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九叔》作者:子醉今迷

更新:2017-12-29  大小:161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九叔
作者:子醉今迷

文案

初时,闵家上下最畏惧的是君兰的九叔叔,因他深得圣心权倾朝野,无人敢得罪
后来风向一变,家中最威风的却成了君兰
只因她被位高权重的九叔叔捧在手中全心全意宠爱着,谁都不敢欺负她,哪怕一丁半点儿也不行
可好景不长
这宠爱不知何时开始变了味儿
甜甜的暖暖的,仿佛不是亲情
最要命的是,九叔叔说要娶她,此生此世永不分开……

【宠宠宠,1v1,he】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如今已是秋霜时节。枯叶纷纷飘下,落在被晨霜染成浅白的地面上。在这落叶中,隐约可见白霜被踩踏的脚印,从芙蓉院的后门延伸到了小花园中。看那印迹深浅,显然是刚踏过不久。
  “怎么样?”小花园的梧桐树下,高氏裹紧身上的灰鼠皮斗篷,低声去问身边的王妈妈。
  王妈妈走到池边。
  那儿的垂柳下躺了一位浑身湿透的绿衣姑娘,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容貌清丽。不过她现在口唇青白眼睛紧闭,瞧着没有一丝生气。
  王妈妈去探她鼻息,只一瞬就快速缩回了手
  “不成了。”王妈妈摇摇头。
  高氏忍不住轻呼,“死了?”
  两个字刚刚出口,她身边就传来了鞋子踩踏枯叶的窸窣声。
  高氏忙侧身望向僵立在右方的粉衫少女。见她在瑟瑟发抖,高氏赶紧解下斗篷给她披上。
  “君兰,莫怕。有娘在,没事的。”高氏宽慰道。
  高氏的声音温和至极。
  少女却似是被吓到了,浑身剧烈晃动了下,接连后退数步。而后望向池塘边,双眼不错开地紧盯着那个没有了气息的绿衣姑娘,抖着声音问道:“那是、那是——”
  在这般寒凉的清早,她本是刚从刺骨的河中出来,身上犹在发颤,鼻尖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那是无关紧要的人。”高氏给她把刚披上的斗篷裹紧了些,柔声告诉她:“你莫要管了。”
  她猛地抬头去看高氏。
  高氏没有理会她此刻的异状,而是唤来了王妈妈,悄声说道:“你去把躺着的那个给处理一下。老爷如果问了,就说大早晨的都还没起,不知怎么掉下水淹死的。”又吩咐跟来的青玉:“赶紧带姑娘回屋换身衣裳,别让人看到。如果旁人问起来了,就说姑娘才刚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青玉不似王妈妈那般沉稳,自打看到河边的尸身后就开始紧张得不停搓手,不过论衷心倒是与王妈妈一般无二,闻言后认真应了下来。
  可当青玉去请姑娘时,姑娘却怎么也不肯跟着走。
  她不搭理青玉,站在高氏的身边仰头问:“无关紧要的人?”
  寒风钻进斗篷吹过她湿透的衣衫和肌肤,留下了刺骨的冷意。可是之前那些话语里透着的漠然比这更冷千万倍。
  她倔强地看着高氏,“你觉得她什么都不算,死了就死了,对不对?只要能保全你的女儿,你就完全不管其他,是不是!”
  高氏觉得她今天有些反常。但想到她刚不小心害了个人,想必还是紧张的,就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柔声道:“君兰,你何必多想她呢?我的女儿不就是你么。听娘的,回屋去。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一把甩开高氏。
  高氏不以为意,朝青玉使了个眼色。
  青玉硬拖着她走。
  她自然不肯,踩了青玉一脚脱离了桎梏。只不过在转身要跑的时候,她的颈后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昏迷之前,她只模模糊糊看到了高氏正慢慢收回的手。
  *
  全身忽冷忽热,难受得紧。半睡半醒间,觉得自己好似在趟过一条条河,不停地走啊走,走到河岸却还是另外的河,怎么也到不了平地,怎么也看不到尽头。
  她的心如坠冰窟。不顾一切拼命往前跑,拼命往前逃,最后一不小心,掉下了万丈深渊。
  心瞬间提起,吓得她忍不住想要大叫。就在这将要叫出声的一刻,全身剧烈抖动了下。
  她醒了。
  粗粗喘.息许久让心情平复下来,她抬起右手放到眼前。
  因为刚泡过水不久,所以皮肤有些发皱。即便这样,也不难看出这手很漂亮,手指纤细,肌肤白皙细腻,指甲淡粉,隐隐透着莹润的光。
  ……这不是她的手。
  分明是闵君兰的。
  她的尸身还在河边。不对。现在应该已经被高氏挪走了。
  想到清晨的那一幕幕,她的心难以平静。
  不过是想早起读书罢了,白日里高氏总是让她不停地做事,根本没时间读书。谁知道今天闵君兰起得也早。看她读书,闵君兰就把她的书丢在了池塘里。
  那可是她攒了好久,好不容易存了钱买的。
  她趴在池塘边想去捞书。谁知闵君兰把她给推了下去,还把她的头不住往水里按。在按的时候,闵君兰自己一个没站稳也跌进了池塘中。
  两人都是不会水的,在里面不住挣扎。可是池塘水真的是太冰了,没多久就彻底没了意识。
  再醒来,她成了闵君兰。这个害死她的罪魁祸首。
  想到过往种种,她忍不住掩面痛哭。
  *
  芙蓉院的暖阁里,火盆烧得正旺。
  高氏刚才把斗篷解下来给女儿披上了,自己在外头冻了一会儿,有些受不住。让人又加了些碳把火烧得更旺一些,坐了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
  “姑娘怎么样了?”高氏刚一恢复就唤来了青玉细问:“睡得可还好?”
  刚才她也是无奈下打晕了女儿。不然那丫头嚷嚷开了被旁人知道,到时候名声可就完了。三房那边还盯着呢。
  青玉躬身道:“姑娘睡得不踏实,刚才醒了,听着像在哭,婢子没敢进去打扰。”
  “哭!就知道哭!”说到这个,高氏气愤至极,拍案道:“跟她说了多少回了,没事儿别没个轻重的乱惹事。添双筷子添个碗罢了,又花费不了多少,而且也帮着做了不少事。她怎么就看不得人好呢!”
  青玉嘴唇动了动,没敢吱声。
  她倒是知道八姑娘为什么一直看不惯表姑娘。表姑娘的家人死得早,孤身一人被收养在闵家,所以表姑娘很懂事也很努力。
  八姑娘最漂亮,是全许州最好看的姑娘,受惯了夸赞。偏偏除了相貌外,她做什么事儿都比不上表姑娘做得好,所以看到表姑娘就格外生气。
  青玉沉默了很久。
  眼前的夫人还在发脾气,外头却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到门口就停住了。
  青玉快速地抬头看了高氏一眼,又朝身后门口望过去。○思○兔○網○
  “谁!”高氏会意,扬声喝问。
  “是我。”
  话音还未落下,儒雅男子步入屋中,脱下披风交给青玉,只着藏青色宝相花刻丝夹袍。他身材高瘦唇边蓄须,虽已至而立之年,却依然风流倜傥不逊于少时。
  高氏没料到老爷会这个时候过来,生怕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被闵广正听见,就去看刚进门的大丫鬟青叶。
  青叶摇了摇头示意不打紧。
  高氏撑起一个笑迎过去,亲手给闵广正斟了杯茶,“老爷怎么起那么早。”
  “笑!亏你还笑得出来!”闵广正烦躁地一把推开茶盏。茶杯晃荡,洒出一滩水来,“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高氏就把先前商议好的那番说辞讲给他听。
  闵广正低叹一声靠在了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若是母亲知道了这事儿,怕是要几棍子打死我。”
  高氏眼神闪烁了下,侧头看着旁边博古架,“谁知道她会那么不小心。看书就看书吧,非要大清早就去看。天寒地冻的池子边上结了霜,说不定就脚下打滑……”
  “还不是你!”闵广正猛地出声怒喝:“你也知道她喜欢读书,白天还一直让她做事。如果不是没办法了,谁愿意大冷天里起那么早去看书?”
  高氏心说这事儿持续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好几年了。原先不见他发脾气,现在倒是理直气壮来指责她。
  高氏扭过头不理他。
  在这沉默和静寂中,闵广正心头怒火越来越旺。他一拍扶手站起身来,大跨着步子朝外走去。
  看着这情形不对,高氏急忙上前去拉他,“你这是怎么着?”
  “我去母亲那儿负荆请罪去!求她老人家多打我几下!”
  高氏看闵广正这语气不对,哪里还敢让他在气头上离开?赶紧手中用力使劲儿拽住他,又眼神示意青叶去到外头守住门。
  青叶刚刚打开门,外头响起了红莲的声音:“夫人,姑娘换下的湿衣裳破开了一个口子,是让针线上的给修补一下还是送到锦绣阁去补?”
  闵广正先前还想要挣脱高氏的拉扯,听闻这话动作滞了下,扭头去看高氏,“湿衣裳?君兰?”
  高氏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坏了,强笑着道:“没什么,可能是昨儿洗澡时候不小心……”
  “昨儿晚上的衣裳怎么可能现在才换下来!”闵广正砰地一下把屋门合上,转过身来怒视高氏。
  “你和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氏不太想把女儿做的事情告诉老爷。但到了这个份上,越是遮掩,恐怕越是麻烦,只能支支吾吾大体讲了下。
  闵广正的眉头越皱越紧。
  高氏有些紧张,生怕老爷要押了女儿去给老夫人请罪。毕竟那表姑娘的外祖母和老夫人是亲姐妹,而且这些年在闵府长大,和老夫人感情也深了。
  但老爷素来疼爱女儿,事情也不见得就没转圜余地。
  高氏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哽咽着试探说道:“要不你把君兰送到母亲那里去罢!左右这事儿是她不对,她合该还人一命!”
  这还命的说法让刚端起茶盏的闵广正呛了一口茶。
  “乱讲什么。”他不悦地搁下手中物,“君兰年纪小,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当时她自己也落了水,吓得不轻,胡言乱语说错了话也是有可能。事情不见得就是她动的手。”
  高氏听闻大喜,依偎在闵广正的怀里,“我就知道老爷最疼君兰了。”
  闵广正烦闷地推开了她。
  其实他是怕老夫人真正恼了他们五房才这样说的。
  原先不过是看护不利让那女孩儿落了水,现在成了五房的孩子恶意谋害。被老夫人知道的话,往后怕是要偏心三房去。
  他本是庶出,和老夫人并不亲近。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