子——当然这不是重点,不不不其实虫子也是重点但远不止于她现在面临的危机重大。

莫名其妙地从一个盘靓条顺的软妹子变成了一条蛇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雪莱开始了内心第无数次咆哮,也依旧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变——包括精神和身体。

所以她最后只能挺直身体,歪歪扭扭地蹿下树桩,腹部用力,向挂着“松下村塾”的牌匾的门游走而去。

银时在她背后,看着她倦怠的样子,挠了挠头发。

“花子今天好像精神不好的样子。”

“小白白什么时候精神好过啊……说起来还是因为银时你在它刚孵出来的时候就捏它的原因,结果现在小白白都不喜欢别人靠近。”

“它不是咬回来了吗?还有我怎么觉得她不亲人是因为假发你取了这么恶心的名字的关系。”

“不是假发是桂!还有小白白哪里恶心了!”

哪里都恶心。

雪莱一边往回蹭一边在心里面回答桂的问题,顺带想起了刚刚桂对银时的控诉。

就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银时直接用手将她捏了起来。误以为自己做了到巨人国的噩梦的她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如今形象的倒影。

浑身雪白的,眸色猩红的。

蛇。

“啊,你回来了。”

一爬进松下村塾的门,雪莱就听到了熟悉的柔和的声音。她抬头看了看正坐在露台的席子上喝茶的长发男人,改变了赶紧回窝的心意,爬上了台阶,在暖炉附近将身体盘了起来。

“今天过得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一边问着话,男人一边将一块茶点掰成碎块,放在了雪莱面前。

吉田松阳,将她从无尽的虫子里拯救出来的男人。

这还是她来到这里三天之后的事情。

被银时和小太郎热情的喂食逼得想要杀人放火的她半夜偷偷溜到厨房去找东西,结果发现根本爬不上去近乎绝望的时候,听到响声的松阳来到厨房,看到她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领会到了她的意思,拿出了一盘有点硬的米糕,泡了水撕成小块喂给她。

从那时候开始,松阳就接过了投喂她的重任。

看着喂食的人情,雪莱甩甩尾巴,示意今天过得还可以,然后就不客气地开始吃东西。其实比起面前的点心她更想吃松阳面前的糯米团子,可惜的是她现在体型太小,只能将盘子的东西舔干净。

不过总有一天是要尝尝看的,松阳的糯米团子。

将东西吃完之后,雪莱将身体挺起来,在几盘茶点中看了看,最后拍了拍右边那个。

“核桃酥吗?好的。”松阳笑眯眯地又将核桃酥弄好,放在了碟子里,擦了擦手:“银时和小太郎又去作弄你了吧?”

没关系,我不跟他们计较。

雪莱宽宏大量地又甩甩尾巴,吃饱了之后又缩了回去,闭上了眼睛。

“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过分顽皮了点。”

他慈爱地听着窗外打闹的声音,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另一个碟子斟了些,递了过去。

“还请多担待些。”

蛇妹舔了舔水,用尾巴尖指了指东边的位置——那个地方是书房,最近高杉经常待在哪里。

“晋助吗?那个孩子的确和银时小太郎不太一样呢。”松阳思索了一下:“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他们将来会成为彼此的挚友。”

雪莱对这些话不置可否,毕竟她到这里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里到目前为止,她在倍受震惊和努力挣扎学会蛇类的爬行技能中徘徊,到今天才有模有样,根本没时间理会松阳说的这些。

不过既然松阳这么说了,那就应该是了吧。

毕竟他是他们最爱戴的老师。

吃饱喝足地窝成一团,雪莱一边听着松阳的话一边闭上了眼睛。

“因为晋助看起来虽然有点孤僻,但实际上啊……”

【你适应得还不错嘛~】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雪莱突然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声音。感觉有些尖锐,带着些电子音的毛躁,但却能听出女孩子的柔和感。

抬眼望去,四周白茫茫一片。

“谁?”

【我叫系统。】

“那是什么鬼东西。”

自称“系统”的鬼东西顿了一下。

【就是把你变成蛇的鬼东西。】

“……你能出现在我面前吗?”

【我又不傻。】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把我弄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又弄到现在这个鬼地方啊!!!”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像是屏幕一样的东西,上面逐渐投影出了家具之类的摆设,而雪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地方。

那是她家。

终于将所有背景投影完毕,两个人的形象被渐渐描绘了出来。

一个是她,另外一个是雪利。

她弟弟。

【想起来了吗,这个场景?】

系统提高了音调,颇带着些说不出的恶意。

然后眼前的屏幕开始放映,两个人争吵的画面和声音相继传来。本来不过是一件小事引发的口角,但到了后来就开始升级。雪莱看着自己端起肩膀,抬起下巴讥笑起了自己的弟弟。

“比起当一个像你这样的烂好人,我宁愿去当一条蛇。毕竟这比较符合你们对我的评价不是吗?”

画面卡在这里,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想起来了吗,雪莱?】

“就因为这个,我就变成了一条蛇?!”

tmd这是在逗我吧!!!

雪莱感觉自己脑袋里的弦断了一根,“嗡嗡”的声音不断地回想着。

【为什么你一脸被我玩弄的表情?我只是回应你的愿望罢了。本来以为你乐在其中,结果看起来是要反悔么。】┇思┇兔┇在┇線┇閱┇讀┇

系统冷冰冰地说。

【你要反悔么?】

“我要。”

【想得美。】

斩钉截铁地回复让雪莱心里一顿,身体在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要尝试一下吗……啊不对,是你只能尝试了。】

屏幕又重复了一遍让雪莱恨不得回去抽死当时的自己的那句话。

“比起当一个像你这样的烂好人,我宁愿去当一条蛇。毕竟这比较符合你们对我的评价不是吗?”

【既然不想当一个好人,那就去当一条好蛇吧。】

第二训

“醒了吗?”

被松阳提醒,雪莱才发现自己赫然还在茶桌一尺远左右。茶桌对面的松阳有些诧异地看着身体腾起的她,笑了笑。

“我吵到你了吗?”

雪莱甩了甩尾巴,定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被人拿了起来。

体表传来了对她来说有些灼热的温度,而她则被捧到了和松阳双目齐平的高度。

“可我觉得你似乎有点不安呢。”

雪莱吐了吐舌头,可到最后也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果然是有什么吗?真可惜我听不懂呢。”

松阳笑着说,然后将雪莱放到了自己腿上。

“不过就算有再多艰难,只要还有拼搏的意志,就一定可以克服的。”

雪莱抬起头,莫名觉得自己被鼓励到了。

只是鼓励也是要看情况的。

就算被松阳鼓励到,对于一条所谓好蛇需要具备的素质,雪莱到最后也没有总结出来。

毕竟蛇这东西,一般也让人联想不到什么好去。

雪莱现在还记得自己对蛇的最初记忆是电视台连播的动物纪录片,其中一集致命杀手,重点讲的就是那些毒蛇。

眼镜蛇赤链蛇五步蛇金环蛇银环蛇……事到如今记得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啊!

雪莱一尾巴打在石头上,被击中的石块裂成两三块飞了出去,其中一块飞了几米,擦在地上,停在了一个人脚边。

雪莱看一眼鞋就知道这位小朋友是高杉。

由于出身于附近的地主家庭,所以他的衣着比别人好出了一大截——这一大截是和银时小太郎相比,因为现在是放假的时节,松下村塾里面的学生基本都被接回了家,只剩下这三个人留在这里。

在与松阳的闲聊或者说松阳的话痨中,他曾经提到,银时是他捡回来的,小太郎则是家里太过遥远干脆就不回去了,那高杉又是怎么情况。

雪莱觉得他可能是为了学习,因为据她观察,这个孩子好学程度之艰巨,和当年高三的雪利可以拼一拼。

啊,又想到雪利了啊。

雪利可是个和她不一样的好孩子呢。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