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中考后》作者:归园田居

更新:2017-12-06  大小:70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中考后》作者:归园田居


文案

一觉醒来,方菲回到了中考后的那个夏天。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重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菲 ┃ 配角: ┃ 其它:重生


第1章 重生
  “菲菲啊,饭给你留锅里了,你起来记得吃啊!”
  感觉凌晨的空气有点凉,方菲扯了一把被单,把自己紧紧裹住,闭着眼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知道了,妈……”
  下一瞬,她就嚯地一下瞪大了双眼,她不是在京都的出租屋里吗?怎么似乎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掀开身上的格子被单,方菲连滚带爬地蹿下床。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她使劲在胳膊上咬了一口,然后龇牙咧嘴地直跳脚。
  很好,会疼,不是梦。那她这是撞大运了,回到了过去?
  方菲光着脚踩在地上,脸抱着抱着上带着如梦似幻的表情,走向了房间一角的大衣柜前。裂了一角的穿衣镜依然尽职尽责地把她此刻的形象展示了出来。
  乱糟糟刚及肩的头发,明亮清澈的眼睛,还有水当当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以及十八九岁时嫌弃得要死的,血气十足的嘴唇。她那时总是觉得嘴唇太红,发愁用什么唇彩都看不出颜色。
  这些完全不是昨天临睡前看到的,长发及腰,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唇色苍白的她。
  好了,不用怀疑了,方菲确定自己是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具体是那一年了。
  翻了一下衣柜,方菲找出了一条白色的衬衫式系扣长裙。果然流行就是一个圈,这种裙子在她二十多岁的时候还又流行了起来。
  方菲的衣服两极分化十分严重,一种是土里土气,当时乡村集市上十块八块钱就能买一件的衣服。另一种是与之截然相反的,时髦洋气,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衣服。
  这多亏了她有一个格外疼爱自己的堂舅,还有学艺术的表姐。表姐穿不上的旧衣服,舅舅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方菲带过来。
  不过那时候,方菲理解不了城里的时尚,总是没有衣服穿了,才会挑出相对保守的款式来穿。
  换好衣服,方菲打了一盆水,用清水洗了洗把脸。然后也不用毛巾擦,就这么自然风干。年轻,就是任性。
  方菲走进厨房,掀开锅盖,竹篦子上放着一碗炒豆角,几个自家蒸的馒头,锅里是稀稀拉拉的米汤。
  方菲盛了一碗米汤,就着炒豆角吃了一个馒头。摸摸肚子,觉得差不多了,就把锅碗刷了出来。
  到爸妈那屋,方菲打开那台小黑白电视机,使劲儿摁了半天按钮,才找到了正在重播的本地新闻。
  方菲看了半天,终于明白过来。她眯着眼睛,托着下巴想,原来是这一年啊!记得这年夏天,她刚刚中考结束,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成绩下来了没有。
  不过就算没有下来,方菲也知道自己考上的是哪所学校,以及,会遇到哪些人。
  看了一会儿《啄木鸟乌迪》,演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妈妈还没回来,方菲想了想,就从小柜子里拿出了瓷盆,舀了两瓢面粉,用碱水和了面。
  这大热的天,还是吃凉面合适。
  把案板上那台笨重的压面条机擦了一遍,方菲一手摁着机子,一手就摇着摇杆压起了面条。
  方妈妈串门回来的时候,正看见自家闺女在呼哧呼哧地压面条,脸上的汗珠啪嗒啪嗒顺着脸往下掉。
  “菲菲,赶紧放哪儿吧,我来压。你那汗都滴到面上了,隔应不隔应,还让不让别人吃了?”方妈妈说完就赶紧洗了手,从女儿手里抢过了压面条的活儿。
  方菲对她妈这种另类的体贴也是无奈了。明明不舍得她大热天的干活儿,话说出来却噎死人。
  看妈妈抢了自己的活儿,方菲就去备菜了。两个人做饭,总会快一点的。
  方妈妈压好了面条,就准备做臊子了,顺便吩咐方菲,“菲菲,叫你爸和你弟回来吃饭!大中午的,人家家里就不吃饭吗?一个两个都不着家……”
  想想几年后,爸爸吵着要和妈妈离婚的原因,方菲就想让妈妈改改这种说话习惯。但是在婚姻面临破裂的时候,方妈妈还固执的不肯改变,方菲又放弃了。这事儿急不来,以后再想办法吧。
  站在大门外的那条路上,方菲气运丹田,双手拢在嘴边,对着小卖部的方向喊道,“爸——回来吃饭啦——”
  等方爸爸遥遥应了一声,方菲才拐到屋后的雪华婶儿家,对正做饭的王雪华说,“婶儿,玉斌在你家吗?”
  雪华婶儿家的荣强比弟弟玉斌只小了十五天,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只要弟弟不在家,只管去雪华婶儿家,十次有九次不落空。
  这次显然也不例外,雪华婶儿笑着说,“在里屋和荣强玩儿呢,你们家这么早就做好了?”
  “恩,今天做的凉面,省事儿。”方菲边说边往王雪华家屋里走去。
  进屋一看,这两个熊孩子正趴在地上玩弹珠呢。这全神贯注的,难怪她和雪华婶儿说了几句话,都没人听到。
  “玉斌,别玩了,赶紧回家吃饭。”方菲对弟弟喊道。
  方玉斌看到自家姐姐过来了,这才恋恋不舍地收起弹珠,临走还不忘放话,“等我吃完饭,把你手里的弹珠都赢过来!”
  这一看就是输了,不甘心想翻本。方菲“嘣”一下,给了弟弟一个脑奔儿,教训他,“暑假作业做完了吗?成天惦记着玩。”
  玉斌摸摸脑门,嘀嘀咕咕,“暑假还有一个多月呢,急什么……”
  方菲带着弟弟回家时,方爸爸已经回来了。一家人在院子里的大杨树底下支了桌子,围坐着吃饭。
  吃了一碗面,方爸爸端着空碗对方菲说,“菲菲,你不是说23号学校放榜吗?这都22了,明天你别忘了去看成绩。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县一高。”
  整个村子也就小卖部一部电话,因此,每年中考成绩出来,都会用红纸黑字张贴在教学楼的一侧,学生自己过来看榜。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方菲也不敢说出来,赶紧点点头,“我记着呢,明天一早就去。”


第2章 看榜
  第二天吃了早饭,方菲就骑上家里那辆老二八自行车,去镇上的学校看成绩。谁知道有些事有没有因为自己的重生而改变呢,还是再去看看比较保险。
  方菲骑的这辆二八自行车本身就挺高了,前面还有一个很高的杠,无论从前面还是后面上车,都不太容易。还好方菲还有些经验,很顺利地就上去了。
  骑到村子后面的大路上,方菲发现路中间有一片玻璃碴子。怕车胎被扎破,她赶紧把车把往左一扭,绕了出去。
  方菲有一个毛病,只要一紧张,手就不听使唤。这一扭,是绕过了玻璃碴子,但是车子也朝着路边的大沟冲去,一去不回头。*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方菲下意识地松开手,在肾上腺激素的支配下,竟然从高高的自行车上直接跳了下来。她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万幸,自己没跟着摔进去。
  方菲顺着沟边下去,把自行车艰难地拖了上来。还好,没有摔坏,就是车把歪了。她站到自行车前面,双腿夹住前轮,两手扶着车把一用力,就扭了过来。
  拍了拍裤子,方菲骑上自行车继续赶路。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菲菲~等等我——”
  方菲放慢速度,小心地回头看了看,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似乎是,关恬恬?
  这会儿功夫,后边的小姑娘已经赶了上来。方菲感慨,轻巧的女士自行车,就是比她的大二八给力。
  方菲试探地问了一声,“恬妞?你也去看榜?”应该没有认错人,毕竟初中的时候,她熟悉的同学中,小公主一样的女孩子,就只有关恬恬了。
  在乡镇中学大部分都是农家出身的学生里,天天穿着专卖店的成衣,吃着城里买来的零食的关恬恬,就像漆黑的夜空中,那一只闪亮的萤火虫,特别引人注目。
  果然,关恬恬有点莫名其妙地说,“是我啊,咋了?还不到一个月没见面,你就不认识我了?还有,今天咱班同学肯定都是看榜去的啊,还用问吗?感觉你今天奇奇怪怪的。”
  方菲有些心虚地笑笑,耍赖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都二十来天没见面了,这得多少年了。我有点变化不正常吗?就是你,我看都更漂亮了。”
  关恬恬虽然觉得今天的方菲有点奇怪,但也不会想到重生上去,毕竟,这种事情也太匪夷可思了。
  “考完对答案的时候,我看你估分不低啊,这回一高肯定跑不了了。”关恬恬很快把之前的疑问抛到了一边,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中考的成绩。
  用力地蹬着自行车,方菲故作不在意的说,“我这次应该是超常发挥了,不过能不能考上一高,等一会儿到了学校才知道,咱们在这儿猜也没用。”
  她没有说恬妞你考得也不错,方菲不可能跟关恬恬说,自己确定考上了,而你差了四分,多花了八百块钱择校费才进了一高,这不是脑子有坑吗?
  关恬恬配合着方菲放慢速度,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
  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初三毕业班的学生都一大早就到了学校,把张贴着榜单的那面墙壁围得水泄不通。
  间或有人兴奋地大呼小叫,这是有人或者好友考上了不错的学校。还有人垂头丧气地挤了出来,这是没考好的。
  方菲觉得这场景还真有种科举看榜的感觉,不过科举的含金量比中考要高多了。
  “菲菲,咱们也赶紧过去看看吧。希望我们都能考上一高,继续做同桌。”说完关恬恬还闭上眼,双手合十祈祷了几秒钟。
  两个人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站在榜单下面抬着头找着自己的名字。方菲和关恬恬都是班级的优等生,在全校的排名也都很靠前,两个人就从上到下找了起来。
  方菲直接把目光放到第九名那里:德育二中方菲 552分。还好,跟上辈子一样。
  关恬恬也首先看到了方菲的成绩,正想说话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分数,541。县一高的录取分数线是545分,差4分就意味着要交八百块钱才能进一高。
  不过没伤心两分钟,关恬恬就又高兴起来了,笑嘻嘻地跟方菲说,“恭喜菲菲考上一高了,真是太厉害了。”
  方菲看关恬恬并不是强颜欢笑,也就放下心来,“我这次是超常发挥了,今年考上一高的只有十一个,真是太悬了。”
  平常她的成绩也就是全校十四五名的样子,能成为县一高的正取生,实在是走了狗屎运。
  “我就倒霉了,就差四分啊,差一点就不用交择校费了。”关恬恬家八百块钱还是出得起的,就是差得不多,才让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