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

lee126 上傳於:2017-12-23  大小:616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001 找到爷爷了

阎王殿怎么会这么吵?
沈娇头痛欲裂,想睁开眼睛看看地府是什么样子的?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些鬼魂在喧哗,只是她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只得继续闭着眼,慢慢积蓄力气。
她听到有好多声音,好像是在搜什么东西,声音有男的,有女的,还有一个嘶哑的声音像在在辩解,这些声音吵得沈娇头越来越疼,头痛欲裂!
好吵!
为什么阎王殿会这么吵?
判官怎么都不出来管管的?
沈娇很想睁开眼,可眼皮却似被粘住了一般,根本就睁不开,紧接着她又听到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再有一人留下了‘明天再来’的话,再然后世界就清静了,沈娇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沈家兴瞧了眼眼神躲闪的二儿媳张玉梅,再瞧了眼身旁因为想要阻拦那些人打他时被撞得头破血流的孙女沈娇,痛苦地闭上了眼。
他怎么就养了这么帮畜生,娇娇就算不是她亲闺女儿,可也是养了九年的女儿呀!不就是只给了娇娇玉碗吗?就为了这么只玉碗竟做出了举报他的蠢事?
眼皮子浅的畜生,以为把老子弄倒了你们还能有好日子过?
沈家兴看着家里的满目疮痍,冷冷道:“现在你们满意了?滚!”
“老爷子您也别怪我,要不是你偏心,只肯给娇娇玉碗,我哪至于让外人来搜东西!”张玉梅心里是有几分后悔的,那么多好东西都让砸了,啧,心疼死她了!
“放你娘的臭狗屁,哪来的玉碗?你不就是见不得我对娇娇好吗?蠢货!”沈家兴破口大骂。
“我亲眼看您把一只小酒盅大的玉碗挂在娇娇脖子上的,老爷子您可别混说!”张玉梅急了。
“那你来看娇娇脖子上到底有没有玉碗?”沈家兴大声反驳,心底却希望孙女儿那藏宝贝的好习惯没改,刚才他偷偷在娇娇的胸口摸了摸,没摸到硬硬的玉碗,是以他这才有底气这么说。
张玉梅走过来伸手在沈娇的胸口摸了把,什么都没有,不死心的她再摸了把,仍然什么都没有,面露不甘道:“肯定是藏起来了!”
沈娇被这几下不温柔的抚摸给弄醒了,是谁在她胸口摸来摸去的?
她的清白!
心急如焚的沈娇拼着一股气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竟是爷爷,她开心地笑了,上天诚不欺她,果然让她找到爷爷了!
“爷爷,娇娇再也不和您分开了。”
沈娇激动地扑进沈家兴的怀抱,嘤嘤地哭了起来,却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变了,也没注意到眼前的爷爷穿的衣服不一样,相貌也年轻了许多。
沈家兴也带着几分哽咽,不断地拍着沈娇的背安慰她,他可怜的娇娇哦,可受大罪了!
“娇娇,姆妈问你,你爷爷昨天给你的玉碗让你给藏到哪去了?”张玉梅不死心地凑了上来,慈祥地看着沈娇。
沈家兴心中一紧,不禁抱紧了怀中的沈娇,生怕孙女年纪小不懂事说漏了嘴。
沈娇这才注意到地府好像与她想像的不一样,不仅爷爷穿得怪模怪样,就连其他鬼也穿得好怪,还那么丑,头发居然还那么短,真是伤风败俗!
虽然不认识张玉梅,可沈娇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笑得好虚伪,就跟她那位好母亲一样,骗她时总是这样笑。
而且这女人居然问起玉碗?
她怎么知道爷爷把玉碗给自己了?
肯定是她父亲伯父派来打探消息的,她怎么可能说出来?
沈娇摇头道:“什么玉碗?我和爷爷连饭都吃不上了,哪里还有钱买玉碗?”
张玉梅气得鼻子都歪了,沈家兴大松了口气,他的娇娇真是聪明,不愧是他沈家兴的宝贝孙女儿。
张玉梅气得扬手就要扇沈娇耳光,沈家兴忙伸手挡住了张玉梅,怒吼道:“老子还没死呢!”
沈娇缩在沈家兴的怀里瑟瑟发抖,为什么地府里的鬼这么凶?比那些差大人还要凶!
沈家兴柔声安抚被吓坏的孙女儿,并从储藏室里翻出药箱,处理沈娇头上的伤口,当时那些年青人要打他,九岁的沈娇冲了过来想护着自己,结果却被那些人一把推到了五斗柜角上,头破血流。
“哎哟!”
药水涂在伤口时那阵阵的刺痛让沈娇忍不住轻呼出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为何成了鬼还会痛?
她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拔开沈家兴上药的手,只是手才刚伸出来,她内心的惊骇更是强烈。
她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沈娇再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豆芽菜一般瘦弱,一看就知绝不会超过十岁。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变成了鬼后身子也会缩小的吗?
可爷爷为什么没有缩小?
沈家兴注意到沈娇的眼神竟变得呆滞了起来,吓得不断轻声叫她:“娇娇,爷爷在这里,别怕,娇娇别怕!”
熟悉的声音唤醒了想事情的沈娇,见沈家兴一脸焦急,她忙摇头道:“爷爷,娇娇不怕,以前是爷爷护着娇娇,以后娇娇会护着爷爷的。”
沈家兴感动得眼睛又雾了,真是个好孩子!
“哟,瞧这孩子嘴多甜,难怪哄得老爷子您把好东西都给了娇娇,您老也不想想,一个孙女儿而已,迟早都是别人家的,还是多疼疼您其他孙子孙女吧!”
沈家大儿媳朱碧月忍不住呛声了,这个老不死的,每个月的定息守得牢牢的,只肯拿出十元钱补贴,孙子不心疼,反倒把个孙女儿当成宝,真是脑子有病,活该要被人打,打得好!
张玉梅也上前帮腔:“是啊,老爷子您可不能偏心,别忘了我家小宝呢!”
沈家兴抬头着着他的好儿子好儿媳,还有一帮好孙子好孙女们,冷笑连连,刚才那些人打他时,这些人可没一个肯站出来的,一个个口口声声说要和他断绝关系,只有他的娇娇冲了出来,硬是护着他!
他当然是偏心的,他不偏心真心待他的娇娇还偏心谁?
这些没良心的白眼狼吗?

☆、002 不是在地府

沈家兴抬头冷冷地看着他的两个儿子和儿媳,还有几个好孙子好孙女们,沈家老大沈念之和老二沈思之被老爷子看得心头发虚,头也不敢抬起来,垂得低低的。
“你们不是与我断绝关系了么?既然如此,你们还呆在我家里作什么?还管我要偏心谁?”沈家兴冷笑着。
沈念之兄弟俩的头垂得更低了,他们也不想这样说的呀!
可若不这样说,被打的可就是他们自己了,还有家里的孩子们,老婆说得对,为了孩子们,就算是对不起天下人又如何!▓思▓兔▓在▓線▓閱▓讀▓
沈家兴看着这样的儿子,自嘲地笑了起来,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各自飞的可不一定只是夫妻,就是儿孙也一样会飞走的。
他沈家兴这一生还真是失败啊!
低头看到怀里娇娇软软的沈娇,沈家兴的心重又暖了,起码他的人生还不算是失败到底,上天不是赐了娇娇给他么?
他可得振作起来,若不然他的娇娇还不得被家里的这些豺狼给生吞了!
勉强打起精神的沈家兴小心地将沈娇抱到了沙发上,佝着腰瘸着腿,刚才那帮年青人非让他做‘喷气式飞机’,腰不弯成90度就要打,腰是弯佝的,腿是打疼的,娇娇也是那时候冲上来被那帮年青人推倒的。
唉!真是一群盲目的年青人啊!
沈家兴并不怪这些打他的年青人,都只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他们有什么是非观和人生观,还不是随大流?
怪只怪他生不逢时,怪只怪他看不清形势,没能听大哥和小弟的话,早些跳出这个泥坑啊!
沈娇躺在沙发上,怔怔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并悄悄地摸了摸爷爷的手,还有自己的手,是热的。
她不是鬼,爷爷也不是鬼,他们不是在地府里!
沈娇更糊涂了,想不明白她和爷爷为何会来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些人都好凶,而且还穿得那么奇怪,还有她的身体为何会变得这么小?
沈思之被老婆张玉梅捅了捅后腰,他张了张嘴,只是声音还未发出来,沈家兴就拿了一把扫帚朝着他们扫了过来。
“滚,滚出我的家,从此我沈家兴与你们再也没有关系!”
“哎哟,爸,您疯了?您儿子儿媳不要,孙子总不能不要吧?沈家香火可还要我家小宝传下去呢!”张玉梅被扫帚抹了下,疼得叫了起来。
朱碧月也被扫了几扫帚,听了妯娌的话,不甘示弱地也喊了起来:“爸,还有我家沈平和沈安呢,他们也是您的嫡亲孙子呀,我家沈平可是再有两年就能娶媳妇给您生重孙子了呢!”
被点名的沈平脸红了红,他是个斯文清秀的男孩,戴着副金边眼镜,中等个子,偏瘦,背稍有点驼,一副书呆子的模样。
沈家兴冷笑连连,手中的扫帚扫得更快。
“我可要不起要弄倒我的孙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滚!”
沈平16岁,沈安14岁,都已经是知事的少年了,听了沈家兴的话,脸上讪讪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埋怨爷爷太不知变通,刚才不是为了对付那些京都来的学生才演戏的么!
爷爷从小就教导他们不能吃眼前亏,他们不是都做得蛮好,爷爷竟然还怨他们?
心高气傲的沈平沈安面子上挂不住,当下便迈腿往外走,并还叫了沈念之和朱碧月:“爸妈,你们不走我们可要走了!”
沈念之和朱碧月素来是以儿子为天的,被沈平和沈安这么一叫,他们也站不住了,只得拉着一直垂首的十一岁的女儿沈秀走了,临走时,朱碧月还不死心地嚷道:“爸,您可要好好想清楚啊,别总是对迟早要泼出去的孙女儿掏心掏肺了,沈安沈平才是能给沈家传宗接代的孙子呢!”
“滚,都滚,沈念之,沈思之,当初你们刚生出来时,我就该把你们浸马桶,哼,传香火?传个屁香火,就你们这种不孝子孙死绝了老子眼睛都不眨一下!”沈家兴声嘶力竭地吼着,状若癫狂。
沈念之兄弟面色剧变,不敢相信地看着沈家兴,措不及防下,一扫帚就扫了下来,掉下来一副眼镜,摔得粉碎。
“哦哟哟,一副眼镜就要两块钱哦(这个价钱是老羊杜撰的,实在是找不到确定价格了)!”朱碧月夸张地叫了起来,并从地上捡起了眼镜框,准备去配两片镜片,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