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假爱真做:老公太勇猛》作者:紫千红

jeni 上傳於:2018-01-04  大小:171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假爱真做:老公太勇猛
作者:??紫千红


“姐,我替你去看了,殷少跟传闻的不一样,帅气温柔,也很…绅士!”

“哥,华家大小姐我见了,清纯柔美,像是乖乖女,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

他,神秘诡谲,传言俊美如斯,富可敌国,却身残心缺,以致个性孤僻,年过三十未婚!

她,华家大小姐,貌美如花,却声名狼藉,年近二八,无人敢娶剩女一枚。

一段乌龙的相亲,一段错位的姻缘,自此拉开帷幕;某日,接连三天,她便被折磨得死去火来、当场发飙:“你个骗子,够了没?你不是个残废吗?”

她妹妹眼睛瞎了,他哪里温柔?哪里绅士?根本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她哪里是被坑,简直是被坑死了!

某男,吃饱喝足,笑得妖孽,“宝贝儿,不该残的地方…我没残!”

爱得深沉,爱得伤,她都可以坦然面对,却唯独不能接受心里‘另有所属’的男人!

偏偏某天,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之时,那个本已‘死’去的女人却站到了两人面前:“我回来了——”

旧爱的三年,是感情,是情义


001 相亲(1)


有人说,缘分是本书,翻得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泪流。其实,缘分,更像一场魔法雨,能把最好的和最坏的都给你。不伸手去接,永远不知道,它在掌心,究竟是一颗钻石、一粒水晶,还是一滴水、一块冰,它可以什么都是,也可以,什么都不是!

***

城市的夜,流光溢彩,沉醉在一片祥和的月色中。此时一幢低调独立的别墅画房里,一个身着素色长裙,挽着头发的高挑女子正在涂涂抹抹,立起的画板上,田园乡间,大片的薰衣草迎风绽放;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白色娃娃衫的美丽女孩,垂直的秀发披散,柔静的黑眸目不转睛…

片刻后,女子放下了画笔,身后的白衣女孩也兴匆匆地凑了上去:“姐,你画得真好看!裱起来,挂我屋里吧!对了…那个,今天下午,我替你去看了…殷少跟传闻中的,根本不一样!”

想着下午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斜对面位子上坐着的儒雅男子,棱角分明,眉宇俊朗,一身浅色的西装,干净笔挺,淡淡一笑,都仿佛无数小太阳照过来,华玉清都禁不住红了脸,呆滞了片刻,随后,才屁颠屁颠一路追着姐姐去了洗手间:“帅气,温柔…也很绅士!”

不自觉的,她又想到了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虽然两人不是同一桌,可她看得清楚,也听到身边的人叫他‘殷少’,应该是不会错的!即便隔着一点距离,并不是每句话都听得很真切,可寥寥数语,她的感觉,却非常好,一个懂得跟服务生说‘谢谢’的男人,修养应该不差。

一路又追着姐姐回到房间,坐到沙发上,玉清扯过一个抱枕抱到了身前,“姐,我第一次见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真得,比电视里的模特,还好看!举手投足,也是彬彬有礼,跟外面传言的什么身残心缺、性格孤僻,完全不一样的!还有他的腿…我今天特意留意了下,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短,我没看清楚,看着很正常!不过,听他们谈话…好像是提到了‘受伤’‘骨折’…可也不至于说是残废?哪里用得着坐轮椅?也不知道那些报道怎么来的,真会捕风捉影!”

看了看一边径自忙活着的女人,玉清起身,翻了翻眼皮:“姐,人家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在听?你到底…什么意思吗?”

回身,千悦倒了一杯水,推了过去,“辛苦了!”

“姐?”她又不是这个意思?

看了妹妹一眼,千悦淡淡地勾了下唇,“我愿不愿意,有什么用?先要看人家的意思吧!”

这三年,隔三差五,她相过的亲,受过的诋毁,遭受的侮辱,还少吗?对爱情,对婚姻,她早就没什么期待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玉清却听得心痛如绞,上前,就挽住了她的手臂,紧紧的:“姐,你不要这么说呀!好饭不怕晚!那些人,根本不了解你,是他们,配不上你!”

她不懂,为什么她的姐姐,明明美丽善良,才华横溢,却要被人形容得那般不堪?

她从来就不喜欢热闹,外面却都传言她爱疯能玩,经常流连夜店?

她甚至都没交过男朋友,外面却传言她阅男无数,滥情无度?

去相亲,穿得漂亮点,就被批‘骚首弄姿’不要脸;穿得朴素点,又被诋毁‘装模作样’假正经;一句话,一个动作,他们无关痛痒,却都是在姐姐心上捅刀!

……

当年,发生了什么,她说不清楚。可她知道,她的姐姐,并没变!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么被人伤害?就因为她为了讨自己喜欢的男人欢心在夜店跳了一场钢管舞吗?

外人统统指责她是‘小三’,‘表子’,不要脸地介入他人感情;可她跟那个男人从没在一起过!

一个名声,她背了三年,她已经不再辨别,那个男人一句话都没有,不承认也不否认,任由她被诋毁,他却搂着心爱的女人…进了礼堂!

三年,她的姐姐,却被生生拖成了‘剩女’!

起码这三年,她什么都没做,又可曾伤害过谁?可时不时地,认识的,不认识的,总有人出来踩上一脚!姐姐好好的身体,也因为那场大雨、大病变得虚弱;三年,无数次的相亲,一次次被伤害,可她什么都没解释,没怨恨,只是这样静待一切过去!

除了家人,谁能理解她的苦?

不自觉的,玉清手上的力道加大了些。她知道,姐姐已经开始排斥相亲了。所以,这半年,所有的相亲,她全推了,这一次,她替她去了!

“好了,玉清,我没事!”

拍了拍妹妹的手,千悦笑得很美丽,“有些事,不必放在心上,你经历的还太少,何必为不重要的人、不值得的事儿生气?有你这么护着我的妹妹,我做梦都会偷着笑呢!只是,玉清,你要记得姐姐的话,任何时候,都要学会保护自己,特别是在爱情面前,女人,一时智商为零,不要紧,但不能时间太长。
男人,长得再帅、再好看,有什么用呢,一副皮囊而已!所以…不许再发花痴了!”

调笑着,千悦还伸手捏了捏妹妹鼓鼓的脸颊!

“姐,人家是替你相亲,你还取笑人家!那你到底愿不愿意?一提起这个事儿,妈就气得掉泪,她真得很担心你…这个殷少,不像是尖酸的人,我觉得你真可以试试,而且,他的条件,那是多少富豪都望成莫及,嫁给他,绝对羡慕死全天下的女人…包不包括我呢?还是包括吧!”

眸色一暗,千悦却也被被妹妹逗乐了,“愿意,行了吧!你说得这般天花乱坠,我还能说不给你面子?”

是啊!她的年纪,早该嫁人了!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三年,她对不起的,唯有自己的家人!

***
此时,另一边的豪宅里,同样的一幕也在进行——


002 相亲(2)

此时,另一边的豪宅里,同样的一幕也在进行——

偌大的落地窗前,多功能的轮椅上,一个身着黑色衬衫的男子眉目低垂,单手托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后,是一名身着白色休闲服的高大男子,淡然伫立:“哥,公司那边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
Θ本Θ作Θ品Θ由Θ思Θ兔Θ在Θ線Θ閱Θ讀Θ網Θ友Θ整Θ理Θ上Θ傳Θ
“嗯…”

伴随着一声似有若无的回应,殷俊凯不自觉地又垂了下眸子,换了口气:“还有,华家大小姐,我去见过了,清纯柔美,虽然称不上惊为天人,倒也是个美人胚子,温柔细语,没有一丝流气,看着,就是性子绵软的乖乖女,跟外面传言,简直天渊地别,如果不是她太会演戏我判断有误,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其实,妈咪力荐的人,唠叨到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想想也不可能如传言中那么——”

一无是处!

其实,这一点,也是他一直没想通的!虽说他们在西方定居多年、受过西方教育,妈咪再急,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声明狼藉’的‘大龄剩女’?难道就因为她是她青梅竹马闺蜜的女儿?实在是说不过去吧!

见自己说了半天,前面的人居然一动未动,半点反应都没有,殷俊凯上前一步,目光却不经意间捕捉到了他手掌间的一点白:“哥?你…是不是还是忘不了…?”

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转而,一个妇人端着餐盘走了进来:“以霆,俊凯也在啊!正好,我煮了牛奶鱼头汤,都喝一碗再睡…”

“谢谢妈咪!”

给两人分别盛了汤,妇人才在一旁坐了下来:“以霆,见过千悦了吗?第一印象如何?要是有感觉,我就安排你们正式见面!你年纪也不小了…人都说‘成家立业’,这倒过来,你都该结婚了!我知道你向来有主见,我跟你爹地也没想逼你,可有些事,过去了,该放下,就放下吧!华家三朵金花,可不是徒有虚名,都是‘才情并茂’的美人;机缘巧合,我也都见过几次…千悦,是三人中样貌最出挑的,性情也稳重,不似一般小姑娘浮夸,聪明懂事,会是个好老婆的!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哎,算了,该说的,都跟你说几百次了…关键,还是看你的意思,如果你真不喜欢,我再介绍佳音跟玉清给…”

殷母的话还没说完,一只碗突然递了过来:“妈咪,不用了!我很中意,结婚吧!”

“呃?”结婚?这是…一见钟情?

一下子跳跃太大,殷母惊得瞠目结舌,殷俊凯也呛得满脸通红:“咳咳,哥…”

什么情况?结婚?


003 你真得要娶我吗?

第二天,两人便出现在了民政局门口。

一前一后握着红本走出,千悦还真像是做了一场梦。悠长的人行道上,两人始终隔着一段距离,亦步亦趋,兀自沉思。

直至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响起,千悦才蓦然回神,几个大步上前,一把扯住了前方黑衣男人的衣袖,跑的有点喘,目光却落在了一双光亮的黑色皮鞋上:“你…你的腿…?”

这才注意到,他是走着的,连拐杖都没用,千悦直直愣了两秒钟:妹妹不是说他…骨折?她怎么突然觉得他…健步如飞呢!

回身,殷以霆垂眸扫了下`身前的黑色头颅:“扭伤,已经好了!”

其实,他的骨折早就痊愈了,原本也是顺势为了回避‘相亲’,才在母亲面前多坐了几天轮椅,没想到,终归还是没躲过这一出。

“喔…”

抬眸,迎上殷以霆天神一般的冷峻面孔,千悦不禁怔住了,一路恍惚,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看清男人的面容,雕刻般的脸孔鬼斧神工,粗犷的眉,深邃的眸,悬胆的鼻,性感的唇,搭配模特般颀长的身躯,气质尊贵,冷魅出尘,像是上天最完美的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